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S 選樂|筆訪柯泯薰《畫話 Drawing Dialogue》:邀請他人參與,如等待顏料風乾

作者BIOS 選樂
日期31.12.2020

問完了自己,接下來要問問別人。在上一張專輯《不能發出聲音》中,柯泯薰在曲目中加進日常聲響的錄音片段,將住宅施工、汽車通過隧道時的即興、遠處教堂的鐘聲納入音樂中,也將恐慌時的自言自語和思索放進創作裡,讓她在首張專輯《遊樂》的浪漫甜美風格之外,開闢了自疑與面對負面情緒的創作維度。三年後終於迎來新作,她嘗試與其他詞曲創作人合作,讓出些許過往掌握在手中的主導位置,藉此在創作上開啟與他人的對話,也是新專輯英文名 drawing dialogue 的體現。

在《畫話》中,一反過往以木吉他打頭陣,柯泯薰以兩首電吉他起手的作品開頭,分別是〈飄浮〉以及由李格弟作詞的〈自戀的自虐〉。若這兩首歌讓你想起來自東京的音樂團體 Mondialito(夢的雅朵)或者魏如萱第一張專輯《甜蜜生活》的聲響,不用懷疑,那正是這些作品的靈魂人物笛岡俊哉,為柯泯薰的作品帶來了淡淡電子聲響鋪陳的迷離氣質。

一個我繁殖出
無數我的虛無
每一個我可能的盲目

這是你給我的一切
我與我們的溶解
還有另個我正在反悔
正在更深的鏡面

Illusion Illusion⋯⋯

除了風格的拓張,新作也保留了柯氏流行搖滾。首波主打歌〈拋〉與守夜人的秦旭章共同創作,旋律起伏明確,穩健編曲中用令人意外的鋼琴過門串接主副歌,繼〈遊樂〉之後,難得聽到柯泯薰推出這樣親切悅耳、琅琅上口的作品。

我拋下了  所有的沉默
房間盡頭  只剩誰和我
微弱的光在角落  
提醒透露
保護著缺氧的我
 
我拋下了  隱形的傷痛
誰的臉孔  還依然等候
喚醒生鏽的花朵  
輕輕撫摸
此刻是綻放的我
拋下我
我拋下我

獨具味道的是專輯中〈Pa-Ting〉一曲。狀聲詞在諧趣的旋律中穿插,以帶點戲劇性的嗓音演唱,比起其他歌曲展現柯泯薰歌聲的力道與延展度,這首歌反其道,讓她有機會展現可愛、調皮的聲音表演。開頭一聲嗶的聲音,是通訊軟體的通知音效,「我住在一處/充滿聲音的世界的某個角落/可以隨意地丟棄時間/找尋著什麼/⋯⋯/你怎麼也變得一樣/孤獨啊」描繪了人們仰賴手機的情景,卻也因而疏遠。專輯介紹中她說,希望藉由這首歌重新拉近彼此的距離。

實體專輯細節繁美,以明亮花粉紅佐以銀色印製的柯泯薰肖像,歌詞本也以花粉紅縫線裝訂,專輯封底可摺為支架站立,呈現畫框的形象。「畫話」除了是對話,也是柯泯薰這次的創作實驗:她嘗試在創作前,將自己心靈中的音樂畫下來。她這樣描述創作步驟:「音樂是有療傷的可能,繪畫、與他人對話亦是,我希望藉由這三種元素,讓每一顆受傷的心能有棲息之地。」

BIOS monthly 也藉新作發行之際,與柯泯薰筆談,一起以話語回頭描繪這張專輯——

 

BIOS monthly:從第一張作品開始,妳的歌詞中便常以「你、我(我們)」入筆,而有趣的是這裡的「我們」是與歌詞中的「世界(人們)」切分開來、彼此對立的。在妳的作品世界觀中,世界雖是探索的目標,但常常也是壓力、宰制甚至苦痛的來源。好奇當妳唱著「你」與「我們」的時候,心中想像的對象通常是什麼?而「(其他)人們」在妳心中又是什麼?
 
