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賴品妤:喵喵,你會你來?從少女革命到國會革命|封面故事 2020 輯三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8.05.2020

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這種經驗,走在台北市路上,一台 YouBike 忽地刮風而過,傳來發自丹田的歌聲,騎腳踏車自帶 BGM。

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是賴品妤。

在尚未當選立委以前,她還在林昶佐辦公室做國會助理,每天從家裡騎 YouBike 到立法院,「不是因為要運動,是我想要唱歌⋯⋯搭捷運唱的話,大家會覺得是瘋子。」

腳踏車騎過去:「雖然還是覺得妳是瘋子,但妳就瘋三秒。」

2020 年,賴品妤帶著這種瘋三秒的分寸,進國會了。

關你什麼事啊

地球上明明有四十幾億人口 偏偏就是選中我
轟隆轟隆隆 每天對著我噴火
想什麼做什麼身上穿著什麼 牠的意見沒停過
嫌西又嫌東 彷彿我不該是我

——1998,徐懷鈺〈怪獸〉

清明連假之際,賴品妤粉專小編回南投了,正好小編家住在網路黑洞,賴品妤在堂堂立委的粉絲專頁上廢文全開:「有怪獸~有怪獸~有怪獸~纏著我🎵有怪獸~大怪獸~醜怪獸~黏著我🎵」留言底下開始了時代眼淚的金曲回憶串燒。

「剛好一些很煩的人又到我臉書上開始要管我,這首歌對小時候的我也很有啟發,歌詞就是一直在管教一個女生嘛,我從小就討厭被管教,也沒人管得動我。」

賴品妤

賴品妤

賴品妤

很煩的人什麼都管,「賴品妤」粉絲專頁教誨完再跑到「品妤賴」個人帳號留言:中華民國立委拿人民納稅錢都在發廢文?這立委真的很糟糕一天到晚分享喜拿⋯⋯立委可以假日在那邊整理房間還整理不完ㄇ?

黑妤產業鏈出發!莫急莫慌,大家對辣個女人的不滿,小編都知道。連假之後,小編在賴品妤粉絲專頁 po 了一張醜照回應⋯⋯「我那張真的滿醜的,但我就想說隨便啦發都發了,我這樣就刪掉好像我輸不起欸,不錄了不錄了乃哥輸不起(咖波冒汗)。」

當選以後,路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都可以指教她:「其實這些行為吼,就是社會的縮影啦,大家看到年輕的女生就覺得自己都有資格可以嘴兩句管束妳的話。」

選戰期間,賴品妤泳裝美照各種被爆(事實上她一直都放在 IG),「選前我跟幕僚有討論那些東西要不要刪掉?應然與實然上,都沒辦法做這件事。應然是,妳在那邊裝就是不應該,我覺得我就是這樣為什麼要假裝我是誰?實然是,我在參選前有一定的追蹤人數,至少有三萬人,能假裝這三萬人沒看過嗎⋯⋯」

果不其然,對手也拿著泳照爆料媒體「賴品妤過去有不道德交易」。「好多人怕我心情不好安慰我,我就想,這不是一個⋯⋯作為這個世代的女性,只要發表公共議論就會發生的事嗎?我在網路上發表公共議論也有十年了,這個東西早就如影隨形十年了。」

「一樣的話聽了十年會有感覺嗎?」賴品妤也會在品妤賴截圖恥度無極限的留言們,「這些行為就是一個教育,我態度對他們很強硬的話,他們也會嚇一跳。不管他有沒有反省,但我要讓他們知道,這個界線你自己要看好。」

最近登上品妤截圖榜單的是柯先生的私訊:「狗幹豬母生的都比妳強。」

「管一下妳的私生活、管一下妳的穿著,這都是很常見的,還有很多人都想知道我到底有沒有對象。我不知道怎樣發言算特別誇張,但是我都會回他們說:關你什麼事啊⋯⋯」

喵喵~你會,你來?

