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水與攝影大哥 EP1|和 Vivian Maier 的自拍一起自拍 feat. 李品誼

作者汪正翔
日期08.12.2020

模特|李品誼
攝影|汪正翔
展覽|V. M. 薇薇安.邁爾攝影展 Vivian Maier,Street Photographer(異角藝術)

IMAGE

00. 計畫緣起

很多藝術家看到網美在展場拍照都會皺眉頭,因為覺得網美只想要拍美照,沒有認真看藝術。但是我想起了我的工作。我是一個攝影師,經常拍攝展場。當我拍攝的時候,表面上我的任務就是呈現藝術品的「真實」——至少我跟藝術家都這樣說。可是實際上,我在做的事情更像是發揮自我的美學,使藝術品轉換成另一種好看的影像。譬如我會觀察哪些角度與光線在照片之中是好看,即使這些角度跟光線跟作品有時候沒有直接的關係,甚至不是出於藝術家自己的設想。這不是就跟網美在展場拍攝自己非常相像嗎?我們都是利用展覽現場去拍出另外一個好看的畫面。

有些人對此覺得有點生氣,想要說看展應該是有一個屬於藝術本身的脈絡時,《觀察的藝術》的作者卻告訴我們,其實觀眾可以在展覽現場尋找灰塵、甚至注意展場裝潢的瑕疵,大家也覺得很有道理,好像開發了一種新的觀看方式。那麼,跟隨著網美的視角去拍攝展覽現場,會不會也有同樣的效果呢?會不會我們在這種限定條件之下,可以看見新的東西?

在這個計劃中,我將用相機拍攝網美在展場自拍的行動,並且透過這些畫面,以及網美對於畫面的想法,嘗試回過頭來思考創作上的問題。

IMAGE


01. 水水的自拍術

我穿著我的機能外套跟網美走入展場。其實我心裡覺得有點尷尬,我覺得這有點奇怪,我平常都拍攝那麼多展場與藝術家,可是為什麼現在卻有點緊張。我請這次的 model 品誼在展場進行自拍,然後同時我在旁邊捕捉她拍照的畫面。我發現她一整個非常的自在,可是我更加侷促不安。

確實大家會說網美只想要拍美照,不管展覽內容、或是它的「藝術」是什麼;就像阿宅只想要拍出可愛或是性感的姿態,不管那個「人」是什麼。所以我們兩人在展場當中都算是某種奇怪的存在。但是仔細比較,這還是有差異的,網美「呈現自我的美」的動作相較於阿宅攝影師「拍攝女體」的行為,感覺起來還是比較不會引起異樣的眼光,還是我自己想多了,我不知道。

我問她都不會緊張嗎?她好像發現一個神奇的事情一樣:「其實感覺滿好的耶,還滿享受被拍的感覺。」我發現如果有什麼網美的自拍心法,那坦然地運用各種可以成就美感的元素一定是最基本的。

IMAGE

 

品誼:常常看到很多女生會到展覽拍這種光打在身上的照片,因此決定要效仿看看。老實說真的滿有氣氛的。

 

IMAGE

品誼:看到鏡子,這種刻意設計讓我拍一張的地方,就絕對要拍一張。

 

IMAGE

品誼:我故意站在光線很強的地方的前方,臉部突然很過曝,然後我閉上眼睛,好潮流。

 

02. 在展場拍照

當我終於挺過尷尬,我問品誼有哪些照片她覺得很有印象,她帶我走到彩色的錄像前面,她說:「我很喜歡這個作品,覺得重現了那個年代的街景,作為彩色錄像剛出現的時期,覺得很酷,因為很少看到那麼有年代的街景、人物、和服裝,活生生的呈現在眼前。」

我覺得這很有趣,因為相對於這個彩色的錄像,展場當中的黑白照卻好像使我們從時空當中抽離。當然 Vivan Maier 也有彩色的照片,可是這些照片大多是後人沖洗出來的。即便這些人參考了 Maier 少數的彩色照片,但我還是明顯感受到背後有一種高度藝術化的色彩概念,譬如顏色呈現了某種調性,有些照片甚至讓人覺得非常的當代,猶如 Paul Graham 的照片一樣,我對於這種重新的塑造覺得有點不耐煩。

