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BIOS 總共做了大約 90 篇專訪,分別散落在人物專訪熱門話題封面故事這些單元裡。專訪是個神秘的東西,大部分都和預期的很不一樣。有些現場可以感受到火花四射(可能是讓人驚喜也可能讓人不知所措),有些面對面,可以捕捉到事前準備完全無法察覺的思考方式、情緒起落。雖然很多事呵呵呵不可說,但若要講印象深刻,BIOS 編輯部私心想頒些獎,作為回顧一年的工作軌跡。

★ 最閃專訪:因為自己很喜歡,希望對方也喜歡(羞):Cherng ╳ Zzifan_z 的私密漫畫心緒

獲獎原因:在最佳媒人豬大爺花好月圓的助攻下,兩大插畫家子凡、Cherng 散發 BL 漫畫中情竇初開的粉紅泡泡;能夠一起開房間翻漫畫,就是最浪漫的事。這種「因為自己很喜歡,希望對方也喜歡 >///< 」的心情,到底讓在現場子凡女友該做何感想?

特別來賓 Zoey(子凡 Zzifan_z 夥伴及女友):愛他就要讓他快樂,我能看著子凡笑就夠了,但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擦紅唇)。

★ 最閃遺珠一:有時靠北幹譙,有時兩肋插刀:莊益增 ╳ 陳竹昇對談《大佛普拉斯》

提名原因:無論是現實生活或是銀幕上,兩人一起幹譙,一起邊緣,卻依然一起努力幫助彼此,堪稱今年台灣影壇最揪心關係(手比愛心)。

「所以我說我們是真愛啊,不用講太多。」陳竹昇作三八嬌嗔貌,還轉頭與莊子深情對望。

★ 最閃遺珠二:舞炯恩、趙逸嵐對談《阿莉芙》:如果,上廁所被趕出來

提名原因:《阿莉芙》一句「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不管你是男的還是女的,我都會愛你」,像是放大說出兩人對超越性別情感的理解與共同努力。抱著這份上廁所都會被趕出來的革命情感,拿著彩虹旗的兩人真的是閃閃發光呢。

★ 2017 最佳封底人物:攝影師潘怡帆

獲獎原因:雜誌只能有封面人物嗎?如果封底人物是某種更加私心、甚至有點不想輕易被看見的推薦,那非從 BIOS 團隊單飛(?)的攝影師潘潘莫屬了。今年的 ♡ I Like You So Far ♡ 潘怡帆頂樓攝影展集結了潘潘過去的作品,截止目前還閃亮亮(但之後就再說吧)的愛戀,配合頂樓還微醺的熱意,是編輯部今年最想偷偷印在封底的回憶(講得好像我們有實體雜誌一樣)。

★ 最有愛專訪:請將我溫柔地綑綁:專訪攝影師潘怡帆《I Like You So Far》

獲獎原因:喜歡的原因有很多,拍攝的原因也有很多,但說到底就是愛一個字。攝影師與攝影師的相互理解與分析,最終都回歸到很純粹、簡單的情感。

★ 攝影師壓力最大專訪:我不知道日本風格是什麼,我只想要捕捉尋常的美好——專訪濱田英明

獲獎原因(特別請來當天爆汗的攝影師晨熙):濱田英明絕對是在台灣最受歡迎的日本攝影師了,無論是拍攝眾女星,或者是兩個可愛兒子的生活照片,都讓人在 instagram 上愛心點不停。採訪當天,受訪者、採訪者都是攝影師,三位攝影師的現場彷彿對決。猶記得那天是今年夏天的最高溫,拍照的時候濱田先生一直拿手帕擦汗,壓力值+3!

★ 出汗量最大的專訪:2017 封面故事・輯四|鄭宜農的台北角落聲音地圖

獲獎原因(by 該日跟拍編輯):老實說我已經不記得那天到底是怎麼度過的了(熱暈)。

★ 受訪者看起來最累專訪:時間教會我,希望並非理所當然——專訪《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鄭有傑導演

獲獎原因:同時在趕後製和前期宣傳的導演,出現的時候真的看起來非常疲倦,要不是訪問時間不夠真想請他趴在桌上睡一下(?)