賴品妤同意政治顯然對女性更薄情:「我們可以看到選舉期間蔡總統是怎麼被攻擊的,她推托育政策,對手就說她沒結婚沒生小孩提什麼托育政策。」她一口氣上來:「我就想說欸你們這些男的你們在家有幫小孩包過一次尿布嗎?講這什麼鬼話啊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家是什麼樣子。」

不結婚不行,你以為結婚就可以嗎?「我常遇到民眾跟我說,妳不要跟某某某女委員一樣,在任期內結婚生小孩只會談戀愛。問題好笑了,上一屆生小孩的男委員超多的啊,但你說得出名字嗎?我們只會把問題建設在生小孩的女委員身上,這就是厭女。但去跟性別歧視的人講他性別歧視,他不會承認,他會跟你五四三,你不能⋯⋯」不能正面衝突嗎?「沒有,我會正面衝突,我會跟他說:對!你看林昶佐黃國昌真的很過分對不對!上一個任期生小孩,真的太!失!職!了!那些薪水都要追回來,這樣你說好不好?」

投以一個禮貌但不尷尬的微笑,民眾尬了,愣在原地,賴姓立委已揚長而去。

賴品妤

賴品妤

賴品妤

賴品妤說這場選戰對她最大的意義其一,就是讓跟她差不多奇怪的人、或年輕的女性知道:「解嚴三十年了,但思想上的解嚴、教育上的解嚴、民主上的解嚴不是一蹴可及的。過去的教育體制真的是很糟蹋人、束縛一個人,當然現在改善很多,但我相信還有很多學子困在裡面,如果有人因此覺得我不孤單,或是說我沒有那麼不堪,我就覺得,很好⋯⋯」整場專訪裡,賴品妤都是越講越大聲,唯獨此時聲音漸弱。

幾乎所有女性政治人物出來,都會被戰外表戰年齡戰私生活,這次賴品妤,連可愛都有錯,「我不怕啊,就帶貓爪啊,喵喵。不太懂欸,你覺得這個很有用你很想勝選,你為什麼不用?你覺得你可以,你也來啊。」

你會,你來。

「也很多人說我靠外表,第一是我想我這個外表也還好吧,你覺得行、花五十萬去整也可以辦到。可是只有外表不會選上啊,要搏得選民信賴,如果只是看你的臉就選給你,你會不會太看不起現在的選民?」

她迷因上身:我就讚,我就正,可?

女立委男立委傻傻分不清楚

「如果我不是用自己的樣子選上,那選上也失去了意義。」

2016 年林昶佐選立委,他發表勝選感言時說:「我,林昶佐,就要進入立法院,亞洲第一個搖滾歌手,就要進入國會。我長髮,我刺青,我將進入立法院。」

選前,林昶佐一而再地被對手抨擊「頭髮比女人長,心理不正常」。

「當時他要選時,我有跟他講,欸我覺得你不會選上。他選上時我在心裡竊喜,想說真的假的啊⋯⋯我就開始反省是不是我的想法太保守?社會也許已經在改變了?為什麼當時我不覺得這一席會上?」

出生在政治家庭,賴品妤從小看的長輩都很有「一個樣子」:「我沒想過這樣的人真的會選上,如果沒有他的當選,我不會答應這一席。他讓我知道,就算我跟大家過去想像的政治人物不一樣,我還是有機會的。」

非典型政治人物成為顯學,其中與賴品妤最相近的是林昶佐。「當年他遇到跟我很像的困境,比如說,他一頭長髮。2016 年要選舉時我們有討論過他要不要剪頭髮,最後他決定不剪,他覺得就是要這樣子選下去,後來他也用這樣的姿態當選了。」

賴品妤

 

賴品妤

賴品妤

2020 賴品妤在打選戰時也堅持用本來的自己去選。「我的學經歷如果想要再裝得菁英一點的樣子,其實也不會太困難,但如果因此裝得不太是我、博取選民好感選上,這個意義就打折了,那不是終歸我還是要服膺於某個樣子?」

林昶佐的頭髮何止是頭髮,是他表演的一環,是他另一個身份象徵;賴品妤以貓掌拜票、cosplay 明日香站上台灣大凱旋,並非長輩眼中的標新立異,這「另一個身份」,啟示了台灣政治的未來,選民需要更真實、更接近常民的政治領袖。

今年 2 月 1 日,林昶佐賴品妤兩人頭髮一長一短進立委宣示就職,那彷彿也是一場政治行動。

日前,林昶佐剪去多年長髮,讓頭髮長度終於以抵抗、模糊界線的任務功成身退。

除了不要,請說要什麼

辣個女人辣品妤,從國會助理到國會立委,秉持一貫理念,再囉哩囉嗦一腳踹到外太空。如果沒有當年「真的很盧一直打電話早上起來就看到私訊狂刷的林昶佐」,她不會參與政治工作成為國會助理。

