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予晞・人類圖:因為空白,所以成為|封面故事 2020 輯二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1.04.2020

「我們來到這世界上不是為了被愛,而是成為愛。」——人類圖祖師爺 Ra Uru Hu

人類圖以西洋占星、中國易經、印度脈輪系統、卡巴拉《光輝之書》中的生命之樹這四種古老的奧祕系統形成,其中有 64 個閘門對應易經 64 卦、2 個閘門可以形成一個通道,形塑人的天賦。黑色線條以出生時間記錄「個性」資料、顯示為已知特質,紅色線條記錄下出生前 88 天、嬰孩還在母親子宮內的「設計」資料,顯示為潛意識特質、別人眼中的你。人類圖相信,出生前太陽弧 88 度,是靈魂進入軀體的時間——

林予晞以投射者的身份降世,一位生理女性,一個演員,一個攝影師,一個以行動向世界說話的人。我們邀請亞洲人類圖學院的負責人喬宜思觀看林予晞的人類圖,翻開這本人生使用說明書,她回到生命的原廠設定。

投射者——我身上的多處空白

「妳是一個投射者,了解世界上其他人怎麼運作對妳很重要,否則容易失衡,把重心都放在別人身上,被影響了也不知道。人類圖有九大能量中心,白色區塊多,象徵妳容易感同身受別人的狀態,但如果沒辦法區分什麼是屬於妳的、什麼是別人的,很容易放大別人的狀態為兩倍,拚命去做,這就是被制約。妳會有個問題是無法看到自己的價值,就會想去證明自己,擔心自己做得還不夠,承攬不屬於妳的課題。事實上自己已經累壞了。」——喬宜思

林予晞常自嘲以學姊的身份、學妹的狀態進入演員界,早期她做空服員,橫渡到演員,都有一段適應時間。空服員初期,她意外自己拚命努力,但是評分總是很低,「當時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努力工作還是不被喜歡,後來覺得跟文化很有關。我以前在美國讀書,美國很講究有什麼就講什麼、解決問題,這件事不分輩份與性別。回到亞洲工作後,私人生活沒有影響,但在『有規則』的地方出現一種文化差異,就算我想解決問題,可是姊姊(空服員的學姊)並不一定會高興。」空白的能量中心,容易受到他人引發與制約。

林予晞

林予晞

林予晞

回台灣拍戲後,除了做到工作上的要求,也發現自己總是不合身於環境,「我一直有這種心情,就是真正要做一件事,好難,因為做人比做事重要。就像你到一個新環境,如果沒有先把棉被枕頭鋪好,就無法很大力地在上面翻滾。『這件事』顛覆我對專業的期待——本來想,我來這裡發揮所長是重點,但我二十幾歲時發現好像事情不是我想的這樣,如果我想做到好反而更多阻礙⋯⋯」

林予晞最討厭的一句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覺得一定有很由心由衷的處理方法,只是大家還沒找到,如果連你/我也放棄了⋯⋯我就很想要去找到。」

因此她也常成為工作場合中不討喜的對象。每一場顛覆,都是從挑選一條阻力更大的道路開始,林予晞依然如此,只是更懂得不要干涉別人的課題,回過頭來看,從衝撞的姿態,轉為助跑以測安全,「我已經長大到大概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也找到一些方式去跟大家溝通,順從自己也尊重他人。作為公眾人物要很能跟自己和諧相處,才可以跟別人相處,公眾人物不能太 fuck up,如果很搞不定自己,會很影響他人跟工作狀態。」

情緒與薦骨的空白,總是埋頭做超過自己能負荷的事,林予晞的多處空白,使得許多人的狀態介入自己,這樣龐大的功課,成為她對萬物共感的起源。

空白的直覺與動力中心——說出沒有 set 好的台詞

「有些人是壓力越高表現越好,但妳的設計說明壓力對妳來說是壓迫,會很想要去訓練自己耐壓,覺得承擔壓力才會做得更好,但妳的最佳狀態往往是比較平和的狀態,不要有壓力才會表現得最好。妳的底子希望自己是明快的人,很多事情想要當下解決,因此過度工作,不知節制地做一件事,不只是工作,打電動玩具⋯⋯」——喬宜思

林予晞倒抽一口氣,老師連她斜槓《被演員耽誤的電玩直播生涯》到半夜不睡也知?

