「逗點的風格,就是很台啊!」那些彷彿會在書架上大呼小叫的搶眼封面,大概是許多人對「逗點」最鮮明的印象了,配色設計與台灣廟宇的色彩相似,乍看雖然衝擊,看久卻又順眼,書籍包裝方式更與大家對書籍類別的風格想像大大不同。獨立出版社「逗點文創結社」成立三年,出過多本正正經經的詩集、經典作家作品之外,卻也推出令人很難正襟危坐的菲律賓幽默小說《老爸的笑聲》,與太宰治翻案書寫《越級申訴》,創辦人陳夏民形容「逗點」:「我們不是那麼文青的出版社啦,什麼都有,就像台灣人一樣,充滿奇異的生命力!」

從漫畫少年變成出版人:「最期待聽見貨運車的逼逼聲了!」

做獨立出版,編輯的個性容易直面地反映出版社風格,換句話說,「逗點」沒那麼文青卻充滿活力的形象,也正是陳夏民帶給大家的印象。陳夏民自承愛看漫畫,中學時買了一大堆的《少年快報》都被媽媽偷偷打包拿去送給住在後巷的菜販家小孩(夏民:「至於有沒有害那小孩從此沉迷漫畫?那就是他家的事了哈哈哈」),直到唸了「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後,才開始大量閱讀文學書籍。畢業後進入有規模的出版公司擔任編輯,幾年後決定自己創始「逗點文創結社」,出版自己真心喜歡的書,並成天絞盡腦汁思考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包裝推銷這些書籍?才能更為大眾所注意、喜愛。
因為接觸到以往沒做過的業務,才更加瞭解公司營運方式。以大出版社而言,凡事會以「能夠發出員工薪水」為前提考慮決策方向;而獨立出版就猶如單身漢過生活「一人飽、全家飽」,雖然要獨自處理大部分的「家事」,但同時卻也有了更多發揮的空間。問陳夏民他最喜歡的一件「家事」?他毫不猶豫回答:「收到貨運送來印好的書!」彷彿光是連提起這個片刻都令他雀躍一樣,夏民語氣飛揚說明道:「每次將書稿送印後我就會一直問印刷廠什麼時候好?什麼時候送來啊?等到約定好的日期來到,我就坐在二樓的辦公室裡,專心致志,連音樂也不聽,光從窗戶巴望著下面的巷子。直到聽見新竹貨運倒車的逼逼聲,便立刻衝下去開門。」雖然隨後要把那十幾箱的書扛上辦公室,但能親手捧著所有先前努力片段組合成的一本本書,仍是最令人興奮的時刻。

「逗點」騙你上鉤讀經典

去年「逗點文創結社」與友好的「一人出版社」呼應伍迪艾倫電影,進行了一連串「午夜巴黎」的對決,由「逗點」出版海明威《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對上一人出版的費茲傑羅《冬之夢》,兩家獨立出版舉辦了一系列幽默好玩的宣傳活動,並找來文壇作家各自替兩大作家背書較勁,已故經典作家彷彿躍然人間,效果廣受好評,筆者便好幾次在路上聽見路人討論、並各自捍衛著自己偏愛的一方。外表像個大小孩一般的陳夏民童心未泯,並將自己的玩心發揮在出版銷售上,盤算著怎麼透過這些有趣的方式,讓讀者對這些塵封的經典作者重新燃起興趣。
除了行銷的包裝手法外,陳夏民也思索出版經典文學的意義:「像我們出版太宰治海明威,都會希望呈現作家比較不同的一面。譬如試圖想降低海明威因經典所造成的沉重感,至於太宰治,則去凸顯他不為人知的搞笑文采。」陳夏民規劃「逗點」以後翻譯出版的外文書,將會繼續挖掘經典作家,但原則是一定要將經典中的不同面相找出來,讓它們跟現代讀者有更多溝通的機會。「在台灣大家都只出版海明威的《老人與海》太可惜了。其實海明威很搖滾耶!去非洲打獵又開飛機的,誰能比他更猛?」若經典的價值受到一般市場機制限縮,市場面相只會更形單一,「逗點」獨特的選書路數,確實讓台灣書市熱鬧了不少。
2012 年逗點的《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與一人出版社的《冬之夢》午夜巴黎計畫。