父親也為政治工作者,別人猜測是不是民進黨在下指導棋,但最一開始,賴品妤是無黨籍,父親沒有影響她進入政治:「反而讓我覺得政治真是個爛工作。」因為爸爸不回家嗎?「倒也不是,我沒有很 care 這件事呵呵呵,不管我最好!第一是我自己沒有想過要選舉,選舉好累喔,我從以前看就知道國會助理真的很操,老實說國會助理並不是特別高的 pay,但工作很重,常常加班到天昏地暗,我自己也做過嘛。」

她相信現在很多留在政治的幕僚無論黨籍都是用愛發電(❤)。加入林昶佐團隊後,賴品妤負責寫法案與質詢稿,「學到很多文書上與規則上的東西,也讓我當選立委之後減少很多陣痛。」

有了這樣的基本功,她上任幾個月後發現更多困難是「民代權責」的民眾溝通,許多人常問她為什麼這個要管、那個不管,實為並不清楚中央、代議士、地方之間的制衡與分工,「以前選民會覺得你不用跟我解釋太多,我的一切你要包山包海,要幫我攢好兮,這種想法其實是非常不民主的,以民主機制來講,我們每隔幾年定期選出代議士,這是監督的機制,不是投了這一票後四年都沒有你的事,就算政治人物貪污,也會覺得他有幫我喬事情就好⋯⋯」

可能注意到身旁的視線,她停了一下:「為什麼我助理臉很尷尬啊?你是不是怕我得罪誰????我沒有喔!」沒有的事,請自行對號入座。

對照二十年前台灣政治的運行,現在的政治人物受到更多監督,也正在轉型陣痛:「選民想知道立委到底在幹嘛,首先要釐清立委的工作界線,我也想做一個立委計劃,深入淺出地分享如何監督立委、怎麼做對推動法案有正面效應。」

賴品妤

賴品妤

賴品妤

這是賴品妤眼中的「政治精緻化」。這幾年好幾位「非典型政治人物」當選,但賴品妤認為選後選民的檢驗也不馬虎:「上了是一回事,你有沒有辦法延續耕耘下去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也有像韓導這種一下就炸掉的,韓導他⋯⋯哎他就那樣啦不說了啦⋯⋯」素每⋯⋯真香⋯⋯還是不說惹。

所謂政治精緻化,不是喊喊口號,更不是一味拒絕紅白帖,賴品妤也跑過紅白帖:

「你要去想怎麼用不同方式接觸選民,讓他們理解你、理解政治,現在的政治不可以只說不要什麼,更該進一步說要什麼、怎麼要。」

她舉例這波疫情台美關係的建立,因為台灣除了舊有的金援外交也嘗試更多檢驗外交的方式,民眾的政治意識進步,因此像〈台北法案〉的促成也是全民對外交的進一步成果。

更深入討論政治、找尋實際的解方,不再只是隨意 key 出一張潦草的成績單。比方她認為 「2018 年民進黨選舉海嘯是同婚所害」這個結論並不公平,過程中出現很多政治新態度:「當時中南部有些委員真的是滿慘的,有的委員宣傳車在跑:請投O號OOO,後面護家盟的宣傳車跟著播送:OOO讓你絕子絕孫。因此我有看見他們有些方法很不錯,像是找當地的婦產科醫生出來辦一場又一場的座談會,他們幫很多當地的媽媽婆婆接生過,讓這個婦產科醫生來掛保證說同婚沒有問題、不是通過就會絕子絕孫喔。」

「我要講的不是反同團體有多可惡,當然他們是真的滿可惡。我想說的是改變,立委或政治人物要怎樣真的介入民間的問題、解決他們的困惑。這也是我在調適的事。」

她笑說以前當幕僚,遇到阿雜的事翻個白眼關上電腦就算了,「現在不能這樣啊,民代就有義務溝通,溝通不是迎合,是要去解決問題,當妳在老闆的辦公室做幕僚,大家會不希望妳講太多,就會覺得說助理這樣講是不是老闆也這樣想?雖然說我那時候份際也沒有拿捏好啦⋯⋯」她看似稍微檢討自己,「欸沒有沒有,我沒有覺得我有錯,毫無悔意。」

原來,用「自己」下去選,是這個意思。

從少女革命到國會革命

賴品妤有另一個 cos 粉絲專頁「總一 Souichi Cosplay」,她熱愛二次元,也因此跟鄭運鵬委員成為忘年之交(?),帶著「完整身份」進入國會,不讓「立委」頭銜吞噬她的真實身份。

賴品妤成為第一個 coser 立委,她扮火野麗拍宣傳照、扮明日香站上造勢晚會。「cos 火野麗是因為我很喜歡她,長大後覺得她跟木星我都好喜歡,天王阿遙我也喜歡,還有⋯⋯」感覺會數到明天先制止她。「我覺得 cos 這個行動扣到我很核心的訴求,這場選戰我就是要不一樣,而且不是刻意的。」

