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聶永真給年輕設計師一個建議,他立刻答:「我最常講的話,就是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入行已十七年的聶永真,儼然是台灣設計界最具代表性的名字。身為第一位進入 AGI 協會的台灣會員,他以作品拓寬台灣設計能見度。近幾年無論是在紐約時報上的 Democracy  at 4 a.m.、小英選舉及就職郵票、街賣者計畫,他放大設計師參與社會的音量,挑戰台灣對視覺設計的成見與預設。接案無數的他,曾經因為太過忙碌而讓生活陷入不斷運轉的空乏狀態,或許也是這個經驗,讓他在這次與農純鄉滴雞精的合作裡,更能為老產品創造出新的視覺語言。

聶永真想起剛起步就一飛沖天的事業,談的卻不是光榮:「這個階段其實是很痛苦的。對很多人來說都一樣,工作量非常旺盛、或是生涯的巔峰期,很多人會很 enjoy 在工作上,感覺做多少,就可以得到相對實質的報酬回饋。我那時候當然也得到很好的報酬回饋,但是在心裡面是很痛苦的,太忙了,忙到沒時間顧及生活品質。」

專訪 聶永真 農純鄉 滴雞精

農純鄉這次請到聶永真打造新的視覺,正是發現需要滴雞精的不只坐月子婦女,更多是正在事業衝刺期的青壯年。聶永真和農純鄉第一次見面便達成共識,要用設計轉換眾人對產品的既定印象,也像是回到過去,去關心那個還不懂得照顧自己、只會燃燒的工作狂。他補充:「像我們平常工作量很大,無論是設計傳播還是行銷人,他們的營養補給品可以是滴雞精,但是卻沒有滴雞精品牌為他們做屬於他們的消費語言。」

「老實講喔,這件事即使不是我在做,其他設計公司來做,對大家來講都是很興奮的。」在舊有的印象下突破,更有刺激感。這次要以設計幫老品牌做出新定位,聶永真和團隊一開始提了三個提案,結果農純鄉直接選擇了和原本相差最多、聶永真團隊最心儀的提案:「當客戶選了設計師也喜歡的提案時,設計師是會卯足全力把所有東西弄到最完美的,但是很多客戶不知道。」

這個完美,包含一只素雅的木盒,帶有永久收藏的心意,讓包裝在有設計感的同時,也多了實用價值。在不同材質的包裝層次裡,聶永真試圖極大化實體物品給人的力量:「我很在意我們拿到一個東西的時候,那個打開的過程⋯⋯我們透過手,透過感官,第一層第二層到最後一層,那個層次的分配跟設計,更容易讓使用者感覺到感動。」

專訪 聶永真 農純鄉 滴雞精

專訪 聶永真 農純鄉 滴雞精

 

為傳統產品打造全球的視覺語言

聶永真自己從國高中時期就會喝雞精,但並沒有規律喝的習慣。妹妹懷孕時,他喝到更濃縮、精純的滴雞精,才體會到滴雞精的好。一般的雞精喝起來難免有腥味,但滴雞精卻讓他同時有味覺上的享受。我問他對農純鄉滴雞精的感想,心裡還有一絲擔心他會不會其實不愛,結果他直接說:「我覺得農純鄉真的很好喝。」他甚至訂購其他間品牌回家比較,細數完各家優缺點下了結論:「比較完之後就覺得很奇妙,因為農純鄉就真的比較純粹。」

農純鄉選用萬中取一的黑羽土公雞,製程經認證甚至開放參觀,每一個步驟都力求真誠傳達「明明白白」的風味。而這樣製作出來的滴雞精也讓聶永真體會什麼是「真實的第一選擇」:「有些加味的也好喝,但喝加味之後再回去喝真正的原味,就覺得原味真的是更純。就像我們在吃牛排,你吃完加各種醬料的牛排後,再回去吃原味的好牛排的那種感受。」

在設計上要如何傳達這股純粹?要怎麼告訴大家它比其他品牌好喝、比其他品牌純?聶永真直言,感受性的東西很難傳達、很難客觀,而且消費者對於廣告中所謂「最好的」已經麻痺。但設計可以做的,就是讓人從視覺上就感受到滴雞精的品質與用心。

專訪 聶永真 農純鄉 滴雞精

 