柯泯薰(以下簡稱柯):對我來說,作品裡第一人稱的「你」與「妳」是不同狀態,但都能直指「自己」:常使用到的「你」是面向大眾的對話,有時也作為通往無形世界的代號;「妳」則屬較溫柔脆弱面向,有與同性間的對談,也與自己對話。

而作品中「我」的使用,反而常以「聽眾」角度落筆,以私密角度切入。雖說我是作者,但更是聽者。在寫作的狀態,常有人格多重交疊,一是自身、二為聽眾、三為縱觀整體、有時會化身大地母親、或變相將自己投射在動物或物件上,也能轉換成無形體的陪伴。

當寫到「我們」像是一種理想世界,無分他她、它牠或祂,眾生世界萬物之平等,有形無形皆相同。我偏愛這樣看待方式,感覺世界平和,雖然事實並不全然理想,因為世界還存有歧視、仍有不平等的有色眼鏡,因此作品中使用「我們」是期盼筆下,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沒有畏懼及界線的,皆平衡的狀態。

至於作品中提及的「人們」,是屬於狀態較低迷時的用詞,認爲與世界悖離,因此將自身與人之間,拉出一條線,隔離兩個世界。 

BIOS monthly:一樣是貫串妳作品的命題:「尋找」。雖然直到《畫話》,妳作品中的尋找的意志與過程顯然還沒結束、依然處在中途,歌詞中的敘事者也常常身為「提問者」的角色來發聲。但,經過這幾年,妳認為自己在尋找、探索的東西是否有改變?

柯:我想是個性使然,也因為我會的事情還太少,因此一輩子永不停歇地對世界、對生命提出疑問,成為我創作的養份。若以作品區隔各個階段的自己: 2014 年的《Play 遊︱樂》是想了解生命的可能,2017 年的《DON'T MAKE A SOUND 不能發出聲音》是想追尋世界之於我的關係,2020 年的《畫話 Drawing Dialogue》是我想看清楚生命的真理。

我想謝謝世界的灌溉,讓我的生命長出奇異的花,對於這朵花,仍有許多想探索的領域,而這朵「花」也是我對人生好奇心的總括。我知道自己一直在改變,每個階段,只要完成一張作品,會立即跳轉至下個階段,毫無留戀與保留。但唯一不變的,是作為一個誠實的創作者,也是我身為人不能被動搖的信念。

柯泯薰,畫話,Drawing Dialogue

柯泯薰,畫話,Drawing Dialogue

柯泯薰,畫話,Drawing Dialogue

柯泯薰,畫話,Drawing Dialogue

BIOS monthly:前兩張作品,詞曲創作都由妳包辦,不過在《畫話 Drawing Dialogue》裡,既有李格弟的詞作,也有與守夜人秦旭章一起創作的〈拋〉等等,為什麼妳選擇在這張作品讓出一部份詞曲主導的位置?作為歌手,這次妳如何摸索詮釋他人的作品?

柯:《畫話 Drawing Dialogue》,畫圖的畫、對話的話。音樂即是溝通的橋樑,我想走出自己的框架,讓作品容納更多面向,製作一張聽覺色彩、生命繽紛的專輯。

起初專輯收錄的每首歌,詞曲創作只是自己,經過時日聆聽、靜待音樂沉澱,直到〈自戀的自虐〉、〈拋〉這兩首歌的出現,成為《畫話 Drawing Dialogue》專輯共同創作的開端。以此延伸歌曲視野,能以另個角度唱我自己,我要謝謝公司的建議和資源,讓整張專輯的主軸更穩固。

格弟老師的詞在〈自戀的自虐〉有多重人格的敘述,寫我內心破碎再重組,像是量身打造的主題曲,許多時間我揣摩詞裡寫到的和解,與自己反覆溝通,找到愛自己的另個方式。我不會認為是他人的作品,對我來說比較像我們的合作。

〈拋〉由旭章作曲,我寫主要的詞,這首歌反映現代人隱藏的不快樂,以及亟欲逃脫現況的意志。我寫自己所觀察到的人事物,也反映出自己的狀態。在此我要謝謝我的朋友何宇勝,在我百轉千迴時告訴我,創作者仍舊是創作者,而聽歌的人,只是需要你的歌聲撫慰。

另外想提及專輯中,邀請青峰合作的 〈另個時空的你〉,這首歌凝結我們多年的情誼,我認為很有意義。在我生命中扮演光的青峰,謝謝他用歌聲撐住我、照亮我,這首歌更想送給聽眾,謝謝我們透過一首歌連接彼此,我很感動。

還有一首歌詞合作的 〈我們之間的河〉, 寫人與人的交流,專輯企劃戴居建議我,找朋友一起合寫,讓作品有實際的對話。討論合作對象時,我想起昭淵,能與他一起寫歌,我很安心地交付。

現在回想起這些過程,真的像在作畫,顏料上色後的耐心等待,風乾再繼續作畫,讓我相信所有事物,都會以好的面相,在你面前呈現。創作擁有多種可能,想著將它發生,留在最對的狀態。

BIOS monthly:從專輯第一首歌〈飄浮〉,便讓我非常驚艷於人聲的進化。這幾年妳如何摸索自己對嗓音的使用?這個階段,妳對自己的嗓音有什麼理解呢?

