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被歌詞催眠的人生啊 EP4|寂寞,是我自己的瑕疵

作者法蘭
日期26.11.2020

夢。

我們的世界遭受著不明生物的侵襲,死亡漫山遍野,人們都在逃難。

我與朋友們逃到一水泥色大建築物裡,和一些陌生人群聚,排列著、擦肩著、交換著低語,靜悄悄地過日子。時光推移,人們接連死去,最後只剩下我,孤零零地在這棟建築物裡。

我常常孤獨得失去心神,整日只是躺著盯著天花板,或是盯著遠方窗口的一小片日光,看日光斜射進來的那塊平行四邊形柱體,光亮得不可靠近、令人想哭,柱體裡頭緩緩游移的小塵埃,像是一顆顆的星體,是我不能叨擾的小宇宙;心想什麼時候會輪到我喪命呢?其實什麼時候都可以的,因為我早就失去了求生的意志,太孤獨了,孤獨原來那麼可怕。

也不知道日子已經過到哪裡,終於救援隊發現了我。他們卻開始質疑我為什麼獨活著,彷彿我吃掉了其他人的生命般。

我百口莫辯,只能神志不清地反覆又反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怎麼日子過著過著就只剩下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唉,也許我吃了他們,也說不定。

法蘭,被歌詞催眠的人生啊

這雖只是個夢,可是夢裡的孤獨感,在現實生活中卻時常相伴左右。

可能是工作性質的關係,沒有出外上班、沒有同事打鬧打趣;可能是年紀的關係,朋友們都各自有了家庭生活與越來越繁重的事業地位,人生重心與生活圈自然各自轉移;也可能是生性孤僻內向,不擅長延續人際關係、處理人情世故。巨大的孤獨感時時籠罩著我,一整天沒開口說話是常有的事。

我也時常像夢裡一樣,躺在地板上盯著天花板,讓寫到一半的曲子困住(或是寫到一半的稿子,哎呀,就像現在),覺得世界好安靜,簡直太安靜,內心的孤獨感才他媽的那麼敢喧譁。於是我的歌單裡,有好多好多夢境一般不真實、離群索居、冷清自溺的歌曲。

晝夜交替,是逢魔之時。聽信了傳說,每到黃昏時刻,因為寂寞,喜歡趕著跑出去看夕陽晚霞,徘徘徊徊,想些出世、非人的事物。
 

It’s not your fault
不是你的過錯
It’s my own fault
是我自己的故障
I’m not human at all
其實我不是人類
I have no heart
我沒有心臟

 

丹麥樂隊 Sleep Party People(夢遊派對人),一首〈I’m Not Human at All〉雖然只有這幾句歌詞反覆再反覆,音樂本身卻講完了所有的耽溺,充滿魔性。那是屬於一個人的冰涼的躁。而我那麼寂寞,也不是任何人的錯失,是我自己的瑕疵。即使一時半刻與什麼人親近相依,內心仍有不知如何驅趕的孤獨感。It’s all my fault. 是我單方面的故障。

英國天團 Radiohead(電台司令)〈How to Disappear Completely〉是我更沉下去的選擇,鬼魅般的囈語,我不在這裡也不在那裡地,消失了。
 

Strobe lights and blown speakers
閃爍的燈火、精疲力竭的說話的人
Fireworks and hurricanes
煙花、颶風
I'm not here
我不在這裡

This isn't happening
這些都沒有發生
I'm not here
我不在這裡
I'm not here
我不在這裡

 


把一切當下都像夢境一樣飛掠而過,是寂寞的浪漫,浪漫的寂寞。電台司令的歌詞常常像詩一樣地,詞彙錯落地各自佇立,很難口語地翻譯出來,留給人兀自體會領悟,各自解釋。喜歡這種自由的不確定感,留了白,就讓給閱聽的人很大的空間,去與自身狀態、人生經驗做碰撞,得到屬於自己的詮釋,沒有標準答案。對我而言,這首歌是一種腦內的旅行,像靈魂出竅的練習。

突然想到很久以前看過一部電影《開膛手》(From Hell),電影結尾,強尼戴普為了保護他心愛的女人不遭追殺,於是把最後的線索(就是他自己)也消滅殆盡,服用過量的毒品結束生命。瀕死之時,他看見了遙遠的美麗海濱、他心愛的女人的臉,肉體去不到的地方,意志去了。大概就是這種靈魂出竅、脫離肉體的感覺,I’m not here.

