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無用發明少女藤原麻里菜:我討厭那個不會假笑的自己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0.11.2020

生活既可恥又無用,需要一些提振精神的小道具——必須對抗隔壁吵鬧的鄰居?吃義大利麵捲麵時遭遇困難?日本發明家藤原麻里菜的發明雖不能完勝生活,卻可以拯救人類貧瘠的心靈。崩壞自拍取悅自己(假裝可愛心累)、走路自帶紅毯(刷存在感需恥度)、線上會議緊急下線按鈕(今天也不想上班)⋯⋯,無用最高,現實登出中。

文化部所舉辦的科技藝術實驗創新及輔導推動計畫邀請了無用發明少女藤原麻里菜來台展出,以下為 BIOS monthly 與無用發明少女藤原麻里菜的訪問——

BIOS monthly(以下簡稱 BIOS):您什麼時候對「發明」感到有興趣?有受過前輩啟蒙、或日常生活裡有所觀察嗎?

藤原麻里菜(以下簡稱藤):開始無用發明的時候,其實沒怎麼意識到「發明」這件事。而是在做的過程中,慢慢變成發明這樣的形式的。不過,我從以前就很喜歡在百元商店或超市賣的「可能有點方便(但不知道用起來怎麼樣)的發明」,我的無用發明就是從這樣的地方出發的。

BIOS:您的發明曾被認為是無意義、不切實際、未成熟的,您喜愛您作品的這些特質嗎?對你來說這些特質為何好玩有趣?

藤:我平常思考的都是一些沒有結論、無意義而且不現實又不成熟的事情。不過,就是這樣沒有用的事情讓我的人生多采多姿。動手將那些難以言語的、焦躁不安的、「無用的」情緒轉化為有形的東西,這件事對我來說是相當有趣的。

BIOS:您常做一些自得其樂、自己也可以玩得很開心的發明,比如隨時都可以走紅毯、喝紅酒時灑出花瓣,您熱愛製造獨處發明物,這跟您從小的成長經驗有關嗎?小時候您都如何遊戲?

藤:我從小就喜歡一個人玩。不過,與其說是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玩的,應該說是在學校跟很多人聊天相處之後,喜歡偷偷地把那個時候的感情自己一個人畫成畫、彈樂器或是以各種形式表現出來。

IMAGE

IMAGE

IMAGE

BIOS:您的發明中有系列有種「逃避的特質」,比如:毀壞自己所有打好的文件的手指遮住遊戲機黑屏幕裡雙下巴的自己,您覺得這種「毀滅的衝動」來自何處?

:「全部毀掉好好玩」這樣的想法是出發點之一。從機器好好地保護著人類這件事出發,譬如說以「按了 Enter 鍵,Delete 鍵就會被按下去的機器」來說,像是一邊小心保存一邊書寫的文章,我覺得如果機器來把它毀於一旦的話,應該很有趣吧!就是一邊這樣想一邊做出來的。人類被機器玩弄惡整,有點笨笨傻傻的感覺很有趣。我想要做像這樣的機器。

懶人卷麵器。

線上會議 loading 機。

雙下巴自拍器。

氣氛維持器。

BIOS:您的發明中特別有些是與「表情有關」的,例如:自製微笑機器崩壞自拍棒,您對現代人常出現的「表情與情緒」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藤:我也是現代人,所以也會有「想要拍可愛的照片」,或是「一定要保持笑容,不然會被大家討厭」等等的煩惱。我在影片裡雖然都是一張「厭世臉」(←這是我最近新學到的中文笑)[註],但其實我相當討厭無法對長輩講冷笑話跟假笑的自己。想要變得更圓融一些⋯⋯一邊面對像這樣的自己的身為人的弱點,一邊製作各種機器,慢慢地跟自己和解。

雖然我不太會把感情表現在臉上,但是會表現在機器上。因此,我覺得每個人理所當然的都會為自己的表情或是情感的表現感到煩惱,不需要勉強自己變堅強,而是希望大家可以用自我表現的方法把情感好好地宣洩出去。

註|厭世臉:藤原麻里菜在科技藝術實驗創新及輔導推動計畫舉辦的工作坊的 Q&A 時間被問到「從什麼時候開始厭世臉」的時候學到的新單字。

IMAGE

IMAGE

BIOS:您發明過為懶人特製的:做一下仰臥起坐就可以吃到洋芋片自動捲麵器,您做過最懶的行為是什麼?您是否也想宣揚這種比較廢的、懶的生活精神?有沒有懶到自己都覺得誇張的時候?