柯:想起 10 年前唱歌的自己,聲音已經好陌生,經過多年唱、錄、聽的過程,我對自己的聲音在歌曲中呈現,有一定的想像,為了更能游刃有餘歌唱,練習是不二法門,這次專輯每一首歌,錄唱練習上達千次,正式錄音也有百次紀錄,發了瘋練習,只為求細緻詮釋一首歌。
 
這次錄音,我遇見聲音精細的手作麥克風,讓我對自己的聲音更瞭解。這支麥克風是日籍音樂人笛岡俊哉親自手作改造的,透過此麥克風,唱歌能更沒有修飾、沒時間差地被表達出來。(在此次專輯製作中,笛岡俊哉則扮演重要角色,多首歌錄音、混音、母帶處理,都是他與我一起完成的。)我對聲音的挑剔,是希望聽眾戴耳機或以喇叭播放時,能聽到我唱歌時心緒的交付,因為麥克風對我來說,是第一對耳朵。

此外,我還特別選擇在臥室錄音室錄音,這裡是用幾片木板加上吸音海綿隔成的錄音空間,只能容納一個人及麥克風,在夏天錄唱還無法開空調,宛如洗三溫暖的錄唱過程。這小小空間裡,記錄了所有我的心緒流瀉,我獨愛這樣的過程。

我還要感謝專輯內 〈自戀的自虐〉、〈拋〉 這兩首歌的配唱製作人古皓老師的協助,讓我能有另個角度詮釋歌,是老師挖掘我的潛能,在錄唱時也在共同創作。

如果你覺得,我對嗓音有新的使用方式,我想最大可能是,我現在滿喜歡自己的聲音,很能做自己。

BIOS monthly:在編曲上,過去妳作品中的吉他始終與妳非常靠近,常常擔負骨幹與開頭鋪墊的角色。這次專輯首兩首曲目都選擇用電吉他來開場,以吉他作為主要創作樂器的妳,這幾年對吉他有什麼新的理解?是否曾經想過以其他的樂器形式來切入編曲呢?

柯:謝謝你聽到我的用心,這次《畫話 Drawing Dialogue》專輯裡的編曲,使用的樂器與以往不同,決定了不一樣的頻寬,這張專輯我想帶給聽眾一種,冷冽中帶有希望的感覺,音樂裡的畫面是這樣的,以電氣引領穿梭時光、電吉他是震盪世界的代表、鼓和貝斯穩固歪斜的身體、小喇叭喚醒孤獨的靈魂、大提琴是回憶的河流、人聲是往前走的路徑、木吉他則代表純粹的心,希望我這樣的形容不會太飄渺 > <

我試圖在每張作品,尋找木吉他以外的可能性,也酷愛安放一首,有純吉他伴奏的歌,這張專輯我收錄的則是,在池上山間田野錄音的〈榕樹爺爺〉。我更想說的是,木吉他是我第一個朋友,它聽我說話,也替我說話,木吉他震動時,與我身體產生的共振,讓我的心臟更奮力跳動。

所以我更樂意尋找,在未來的作品,能有新嘗試合作的樂器,我已經開始想像,在某樂器的伴奏中,悠遊安然唱著的可能,也在心裡默默許下了,未來跨領域的合作。(笑)


最後,謝謝你的耳朵,謝謝正在讀字的每一個你。如果有機會,希望我們未來現場見!

 

柯泯薰 misi Ke《畫話 Drawing Dialogue》
發行日期|2020.12.11
串流與實體購買|https://MisiKe.lnk.to/DrawingDialogue
店頭|佳佳唱片五大唱片 及各大通路均售

柯泯薰 misi Ke《畫話》台北 Full Band 專場  
時間|台北 2021.1.31(Sun.)19:00
地點|Legacy Taipei(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 1 號)
票價|預售票 600 元/現場票 800 元/身障票 300 元(僅限 iNDIEVOX 傳真訂購)
購票|https://www.indievox.com/activity/detail/21_iV008186b/ibon 實體購票 

柯泯薰 misi Ke《畫話》高雄電氣專場  
時間|台北 2021.4.9(Fri.)20:00
地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高雄市鳳山區三多一路 1 號)
票價|預售票 300 元/500 元
購票|https://www.opentix.life/program/1329740802184806403/ibon 實體購票   

#柯泯薰 #畫話 Drawing Dialogue #民謠 #李格弟 #吳青峰 #秦旭章 #陳昭淵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筆訪蕭詒徽
撰稿蕭詒徽、柯泯薰
封面攝影周墨/洗耳恭聽 all ears 提供
實體專輯攝影馬揚異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