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要再怕別人的眼睛:同婚合法一年後,那那大師 ╳ 小賴賴晏駒 ╳ 阿卡貝拉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2.05.2020

去年 5 月 17 日,同婚專法「釋字 748 號解釋施行法」在立法院表決通過。越趨劇烈的雨勢沒有沖散人群,這場雨台灣同志運動已經淋三十年了——立法院外越來越多人,我們已經學會雨中為彼此撐傘,將小小的彩虹旗幟掛在胸前。在那裡,我們等待曙光,等待婚姻平權的落實。立法院內傳來好消息時,雨漸漸小,陽光照在每一張歡呼的臉上。那一刻,我們見證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

專法通過一年後,BIOS monthly 攝影企劃邀請那那大師小賴賴晏駒、同志情侶阿卡貝拉一同延續這份祝福,與他們聊當時的心情,聊性別平權、談婚姻的形狀。風雨會停,我們指認了彩虹,朝著更明亮的方向前行。

那那大師

那那大師

那那大師:沒想到,我們離平權那麼近

那那大師,最會飆高音的 YouTuber,鬼叫系兼變裝系系花。面對巨星,他華麗收服李玟、莫文蔚、周蕙、韋禮安(快去聽他的魔性笑聲)等等歌手;面對觀眾,他熱情樂觀的魅力帶給大家歡笑與勇氣。透過風格獨特的影音創作持續挑戰社會的傳統框架與眼光,幽默傳遞平權能量。

1. 同婚專法通過將滿一年,去年 517 當天你也有到立法院外,想請你和我們分享當時的心情。

當天我是抱著「一定要站出來」的心情去到立法院外的。雖然一個人好像很渺小,站在青島東路上顯得微不足道,但是我相信大家一起走到現場的力量,真的都支撐著當時在立法院內表決的委員們。那時候台上的人持續轉播立法院內的消息,隨著一條一條法案表決通過,現場的氣氛越來越 high,即便感覺得到後面的法案應該都會通過,我們還是願意站在大雨裡等待。每當台上宣佈法案通過,台下就有一陣歡呼,甚至有點像看球賽的感覺。當時真的非常開心,沒想到我們離平權那麼近。

2. 小時候的你是否想過台灣有這一天?在成長階段你在面對性傾向困惑時是否也收到過其他關鍵的鼓勵?

沒有。小時候絕對沒想過。從小我們受到的教育規範,就是男生長大了要和女生結婚,當我知道自己是同性戀的時候,我會開始強迫自己去喜歡偶像劇裡的女生。現在想起來覺得不可思議——我因為太害怕自己不正常,扭曲自己的人格去幻想喜歡異性。學生時期真的非常辛苦,我連最親近的朋友們都不敢出櫃,所以根本不會有人鼓勵我、也沒有地方求救。別人只會一直覺得我很奇怪。

真正願意公開自己的同志身份,反而是在當兵的時候。當時進入軍營,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世界,我可以甩開所有的包袱重新做自己。而當我展現出自己身為同志的一面,我發現根本沒有人會排斥,大家對待我沒有任何惡意。這也讓我更有勇氣去做自己,回到公司之後,同事們也都很友善,對於我的轉變非常支持。

那那大師

那那大師

3. 一年之後,你認為台灣在同志權益上有什麼可以更好的地方?

我希望最終能回歸到尊重所有人的存在。不只是性向上,任何膚色、種族、職業,都可以受到平等的尊重。

這個時代很棒的是可以透過網路影響力傳遞平權的觀念,我相信我們的下一代,會有更進步與普及的平等觀,但在那之前我們也不能急躁,需要耐心等待、持續散播正確的價值。

4. 從 2017 年釋憲、2018 年公投,到 2019 年專法通過一路走來,你對「婚姻」有著什麼樣的思考轉變?

2018 年公投沒過那時候我真的超生氣,覺得好無聊——人可以結婚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居然還被拿來投票實在很不合理。我不喜歡特別去提『同志』這個詞,因為我們都是一樣的,一直強調你我他,有時候會更加將差異區別出來,我認為在愛前面人人平等,自在地去愛、大方地愛,愛不分性別,異性的婚姻、同性的婚姻都值得被祝福。同樣地,同志在結婚之前也要冷靜思考過,這是很重要的大事,不能開玩笑。

5. 想請歌藝精湛的那那大師選一首歌送給即將結婚的同志朋友,並分享為什麼會想選這首歌?它乘載著什麼樣的祝福?

