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唯有清晨知道        任明信

總會有那樣的
無心時刻
公車默默經過,刻意忽視
等待的手指

總會有那樣的人
你在意的比他們更多

是雨的季節
雨就會在
若有一種黑夜
讓你選擇長眠
就會有一種音樂
讓你願意跳舞

而願望仍舊要有的
實現了才能好好道別
為此
你不得不放棄
昆蟲與海水

別再叫螞蟻拒絕甜蜜
或給一顆冰塊溫暖
這些都是殺生的事

有些事唯有清晨知道
當最末的黑暗
陪伴著最初的光

你才明白影子
也有自己的影子
它們都像女孩

質物霽畫讀詩

詩人在詩裡描述很多日常瑣事與場景,在場景中透露出妥協與抽離,很像隔著模糊霧氣觀看,詩的最後投射對未來的希望,因此材質我們用低飽合度跟一體成型的方式表現。其載體是一塊薄且輕透的紗布,在臉上輕輕蒙上一層,像是詩人看待生活的距離與濾鏡。

黑色雖是黑夜漫長,但在其中一組植物藝術圍繞在脖子上,也是對來年的期望,面向光線,光打下來有小小的影子落在肩膀上。

MW Studio 讀詩

詩的畫面很豐沛,也具有想像空間,詩不是用一般思考告別的方式來討論告別本身,而是用物件的變化或風景來看告別。拍攝時模特兒演出的方式也在模擬物件,以「它」是一個形體做想像。我們在拍攝時用曲線去表達這首詩,透過模特兒的身體結構與動作,拍出移動的過程,而不是移動的終點。詩的共感在於,告別本來就是另一個起點,是結束跟開始的交錯,而非結果,這種方式跟我們表達創作的方式很雷同。

貳零壹柒告別式X詩計畫】

2017 年末,BIOS Monthly 封面故事——貳零壹柒告別式,告別式,不一定是送走他者,也可能是自己的局部或失落的情感。BIOS 邀請任明信、宋尚緯、林婉瑜三位詩人,以「告別」為核心創作一首詩;並邀請了質物霽畫和 MW Studio,分別以植物藝術和攝影,來再譯詩的溫度。

為逝去悼念,為前路祝禱。創作聯名計畫,實驗閱讀能帶我們走得多遠,以詩為支點,質物霽畫的植物藝術做媒介,MW Studio 攝影為度量,錨定告別,在來得及前。

攝影:MW Studio:登曼波(Manbo Key) & 林建文(Chien-Wen Lin)

設計:質物霽畫(植物藝術)

髮妝:Yenting

模特兒:Mia

詩的未來計畫 任明信 文學 質物霽畫 MW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