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是常態,能贏昨天的自己就很讚。」——專訪茄子蛋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2.05.2020

兩年前我們訪問茄子蛋,他們為了拍攝稍微正式一下、各自帶了襯衫來,樣式並沒有特別搭嘎,有的皺皺的,有的黏滿貓毛,但他們同時大笑時創造的震波卻能撼動整個空間。兩年後再訪,他們已是接下黑松沙士 70 週年代言棒的金曲樂團,身邊有專業團隊隨身打理,雖然笑鬧之間中二感依舊,卻多了幾分穩重。此情此景,大概可稱為屁孩的初老。

這次茄子蛋受邀改編張雨生 1988 年〈我的未來不是夢〉,翻唱作品放上網路短短兩週就突破兩百萬觀看人次,許多跟茄子蛋一樣的九〇後,也才因此得知這首神曲原來是黑松沙士的經典廣告歌。面對重量級歌曲,他們不敢大意,說接到此任務受寵若驚、改編時更是帶著致敬的心。

你想為社會留下什麼?

今年滿 30 歲的三人重新詮釋一首 32 歲的歌曲,他們是如何思考編排的?阿斌說,前面是有力道的古典,像是對世界的呼喊;阿任說,副歌的節奏充滿動力,像是讓人一直往前進;阿德說,最後把音樂收起來,像是在耳邊的呢喃。過往創作音域較低的阿斌,最後也選擇不降 key,保留〈我的未來不是夢〉的高亢熱血。

他們對這首歌的印象,就是「非常正面」。「其實人成長的過程中,總會有一段時間很叛逆,會覺得這種雞湯都是 bullshit,好假喔。但現在這個年紀來聽,仔細思考、咀嚼歌詞,會發現寫這首歌的人是真的為大家好,這是一個對的事情。」阿斌是親身在低潮裡爬過的,曾經的憤世少年如今遇到衰事或挫折,終於懂了:比個讚總比罵個爛有幫助。

「我以前可能不會這樣想,現在就會知道,欸你沒那麼正面去想事情,事情也不會比較好啊。如果我們的歌可以影響下一輩的小朋友,那我要唱很陰暗,還是要唱很棒的事?我會開始思考自己想為這個社會留下什麼。」

一旁的阿德點點頭,「比較叛逆的時期會覺得,到底有誰可以用這麼強的力道去說他未來超有希望?每個人走在路上都是那種(衰)臉啊。後來發現那就是小時候不懂,感受不到,其實這首歌真的能帶給很多有需要的人力量。」

茄子蛋 黑松沙士 我的未來不是夢

左起:阿德、阿任、阿斌。

「你是不是像我在太陽下低頭
 流著汗水默默辛苦的工作
 你是不是像我就算受了冷落
 也不放棄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的未來不是夢〉

這首歌誕生於八〇年代台灣,歌詞敘述的是當時的藍領勞工或在外打拚的人,在熾熱下擦汗工作,辛勤地為夢想奮鬥、為台灣創造經濟起飛的動力;幾十年後的我們,時空環境雖已全然不同,仍用相同的心情努力著,希望能活成自己心目中的樣子。不同的環境,相同的力量,一首雋永的歌因為懷抱期許,並不因為時代更迭而褪色。

壞的事情會過去

除了改編歌曲,茄子蛋也為這首作品拍了 MV,他們與〈請問你敢欲做我的Girlfriend〉的導演 Jeff 再次合作,默契十足,一切通體順暢。導演設定了「壞的事情會過去,好的事情我們持續努力」的主軸,串連了台灣一路走來六段難忘的歷史事件,並與黑松沙士當時代的 slogan 扣合,無論哪個年紀的台灣人看了,都會非常有感觸。

茄子蛋自己對 MV 中哪段經歷印象最深刻?他們說起 2003 年時的 SARS 回憶,「現在剛好有疫情,回想到 SARS 覺得更深刻。以前小時候不懂,只記得每天量體溫,畢業典禮家長還不能進去,現在又發生類似狀況,才會了解那時的社會氛圍是如何造成的。」疫情衝擊,他們的演出都取消,深居簡出的半年時間卻讓他們有機會去完成一直想做的事:阿斌慎重地佈置了工作桌;阿任重新學習電腦編曲;阿德修復彈吉他彈到壞掉的腰。

阿斌則對當年席捲全台的星光大道熱特別有感,「那時是國中生,很有表演慾望,對舞台會有嚮往,看到那麼多人喜歡唱歌的初衷很被感動。雖然後來玩樂團真的是誤打誤撞,但那種想要表演的心,跟當時的星光大道是一樣的。」阿德則說,當年景美拔河隊的精神,讓他開始對「努力」產生意識:「小時候看著他們,突然意識到達成夢想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做事時就會問自己努力的夠不夠?」

茄子蛋 黑松沙士 我的未來不是夢

MV 裡呈現了六個 1990 後的時間點,每一項都是我們一起經歷過的難忘事件或大時代背景。

茄子蛋 黑松沙士 我的未來不是夢
茄子蛋 黑松沙士 我的未來不是夢

從「我的未來不是夢」,到「相信就有力量」、「不放手直到夢想到手」,黑松沙士膾炙人口的標語一直與台灣的庶民生活緊扣。看著 MV 回顧七十年起落,原來壞的事情真的會過去,好的事情,也真的值得我們繼續努力讓它開花結果。

