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莎台灣,是我們的家鄉、我們依戀自豪的島。在這座島上,總有很多複雜、矛盾、親切又富有生命力的事情,這是我們的特色、身上鮮明混亂的顏色。創立於 2011 年的「Performosa 演摩莎劇團」,以演員為創作及發展的核心,於五月初推出第二部作品《For Mosa 給.摩莎》,以五位導演搭配五位演員,送給親愛的台灣可悲又可笑的五段獨角戲。
《給.摩莎》最初構想是希望能找長期居住在台灣的五位外國導演,後來網羅了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和美國,以及台灣本地的創作者,分別發展五齣不同風格的短劇。導演和演員分別是:羅斌 Robin Ruizendaal 執導、陳佳穗演出《大島》;顏良珮執導,黃婕菲演出《安奈 ê 尋味人生》;洪珮菁執導、陳雪甄演出《最後的晚餐》;高俊耀執導、鄭尹真演出《神掉了張悠遊卡》;馬龍 John Maloney、王珂瑤演出《有春阿嬤啟示錄》。
創作統籌為洪珮菁,她也是演摩莎劇團的核心創作者之一。「採用單人劇 solo 的方式,讓演員更能參與發揮。提出構想後至今,從一開始質疑找到的導演都是男生、到每組關心的議題都不同,我們很開放,不斷變動持續討論。」

《大島》演員陳佳穗
「《大島》羅斌為台原偶戲團藝術總監,他是一位漢學博士,在台灣已住了超過二十年,他對台灣的民俗藝術深感興趣,並吸收融合歐洲的審美觀。演員佳穗則在紐約學表演,學的是西方現代的方法演技,他們兩個都是第一次和這樣的對象合作,應該會擦出不少火花。而高俊耀導演來自馬來西亞,和演員鄭尹真是老搭檔,尹真在江之翠劇場修習南管多年,近來也接了不少現代戲劇表演,她的肢體儀態融合古典的美感。」

《有春阿嬤啟示錄》演員王珂瑤
「馬龍來自美國,擅長喜劇,當年我看了他在台南人的戲《Big Love》,我就相當欣賞這位導演,這次因緣際會可以和他合作很高興。他有一種美式的、黑色幽默的嘲諷,這次也以他自己獨特的觀點來看台灣。」和馬龍合作的演員王珂瑤說道。

《安奈 ê 尋味人生》演員黃婕菲

小人物精神與食安問題

「《安奈 ê 尋味人生》的導演顏良珮和《最後的晚餐》演員陳雪甄都曾前往法國 Philippe Gaulier 戲劇學校進修,Philippe Gaulier 戲劇學校以單人戲劇、肢體喜劇表演為主,這幾年在亞洲相當盛行。良珮是成功大學中文系畢業,很擅長文字,但導戲還沒有很多經驗。我們兩個花了很多時間磨合,一開始彷彿在茫茫大海裡游泳,但我仍相信她年輕和從國外學習回來的嶄新眼光。我們從自身出發討論劇本,像我先生在中國工作六七年,為了賺錢養家,我們必須忍受婚姻長期分離。我們將台灣擬人化為一個女人、中國擬人化為一個男人,到底要嫁還是不嫁呢?」《安奈ê尋味人生》演員黃婕菲說道。
「我很愛台灣這片土地,我覺得台灣人民的草根生命力是最可貴的。所以我希望將焦點放在小人物上,而我又很愛吃,於是角色就慢慢設定為一位夜市賣滷肉飯的老闆娘。」
黃婕菲出身金枝演社,並多方面往電視、電影圈發展,曾入圍金鐘最佳女主角,演戲經驗豐富。她認為小劇場的實驗精神、演員和觀眾的微妙互動是最迷人的,仍無法割捨對劇場的熱愛。
「電視、電影統稱為影視,和寫實表演基礎的劇場,在情感上沒有很大的不同,會隨著人物的關係和個性來建立。但在劇場面對一百、一千位觀眾,常需要用全身來演戲;可是影視透過 monitor,可能只需要你一個眼神、嘴角的牽動,利用局部放大、影像拼貼來創造情緒。所以在細節處理上是很不同的。我以前剛進影視圈時,常常被要求『聲音不要那麼大聲、不要那麼清楚』,但是這其實是有點弔詭的。回到劇場後,又常常被要求能量再放大,這樣的轉換和調整其實是不太舒服的,但若總是在舒服的環境裡,也不會成長。」