直覺、根部與薦骨的空白,她注定要成為一個更自在與放鬆的人,才能活出她生命的形狀。「幾個角色演下來,我總會覺得我其實沒花什麼工夫在上面,人家說演得好,我會有點心虛,比如說《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喬平,劇本與導演對這個角色沒有太多設定,也就是不會有太多期待,我就功課做一做,每次去也沒多想什麼,邊聽音樂很開心。去精神療養院拍戲,拍完沒事就走了,我都覺得自己在亂演,但那也不是沒邏輯的,因為我覺得這邊就這樣弄啊。」

林予晞

林予晞

喬平一句現場發揮的台詞「可能因為你比較勇敢吧。」讓許多人都從心底感覺被安慰了,她後來遇到許多社工師與心理師,告訴她這個角色真的演得很好,「會懷疑說,跟你們的專業比,我簡直就是在亂演欸。但對我來說,放鬆去做,水到渠成,這樣好像更行得通。」

「跟一些真的很哈扣的演員聊天,他們真的好熱愛表演,也會去一些工作坊,我就想完蛋了,我不是熱衷這種事的人,我是不是不是一個好演員?演員這件事是不是只是我從 A 點到 B 點的公車?」她說如果表演會餓肚子,那她不會做表演。其實只是因為林予晞跟他人做表演功課的方式不太一樣,對她來說表演不是用力去做才能做好的功課,而是時時吸收新的東西,「即使妳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起作用,要一直像海綿一樣吸收消化,再反芻出來。」

她不是那種可以告訴導演「我等下會用一個手部動作表示這個情緒」的演員,沒有被設定好的台詞、動線,基於臨機一動、內建經驗,手無寸鐵反倒讓她拳拳到肉。

等待被邀請——下一個世代的領導者

「投射者的策略是等待被邀請。這個世界上有 70% 的生產者,這是一個更適合生產者發動實踐力、不斷執行的世界,但妳想要跟生產者一樣,就會過得不舒服。生產者充滿動力,投射者與生產者不同,他們厲害的是觀點。妳必須等生產者準備好要聽、邀請妳,如果在沒有邀請的狀態下講個沒完,容易因為別人無法接收到覺得苦澀。」——喬宜思

老師淡淡一句:「妳的外表出色,這是優點,妳要接受自己長得漂亮,長得漂亮不是更容易讓更多人看見妳,進而邀請妳嗎?」這原來是林予晞小時候很介意的事,她不喜歡所有人跟她聊天只稱讚她可愛。「我故意把自己弄到近視、戴厚重的眼鏡、把頭髮束起來,不想要以我的外型為優勢引人注目,我覺得很心虛,可是我想要你聽我說話。」

她說起抗拒的源頭,爺爺因為娶了兩個太太引發家庭革命:「小時候我常聽到大奶奶跟我們說,女生不能當花瓶,她覺得長得漂亮的女生是罪惡。」像是遮羞布掩蓋自己引人遐想的部份。長大路上經過幾度掙扎,慢慢接受「長相也是一種實力」,但要用這樣的實力做什麼呢?她想,於是做了演員。

「我曾經用很硬的姿態去證明:女生是值得依賴的。後來發現越來越多人這樣做,好像女生的姿態更僵化了,回過頭想,如果這樣做,不就等於拋棄了那些有陰性特質的人?這些人怎麼辦呢?誰替他們說話?」

林予晞

她開始留長頭髮。以前對頭髮長度很潔癖,就連當空服員時,也為了不想花時間綁包頭剪了俐落的男生頭,「我從頭髮的長度學習耐著性子去做很多事情,包含可以給不同形象的女性鼓勵,與其證明自己怎樣,不如去接受本來的特質,用這個狀態去說,即便我這樣,我也可以。」

「投射者是最後來到這世上的類型,他們來到世界上是擔任管理者的角色,妥善管理並運用眾人的能量,讓一切井井有條地運行。當生產者們已經覺醒,不想再當奴隸,投射者就能知人用人,把人放在對的位置,讓他們各自發揮。投射者的能量場狀態就像投影機一樣,從心輪向外投射,能量場呈現聚焦的狀態,單一專注地射到對方的心輪,因此在溝通時才需要等待邀請,因為妳的氣場有可能會嚇壞別人。」——喬宜思

