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間由劉昱賢與盧奕樺合夥創立的設計工作室,名稱「O.OO」指的其實是「午夜零時」,兩人從大學時代開始接案,由於設計師生活形態之故,他們深刻體會到人總在熬夜時產生瘋狂想法,引進 RISOGRAPH 印刷機的構想遂於焉成形。比起一般印刷,RISOGRAPH 別具溫度和手感,也因此與本次攝影展的精神、調性格外呼應。工作室近期將從中和社區的高樓層搬遷到麟光捷運站附近一樓,提高交通便利性,是為了和人們有更多互動,未來除了定期推出自有商品,也欲舉辦展覽和工作營,將這類風味獨特的印刷品與大眾分享。

首先請簡單向我們介紹 RISOGRAPH。

平常大家想印東西,通常會考慮數位印或開版印,但在國外多了一個 RISOGRAPH 的印刷方式。小時候我們都拿過作業本,用久了磨擦後會掉色,那其實就是 RISO 機印的,它是日本的機器,早期台灣只拿來當複印機做單色快速印刷,十幾年前英國有一群大學生用不同油墨套色來印插畫後造成風潮,現在在國外已經是大家普遍知道的印刷方式。
一般複印機有 4 個碳粉匣,但 RISO 機是用日本原廠調色的大豆油墨罐,一次只能印一種顏色,等乾才能套第二次,它的顏色很飽和但會有些許不精準;碳粉是用高溫加壓在紙張上,會蓋過紙張的紋理,線條比較死硬,但 RISOGRAPH 的特性是只靠紙張的纖維去吃色,所以邊緣比較不平整,很接近畫筆的手感,紙張選擇也會影響印刷效果。我們會提供這樣的服務,是因為台灣很多人有創作、畫畫、印刷的需求,但開版印刷比較花錢,如果小量就可以用這種比較簡單的方式,一到兩色印刷的價錢跟數位彩印差不多。

加入本次計劃的契機?

我們有商品在「叁拾選物」寄賣,去巡視時剛好遇到 Joe(指策展人方序中),因為 RISO 機的印刷質感比較懷舊,他想找我們合作印刷影像和宣傳品,我們也很想嘗試,隔了幾個月,看展覽時又遇到他,說計劃要開始 run 了,他找了一群很棒的團隊下次要一起開會,我們就先加入了再說,因為這樣的事情很有趣,而且四周的人都這麼棒,後來從他們那邊學習到很多、討論出很多想法,覺得很值得。

合作商品的發想過程與製作概念?

這次的主題是眷村,我們一開始討論時,總會想著要為眷村文化做什麼才適合裡頭器具或建築的特色?會比較具象去思考,可是跟 Joe 聊著聊著,發現他發起這個計劃是感性地提醒大家「家的概念」,讓我想到小時候最喜歡回鄉下,每次都覺得很新鮮,阿公阿嬤家最好玩,是讓人很喜歡的地方,我們想把這樣的感覺帶進作品。
這次的年曆商品呈現小時候的記憶,製作時選用比較輕薄、像描圖紙的「單光白牛皮」,一面光滑一面粗糙,摺起來後外觀像珠寶盒一樣;每兩個月一張,每張配上一個物件的雙色印刷圖,像是雕花的玻璃盤、吊燈、阿嬤的繡花鞋等等,一看就知道是小時候看過的東西。圖像摺起來後變得模糊,像被珍藏在紙張裡面,用過以後可能不會丟,夾在書本某處等到某天整理或搬家時拿出來,看到上面寫的東西,會讓你想起當時的事,所以驚喜不會出現在使用當下,而是過幾年無意間翻出來看的時候,這像長期的實驗,會因為保存的各種狀況不管是皺了或破損了,讓這個作品更有生命力。

個人生活經驗裡,是否有與計劃精神呼應之處?

這次是用影像來呈現展覽,有個特點是影像會隨展覽的天數持續消失,我自己也喜歡拍照,愈接近生活的影像會讓我愈有感觸,我記得有一張照片是透過窺視孔拍攝另一邊的空間,就像我小時候回鄉下很好奇地到處看,有種我活在那邊的感覺。影像帶給人的力量滿大的,不是馬上就可以強烈得到訊息,而是看了、體會一下,然後有身在其中的感覺,展覽的構想有一部分是消失的東西,這是很棒的概念,像現在數位照片拍完馬上趕著回去看,好像你有了它,但就不那麼珍貴,反而是翻到一些以前拍的照片後有不一樣的看法,或是你又經歷了很多事再回去看,反而感觸會更多。

對於家鄉和家人的記憶與情感?

我在台北出生,只有暑假會回高雄阿公阿嬤家,台北的房子窄窄小小,要去玩只能去學校或體育場,要去定點才能跟朋友約,但在高雄大家都住透天厝,可以跑來跑去,附近時不時就有空地可以玩,很自由,到處都是「我的遊樂場」的感覺,但現在也愈來愈窄、樓愈蓋愈高了。家人裡跟媽媽最親,比較能聊天,小時候媽媽管我們很嚴,可是長大後發現很多話跟媽媽聊反而比較輕鬆,跟爸爸就還是不好意思,我爸媽都是老師,以前假日他們都在上家教,家裡會來很多學生,所以我們比較少出門,我媽滿支持我做設計,現在還會關心案子、關心我有沒有熬夜。

最想永久珍藏哪一件和家有關的物品?

我有姊姊跟弟弟,太多東西都是共用的,但小時候常搬家,丟掉的實在太多了,每個階段都會很想念過去的某個東西。比較珍貴的是小時候的照片,由於爸媽工作很忙,我的照片都停留在小時候,幼稚園後好像就沒什麼被拍的機會,所以每次搬家都會被保留下來,現在也想留住爸媽的影像,因為很少見面、很少回家,每次看到他們都覺得差好多,照片的留存是目前最想做的事情。

 

小花  門裏門外  家_寫真
「眷村」曾是大時代下的文化,人們共同的記憶,但時代的洪流並沒有讓珍貴的文化資產得以保存,而是淹沒在都市叢林與商業開發之中。隨著眷改條例施行,老眷村紛紛頹圮、改建,喚醒人們對於眷村特殊文化價值與歷史記憶保存的反思。透過本次計畫,我們期許將東港共和新村的土地人文情感用不同視覺形式保存、傳遞,同時也希望這珍貴且獨特的時代軌跡,讓更多年輕族群看見,創造跨時空的記憶連結,藉由對家鄉的視覺情感,串連起每一個人對家的重視、思鄉的情感與珍惜當下的重要。
▏募資計畫:歡迎回家

撰稿:孫志熙

攝影:潘怡帆

小花 家園 O.OO 劉昱賢 RISOGRAPH 東港 東港眷村 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