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人有事嗎《飛翔吧!埼玉》:弱者的華麗革命

作者BIOS 選片
日期05.09.2019

全日本最難居住的城市、最不想去旅遊的城市、社長比例全國最低蟬聯十年⋯⋯排行傷感情,埼玉被各種評比狠狠爆頭,一路以來被踐踏的自尊,終於在《飛翔吧!埼玉》有了華麗的轉身。可悲之人必有可愛之處,笑到底才能讓觀眾真誠讚嘆。讚的。

改編自魔夜峰央漫畫,電影《飛翔吧!埼玉》同樣包含許多地域梗,一開始從歷史脈絡切入,從前埼玉、東京等地區皆屬武藏國管轄,但東京在 1871 年獨立成東京都、靠海大城橫濱則被劃入神奈川縣⋯⋯埼玉,在日本勵精圖強的發展階段成為被遺棄之地,至今,沒有海、沒有機場、沒有名產、沒有古蹟,樣樣皆是埼玉之痛。

故事採劇中劇模式,一個埼玉家庭女兒滿心期待要嫁去東京,埼玉本位的老爸時時被貶低,雖不爽卻也無可奈何。前往訂婚會場車程上,廣播卻傳來鄉野奇譚,就此轉入一個寶塚般華麗、具現化歧視的世界。

在那裡,埼玉人粗衣垢面,進東京需要通行證彷彿上天朝,無端闖入會被羞辱,下場淒慘。即使真的用盡方法進到東京,上等人依然避之唯恐不及,「連口中說出埼玉這個字,都埼玉了」。如此世道間,美男子麻實麗(Gackt 飾演)從美國歸來,以人上人之姿進入最高等學府,再用超凡學養風範征服學生會長(二階堂富美飾演,男性角色)。眾人仰望崇拜的麗,卻被發現是埼玉派來的高級臥底,臥薪嘗膽洗出身,前面的風流倜黨,都是臥薪嘗膽洗出身。會長因為愛與麗一起展開逃亡,兩人試圖與其他革命份子推翻暴政。鏡頭不時切換回廣播外的現場,一家人聽故事聽得如泣如訴,對應三人狀態,打殺有時,和好有時,是第二層的趣味。

曾導演《交響情人夢》電影版與《羅馬浴場》系列的武內英樹,深諳誇張的藝術。一幕學生會長考驗麗的「都會指數」,叫他在所有人面前聞出瓶中是東京哪一區的空氣。當麗拿起精緻玻璃瓶,略微傾斜,搖晃,再前中後味地一一列舉,整個過程完全可與紅酒品評對照。拿最高規格去做最蠢的事,用最華麗的手法做最不在乎的事,其中反差產生的笑點全片皆是。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在這個充滿不好笑喜劇的時代,這樣奮力又誠意十足的笑點彌足珍貴。

 

《飛翔吧!埼玉》好笑還有誇張化裡包含的真實成分。社會階級化舉世皆然,從中衍生出來的笑點,即便完全不認識埼玉也能理解。天龍中的天龍人畢竟是少數,大部分人看《飛翔吧!埼玉》都有心酸之處,除了翻玩各種「鄉下來的」刻板印象,也有人性充滿的設定。我特別喜歡中段開始讓另一個心酸的千葉縣代表出場,與埼玉土氣的武鬥革命相對,同樣受限於通行證制度的千葉縣則是主和/溫情改革派,認為為東京服務才能取得信任進而成才。東京知事操弄下,兩縣對決一觸及發。這個世界,弱弱相殘、勝者依然是輸家,向來是硬道理,這點蘆洲與土城、或是桃園與樹林人也略懂略懂。

類似的例子在片中滿滿皆是,不斷拋出眾人皆能同理的衝突與解法,是《飛翔吧!埼玉》超脫鄉土化題材的成功之處。當麗返回埼玉試圖組裝革命時,原先埼玉家戶各有居心,難以統合,看在選舉時節,關心政治的人可以輕易在其中找到呼應。而學院裡,即便日本最高端份子依然崇拜說得一口好英文、好法文甚至西班牙文的麗,又是脫亞入歐美心態不言而喻的展現,最愛「國際化」的台灣人一定可以完全 GET。在這個自卑與歧視永遠不會消失的世界,我們不如一起笑一場。

也因為整體來說表現形式以誇張化為依歸,片長 106 分鐘裡不免有時覺得有些過滿、需要喘息。幸好結尾依然精彩,當廣播結束,而虛構世界與真實世界同時收束在對埼玉的情感與同理,也將《飛翔吧埼玉》這樣的一齣奇劇合理化。如果有那麼多觀眾都可以為此大笑、為此感動了,日後,埼玉也能更驕傲地存在吧。

《飛翔吧!埼玉》
導演|武內英樹
主演|Gackt、二階堂富美
上映日期|2019.08.16

#日本 #電影 #二階堂富美 #埼玉 #Gackt #武內英樹 #喜劇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溫若涵
圖片提供ifilm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