專訪 聶永真 農純鄉 滴雞精

像是在思考 Rebranding 的時候,他特別跳脫食補的傳統語彙:「年輕一點的視覺語言比較乾淨、線條銳利,整體感覺更現代,而不侷限在雞膳、養生的傳統視覺。」大破之後還要能立,聶永真的新設計,以滴雞精帶來的療癒感作為視覺重點:「破除刻板印象之外,我們還是有些東西可以吸引人,像是包裝上面的圖案和線條,是非常可愛的,而且是精緻的可愛。」

因為自己也喜歡、也需要,而破除物品的框架,去重新思考「物」之於「人」的意義。在聶永真的詮釋下,滴雞精不一定要用書法體,不一定要延續傳統印象,而是以最簡單直接的療癒感去照顧所有人。聶永真提到這個蛻變的可能性:「現在這個新的包裝,想像它放在《Monocle》、放在《Kinfolk》的選物單元裡也都是成立的,他的語彙更 universal 。」

給衝刺期一個更好的想像

說到忙碌,聶永真很有經驗:「如果你的能力有被看到、開始發光發熱,一定是全天下都需要你、都想找你,新人非常容易貪心,全部都想接下來。」但是這樣的狀態很難長久,不僅案子之間互相影響,人也容易被消耗殆盡。到現在偶爾太忙,他還是會小反省:「你一定要回到初衷。很多人出來就是想做一個很好的設計師,那怎麼把成為好設計師這件事情延長很久?不是大家看到你很棒,然後五年就結束了。」

我們常覺得累是成長的必然,努力是成功的代價,聶永真四十後的感想就是:「當初心理上的勞累是沒辦法補的,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心理面也能夠保持健康,就是你給自己夠多的時間,夠鬆的餘裕,讓自己舒服,才能夠保證接下來的五年十年,你的狀態夠好。因為三十歲的時候實在太忙,以至於我現在在心理上要補的更多。」

專訪 聶永真 農純鄉 滴雞精

專訪 聶永真 農純鄉 滴雞精

現在的他,已經比較能夠平衡工作與生活。我以為他是業界知名的過勞工作者,他大聲覆述了一次「我是業界知名的過勞工作者?」接著笑說:「我今天就算不忙,我也常裝忙推掉案子。」當生活開始失衡,聶永真開始懂得慎選案子,以質為主:「有些就只是錢多罷了,要是心裡沒有覺得做起來會很爽、很快樂的,我就推掉。」

每當接到一個案子的 request,他們在內部會議中開始發想,如果當下可以很快就想出這個案子更多的可能性,他們才有信心。用第一時間的直覺,為自己爭取做到好的餘裕:「我覺得這也是個尊重。如果一開始沒有夠好的想像又把案子接下來,才是對客戶不好意思。」

這次接下農純鄉的案子,聶永真為自己也欣賞的老品牌打破陳規,以新的語言說出產品的本質。做一個很爽的 case,照顧過去的自己,也給未來一個美好、療癒的想像。

專訪 聶永真 農純鄉 滴雞精

專訪 聶永真 農純鄉 滴雞精

[ 農純鄉 ╳ 聶永真 30 周年限量設計禮盒 ]這裡走 >>> 

【後記】

聶永真說自己大概每過五年就有個倦怠期,會需要休息一下。

Q、休息時看到東西被同業做走怎麼辦?
聶:對,有時候會覺得很煩。看到某個設計師的作品就會想說,喔,這個做很好,然後就會想,煩內,為什麼不是在我手上做的。但那時候在休息,就想說算了。

Q、現在比較可以放掉這些了?
聶:對啊,反正回來之後就換成我要接著做某些厲害的 case 了,就還好(笑)。

Q、有想過做設計要做多久?
聶:沒有欸,但有想過,有一天沒有靈感或沒有想法的時候,就會自動掰掰。目前還有靈感,覺得有很多東西可以做,而且都是很好的東西。如果有一天真的完全枯竭了,也不會想要留在這裡。

聽起來真的是很有衝勁。期待可以不斷挑戰、也懂得停下來關照自我的聶永真,持續突破框架,為心愛的事物和自己打造更多可能性。

專訪 聶永真 農純鄉 滴雞精

專題統籌:王寶尼

採訪:溫若涵

撰稿:溫若涵

攝影:王晨熙 hellohenryboy

聶永真 設計 平面設計 農純鄉 滴雞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