「我就是讓大家看這就是我,我就是這樣子的人。我要去證明,會直接在選舉造勢場合 cosplay 的人也可以勝選。」

幼稚園賴品妤的動漫迷媽媽買了美戰錄影帶送她,至此被火野麗收編(第一眼覺得她好正喔),美戰也是她的性別啟蒙:「那時候看天王遙跟海王滿,阿遙在裡面平常穿男生制服,但她是女生,小時候看這些有點讓我模糊性別刻板印象(自帶地獄梗:是驗證護家盟?)。」

「有一幕很帥,有人問天王遙是男是女,她就回說這個問題有很重要嗎?讓很小的我知道重點不是性別或什麼,重點是妳喜歡不喜歡自己這個樣子。」

賴品妤也想推坑年輕學子進入《少女革命》:「我超級喜歡!很喜歡歐蒂娜,小時候被王子救了,但後來不像一般的故事,她先等了一陣,後來決定說——我自己也可以變成王子。」明日香則是小小年紀就有承擔的骨氣、好勝心強,口頭禪是「你白痴啊?」火野麗與明日香這樣的女子,果敢堅強、力量爆棚、直球對決。

賴品妤

賴品妤

賴品妤

賴品妤

四月質詢,賴品妤就《AKIRA》做案例鞭策文策院動畫產業政策、提出下一個台流願景,這篇貼文獲得無數同人圈選民轉發:「我本來就想過,如果成為委員這塊我是責無旁貸,選舉前那麼多同好支持我,這本來就是我關心的事、我所在的圈子、我就是在這裡面長大的。」

歡迎加入我大 Meme 主進步黨

身為 Meme 主進步黨黨工,除了追蹤台灣迷因、Nonsense Animal,賴品妤本人也是一個迷因生產器,她手機裡有一個相簿叫「梗圖」,迷因充滿:「最近中國泰國大戰我都有存起來。還有蝙蝠那個啊,好愛哦。」

另外還有一個祕密的迷因相簿為她本人創作,不可考,不具名,默默灑進了迷因之海,偷看一下,好幾個都是轟動一時的⋯⋯(原諒我不能說),青年們就這樣無形中被賴品妤的迷因圖增幅了。

隨著網路世代開始成為擁有投票權的公民,迷因黨工本來就用迷因生活,醒也迷因睡也迷因,除了當立委默默收起地獄梗,走到哪裡都要自帶梗圖:「好多還沒熱起來的時事,我迷因圖都做好了。」麥克風頭入選戰後,她不在 meme,就在被 meme 的路上:「反正我想說我以前也製造了別人那麼多迷因,現在我被製造我也是認了啦。」崩壞版《冰雪奇緣》、賴品妤天線寶包、香菜宣導⋯⋯,品妤欠的,品妤承擔。

網民熱愛與她互動,有時還能釣出財哥讓人愛恨嫉,迷因粉們也在線等各種廢文,廢度不純不看。除了台灣網民,也有五毛與自乾五,彼此文化有些不同,他們罵人會說:你爸爸種枇杷樹。

「我查一下原來是出自歸有光的《項脊軒志》,因為作者妻子死的那一年種了一顆枇杷樹,所以你爸爸種枇杷樹就是罵你媽死了的意思。」

「我想說,罵人要讓人懂,台灣人不知道好嗎???你加油好嗎?」

迷因世代的溝通如果不被理解真的很傷:「我那邊就有一個姓孫的五毛哥啊,每次就說要殺了我,這還好欸,之前還有一個姦殺哥,他說中國解放軍打過來第一個要姦殺我,我想說⋯⋯來啊,來啊!」

賴品妤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自從武漢肺炎以後,頻頻留言的姦殺哥不見了:「我 po 文說姦殺哥怎麼不見了?我好擔心他之類的。欸中國人跑來罵我說我怎麼沒有人道精神,我想說什麼跟什麼啊⋯⋯」是不是會錯意以為妳在酸姦殺哥?「對啊,我就是在酸,怎麼了嗎?你有種就去跟你的政府講人權,跟我講幹嘛。」