★ 最佳專訪地點:角公園

獲獎原因:場地美老闆心地好,對於常常花許多精力在經營專訪攝影的團隊來說簡直世外桃源,夢想園地~~~

 

因為太喜歡角公園,五個月後攝影師還特別回去借了這個地球儀⋯⋯(編輯在採訪現場得知,黑人問號.jpg)

 

★ 最常出現的隱藏角色:透明傘

 

獲獎原因:下雨天專訪的好夥伴,好雨傘! 雨傘的奧妙之處,它可以藏在民居之中,隨手可得還可以拿著它來當雨備,就算在一天到晚下雨的台北也可以拍室外景真不愧為七種道具之首!被以上名人拿過的透明傘小白,一支五千,有人要嗎?

一個類型片導演之養成——專訪《紅衣小女孩》、《目擊者》導演程偉豪
貳零壹柒告別式|專訪徐佳瑩:用祝福抵抗言不由衷

★ 最遙遠專訪(台灣篇):2017 封面故事.輯二| 布拉瑞揚

獲獎原因:對台北宅來說台東真的很遠,而且我們差點去了蘭嶼(財務在身後怒吼)。

★ 最遙遠專訪(國際篇):「這是我的風格,如果你不喜歡,我很抱歉!」——專訪變裝皇后(Drag Queen)Frankie Doom

獲獎原因:這個應該不需要原因吧,無法和你形容阿拉斯加到底有多遠!!!!


★★★ 編輯部的年度私心推 ★★★

溫編|台南月休十九日的喬事生活——帶路人《不正常人生超展開》高耀威

和高耀威在台南行走的下午很舒服,東西很好吃,鄰居很熱情,我們享受熟絡人才有的那種,淡淡暖暖的待遇。但我記得清楚,他說「怕自己會走偏」,怕自己像戴上魔戒反而帶領眾人到了錯誤地方;也記得他對自己苦心相待的台南給了一個「靠」字。對於生活、對於夢想、對於實現,我們的感受總是複雜的。

A 編|論我們這一代的「文藝青年」如何養成:黃崇凱 ╳ 葉佳怡對談《文藝春秋》

文藝青年不如想像文藝,蔣亞妮擅精準調整距離將受訪者文藝啟蒙的時空往復推移至現場,袁哲生、黃國峻、黃宜君,那些改變文學板塊的死亡,受訪作家憤怒以寫、傷感以寫,蔣亞妮則似遊戲以寫,那些在文學底下入墳的人,創作者僅能以字上香,活著才是一場不可承受之輕。採訪是調度一個個生命史匆忙慌張的技藝,拿捏痛苦、校正幸福,在這巨大的工程中,蔣亞妮於此專訪像高端的智慧型直播媒介、舉止得體地散步大觀園。

亨編|「都是幸運」背後的運動家精神——專訪《麻醉風暴 2》李國毅

接演了《麻醉風暴2》的李國毅,讓人看見他開展自己「後偶像時期」的決心。我十分喜歡文章內梳理李國毅作為演員的戲劇編年,將他過往身為運動員的精神比擬他在戲劇演繹中的努力。而在專訪攝影的方面,比起時尚雜誌良好打光的拍攝模式與追求零瑕疵的修圖方式,文章內我嘗試了較有「人味」的影像表現,自己也十分喜歡與滿意!

B 編|因為自己很喜歡,希望對方也喜歡(羞):Cherng ╳ Zzifan_z 的私密漫畫心緒

漫畫的題材終於可以搬上 BIOS 檯面了!BIOS 的文章總是正經八百的,同事們大多是真文學男子女子,所以都不好意思說自己喜歡看智障少女漫畫或 BL 漫,這次總算可以藉專訪機會,假工作之名行租漫畫之實,跑去租書店借了超過 20 本漫畫,不只可以拿來當拍照道具,還可以在期限前帶回家翻,hen 快樂!(喜歡的原因完全跟專訪內容和受訪者無關)

L編|7 a.m. to 9 a.m.|視網膜的白日夢狂想:當盛竹如主演海底總動員

膜膜很瘋很配合,大玩奇怪妄想小劇場笑到不行,盛竹如張雅琴習近平蔡英文北一女學生通通來。聽錄音檔打逐字稿時,正經的膜膜,低沈嗓音讓人很享受;笑到岔氣的膜膜,呵呵呵呵呵呵呵,忍不住重播 N 次在辦公室偷笑。為了呈現膜膜的俏皮,整體視覺企劃編輯部也是煞費苦心,最後鮮豔的色調搭配怪怪的文字,讓我很滿意(大拇指) 

