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S 選樂|《勝利一族》:對溫拿們大喊「我沒辦法像你那樣」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5.09.2020

若非小白兔唱片行進到貨,我沒有機會接觸到這張勝利一族唯一的實體專輯。2015 年,勝利一族由劉暐(同時也是樂團傷心欲絕的吉他手)、馬摳(向量單車、閃閃閃閃、傷心欲絕都可見她的身影)、洪申豪(一隅之秋、透明雜誌)組成;而專輯中的編制,則為劉暐、馬摳與曾立 (目前也是另一組樂團熱寫生的主唱兼吉他)。由吉他、貝斯、鼓三件式編制,加上三位團員皆身兼主唱的輪番嘶吼,這張短短五首歌、十分鐘不到的專輯有著讓人印象深刻的情緒性力道,但又能同時表現出面對世道的幽默感,保存著渾然的老少年魂。

後期在傷心欲絕中較少提供詞作的劉暐,在《勝利一族》中的五首歌詞都是他的創作。主題圍繞挫敗——而那份挫敗多是因與周遭他人相比較而來。然最可貴的即是這樣毫無保留的誠實:

又一個朋友入圍了金曲獎
入圍了金曲獎他容光煥發
金曲獎對我來說意義不大
但是要我不嫉妒我沒有辦法

—— 〈26th GMA BLUE〉

加班到九點半
我去健身房運動
他們都很壯
我不想變成超人
但是看起來很弱
所以我又跑到公園喝酒

—— 〈我討厭自拍〉

絕大多數人都曾因他人的成功而感到失敗,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將這樣的心情以不加包裝的形式展現。在相互恭喜、讚賞與奮發努力等等正能量迴響之間,少被言說的放棄、恨、無能為力,在《勝利一族》中表露無遺。恰如專輯封面上的小小英文名稱那樣乾脆:for winners。

勝利一族,劉暐,馬摳,曾立,洪申豪

對著溫拿吶喊、但也不是為了藉由言語精神勝利,僅只是老實地說「我沒有辦法像你那樣」。音樂裡的龐克聲響雖是激烈,內裡卻有自貶與誠懇交織。

專輯製作幾乎由團員包辦,讓人會心的是 CD 上由馬摳繪製的插畫:一張閉著雙眼面恐,嘴角微微帶笑,打開專輯盒蓋,在由曾立設計的雜亂粉紅線條、狂放的歌詞字跡旁那安寧的笑顯得衝突,卻又彷彿是挫敗人生被期待的、(卻可能不存在的)救贖形象。

勝利一族,劉暐,馬摳,曾立,洪申豪

由劉暐所提供的專輯封面照片,成人面孔被乾脆地截斷,兩位小孩一位面無表情不看鏡頭,一位直視的雙眼卻又被專輯名稱標準字遮蓋,整張照片滿佈被人刻意加上的刮痕。既是荒謬,也帶出等在前方成人世界恐怖、無情的凝視。

音樂中,如〈我討厭自拍〉中有著劉暐經典的、帶有台式民俗風的吉他 riff,但在〈瀟灑歌〉中卻也有青春賀爾蒙洋溢的乾脆刷弦與直白和聲。在都相當精彩的五首歌曲中特別推薦的,是第三首歌〈猶太人〉,玩轉刻板印象(對猶太人善於致富的想像)與,將失敗與幽默融匯得最為詩意:

星期一的早晨坐在辦公桌前思考著有關永生的問題以及自己為什麼不受歡迎及上次打架摔到頭現在智商很低上天把這些美女孩放在我面前卻讓我一個都吃不到上天把這個機會擺在我面前卻讓我每一個都放棄掉我想要變成猶太人

職場上的眉角很複雜但每一個人都弄得懂哪一次錯的不是我哪一次不是我辭職道歉無法與那些女強人們鬥無法與那些 Money Money Money Talk 要裝可憐臉皮很厚會不會變成感性與金錢的奴隸我想要變成猶太人

—— 〈猶太人〉

聆聽這張專輯,會為它的誠實而疼痛。然而,勝利一族也已許久沒有活動,僅能從音樂中再次召喚他們。不知該莞爾或感動,就在五年後的第三十一屆金曲獎,傷心欲絕也入圍了最佳樂團。這一件讓許多樂迷十分開心的事,希望同樣的快樂也傳達到樂手們的心中。儘管歌詞原意可能帶點嘲諷,但在此以〈26th GMA BLUE 〉最後兩句歌詞獻給勝利一族,以其正面的意涵:

金曲獎 他得了金曲獎 我祝福他
金曲獎 他得了金曲獎 我祝福他
 

#音樂 #金曲獎 #洪申豪 #傷心欲絕 #透明雜誌 #勝利一族 #劉暐 #馬摳 #曾立 #閃閃閃閃 #一隅之秋 #向量單車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蕭詒徽
攝影郝御翔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