徐熙娣的〈愛不持久〉,愛~不可能持久~沒有啦開玩笑的!!其實這題我一直在思考,最後選了范曉萱的〈主人〉,歌詞其中一句叫做「持續的絕望就是炸藥」,不過這一句在另一個段落又叫做「有愛的擁抱就是解藥」。如果以感情關係的角度去解讀,我們因絕望而對另一半做出的舉動,會成為感情關係裡的炸藥;但是有愛的擁抱,就是解藥。這樣溫暖的力量非常重要。我們做出什麼事,都決定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希望每個人都能成為自己感情中的主人。

阿卡貝拉:我們跟媽媽,關係更加緊密了

阿卡貝拉,卡卡與貝拉,放閃無極限的女同志情侶,經常在 Instagram 與 YouTube 頻道上分享生活日常、討論性別議題。最近兩人拍攝了婚紗照,共同往承諾陪伴的婚姻生活邁進(服用前建議調低螢幕亮度,以免強光損及眼部)。

阿卡貝拉

阿卡貝拉

1. 同婚專法通過將滿一年,回想去年此刻,想請妳們和我們分享當時的心情。

貝拉:當時真的沒想到會通過。記得 2018 年公投之前,我們也不斷拉朋友幫忙連署,但家長有的反對、有的不願意去投票,最後看到結果時我們都非常沮喪。一年後專法通過,有一種打了一場勝仗的感覺,也意識到台灣真的是非常進步的。

卡卡:我們一直都是很做自己的人,以前也會覺得,法案沒通過沒關係,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到國外結婚。但是當法案真的通過了,發現我們也可以得到公開的認可跟保障,真的非常開心。終於可以在身份證的配偶欄上寫下另一半的名字,這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象徵。

2. 一年之後,妳們認為台灣在同志權益上有沒有可以更好的地方?

卡卡:在台灣,雖然還是會聽到一些粉絲在跟家長出櫃的時候受到傷害,還有被長輩打斷手、被限制行動的案例,但其實年輕人普遍來說都是很友善的。在台灣相對開放的風氣下,我們反而會期許異地戀的同志朋友,也能從海外來台灣登記結婚。我們有很多來自馬來西亞、新加坡、中國的粉絲,沒辦法在自己的國家自由地戀愛,卻又經常在來台灣見另一半的時候遭遇困難、被遣送出境,消耗非常多金錢跟心力。如果能保障這些族群的權益,相信可以讓更多同志朋友自由平等地相愛。

3. 成長的過程中,面臨性傾向的探索、出櫃的掙扎,有沒有接受過什麼關鍵的鼓勵?

貝拉:記得大學時我跟媽媽出櫃,自己講著講著就哭了。當下覺得,媽媽把我養大,就是希望我以後可以跟男生結婚、生小孩,而我讓她失望了。不過後來,有時候跟另一半吵架,她也常常安慰我、跟我聊感情方面的事。跟卡卡在一起之後,我覺得媽媽很喜歡卡卡,甚至還喜歡她大於喜歡我。過年的時候我們帶著她到處趴趴走,吃飯啊看電影啊,她愛去哪就去哪。其實就像一家人一樣。

阿卡貝拉

阿卡貝拉

阿卡貝拉

阿卡貝拉

4. 不久前兩人去體驗拍攝婚紗照,兩位怎麼看待「結婚」這件事?

卡卡:其實我們會希望未來每年都可以拍一次婚紗。對我們來說,這是一種很正式的紀錄,兩個人共同創造屬於我們的回憶。今年在台灣,未來希望可以到不同國家拍婚紗。因為我們分開化妝,一打開門就看到另一半從對面的樓梯走下來,那一刻真的會有一種「我們要結婚了」的感覺。

貝拉:婚姻是一個儀式、一道承諾,也是給對方的一份保障。透過婚姻,我們從單純的伴侶關係進化成為家人。

那是一種實質的約定,讓對方知道彼此想要以親人的方式共度一生,不再只是對方的另一半而已。

5. 卡卡與貝拉經常在各自的 Instagram 與兩人的 YouTube 頻道上高調放閃、分享日常,給予同志朋友更多力量與勇氣做自己,過程中有沒有收到過一些令妳們印象深刻的粉絲回饋?