「反正我選書就是任性啦!」

「逗點」目前依出版文類分有三個書系「示見」、「言寺」與「逗點叢書」,其中以純文學類「言寺」中的小說最受歡迎,同書系中的詩集因為屬於比較困難的文類,在出版時預估較少印量,就銷售比例上倒也不會落差太大。但難免會碰上銷售不理想的書籍如《黃壁紙》,這本小說雖然情節精采、請旅法藝術家設計的封面也相當獨美,但因封面畫風渾沌,不符合台灣讀者所習慣之簡潔乾淨的設計,書便較少被人討論。陳夏民忍不住在臉書上為此書叫屈,文末更將那些被滯留在倉庫內的書本寫得淒美恐怖:「偶爾,我會幻想這些書在倉庫攀爬,在牆壁上留下淡淡的刮痕,告訴我他們想逃。」這樣令人動容的文字,細想起來,從來未曾在一般書市文案中看見,大概也僅能出自把自家書本當成孩子一樣護愛的出版人口中聞得了。
「但即便銷售數字不佳,我也不會就此放棄出版自己喜愛的書籍。反正我就是任性啦!」陳夏民選書除了朋友推薦之外,也會從過去唸英美文學時得到的書單中找線索,思考這些經典書籍是否能在現今社會中得到迴響?「其實挑書最重要的還是要跟自己產生共鳴。有些書固然很好,但要是對我而言沒那麼多感應,就不會去做,不然可惜了那本書。」陳夏民透露目前規劃將「逗點」的純文學書系分成兩類,一邊是沒有版權問題的經典公版小說、另一邊則推出優秀的年輕台灣作家。「我想用公版書來養這些作家!」由於出版公版書可以省去一大筆版權成本,若在銷售上作出一定成績,賺來的錢就可以用來支持出版台灣純文學作品。「明年我又想出很多詩集了,所以現在要開始好好思考出版計劃,真的該來好好思考賺錢這件事情了哈哈哈哈哈。」
說到國外出版社,陳夏民很欣賞香港的 Kubrick 出版社可以在執行夢想的同時維持獲利。談獲利聽起來或許有些俗氣,但對於一位認真致志的出版人而言,能夠維持穩當的獲利,才是繼續支撐理想、走得更遠的最佳方式。「Kubrick 挑的書與設計跟都是一流,未來計畫清楚,獨立出版社能夠在堅持夢想的同時,又不讓自己狼狽,非常厲害。」

好像很無害,但又很深刻

在「逗點」七月出版菲律賓小說《老爸的笑聲》之前,陳夏民也有很多疑慮,即便該書有趣而該作者卡洛斯.卜婁杉也正當紅,但身為出版人,卻會擔憂台灣讀者是否願意接受英文與日文國際觀之外的書籍?「但我看過稿子之後,真的覺得好好笑噢!加上我一直有個夢想,就是要出版讓我媽媽看了很開心笑個不停的那種書。」陳夏民再三強調好笑是這本書最重要的事情,但除了笑料之外,書中提到賄選流水席上的艷舞、社會上的黑吃黑、貪汙,亦不禁令人反思台灣現況。「台灣也是這樣呀!台灣、菲律賓或其他許多地方,都有相似問題,這些問題隨著時間過去,或許也不會有太多改善,而只是變得更加精巧,但是問題始終存在。比較台灣與書中一百年前的菲律賓社會,似乎也沒有進步多少。這本書棒在它輕巧,通車或上廁所時都可以隨翻隨看,但是若要認真對待,也可以抽絲剝繭去探討。」
說起同樣輕鬆卻言之有物的書籍,陳夏民大方分享自己最近的廁所讀物是日本去年暢銷輕小說《魔王勇者》,小說內容透過經濟學的觀點幽默吐槽戰爭的愚蠢,深入淺出。這類輕小說反映了不同的文類,用軟性手法包裝議題的方式,也與夏民致力經營的「逗點」風格相合:「我沒有時間去說服原本就反對這件議題的人,因為那是種無用的溝通。但對於游離的人們,我可以用較無威脅性的方式,讓它們關注、讓他們自己決定要不要接受。希望『逗點』可以透過這種方式去喚起一些我覺得很重要的事情。」最近新開張的「逗點」網站,也正朝向這個方面努力──網站上除了會更新工作室的進度與趣聞外(夏民:「好像自以為有很多粉絲一樣哈哈哈哈」),也提供一些比較有質感的軟性娛樂專欄,在搞笑中不忘推薦書籍、批判議題也採用有喜感的包裝,「逗點」經營網站等於多了一個更有效率的互動平台,讓嚴肅的議題更容易被吸收。

「外星人請不要殺我!」

身為一位藝文書出版編輯,尤其還要承攬獨立出版的大小業務,陳夏民的工作很難自生活中切割區分,即使跟朋友聊天,話題也與文學或設計相關,但既然就都是自身所愛,便也甘之如飴。若真的要說跟工作完全無關的事情,陳夏民的回答竟然是:「我最耍廢的時候,就是打掃的時候。因為可以把積累已久的東西丟掉,還可以邊掃地邊大放音樂,超爽!」連最耍廢的時光,都過得這麼乾淨又有意義,這叫別人可該怎麼辦才好啊?
陳夏民在談話中哈哈哈笑個不停,談起出版舉重若輕,然而從他腦中不斷迸出的一個個計劃,都令人深深佩服他對自己所從事工作的滿腔熱血與憧憬。也難怪作家孫梓評曾說:「如果外星人逼我交出最熱血的地球人,我一定雙手奉上陳夏民。」但沒想到小時候看了太多《環瀛搜奇》獵奇故事的夏民,甚至還真的幻想過自己是外星人:「國小外出旅行坐遊覽車時,我都會選擇靠窗的地方憂鬱沉思,試想為何其他人都這麼快樂?既然覺得他人都不能理解我的思想與存在,我也就只好把自己歸類成外星人。」想了想,陳夏民笑呵呵地說:「但如果真的被抓走,就只好微笑,然後腳一直抖吧!哈哈哈哈哈!」
也許外星人看完這篇專訪後,會將飛碟偽裝成送書的新竹貨運車,某天就把蹦蹦跳跳衝下樓去拿書的陳夏民,俐落地打包帶回外星吧。

 

(今年夏天出版的菲律賓文學《老爸的笑聲》與太宰治《越級申訴》)

採訪:潘怡帆

撰稿:潘怡帆

攝影:兄弟項

圖片提供:逗點文創結社

圖片來源:1

陳夏民 逗點文創結社 出版 獨立出版 太宰治 小子 伍迪艾倫 海明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