 

R 編|戰神也是人——朱宥勳和他「差一點就壞掉」的過去

記憶中花了大把時間研究宥勳曾曝光過的專訪文章,也花了大把時間研究他複雜的家庭關係:朱家安到底是哥哥還是弟弟?這樣的話朱宥任要排老幾?朱天心如果是媽媽的話謝海盟又要排老幾?真的是很折磨人呢。最後洋洋灑灑列完訪綱,內心定案以戰神的溫柔為主題出發,採訪那陣子是梅雨季,而我聽見下雨的聲音,想著宥勳有心事的一張表情,低頭寫完兩篇共八千字的專訪,態度堅定。其實兩篇我都很喜歡,但宥勳談文學關懷的內容在市面上(?)比較多,因此私心偏愛將戰神還原為人這篇。年末憶起,依然感謝宥勳的無私。

W 編|謝謝你,在表演的舞台上重新找到我——專訪non(のん)

正好就是因為這個企劃定題為「私心推薦」反而難以真的挑出一篇最愛,所以想換個方向推薦一篇有著決定性意義而且在準備過程裡讓我思考很多的專訪。能年玲奈這幾年在日本的演藝經歷堪稱悲劇性的波瀾壯闊:《小海女》的精彩表現將她推上同世代演員裡未來性最閃耀的位置,但之後幾年和事務所之間的糾紛甚至被惡意冷凍的對待,讓這個曾經充滿期待的名字幾乎要消失在年輕女演員輩出的演藝洪流。2016 年為了閃避前東家的追擊改名non(のん)重新復出,但在事務所與廣告代理商主宰的傳媒網絡下依舊是走得艱辛,多數時間就是仰賴地方活動支撐著零星的曝光度。接下《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女主角配音演出當然是個重要的轉捩點,在安錫國際動畫影展獲得肯定不只是幫她重新找回舞台,更是打開另外一扇前往更寬廣世界的大門。這次北影期間很幸運能排上她的專訪,即使對談時間不算太長,但在那些仔細思量後給出的謹慎回答與堅定眼神中,依然能夠感受到她的熱情與力量。有什麼事情是即使拋棄了自己珍貴的名字與耀眼成就也要堅持著不願放手的呢?對於能年來說,應該就是那份身為專業演員的自尊以及對於表演的熱愛吧!能夠看著她重新回到舞台上,真是太好了。

★★★ BIOS 2017 其他熱門專訪 ★★★

由衷相信生命的火焰 ──專訪茱麗葉.畢諾許

「我覺得人生中處處是創傷啊(笑),不論個人的生命經驗,或家族歷史都是。而你越是談論它們,越會減輕那傷痛,這變成一種療癒,那些不論衝突、受苦、劇變或是恐懼,只要能轉變就是好的。我喜歡有強烈主題的電影,而且隨著時間推演,發展出轉變的可能,包括轉化心境,和釐清傷口從何而來。」

這麼說是偏好「救贖」嗎?「我仍覺得是『轉變』,因為那是通往知識的路。在人生裡,你如果不是太頑固,對擁有的一切佔有慾太強,能解消自己,放掉緊緊攀住某處的手,就會帶來轉變,讓更多人性進到體內。」

廚房裡的復活之術—— 專訪莊祖宜

「在那之後,就沒有低潮期了。我知道自己做了對的事情。」她笑說,念人類學的人通常有一種浪漫情懷,要走入人群,過草莽的生活。但在當時的學術環境裡,做田野變成一種嚮往,大部分時間還是都待在象牙塔:「我身邊充滿左派憤青,但最草莽的事就是去聽個地下樂團,甩甩頭。」直到進入廚藝學校,莊祖宜才發覺:「廚房,就是我在人類學裡尋找的江湖。這裡充滿了真正的草莽精神。」這片田野沒有地理邊境、沒有時間盡頭。莊祖宜心甘情願地「土著化」為一個廚師。