卡卡:讓我們比較印象深刻的反而是一些異性戀朋友的回饋。當看到我們在社群網站、YouTube 上分享女同志的日常生活與互動,他們會對同志族群的樣貌、相處模式更加熟悉,不會再因為陌生而排斥。一個非同志的朋友就跟我們說,她本來對身邊一個出櫃的朋友有些反感,但在看了我們的影片之後,她變得非常支持這位朋友,很希望她能過得快樂。這些故事都讓我們覺得非常感人。

小賴:只要你們結婚,我一定會出席

小賴:賴晏駒,演藝人員,能歌善舞會主持,還是藏於民間的狼人殺高手。常在 YouTube 頻道「綜口味」上不忌葷腥回答種種感情疑難雜症。去年開始,陸續以音樂作品〈我們的愛沒有不同〉與〈下次我會把你抓緊〉為同志權益發聲。

賴晏駒

賴晏駒

1. 同婚專法通過將滿一年,回想去年此刻,想請你跟我們分享當時的心情。這個法案通過對你生活周遭的朋友是否有實際的影響?

2018 年底的那次公投,我在家看到結果之後哭了。對我而言,有沒有通過(編按:指同意以民法保障同性婚姻的票數高於反對票數)是其次,難過的主因是,票數的落差竟然這麼龐大,原來還有那麼多人是不接受同志族群的。也因此,隔年 2019 專法通過時,我更能感覺到台灣人民在觀念上的進步,感到非常開心。身邊許多同志朋友本來就很想結婚,現在終於不需要特別飛到國外,反而會有國外的同志朋友想要飛來台灣結婚。這讓身為台灣人的我感到很驕傲。

2. 一年之後,你認為台灣在同志權益上是否有可以更好的地方?

其實現階段的台灣已經很進步了。如果要奢求的話,我還是希望保守人士可以放下對同志的成見;最重要的是不要傷害別人、不要限制別人的權利。我不介意他們排斥同志,還是希望大家都能彼此尊重。

我們的父母其實也很辛苦。現代資訊太發達,大家可以勇敢說出自己喜歡的對象。但他們身處在一個傳統跟現代的跨界,必須翻轉自己成長時從上一輩接收的觀念。我不會一直鼓勵同志朋友跟爸媽坦承自己的性向,因為那會完全打破父母過去接受的價值,這對他們而言是很衝擊的。

小賴賴晏駒

3. 專法通過後,有沒有任何身邊的同志友人去登記結婚?能不能分享一些讓你印象深刻的同志婚姻故事?又或者,有沒有並不打算結婚的同志伴侶?他們是如何看待婚姻這件事情的?

最有名的就是小銘小玄,他們在一起十幾年了,本來要到國外結婚,現在可以留在台灣,邀請家人跟朋友見證這一切。我看了覺得很感動。我跟身邊朋友講說,只要你們結婚,我就會出席,絕對會出席,我很開心看到每個人結婚。「婚禮」的儀式對我來說是很有意義的,過去還不能結婚的時候,我覺得同志對感情的定義可能會比較模糊,比較不敢考慮長久。現在大家終於可以對長期的陪伴關係,有一個更明確的想像。

4. 從〈我們的愛沒有不同〉到〈下次我會把你抓緊〉,小賴持續以自己的音樂創作陪伴見證相愛平權的推動。尤其後者的 MV 改編自真人真事,當初為什麼會聽到這個故事呢?想請你分享一下這首歌製作產出的過程。

最早聽到〈下次我會把你抓緊〉,很快就被副歌打動,決定收下這首歌。其實在製作上,它不一定要是一首定位在同志愛情的歌曲,受眾也可以更廣。但當時 MV 導演也對我說,我可以做出不一樣的東西。剛好 2018 年底公投的時候,有同志因為不理想的結果而選擇輕生,我們就記錄了這個事件。我對自己有個期許,希望自己可以一年為同志做一首歌。不一定都要是悲傷的歌,未來也可以有甜蜜、快樂的版本。但我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力量,唱出同志的心情。

5. 小賴經常在 YouTube 頻道上的開房間單元擔任犀利的感情顧問,能不能請你送一句話「犀利的話」給即將結婚的同志朋友們?

我想對他們說,勇敢去愛⋯⋯(忍不住哽咽)好煩喔現在是在錄小燕之夜是不是!?沒有啦,但是真的不要害怕別人的眼光,希望大家都能勇敢去愛。

同婚

#釋字 748 號解釋施行法 #同婚專法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專題統籌王晨熙 hellohenryboy
採訪馬揚異
撰稿馬揚異
攝影王晨熙 hellohenryboy
助理郝御翔
化妝Mike mike style
髮型Sanki Wang
造型__leaway__
責任編輯王晨熙 hellohenryboy、李姿穎 Abby Lee
服裝協力Plain-m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