《最後的晚餐》演員陳雪甄
「台灣食安問題不斷爆發,我一直很關注這個議題。雪甄非常擅長肢體喜劇,我希望以她獨特的黑色幽默風格呈現。我們從玩遊戲出發,慢慢發展文本。我在新加坡讀書,受郭寶崑老師的影響很大,整個東南亞到香港,其實都深受他影響。注重社會議題,以較暗喻、隱晦的方式呈現。」《最後的晚餐》導演洪珮菁也是演摩莎的核心團員之一,近來亦參與不少導演創作,以食安問題體現社會關懷。
「獨角戲很孤單,好在這次是一個演員搭配一位導演,還是有外在的眼睛在觀看,若是自導自演,就像是自己與自己對話,不斷建立、又自我推翻,很孤獨不容易。但獨角戲也是最容易展現演員特質和能力的戲劇類型。台灣劇場界有時做獨角戲是因為經濟因素,但我們這次是以一位演員搭配一位導演,也是劇團在考慮以演員為核心應如何工作,導演、演員彼此配合摩擦,演員投入的更多。並且我們是由演員來選擇導演,感謝導演願意放下平日較權威性的角色,讓我們有點頑皮地嘗試看看。」

《神掉了張悠遊卡》演員鄭尹真

如果有一天,神掉了張悠遊卡……

《神掉了張悠遊卡》高俊耀和演員鄭尹真曾多次合作,演出改編自黃碧雲《七宗罪》的《忿怒》、《饕餮》。善用簡單舞台、強調肢體的俊耀,劇作時常呈現人們生活的真實和殘酷;搭配尹真懾人的體態和氣魄,總將生活中那絲神秘幽微詮釋殆盡。

「一開始就有想要讓尹真扮成大胖子的想法,想要突破尹真的形象,角色希望設定為被社會忽視、遺忘的邊緣人們。曾想過劇情由捷運站裡看起來像遊民的人,被懷疑推乘客落軌展開。某天討論時,我就想到了『神給了張悠遊卡』這樣的劇名,而尹真則認為『給』太主動,『掉了』反而更好,於是就決定命名為『神掉了張悠遊卡』。劇本也是共同創作、一起討論出來的。」
「角色看起來異常的擁腫,但不是寫實的胖子,比較像是寓言故事。有一天神掉了張悠遊卡,有人撿到了它,開啟與神的對話。發現神在天上也要打工、修練,甚至是累積點數。最初構想時,神未涉入人們的生活太多,後來慢慢排練時,又有了不一樣的發展。」
而獨角戲對他們來說,是否是更大的挑戰?「為了不讓演員看來像喃喃自語,獨角戲的對白需要花很多功夫。舞台上只有一位演員,當然是不小的挑戰,也令人興奮。」俊耀說道。「我覺得困難的部分,倒不特別是因為它是獨角戲,而是它是寓言形式的。」尹真說道:「心理距離和以往碰觸過的角色都不太相同,究竟他是一個人呢?還是神呢?還是是個瘋子?中間有很多模糊、曖昧的空白,是相對困難的部分。」
合作多次的二人,這次以十分多鐘的單人劇,再次挑戰實驗。「仍是接近空台的形式。」熟悉的簡單舞台,將發揮演員的最大潛力。此次將尹真打造成異常擁腫的肥胖形象,可能也是想突破某種可能性。「他就是忌妒我的外型!所以想破壞這一切!」尹真笑著說,看得出兩人的默契和好交情。

尹真自 2007 年起加入江之翠劇場,習梨園科步及南管音樂,江之翠對她的肢體和戲劇生涯都有很大的影響。「我在加入江之翠劇團時,其實也沒有聽過南管音樂、看過南管戲,當時江之翠剛好有個機會和歐丁劇場合作,特別招募一批表演者來培訓。江之翠創始人周逸昌先生也想藉此來完成他的理念。他覺得台灣戲劇學校、劇團也不少,可是始終沒有培養出他認為好的、中性的表演人才,他認為表演者教育這一塊始終缺乏,疑惑為什麼大家一直急著要去演出、一直忙著製作,都沒有看見教育累積的必要性。」

「周逸昌認為台灣劇場整體的眼光、美感,都不夠深遠。他受葛羅托斯基影響也很深刻,也討論到身為人的問題:你是怎麼去學習的?怎麼去工作?當時這樣的理念很吸引我,我就慢慢開始學習基本科步,以及太極、小丑等等,並真正去修習南管。」
俊耀希望《神掉了張悠遊卡》會是齣「笑不出來的喜劇」,將島上所有的荒誕、奇詭、悲涼和可笑揉捏在其中。福爾摩沙的美麗姿態,近來是如此搖擺而令眾人前起擁護、抗爭、訕罵或轉身離開。期待《給‧摩莎》這封情書,此刻的我們讀來,也必是五味雜陳吧。

演摩莎劇團《For Mosa 給.摩莎》

演出時間:103/5/1-103/5/3——19:30、
              103/5/3-103/5/4——14:30
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捷運中正紀念堂站)
票價:600 元
購票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

採訪:林易柔

撰稿:林易柔

攝影:林政億

圖片提供:演摩莎劇團

舞台上下 劇場 演摩莎劇團 高俊耀 鄭尹真 陳雪甄 黃婕菲 王珂瑤 陳佳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