從此,她不再以唯心論者自居,而能理解「物」帶給身心的平衡:「每天專注在小小的手工上,就不用去想那些勞心的煩惱。」在腦力勞動至上的社會裡,我們以為勞心高貴,勞力可鄙,忘記人生而在世,是要「活動」的。莊祖宜說,做菜帶來的進程是明確的,只要付出就會有收穫,是熟能生巧的技藝。刀工會越來越好,肉會生熟適中,人也越來越能從過程中找到身與心的平衡。

我一直是想當演員的,我會不停撕下標籤——專訪許瑋甯

「我一直都是想當演員的,2012 年前後有一段很長時間的消沉,質疑是不是我這麼喜歡的一件事情,就只能這樣子了。」許瑋甯從華岡藝校的戲劇科唸到文化大學的戲劇系,領她入行的模特身份卻成為桎梏,讓來找她的角色都過於定型、樣板,只不過丰姿綽約,「我不見得能在這些戲裡有所發揮,主觀標籤被人家貼在身上後,就很難拔起來了。」

她說她自暴自棄了一段時日才想通,「前面這些都是一個累積,如果想要更多、更好的機會,得先照顧好自己。」

和自我拚搏的內心戰役——專訪《麻醉風暴 2》黃健瑋

「我們無時無刻都在不表演的狀態下展現一個人的心理活動,那些『不表演的狀態』其實是『好的表演』。我覺得『好的表演』都關乎敏銳度,一個『不表演的表演』裡面能夠乘載的資訊量有多少?」

當下我是用韓寒幫陳綺貞寫詞的那首〈我喜歡上你時的內心活動〉來理解何謂「不表演的表演」,整首歌沒有真正對心上人說一句話,韓寒用意識流的筆法寫出了主人公初墜情網的心緒,上一秒騰空,下一秒深潛,儘管內心翻攪仍表現得泰然自若。就像蕭政勳直面楊惟瑜時的冷靜,一開口卻支吾和結巴。他成拙的詞不達意,是愛意的餡露。

2017 封面故事.輯四| 她們心中的山林——鄭宜農╳連俞涵的自然召喚

鄭宜農:「我的朋友常說,不知道為什麼就可以和我說一些,無法和別人說的事。」寫歌創作時,變成一種很天然的能力,常常可寫到他人難以言說的心情和感受。過往她與他人的相處,仍屬被動、疏離,慢慢才因為表演而發展出不同的模式:「以前與人相處真的很被動,後來因為要表演,才慢慢發展出侵略性:我在舞臺上就要是王,我說了算!這樣表演才會好看。」

連俞涵:「我什麼事情常常都會很認真去準備,像我要去爬山我也是很認真準備,想去接近那個目標。我很多事情都是『0』,我沒有任何概念,因爲從小在山上,我知道的很多東西,別人都不知道;別人知道的很多東西,我都不知道。我常常是 0 或 100,開關開了之後,就會想『好,我要認真去做』,去變成 100。」

 

看見殘酷之後,還要相信愛——專訪《血觀音》楊雅喆

已故的父親是風水師,他幼時的生活場域亦圍繞著市場、廟宇、葬儀社,活像陰陽兩界的交疊地帶,「我小時候喜歡看善書,裡面很多砍頭、頭頂生瘡、腳底流膿的現世報情節,但因果輪迴其實有點消極,就是告訴你這輩子沒辦法、等下輩子吧,這種答案很糟糕,會讓大家都變奴隸。」

《血觀音》究竟是拍給所有的偽善者,還是仍然相信愛的人?楊雅喆未加思索地答是後者,「那些爛人就讓他們去弄吧,我給的結局可能帶著一點幸災樂禍的心態,但我覺得是某種救贖,而不是推向黑暗。」

「暗戀很久的人,如今回頭愛我了。」——專訪許菁芳《臺北女生》

菁芳曾說,《臺北女生》是記錄了她曾以為沒有以後的以後。我問她,如果現在已經是以後,那她希望以後的以後是什麼模樣?她笑說,台灣獨立建國吧。「我那天在多倫多看《我的少女時代》,裡面不是說什麼對流星許願嗎?我回家就問我同學說,應該很多人小時候都跟我一樣,看到流星就許願台灣獨立建國吧?結果沒人理我。」

撰稿:溫若涵

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