兒時記趣沙士篇

正經聊完台灣的時代記憶,被問起第一次大陣仗拍廣告的心得,他們只是一直重複說著:好飽喔。

「要喝那個沙士啊,光那一幕不知道就喝掉多少,真的好飽喔。因為飲料入口的那瞬間是廣告的精髓之一,所以要喝出那種重量感,還要展現喝到沙士的爽快感,喝過一次就要再補。才發現原來大家拍廣告都那麼辛苦捏。」阿斌的抱怨聽起來像炫耀。三人接續分享起兒時對沙士的各種酸甜回憶。

阿任小時候家裡開柑仔店,阿嬤吃飯配黑松沙士是沒在客氣的。「她很猛欸,吃什麼都要配沙士,但我這樣配就會被罵。」阿斌說,「等你變成阿嬤就可以了。」好的,我們謝謝他的提議。

茄子蛋 黑松沙士 我的未來不是夢
茄子蛋 黑松沙士 我的未來不是夢

而阿斌對沙士的記憶,則是生病時才能解鎖的夢幻飲品,「我被規定發燒才可以喝沙士加鹽,聽起來有點可憐齁,不過小時候生病好像一點都不痛苦啊,哈哈哈,可以放假跑出去玩。」對阿德來說,沙士是逢年過節團聚時必喝。最終三人在沙士的兒時記憶方面取得兩點交集:

「一定要加冰塊啊,那是一種感覺。沒冰塊?不喝!」
「飯前不能喝,喝一杯晚餐就會吃不下,吃不下就會被媽媽罵。」

積極樂觀,感恩惜福

黑松沙士一直代表著台灣的正向草根精神,跟茄子蛋給人的感覺不謀而合。他們的團呼「積極樂觀,感恩惜福」一路陪伴他們走過玩團低潮,三人七嘴八舌解釋起這個團呼的精妙,「當兵那幾年我們都很多演出不能接,覺得很痛苦就常常抱怨,後來覺得這樣不行,不可以再唱衰自己,想說當兵都有什麼雄壯威武,我們也要有口號。那時想了好幾個餒~後來都被淘汰,最後決定要喊:積極樂觀,感恩惜福。」

這口號不知到底有何威能,能為人類創造超級不科學的精神力。它讓阿斌即便出車禍雙手打石膏還能比讚,也支撐他們度過兩年月收入不到一萬的日子。

「你會發現要餓死也沒那麼容易。」
「不要問練團室是哪裡,你真的會怕。」
「蟑螂真的滿地都是喔,過幾天看還會發黴。」
「其實只求不要發黴就好了。」

OK,積極樂觀,感恩惜福。那時的苦,現在說起來都很好笑,問他們怎麼熬過來的,他們還真不太知道。「反正就只專注在好的部份,你就不會看到旁邊一團混亂。不是有一句話說,沒有誰對誰錯,只有誰比較快樂?快樂就贏了啊。」不過,難道他們都不會有和其他音樂人的比較之心?三人一秒爆笑:

「比不贏啊!」
「又不是沒輸過,輸是常態。」
「對啊,把輸當成正常就沒事了。」
「能贏昨天的自己就很讚了(比讚)。」

我請他們鼓勵一下正在過苦日子的樂團後輩,阿斌總算認真了起來,「努力這件事不會背叛你。每個人都有自己出場的時刻,不要急,機會可能在後面。」由沒餓死之友茄子蛋說出這種心靈雞湯,感覺特別有說服力呢。

茄子蛋 黑松沙士 我的未來不是夢
茄子蛋 黑松沙士 我的未來不是夢

一邊互看,一邊累積子彈

儘管從餓到只能吃吐司果腹的爆瘦茄子,到現在成為必須拜託新陳代謝跑快一點的圓潤茄子,他們卻不認為得了金曲獎、接代言等等成果是貌似偉大的「圓夢」。因為對積極樂觀感恩惜福的他們來說,每個努力的日子裡,都不停地有小小的夢被圓滿著。茄子蛋曾說自己是骯髒又孤獨的人,我問他們,現在越來越多人聽了,創作上的想法是否有改變?

「現在還是沒變吧,那是一種個性,無論你過得怎樣,你喜歡的質感不會改變。」又或者,變了也無妨,「我們最主要是告訴彼此忠於自己,也不要想說自己變了,因為現在的自己就是這樣想,這樣有什麼錯嗎?」肺炎疫情未了,茄子蛋未來的計劃都在醞釀中還不能透露,這段沒人看只能互看的日子裡,他們正專心累積子彈,希望為聽眾推出更好的蛋蛋。

對於黑松的合作剛好落在這個時刻,他們覺得更加有意義,「因為這支廣告出現的時機,我們覺得這次合作有帶給台灣人一些能量,這是很感動的事。影片出來後底下也很多人留言說覺得被鼓勵,這種比較低潮的時刻,只要有任何一個人因為這樣被安慰到,我們都覺得很棒。」

不好的事情總會過去。如果說過去「每一次的輸」都形塑了現在的茄子蛋,那現在的每一分鐘,也讓他們離每一個夢想更進一步。除了努力,更堅持著不輕言放棄的敢傻精神,呼個口號,茄子蛋為大家比個讚。

茄子蛋 黑松沙士 我的未來不是夢
#張雨生 #茄子蛋 #黑松沙士 #我的未來不是夢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專題統籌楊安
採訪陳芷儀 Rachel Chen
撰稿陳芷儀 Rachel Chen
攝影湯詠茹 Deer Deer Tang
責任編輯溫若涵、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