挪威電子樂隊 Röyksopp 有首歌曲〈Here She Comes Again〉,直白、口語地把脆弱唱出來,用第三方的角度。「你看,她又來了,又不知道在憂鬱什麼了!」聽這首歌的時候,我腦海裡就會出現這句話,像在旁觀地諷刺、嘲笑自己,還好有這首歌,能讓另一個我跑出來,旁觀戲謔地調侃自己,把那個愛哭鬼從莫名憂鬱中拉出來,拯救了每個我。
 

Who can stop the rain
誰能夠阻止雨
Pouring down inside
在內心裡滂薄傾瀉的雨
Who can keep her sane
誰能讓她保持理智
Give her peace of mind
給她內心的平靜

Here she comes again
她又來了
Covered up in black
讓黑色覆蓋全身
Such a pretty face
那麼美麗的臉
Such sorrow in her eyes
眼睛裡卻佈滿哀傷

Do you wanna know
你想不想知道
What's killing her inside
是什麼在體內漸漸殺死她
Do you dare to walk
你敢不敢漫步在
The alleys of her mind
她心智的巷弄裡

 

因為沒有人敢、或願意,陪你走進你內心中的晦暗曲折,於是寂寞到了頭,我們就分裂成好幾個自己,自己笑自己,自己救自己。

「分裂成好幾個自己」,乍聽好像一個恐怖的傳說啊!不過,私以為自給自足的人,對世界才沒有殺傷力呢!

法蘭,被歌詞催眠的人生啊
法蘭,被歌詞催眠的人生啊

法蘭,被歌詞催眠的人生啊

 

【被歌詞催眠的人生啊】
把心神都放鬆的時候,就會聽見身體在講話了。喜歡被歌詞催眠,儘管一副腦波好弱的樣子,可是那麼浪漫,還是可以啦!不浪漫,毋寧死。

【法蘭】
在法蘭黛樂團(Frandé)擔任法蘭。詞曲創作者/音樂工作者。是一個到處賣藝的人。

#音樂 #法蘭 #Sleep Party People #Radiohead #Röyksopp #被歌詞催眠的人生啊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法蘭
攝影洪以樺 Chair Hong
設計郝御翔
服裝協力tan tan studio
林果良品 ORINGO
責任編輯蕭詒徽

法蘭・被歌詞催眠的人生啊 EP1|Hey, stranger. 等等我

經歷了整個青春的驚險與躁動,淋過了無數場的大雨,等了一些後來才明白永遠等不到的人事物,也抽象或具體地告別了無數次,不斷重新設定自己的位置與要去往的方向(還常常矯 ...

27.08.2020

法蘭・被歌詞催眠的人生啊 EP2|哎,那該死的愛情

從年少懵懵懂懂地,漸漸吃出滋味,一路發生的狂喜、嫉妒、迷惑、撕裂崩潰、或者心如止水,每個人一定都經歷過(或正在經歷)。開始的時候總是太美好,像誤食了興奮劑,以為 ...

30.09.2020

法蘭・被歌詞催眠的人生啊 EP3|不特別等什麼,也什麼都等

樂團猛虎巧克力的〈止水之湖〉就是一種「等待」,我的好友鄭宜農寫的歌詞,2015 年發行。太喜歡這首歌了,這幾年陸陸續續在網路平台上也分享過不下五次。夜晚寂寞的時 ...

29.10.2020

法蘭・被歌詞催眠的人生啊 EP5|我是喝了酒的歌

我們面對面,都有些錯愕,彼此閃躲眼神。你裝傻著不明白誰呼喚你來,我裝傻著彷彿此事與我無關。酒意正濃,面紅耳赤,還好沒有人在意。這個鈴有個名字,叫作「欲望」,後來 ...

23.12.2020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