還以為她在可惜,原來是可憐哪。

賴品妤的磁場除了吸引各路牛鬼蛇神,也彷彿自帶奇妙電波,走到哪裡,人家都覺得她奇怪得很合理,特別是走進了政治場合,「偏偏我除了對五毛都很有禮貌,所以沒辦法討人厭,工作上遇到很多長輩,看到我會說:你們新世代,想法不一樣了,風格真的很不一樣,哎⋯⋯我就會說:要不要一起啊委員,呵呵。」活體迷因,攻佔立法院。

本席為什麼當年都沒有被你們關注 (^◔ᴥ◔^ฅ)

賴品妤今年 28 歲,從她身上略能察看這一代的不畏發聲,專訪中幾度說「討厭被管教」,她正好是國中解除髮禁的第一批,「我會回想,我們成長過程的種種規範真的跟著髮禁解除了嗎?在我進入國中時,學校還是會規範你的服儀,就算沒有髮禁,他們可以生出更多制度來管控你。我一直不懂這件事,外表也是一種表達的自由,那套服儀規範就是對你思想的箝制、對你身體的規訓。」

賴品妤

「有多少人在這個成長過程中是這樣被妥協掉了。」

以前女生進校園一定要穿裙子,如果不穿,學校需要同學開立診斷證明。「我想說我想穿個褲子拿什麼診斷證明?荒謬!」她太不服氣,穿了男同學的制服進去校園,教官記過,就這樣累計著警告小過:「之前我就想跟青年署說,你們說你關注高風險的學生,本席為什麼當年都沒有被你們關注⋯⋯(^◔ᴥ◔^ฅ)」

更小時,賴品妤曾經被老師帶頭霸凌。

「但他也沒有成功啦,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太好笑了吧,同學沒辦法討厭我,呵呵。他就是很刻板印象的某種老師,我以前很喜歡漫畫,他可能也覺得我是很靠北的學生。以前我零用錢都拿去買漫畫、借給同學。他就很討厭我,有一天我不在教室裡,他跟同學說不要靠近我,因為我都看《獵人》,《獵人》是暴力漫畫所以她有暴力傾向。」

獵人迷頓時震怒。「我想說,你不知道我們班上 1/4 都是獵人迷嗎,你在說什麼啊?後來是同學有跟我講。哪個同學跟我走比較近,他就會打給對方家長說你家小孩最近跟一個壞小孩走在一起,要他管管他的小孩,但我根本沒怎樣!!就只是愛看漫畫而已。」

十歲的賴品妤充滿憤怒與不解:「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其實也有可能是,我不是以前想像中很女孩子的那種同學。我真的覺得很女生很好,但我就不是,他可能因此不滿我⋯⋯啊我就喜歡看漫畫啊,我媽也喜歡看漫畫啊,我們全家都喜歡看漫畫,有什麼問題嗎???怎麼了嗎???」

你才看漫畫,你全家都看漫畫。問她有沒有覺得受傷?她說:「我就是憤怒,不會覺得受傷,因為我不喜歡他,受傷的前提是你要在意對方,但我根本不在意他。」

這點,賴品妤倒是很清楚。

「誰理他啊,除了記小過,我也想不到他到底可以對我怎樣。」反抗於是走向解放,這似乎是她青春期的等號,「我覺得沒有解放,因為我本來就沒有束縛。」

想到她聲音漸弱地說:「過去的教育體制真的是很糟蹋人⋯⋯如果有人因為我覺得我不孤單,或是說我沒有那麼不堪,我就覺得,很好⋯⋯」

直球對決本來冒著失控的風險。🎵那個雲,那個霧啊!🎵品妤已經燒燬。

賴品妤

賴品妤

賴品妤

 

#政治 #cosplay #賴品妤 #立委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封面統籌溫若涵
採訪李姿穎 Abby Lee
撰稿李姿穎 Abby Lee
攝影王晨熙 hellohenryboy
攝影助理郝御翔
髮妝Mike mike style
服裝協力DOUCHANGLEE
NOUR
特別感謝采昌(《鳴鳥不飛》海報提供)
責任編輯溫若涵

Coser・賴品妤:強悍的意義,從來就不是為了獲勝|封面故事 2020 輯三

《魔道祖師》的魏無羨、《閃靈二人組》的赤屍醫生、《鳴鳥不飛》的矢代、火野麗與馬斯坦古上校⋯⋯,賴品妤說:「我只出我愛的角色。」不難發現她愛的都是強者,但強悍的意 ...

18.05.2020

賴品妤 ฅ 防疫期間,努力洗頭 ฅ 首度被質詢,挑戰!|封面故事 2020 輯三

賴品妤委員慘遭質詢,竟爆出香菜除罪化法案進度⋯⋯

21.05.2020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