以前林予晞在做《必勝練習生》角色田調時與一個男性服裝設計師對話,「當時我很熱切地想要了解一些事,坐下來開始聊天,很專心看著他一邊做筆記。他講到一半開始迴避我,然後跟我說:對不起,我講話時妳可以不要一直看我嗎⋯⋯我說怎麼了?他說我的眼神好有侵略性,他會害怕,他壓力很大。我才知道原來有這種事。」

演戲時也有過男演員對她說「希望少對看一點」,「即便是我也不能逃脫那個框架,我覺得男演員應該有辦法接住我的情緒、跟我眼神的力量吧?他有多用力我就多用力,結果他說他覺得很壓迫,我用眼神再度刺傷男子的心⋯⋯但一方面也覺得,自己真厲害。」

女性應下意識地壓低自己的能量嗎?一般男生習慣接受比自己弱小的人,林予晞思考這個問題,或許不只是性別問題,而是如何讓他人更能接受自己的訊息。

輪迴交叉——陰暗處有很美的事

在開始之前,老師詢問了林予晞覺得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使命是什麼?

林予晞

「在我工作或生活的範圍內,可以讓那個地方更好一點。如果有人感受到壓迫,我希望他不要受到壓迫,我希望我可以解放大家。」

「每個人都有輪迴交叉,左角度交叉之創始者扮演一個領導的位置,告訴大家遠方有一個夢想我們可以一起去,在深處希望引發更多人有所覺知,不是漫無目的地活著、希望藉由妳的力量讓每個人才華可以放在正確的地方發揮,對妳來說很多時候鎂光燈的焦點不在自己身上,想扮演的角色是:如何透過我的力量,引發更多的人,去看一個夢想。」——喬宜思

小時候,林予晞就是一個小鬼當家,爸媽因為從事生意經常晚歸,她扮演兩個妹妹的大姊與大家長,幫妹妹簽聯絡簿、帶妹妹報名鋼琴課。「有妹妹這件事很撫慰我的心靈,我們從小到大沒有吵過架,中間差四歲那個妹妹是一個徹頭徹尾的 M,小時候我們去西餐廳吃飯,西餐廳對小朋友來說是很複雜的環境,妹妹比較不行就會很緊張看我,我就會給他一個『follow 我』的眼神。」刀叉自如的她,在妹妹身上實踐男友力。

有一次她存了 850 塊,揪妹妹去文具店要買皮卡丘電子雞,殊不知妹妹看著櫃上日本原裝進口的月光仙子變身盒,「我心想,不妙,我這個是電子雞欸裡面很多東西可以玩欸,不過,我就看一下我的電子雞,默默放回去,跟她說走吧我們去付錢!」除了很 carry,林予晞也帶妹妹去搗蛋,比如瘋狂騎腳踏車騎到撞牆。妹妹常笑林予晞像實驗室裡變種的老鼠失控,明明很小隻卻很具威脅性,「那是我最自在的狀態,我也因此覺得很快樂。雖然她們嘴上這樣說,但我永遠是她們最尊敬的大姊。」

深刻的姊妹關係也養成了她「姊姊命」的自覺:「可能因為我有妹妹,長大後我會積極想讓女性有一些覺醒,讓她們感覺自己有能量、可以翻轉自己的立場,不是要去叛逆,起碼在一個惡劣環境,可以明白自己是不可取代、有機會說些什麼的。」

比如表演,她總覺得,自己表演的身份像一顆小石投向平靜湖面,漣漪牽引遠方的蝴蝶效應。「表演這份工作會讓很多事情被發聲,我會更努力做好表演,才因此得以做那些事,如果我的角色有辦法說出一些話影響更多女性更多人,也會影響我在工作上的表現更好。」

林予晞

林予晞

林予晞

因為演了宋喬平,前陣子接到慈善大使的邀請,「我用我的媒體關注度讓這件事得到曝光,讓我很感恩。像老師講的,我會有很多被投射因此牽連出的可能。除了角色本身,妳會感覺到角色的發酵。」

她想起自己的第一個主角角色春梅,「台灣的女孩子跟日本軍官結婚戀愛本身就是很叛逆的,但春梅會覺得他明明是好人、為什麼要因為標籤否定他?」透過角色去弭平對立:「像聊性別平權也是一樣,女性主義對我來講是,我不是想要控制你,我只是想要控制我自己。很多時候女生連控制自己的權利都沒有。」

