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克斯首度描繪「兩個男人相愛的畫面」——導覽第 93 屆奧斯卡動畫短片十強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8.03.2021

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延期頒獎典禮的奧斯卡金像獎,終於在 2 月底釋出各類獎項的十強名單。除了劇情長片值得期待,奧斯卡短片單元總能讓你在幾分鐘的時間裡,看見各國創作者正關注的議題。是觀眾等待長片在台上映時,能無痛入門奧斯卡好切點。而今年短片——尤其是動畫類,在議題的選擇和創作手法上都有值得關注的突破與亮點。獎季到來前,與你一起看看動畫短片前十強的創作背景。

《Burrow 挖道兔》:皮克斯的實驗計劃首登大銀幕

皮克斯於 2019 年宣佈啟動 SparkShorts 計劃,給予內部還沒有執導過長片的動畫師和電影製作人六個月的時間和有限預算,讓他們有機會主導自己的短篇故事。參與的創作者通常會在風格上有所冒險,議題選擇上也曾探勘自閉症、動物權利或同性戀等等。而這些作品最終都會在 Disney+上發行。本次代表皮克斯入圍奧斯卡的動畫短片《Burrow》(常譯為《挖道兔》)和《Out》都出自此計劃。

其中台灣觀眾較熟悉的,或許是今年初與長片《靈魂急轉彎》一起登上大銀幕、擔任片頭短片的《Burrow》。曾任《可可夜總會》的故事藝術家,Madeline Sharafian 這回自編自導,建造出一個擬人化的世界。《Burrow》裡的動物會像人類一樣建造自己的住所。而主角兔子想打造出夢想的洞穴,但面對伸出援手的鄰居,他卻無法敞開心扉、分享計劃,直到他碰上無法克服的麻煩。這部僅 6 分鐘的短片沒有一句對白,卻用迷人的角色設計,傳遞了簡單卻重要的訊息:通往理想的路上,適時地尋求他人的幫助並不可恥。

 

《Out》:皮克斯首位同性戀主角

故事中,未出櫃同性情侶 Greg 和 Manuel 正為搬家做準備,Greg 的父母卻突然出現在家門口。兩人於是面臨到是否該對父母坦承;坦承之後,父母又是否會接受的拉扯。直到 Greg 意外和家犬互換靈魂,聽見了母親從未說出的真心話。動畫設計樸實簡單,內涵的情感卻豐沛動人。

值得一提的是,《Out》的開頭出現一張「改編自真實故事」的字卡,事實上這正是編導 Steven Clay Hunter 的親身經歷。他成長於加拿大西南部的保守小鎮,「那裡的媒體不會鼓勵你去接受自己,大部份人只是將這些問題埋葬起來,試圖讓它消失,但這一切不可能消失。」他想將這個故事送給年輕的酷兒,同時也給過去的自己。近五十歲的他,在畫出《Out》第一張影格之後流下眼淚,那是 Greg 和 Manuel 相擁而泣的畫面。

「我在皮克斯的整個職業生涯裡,從來沒有畫過這個。我從來沒有畫過兩個男人相愛的畫面。」

近年來,LGBTQ 族群不斷期待皮克斯和迪士尼能做出代表酷兒的角色。2020 年的《1/2的魔法》就首次出現關於同性戀的情節,僅管只是個小小的過場,卻在中東地區引起爭議,許多國家聲明禁止這部電影上映。正因為如此困難,當 Hunter 向皮克斯總裁與首席創意官初步提案《Out》的概念時,就像是等待法庭審判一樣緊張。幸好,最後結果是好的。Hunter 回憶當時:「皮克斯對我們想做的內容沒有絲毫反對。或許是因為我們始終忠於皮克斯說故事的本質:用情感讓人們歡笑,也讓人們感動。」

 

《Opera》:當世界歷史走進 8K 動畫

曾以動畫影集《Pig: The Dam Keeper Poems》獲得安錫國際動畫影展水晶獎的韓國電影製作人 Eric Oh,擁有皮克斯動畫師的六年資歷,目前就職於加州獨立動畫工作室 Tonko House 的他,自編自導的新作《Opera》受到米開朗基羅、波提且利等藝術家的啟發,在 9 分鐘的片長中,透過一個不斷循環的巨塔來描繪人類的歷史,去年更在奥地利的 Ars Electronica 進行 8K 版本的首映。

故事靈感來自 2017 年, Eric 觀察到世界上發生了數起具標誌性的歷史事件。「2017 年 1 月,川普成為美國總統;幾個月之後,韓國總統朴槿惠被彈劾。在這個混亂之年,我想講一個故事去紀錄下這些人性。」短片中探討到種族主義、恐怖主義、自然災害、宗教、戰爭和階級鬥爭等問題,透過創作的轉譯,彷彿象徵這些因人性而起的問題,將會世世代代地循環下去。

