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吸血鬼時期的 Robert Pattinson:《失速夜狂奔》到《天能》,他的偏執與亂髮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30.06.2020

《天能》演完,Robert Pattinson 坦承,有時候拍一拍還會問身邊的 John David Washington 知道他們在拍什麼嗎?

第一次和 Nolan 見面,Pattinson 甚至不知道這場會面和新電影有關。他們談了三小時,談到 Pattinson 血糖過低快昏倒,和大導演要了顆巧克力。Nolan 隨即結束了這場對話。那時,他還以為自己失去了這個演出的機會。接著被關在房間裡讀本,又是一次困惑,「我被劇本的原創性給驚豔。然後,就想說⋯⋯這他X的要怎麼拍成電影?某些場景的基礎原則複雜到難以理解,感覺根本不可能拍出來。」

robert pattinson 天能 Tenet 諾蘭 Christopher nolan

但總之他矇著眼前進了。十幾年來,Robert Pattinson 的演員路從梳妝完整、撲粉打光的偶像明星走到獨立電影,再次回歸大片,似乎什麼地方都去過了。如今他笑容依舊,不過,更常以一頭亂髮現身,不談自己得到了什麼,更常談困惑。

2020 年對迷戀 Robert Pattinson、或曾經因《暮光之城》恨他入骨的人來說,都是不可思議的一年。除了《天能》,他成為新一代蝙蝠俠。轉眼間,站在哈利波特旁高大閃爍的西追已是十五年前的事,吸血鬼愛德華與貝拉的愛情史詩也在 2012 年完結。總共五集的《暮光之城》為 Robert Pattinson 收獲世界級的財富與名氣,也同時讓他成為性感尤物、以及許多劇評不願多看一眼的演員。數年來,連同《記得我》,他在金酸莓獎被提名三項最差男主角、一項最差男配角,並與 Kristen Stewart 三次受提名最差銀幕情侶,以及兩次最差整體演員。

被極度喜愛又極度嫌惡,Pattinson 善於自嘲那四年的吸血鬼人生:

「其實我的演技綜合一句來說就是:戴著隱形眼鏡好像很不舒服?」
「表情基本上就是輕度便秘加上抽大麻有點嗨的感覺(笑)」

robert pattinson 天能 Tenet 諾蘭 Christopher nolan

即便到現在,他時常覺得自己不會演戲,自認平凡,輕易不堪:「如果我發現對戲的演員已經知道我要怎麼演,或我無法讓他們感到驚喜,那一秒我就覺得自己很蠢。」

他心中的厲害演員,是像 Willem Dafoe、Joaquin Phoenix、Bruce Willis 這樣的人。有關表演,Pattinson 永遠樂於承認無知,甚至昭告天下,「拍每一部電影,我都在拍攝第一天感覺到一股衝動:我要和導演說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可能在一個大團隊裡,大家不會認真接收到這個訊息,但我不覺得自己哪天有辦法說,『喔我是個專業演員,我可以用所有你要的方法來表演。』」

專業演員是什麼?在回答之前,Pattinson 選擇先死一回,「我會因為覺得自己做不到而去演一部電影。你只能祈禱自己不會淹死。當你發現自己沒淹死,或許就知道怎麼游泳了。」

看來他沒淹死。看過《失速夜狂奔》(Good Time)的觀眾,不可能忘記 Robert Pattinson 交出的驚人演出。這齣 2017 年入圍坎城主競賽的電影由 Safdie 兄弟執導,在霓虹街頭與 OPN 實驗音樂的躁動與閃爍裡,Pattinson 所飾演的搶匪 Connie 為救有智能障礙、剛入獄的弟弟無所不用其極,爛事做盡,只求一人平安。

奔馳在夜色,見人騙人,見佛殺佛,他幾近瘋狂的眼神底,沉澱著一股求生不得的困獸絕望。那是我們不曾仔細看過的 Pattinson。

robert pattinson 天能 Tenet 諾蘭 Christopher nolan

《失速夜狂奔》
 

robert pattinson 天能 Tenet 諾蘭 Christopher nolan

《失速夜狂奔》

他自認性格普通、低調到有點無聊,因此更被失控時的崩解吸引,「我喜歡做出無法理解的決定的角色們。看一個人做出糟糕的決定,是很迷人的過程,其中有混亂,也有幽默。」

2019 年的《燈塔》(The Lighthouse),Pattinson 與他崇拜的 Willem Dafoe 對戲。黑白電影拉到一座荒島,兩位守塔人在孤獨中坐困四週。Pattinson 的角色違背前輩指示,殺了一隻獨眼海鷗後,宇宙降下連番厄運,狂暴風雨裡兩人亦醉亦醒,時而對峙時而交心,像是在夢境裡與彼此搏鬥。

電影在坎城導演雙週單元引爆口碑,許多人感到不可思議,劣地環境裡磨鍊出超越自我極限的 Pattinson,那是真正放開所有,才可能直穿銀幕騷動人心的爆裂。導演 Robert Eggers 看見他隱藏在自認不堪裡的不安,「你可以從 Rob 的日常裡感覺到他性格裡的多疑、偏執,我覺得這是 Safdie 兄弟與他合作《失速夜狂奔》的原因,也讓他很適合《燈塔》⋯⋯那種偏執,是他最特別的地方。」

robert pattinson 天能 Tenet 諾蘭 Christopher nolan

《燈塔》(The Lighthouse)
 

robert pattinson 天能 Tenet 諾蘭 Christopher nolan


《燈塔》(The Lighthouse)

最終,被仰慕著的 Dafoe 如此形容這個總是自稱無知的演員:Pattinson 是一個戰士。

仔細看後《暮光之城》時期,Robert Pattinson 其實已經拓荒更多未知異世界。他與異色電影大師 David Cronenberg(大衛柯能堡)合作《寂寞星圖》(Maps to the Stars)、在總是前衛的 Werner Herzog(韋納荷索)電影裡現身。拍完《失速夜狂奔》後,他甚至自編自導一支短片〈Fear and Shame〉,描述他有多想衝上紐約街頭吃一根熱狗,卻很怕被媒體粉絲堵。影片有種小題大作的迷人焦慮:

這也像是 Pattinson 對自己十餘年來星途的回望,用戲謔的態度對待種種。談及名氣,他說,「這是最無聊的一件事。沒什麼好說的,真的。你用一秒鐘想像下有關『名聲』的所有事情。就是那樣!人們認得你的臉,就這樣。」

拋開所有,也漸漸更脫離眾人的評價系統,Pattinson 用一次又一次的選角與表演來打擊自己,藉此更接近心中的自己。他說,「要批評的話,不會有人比我對自己更嚴厲。現在,我根本不擔心其他人在講什麼。」

或許在自卑與自嘲之下,隱藏著 Pattinson 一顆嚴厲的心。這樣的人,才能在狂風暴雨中學會游泳。也讓他在《天能》裡,可以留下那抹令人傷感的笑容。

#Christopher Nolan #Robert Pattinson #天能 #失速夜狂奔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溫若涵
圖片來源IMDb、華納(《天能》劇照)
責任編輯蕭詒徽

BIOS 選片|解謎並非唯一《天能》:逆行的恐慌與快感

無法消化逆行世界的恐慌感,會加深對劇情推理的困難。有影評指稱《天能》造成前所未有的混亂,這也是真的,但在感受性上,《天能》確實創造了前無古人的成就。我並不認同要 ...

27.08.2020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