也不僅性別,林予晞發現自己吃素的習慣影響了身邊的工作夥伴:「大家會因為妳發現其他選項,做不一樣的選擇。」她常收到劇組裡一些工作人員的小紙條,對象通常是劇組中非領導者角色的小女生,有次工作人員陪伴林予晞去上廁所,拍攝現場廁所髒,但林予晞卻看見了廁所內精美的磁磚,並與她分享:「我跟她說,妳不覺得這個磁磚很像西班牙博物館裡會有的嗎?我們好 lucky。」後來她收到紙條,對方表示一整天被罵到臭頭,心情差到不行時,卻因為她這樣不經意的話被鼓舞,生出了神奇的小力量。

「真正很美好的事情,有時候會發生在很陰暗的地方,因為這樣,那個光和暗的對比才更有感受。」

個體人——天才到瘋子的距離

「妳是個體人,兩條通道都跟創新與突變有關,個體人不見得擅長團隊合作,只想把新的東西帶到世界上來,扮演前鋒的角色,想要去進化。個體人容易覺得孤獨憂鬱,因為大部份的社會人與家族人很容易對妳感到抗拒,在這種低潮中創意反而發生。妳有很多主要閘門沒有形成通道,若遇到某些家族人跟社會人就想要關懷與支持他們。妳 23-43 的通道是『天才到瘋子』,有時也會過與於偏執地去說一些別人不懂的話,要接受,妳講的話很少人聽懂是正常的,因為妳的兩條通道很常被看作怪胎。」——喬宜思

自小她就用「我是水瓶座」為自己的奇怪開脫,外表是漂亮女生,在班上時常扮演搞笑角色,「維持一個很搞怪的狀態,並不是因為我想當一個反叛份子,而是我覺得當一個反叛份子,但是依舊受到大家的喜歡,對於真正被落單的同學其實是一個⋯⋯明燈嗎?」她一直都讀女生班,國小班上斯文的女孩子喜歡自己讀言情小說被大家耳語,她就拿起小冊子朗誦「雪白的肌膚,她的胸脯⋯⋯」一邊舞台劇式表演,讓所有人一起在言情小說裡大笑,後來那些女孩子也融入了。

林予晞

林予晞

小革命從她的搞笑裡發生。因為她「本來就很奇怪」並且以此自豪,別人也不拿「正常的框架」要求她。在國泰做空服員時,別人問她「妳身高這麼矮是怎麼考進來!」她就回應:「啊我就不是很高,你看即便我沒有很高公司還是要我,嘿嘿,那你看看我是不是有很厲害的地方。」

「妳的另一條通道 1-8,是妳底層的矛盾,菱形的這一塊叫 G 中心,象徵愛與方向、自我認同,G 中心接到喉嚨中心,1-8 或許無法以有條有理的語言來說明,卻獨具魅力。妳無法告訴大家妳怎麼知道往某處是更好的方向、但仍然吆喝大家跟妳一起前進。妳並不想一群人跟著妳,妳的領導力是某個風格,透過展現不同型態樹立演繹角色的方式,形成創意的典範。」——喬宜思

1-8 通道帶著啟發與激勵他人的本能,林予晞在選角上,也觀察角色的複雜特質,如何才能試著跳脫框架?《天堂的微笑》中林予晞飾演一個工作狂,同時也是為愛離開職場的女人。正當人們都在討論 have it all,林予晞試圖演繹的是一個肯定為家庭付出、肯定女性作為「妻子與母親」的勞動價值的角色。她演過不少「別人的妻子」,也蒐集了好多種形象,為愛情捨棄工作的女性、《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有家庭但不生小孩的喬平,這兩種並沒有一種「最好的選擇」。

「婚後男性角色的 model 很多,但女性可以努力的方向相對少,現在很多人討論不婚,好像不結婚不生小孩就必須非常叛逆,但其實也不一定吧?結了婚生小孩就很傳統嗎?我覺得做出多樣性是很重要的,『媽媽』與『進入婚姻的女性』,怎麼可能只有一個形象?」