 

夢工廠《To: Gerard》:致敬有夢的昨日

夢工廠出品的《To: Gerard》或許是本屆入圍名單中最催淚的一部。故事主角 Gerard 在郵政局裡做著不起眼的工作,心裡始終惦記著兒時想成為魔術師的夢。他日日練習魔術手法,卻苦無表演機會,直到一位小女孩成為他的第一個觀眾。簡單的三幕劇透過細膩的動態設計,道出了「夢想」的落空與傳承,感傷的同時也有暖意流動。

「也許有一天,你也能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小魔術。」

這是導演 Taylor Meacham 在父親身上得到的啟發。「我爸爸是我最好的朋友,現在他到了應該退休的年紀,一般人來到這個階段應該會想去放鬆或度假——我也希望他能這樣。但他的人生態度是:就算我只存下五塊錢,也要讓我的孩子去追夢,其他的都不重要。這部電影是我寫給他的情書,感謝他這一生為我們付出的一切。」

 

槍響之後,《無論如何我愛你》

讓 Netflix 再度入圍奧斯卡的短片《無論如何我愛你》(If Anything Happens I Love You),用素樸的手繪刻畫一對面臨喪女之痛的夫妻,全長 12 分鐘無對白,僅透過人物的影子創造對話感。這些黑影時而猙獰像無法克服的創傷,時而優美有光,象徵美好回憶的再現。隨著劇情的推進,片名的由來也逐漸顯影,觀看過程十分揪心。

但死別並非這部短片的全部。故事中段揭露女兒在一次校園槍擊事件中喪生,重重點出美國槍枝暴力的亟待解決。編劇 Will McCormack 和 Michael Govier 創作劇本時,也諮詢了美國反對槍枝暴力的非營利組織,進一步探訪槍擊案受害者的家屬,將他們失去摯愛的感受具象化成片中的黑影。演員 Laura Dern 在參與組織工作後,也決定加入本片的製作行列,「導演用一種超越動畫、超越電影的方式來捕捉悲傷,是非常難得的體驗。」

 

《Kapaemahu》:首部入圍奧斯卡的夏威夷短片

導演 Hinaleimoana Kwai Kong Wong-Kalu 用夏威夷方言講述了一個當地的古老傳說:男女雙靈(The Female and Male Spirit)將治癒的能力從大溪地帶到夏威夷,並將他們的力量灌注在四塊巨石上。而這些神祕的石頭至今依然屹立在夏威夷的 Waikiki 海灘。

從外國人手上拿回我族歷史的話語權,導演本人是夏威夷原住民的後裔,同時也是一位 Māhū。Māhū 在夏威夷原住民和大溪地文化中代表著第三性別,他們可以在出生時被指定成為女性或男性。Hinaleimoana 分享自己的創作動機:

「Māhū 在過去曾受到敬重,現在卻常成為人們仇恨或歧視的目標,我希望讓我們的下一代明白,能夠同時接受自己精神中男性和女性的一面不是弱點,而是一種力量。」

 

其他:《Genius Loci》、《The Snail and the Whale》、《Traces》與《Yes-People》

由 BBC 製作的《The Snail and the Whale》,改編自作家 Julia Donaldson 的童書作品,講述一隻渴望遠航的蝸牛,在鯨魚身上看見世界的遼闊之美。團隊透過精美可愛的動畫,傳達生態保育的內涵。同樣關注環境生命,《Traces》背景設定在法國南部的肖維岩洞——該洞穴以洞壁上的史前繪畫而聞名。故事巧妙設計成「每當有一種動物被畫出來,就會被獵殺」,讓史實成為一種後設,畫面和音效設計一氣呵成,十分出色。

除了友善環境,創作者們也回頭省思人類文明的進步與疏離。法國導演 Adrien Mérigeau 的《Genius Loci》用精緻的視覺具現化孤獨的主角 Reine 眼中的世界,當人的內心和整座城市都陷入混亂,小事小物彷彿都長出了自己的生命。最後是來自冰島的《Yes-People》,故事設定有一種人只能透過說「Yes」來應對一切日常。一個冬日早晨,人們開始例行公事,慢慢發現自己與世界的關係受到了考驗。導演 Gísli Darri Halldórsson 用粗獷的動畫風格指出現代社會中溝通的無效,早已成為你我無法避開的生存困境。

第 93 屆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最終五部入圍名單將在台灣時間 2021 年 3 月 15 日晚間揭曉,以上哪一部是你最看好的呢?

#皮克斯 #夢工廠 #動畫 #奧斯卡 #Netflix #LGBTQ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曾勻之
設計郝御翔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