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劇吧 ♡ 當極品美男愛上「像我這樣的人」:《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31.12.2020

三十歲生日這天,對安達清來說和往常的每一天都一樣——同樣的上班路徑,維持著最低限度的社交。他在買飯糰時接過找零,突然有嗡嗡回音鑽進腦中:「雙飯糰小子又出現了,每天吃都不會膩啊?」——那是餐車老闆沒說出口的心聲。安達一臉錯愕,直到想起昨天同事拍拍他的肩膀,煞有其事地告誡:三十歲還是處男,小心會變成魔法師喔。

是的,都市傳說成真了。安達清只要觸碰到對方的身體,就能聽見他的心聲。但除了需要更早起避開人流,魔法並沒有改變他的生活太多。直到他在公司電梯口巧遇公司裡「極品美男子」黑澤優一 a.k.a 女職員的夢幻情人、營業部王牌。那天,小小的電梯被擠得水泄不通,他和黑澤不得不碰在一起,突如其來的是對方的腦內小劇場:

「啊⋯⋯他的頭髮又睡亂了。好幸運,沒想到一大早就能見到。但一直盯著他看的話會被當成怪人的吧。」

電梯還在爬升,安達心裡呵呵呵竊笑:「被帥氣、人緣超好的黑澤喜歡上的幸運兒是誰啊?」下一秒狗血淋下,抬頭只見黑澤有稜有角的下巴,魔音傳腦 again:「大事不妙!一大早就跟他靠這麼近,超級心動啊啊啊!!!安達應該聽不到我那麼快的心跳聲吧⋯⋯」三十歲的開頭波濤洶湧,極品美男愛上我。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改編自豊田悠未完結的漫畫作品《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後稱《處男魔法》),兩位男主角安達與黑澤的故事從 Twitter 竄紅,正式連載後更一度獲得日本「全國書店員工精選 BL 漫畫推薦」冠軍。或許誰也沒有料到,BL 影視市場相當活躍的這一年,赤楚衛二和町田啟太的偶像劇,火花大得讓一眾腐女們心裡狂冒蝴蝶,甘願忍耐心癢,紛紛投身 on 檔劇一週一播的苦海。

不混腐圈的劇迷或許也有感,台灣近年有「HIStory」系列的成功,泰國光是今年一部《只因我們天生一對》就促進多少周邊商機。藍海已開,耽美影視越漸明星化、商品化,捧紅一個個小鮮肉。而《處男魔法》這部有些奇幻的漫改劇,取了另一路線,趨向《昨日的美食》的素樸,卻保有 BL 漫的粉紅幻想。或許也給了觀眾和腐圈一點信心——不必為了男子愛而忍耐爛劇情,BL 劇還有太多刻畫人性與深度議題的可能。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處男魔法》有趣在它的設定雖然胡鬧,真正關照的卻非魔法的威能。魔法不過是主角日復一日的生活裡,突然降臨的一點調劑。「能否脫單」之於劇情是個假議題,聽見心聲的能力,終極目標是替長年封閉自己的安達清除去感官上的灰,擦亮與人相知的火花。他也並不是沒喜歡過人,只是總止步於想,畢竟告白被拒絕,光想就尷尬。三十歲生日前,他在通勤路上自暴自棄地問天:如果能知道到底有誰喜歡自己就好了。而魔法的發生正是為了狠狠打臉——擁有知道別人心意的能力,你又真的敢回應嗎?

一開始安達也想:像黑澤這樣十項全能的帥哥,會喜歡自己根本是工作到腦子壞掉了。但偶然幾次肌膚接觸,他聽到對方在愛裡的不自信不亞於自己。即便是「像自己這樣的人」,回給他一個尷尬不失禮貌的微笑就能讓他快樂一整天,偶爾因為難為情而拉開距離,對方的心聲卻是願意一退再退,「只要能待在安達身邊,看見他快樂就好了。」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第一集結尾的圍巾戲,是本劇的名場面之一。當安達正每日例行地鄙視自己,黑澤摘下自己的圍巾,圍上他的脖子,心聲於是傳遞:「安達,你太看輕自己了,總是在讀空氣,畏畏縮縮,早上讓人先上電梯,前輩把工作推給你也不會拒絕,真是個溫柔地不得了的人。」那瞬間,我相信所有被生活磨掉稜角的觀眾都會感到頸上一陣熱暖,總有人把你受到的磨難看在眼裡。

戲中太多「黑澤暖男時刻」有這樣的魔力,讓人一面姨母笑一面感覺心酸。我們很難不在安達身上看到自己的焦慮——「我」的存在,對這個世界來說重要嗎?《處男魔法》美在兩人之間的攻防,都像是推觀眾一把,一再說著:即便是這樣好欺負的你,我都喜歡。

相較於戀愛的拋接,我更喜這份魔法在職場上的作用。職場生態中瑣碎到惱人的細節,上班族都心有戚戚焉:融入一個陌生的社交圈,最難的是如何接話;想享受下班後一個人的時間,同事的聚餐邀約還是得笑嘻嘻參加。安達在他不擅長的社交場合上,無意間碰觸到身邊人,聽見他們同樣感覺辛苦的心聲:討厭聚餐場所的煙味,能不能先走了啊?同事大聊戀愛話題,為何我一點都沒興趣?——沒有人是容易的,原來不只自己在努力維持人形。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本劇也可貴在後兩集的轉折,反過來提醒我們魔法的危險。安達的好友拓植從處男畢業後,也曾感慨說:「以前只要碰一下就可以解決,我都忘了要揣測人心有多難了。」如果擁有聽見心聲的能力,我們是否會忘記在關係裡努力?或者說,世上可有一段關係是絕對的安全?想與人建立連結,就必須承擔受傷的風險。《處男魔法》藉羅曼史的體質,反映出普世的焦慮:因為害怕失去、害怕被討厭,我們曾經都那麼想要成為別人。

而我難忘那一幕。當兩人靠得很近,安達聽見黑澤心裡想:「天啊,安達後頸的那顆痣也太性感了。」他幾乎是用逃的衝去廁所,猛一照鏡,感嘆道:原來這裡真的有顆痣啊,我都不知道。

對我來說,那是全劇最充滿魔力的瞬間。有一天,你遇到一個人,他的存在讓你反身看見自己。無論做出什麼選擇:單身或戀愛,落落大方或不善交際⋯⋯,我們一生的課題,是要去學著喜歡那個做出選擇的自己。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追劇吧 #影集 #日劇 #動漫 #LGBTQ #BL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曾勻之
設計郝御翔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