IMAGE
IMAGE

品誼指著另外一張照片,說像是這張感覺很專業,但是沒有特別的感覺,因為沒有引起共鳴的情緒。我想起我們對於素人藝術往往有一種印象,覺得他們必定是仰賴直覺,而不是考慮形式。對於 Vivian Maier 的討論也有許多是如此。許多報導與評論說她是一個「怪異」、「笨拙」、「不善社交」、「保母攝影」、「ㄧ生沒有結婚」、「直覺的攝影」。但事實上,Vivian Maier 有許多照片都相當的抽象(或許是品誼所說的專業),人物或是場景本來的樣貌都被轉化成線條或是形式。因為我們不清楚 Vivan Maier 學習攝影的過程,所以我們不知道這是當時攝影美學的影響,還是相機在隱隱之中告訴她這是一個可以發揮的地方。

IMAGE

相對於那種很形式感的照片,品誼說她更喜歡一張 Maier 拍攝小孩的。她說:「喜歡這個小孩被用很客觀的視角呈現出來。 這滿有趣的,因為通常拍攝者都會帶有自己的偏見去拍照,小孩可能會想要拍得更童趣,不過這個小孩就是很客觀地呈現在照片裡,只會覺得她是個人,不像女孩,也不像小孩。」

我跟品誼說,我也滿喜歡這張的,相比於那些很有攝影語言的作品,Vivian Maier 有些照片只是單純地呈現人一種自然的神情。有一個技術上的原因是,她經常把相機拿在腰間,展覽中的許多肖像照都是由下往上的視角。這樣做的好處是她可以在對方不自覺的情況下拍攝。但是在這一張照片當中,相機的視角剛好跟小朋友一樣高。所以觀眾並不確定這個小孩是否意識到她被拍照。我們只看見她髒兮兮的臉龐上有一種堅毅的神情。這讓我想起了 Sally Mann 的攝影作品。她鏡頭下的小孩也是看起來像是某種另一種生物,既非成人的幼稚階段,也不是模仿大人的模樣。這類照片最迷人之處就在這個地方。

IMAGE

展場裡有很多 Vivian Maier 的自拍。事實上許多攝影師都愛自拍,與 Vivian Maier 同代的攝影師 Lee Friedlander 就有一張與 Vivan Maier 的自拍構圖非常相似的照片。但是即使這樣,我們對於他們的解釋卻完全不一樣。當我們面對一個攝影名家的自拍,我們會說這是一種攝影家的自我意識。但是當我們看到一個女性素人自拍,部份評論開始猜想這是不是有某種自我認同的危機,甚至是某種偏執的意識。品誼聽了我這些話,大皺眉頭,她說:「我只是覺得她在拍照時拍出自己,好像很自得其樂,很享受當下,很喜歡這樣的心境。」

IMAGE
IMAGE

後記

品誼長期關注女性議題,拍照過程中我與她交換了一些意見,我說我覺得很多問題很複雜,譬如我們究竟要說網美自拍是一種物化,還是說自我本來就是一種展演。她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好像在說你才知道這個計畫多有爭議。然後她說:「但這也是我覺得很有趣的地方,也許這是一個機會打破大家對於網美甚至女性的刻板印象。」因為品誼於這整個行為有一種後設的意識,所以這次的拍照我覺得與其說是記錄,更像是一個表演。我跟她都在設想一個網美自拍的典型情況。就像許多人預設了 Vivian Maier 是某種「素人」形象一樣,預設本身可能完全不是真實,但是意識到有預設的存在,也許能夠幫助我們趨近於它。


李品誼 
@ileana12398
@ileana12398_work

IMAGE
IMAGE
IMAGE
#攝影 #Vivian Maier #展覽 #汪正翔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汪正翔
攝影汪正翔
自拍提供李品誼
責任編輯潘怡帆、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