比起語言的表達,這些事情要她透過演戲「做」出來的才能抵達。

有一次林予晞去上汽車節目跟專家談論她的吉普車,在這個訕笑女生是三寶的年代,林予晞想起自己愛上開車的理由:「我媽媽雖然會開車,但嫁給我爸之後就再也不開車,她越來越像籠子裡的金絲雀,明明出去一趟很簡單,她卻總是要等爸爸回來,爸爸偶爾也有情緒,開車載她時彼此又不高興,我爸也會覺得說好給他載為什麼跑掉?我就想說⋯⋯你們兩個可以不要這樣彼此綁架嗎。」

「我覺得學技術是通往解放的路。從小就覺得我要做一個什麼都會的姊姊,讓我妹妹知道他們也可以做很多事。」

她背著軍事用大背包,行囊許多,裡面塞了三台骨董相機,有書,和一些也許是劇本的文件,她不是百搭款萬用包,像一只軍事包耐操耐用,機能性強,有點破損與洗舊。

人生角色 5/1——保濟丸一般的我

雖然背著陽剛的軍事包,但她心內也有傲嬌與少女,既可聊美少女戰士,也可談神奇寶貝,說到電動更是 HP 100。

「5/1 這個角色是異教徒,生來大家對妳有不切實際的投射、妳有很多突變的想法。自帶光環,也因此人們看不見妳的『裡面』,了解後會有外包裝跟內容物不符的感受,就像包裝漂亮的禮物,結果裡面是保濟丸。5 爻講的是妳跟人有距離,沒辦法跟大家融成一片,這不是妳的方式,所以大家會把妳擺在那邊,很像偶像,只能影響陌生人;1 爻是研究者,妳不能控制別人對妳的投射,要從中篩選適合妳的機會。透過問題去想我有實際的解決方案嗎?做好深入的功課,也要非常愛惜羽毛,當妳出手時一定要讓人驚艷,否則很容易墜下神壇。」——喬宜思

林予晞聽到保濟丸噗哧一笑:「對,我就是保濟丸啊!保濟丸很好用欸。」

在人類圖以前,林予晞學習星座命盤多時,她說起初是因為經常感覺他人的期待與自我認同有所落差:「如果我不做那些別人所期待的,我會自我否定,為什麼我做不到?硬是做下去,可是我真的很辛苦,每次做完我都要花兩三個月自我修復,一個人不想接觸大眾,把自己關在家裡打電動,或是拍照,可是後來覺得滿不健康,我才開始想要理解自己⋯⋯」

她偏愛許多手工、實踐性的事物,拍照、沖洗底片、組裝東西,勞動中可以緩解自己心靈乘載的重量。笑說自己像老兵的她,偶爾也希望大眾更理解真實的她,但身為公眾人物,必須取其平衡:「像這種背一個大背包、愛打電動啊,都是我透露出來真實的自己。真的很衝(演藝)事業的女生,可能會保持跟美妝品化妝品精品的連結,但我完全不用精品,不代表我不花錢喔,我也是很愛花錢⋯⋯」花錢養相機的她,覺得有時失去一些業配的商業機會沒關係,確實女明星為什麼只能業配化妝品呢?

因為知道自己的能耐在哪,開闢出了更多「一個女OO」的路徑,無論是女演員、女明星、女攝影師、女人、女孩,她也懂了梳整自己長髮的耐心。

林予晞

IMAGE

林予晞

【喬宜思 Joyce Huang】

亞洲人類圖學院創立人,IHDS 認證人類圖分析師,亞洲地區唯一取得認證人類圖分析師資格,人類圖第一階到第七階課程講師。人類圖相關翻譯與著作:《人類圖:區分的科學》《圖解人類圖《活出你的天賦才華》《回到你的內在權威》《愛自己,別無選擇》《愛的秘密》

#演員 #林予晞 #人類圖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封面統籌李姿穎 Abby Lee
採訪李姿穎 Abby Lee
撰稿李姿穎 Abby Lee
髮妝平平
攝影王晨熙 hellohenryboy
服裝協力Jasmine Galleria Taipei、Olivia Yao Jewellery
道具協力Acorn Studio 橡果藝術
責任編輯溫若涵

林予晞・攝影:皮卡丘的孤獨,底片裡的時差|封面故事 2020 輯二

她被時差傷害,也被時差保護。攝影十餘年後出版《時差意識》,林予晞把相機掛在胸前,擋一下,是提醒她保持善意距離。從三十多台相機到五六台,攝影是捨棄,也是她收容對世 ...

11.04.2020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