藤:雖然太過偷懶是不太好,但我認為肯認懶惰的自己這樣的想法也是必要的。

一個月可能有 3 天左右會發生,明明有不得不做的工作,但連續睡好睡滿 10 小時、一直看 Netflix 等等這樣的情況。小時候,覺得去學校好麻煩,所以每天都遲到,有時候還會裝病請假或早退。而休息的時間也不是去做什麼有意義的事情,只是翻翻漫畫、看看電影度過。可是,我覺得就是在那樣的時候遇到的作品,成就了現在的自己。

還有就是突然什麼都不想做,一個禮拜或好幾天在台北一個人什麼都不做,就只是在飯店睡覺或是到附近的小吃攤買珍珠奶茶跟大腸包小腸到公園吃,那時候應該是最偷懶的時候(笑)。那個時候其實來了超多工作上的催促 e-mail,但我全部無視。真的是很糟糕吧⋯⋯那個時候,說真的,雖然是完全不事生產的時間,但在很忙碌的時候只要突然想起那個時候在公園感覺到的和煦的風,就會讓我的心得到很多很多的安慰。所以,那是看起來無用但其實很有用的時間。讓整個人打起精神,偷懶最棒了!

就像這樣,突然什麼都不想做的時候,去肯認拖拖拉拉什麼都不想做的自己我覺得真的很重要。

BIOS:您的發明常常有「觀念上的啟示」,比如:「⼈⽣喚醒機」勵志人要勤奮工作、不然會沒有收入;「分手快樂燈」有慶祝別人的分手、點亮自己的意味。在您發明的創作裡,通常如何觀察這些發明物的趣味啟示?也想請您分享三款您最得意的發明物,它們各自帶有的「無用但趣味點」為何?

藤:感覺到壓力的時候,從「如果有這樣的東西就好了」的想像發展出點子進行創作。不過,與其說是直接地排除壓力,不如說是在自己內心畫下句點的東西比較多。做出讓自己振作精神的機器,或是讓憤怒或嫉妒咻~一下地消失的機器。

1:線上會議緊急脫出按鈕,趣味點在其構造很手動。

2:放在辦公桌上會比出中指的觀賞植物,趣味點在,被公司發現的話會被開除。

3:不斷走紅毯的機器,趣味點在穿上去會很羞恥。

IMAGE

IMAGE

BIOS:今年因為疫情宅在家裡的時間是否更多?您在家裡通常如何度過呢?您也有製作一些給「疫情裡長期待在家的人」的發明:視訊會議跑出貓尾巴、視訊假裝電腦當機、點電梯的手指、幫助人臉辨識的口罩、吃飯感應口罩,這些發明的構想為何?

藤:我在家裡常構思無用發明的點子,或是學語言。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在這段時間好像慢慢地從懶惰鬼變成認真的人了。不過,也是有一整個禮拜都在玩動物森友會的時候⋯⋯

透過這次的疫情,我覺得我們果然是背負著很多的壓力與感情,但同時這些也是創作新的東西的契機。我的無用發明很多都是從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問題開始發想的,因此創作出這樣的作品。

BIOS:為了對抗生活中討厭的瞬間,你發明了:對抗很吵的鄰居的機器一盆花開出中指,當時這些發明物的構想是什麼?您認為這些發明是否有助於您度過那些討人厭的瞬間呢?

藤:因為我個性不好,沒有辦法寬以待人,所以常常累積很多挫折。不過,因為去面對正視這樣的自己,而想出很多創作的點子。您提到的兩件作品也是這樣。對於讓人生氣的上司或是吵死人的鄰居,雖然覺得不能原諒,但我又不是能夠直接向對方抱怨抗議那種很強勢的人⋯⋯甚至有時候會想,對那種人感到不滿,搞不好原因出在我自己身上?

這種時候,進行創作再把作品拍成影片,提供歡樂給觀眾,透過這樣的方式,不管是受上司的氣或是鄰居在三更半夜很吵這些事都感覺有趣了起來。這樣一來在自己的心裡可以原諒別人,人生也因此輕鬆起來了。

發明物本身其實沒什麼功用,但是透過做這件事讓心情轉變,從結果來看還是解決了問題。

BIOS:「無用」對您來說是怎樣的形容詞?這些「無用的發明」的誕生帶來許多歡樂與話題,這些發明為您的生活帶來什麼呢?

藤:在我持續進行無用發明的過程中,變成了我的自我認同。是我的人生中很重要的東西。一直不是很確定「自己」的存在,但因為無用發明的關係好像稍微抓到了一點。我覺得這是因為我把發自內心的情感轉換成發明物的關係。

其實,雖然說秉持著「隨時收山也 OK」的原則在做無用發明,但一轉眼也做了 7 年了。即使現在突然對無用發明膩了、不做了,透過無用發明而發現的「自己」仍然是我珍貴的財產。

IMAGE

IMAGE

#發明 #藤原麻里菜 #厭世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李姿穎 Abby Lee
翻譯洪毓謙
攝影YASU
視覺統籌潘怡帆 Crystal Pan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