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S 選書|原來,你並不真的喜歡巨乳——《巨乳研究室》

作者BIOS 選書
日期17.05.2021

兩年前,《AV帝王》的出品讓人們沿著村西透的故事看見日本色情產業內幕,黑木香高舉腋下說自然才是性感,「火車便當」背後原來是一段深刻的愛情⋯⋯,色情是活生生的,充滿了創造的可能性,性感也是。《AV帝王》裡,不同時期流行多采多姿的色情產品,少女時期的黑木香看見男同學們群聚在一起,用手指猛烈搓揉雜誌裡打碼的女郎陰部,當時謠言用奶油搓揉,那些馬賽克就會掉落;村西透帶起的潮流,從封膜書、全裸寫真集到真槍實彈的 A 片,翻轉著產業的秩序。

不過,AV 帝國確實不是由村西透一個人主宰,被看作 AV 文化領頭羊的日本,其實也受了不少歐美文化的影響。《巨乳研究室》這本書,正是一本深入日本情色文化的深度科普。

曾經,貧乳才是王道

巨乳,彷彿能讓所有青春期的男孩子們眼睛發亮,不過,並非所有人天生愛巨乳,這本書佐證了巨乳實為一種文化操演,更是一種商業手段,甚至深受女性主義的流變影響而起伏不定。

《巨乳研究室》在探索巨乳專門誌與專業戶如何建構當今情色文化的同時,也反映了另一種雄性社交困境——這樣的文化與性慾標準之所以越來越強壯,是因為「一起凝視巨乳」也成了一種男子氣概的象徵。有這樣的一本書,也是將情慾因式分解,看見 A 片套路後面的思路。

本書寫出許多有趣的史觀,最早以前,日本的春宮畫一點也不在乎女性的胸部;一戰後,女人已經習慣了上戰場做護理工作要剪短裙擺,雄性凝視一窩蜂地朝向剛解放的腿;1930 年代,好萊塢女星們的豐滿身材影響了亞洲世界的身體審美;1960 後半,Twiggy 橫空出世後扁平身材才是主流;1970 後伴隨女性主義的胸部解放運動,小胸部成了世界的主角;1980 後話語權轉向,女性應該欣賞自己的身體線條、大方展露,賦權大胸部,這時也開始流行整形成巨乳。

要探索日本色情,免不了提及西方視線的影響,作者安田理央採集多方觀點與論述,不僅展現「巨乳是如何誕生的」,更梳理出「亞洲性偏好的演進」。江戶時期的日本,在文化與生活習慣上並不特別將性限定化、指認某個部位為「引發性慾處」,那時候,乳房並不被愛撫,當時的所有文學作品也提示了,貧乳是美人的條件。

鎖國兩百年以上的日本,在西方文化一湧而入後產生文化大地震,法國美術處理女性身體的方式,漸趨改變他們看待女性的方式。「西方視線」進入,外國人們質疑他們男女不分泡裸湯,也讓日本民族輸入了「裸體=羞恥」的原始碼,沒想到反而促成情色文化的地下化,隱蔽的事物生出商機,昭和時期各種煽情服務興起,比如把性服務當商品的咖啡店、脫衣舞女郎。五〇年代日本成為戰敗國民,吸收更多美國文化,當時,講究各種胸部視角的 A 片也展示著戀物的極限,導演們以「驚人的肉體魄力、充滿生命力的搖晃」誇飾著乳房謎片。

此後日本開始流行巨乳脫衣舞孃、巨乳模特兒、Glamour 女優,在充滿巨乳雜誌與限定巨乳的 A 片中,也難怪所有少年都誤以為自己喜愛巨乳了。

作者探究的精神敬業,卻不讓人感到反胃,剝除了乳房的「特殊化」,將其視為一種現象研究,讓人想豎起大拇指對他說:真,nerd。安田理央從語言的流行變化,以不同時期的詞彙指認「巨乳」形象的變化,例如 1960 後,日本喜愛以「boing」指稱大胸部女生,甚至將其入歌詞,還有《漫畫boing》的漫畫雜誌創刊,也有雜誌開始為這些肉體打年度分數。他爬梳出曾經關注情色的雜誌、節目,小至曾帶起風潮的名嘴,大至辭海如何看待巨乳,幾乎是搜刮了大大小小的乳房觀點,也是以乳房為中心的斷代史。

胸大無腦的謠傳

在那個大眾文化開始或接受或調侃巨乳的時期,AV 以外,軟調色情電影也御用大胸部女生,比如大島渚《殉情日本之夏》(無理心中 日本の夏)。不過大胸部女生並沒有快樂很久,除了 Twiggy 帶起「瘦的女生才帥」之風,美國的 Erwin Strassman 博士發表〈胸圍大的女性腦袋差〉一文表示「有肉體美的女性,情感容易受到支配,胸圍與臀圍小的女性則較理性」,在那個醫師與博士都有特殊權威的時代,大胸女性等於笨蛋的謠言越傳越開,你能相信這份研究只是出自訪問七百位未婚女性,就審判了無數後代的大胸部女生?

以此文為起手式,日本談話性節目乃至雜誌,更不厭其煩地對胸部上下其手,還有人狂妄地設定出「可以剛好夾住小兄弟大小的完美乳房尺寸」,無論大胸或貧乳,女性的身體審美始終隨大眾品味而變形。同時,寫真偶像的時代來了,這也是男性們練習將性慾對象從影視人物轉到寫真人物的階段,不過,大胸部卻只是他們想解決性慾的幻想對象,在那個年代,因為「胸大無腦」的流言,絕對不會有男性承認自己喜歡大胸部。這也是上野千鶴子談厭女症中男人對女性的分野,形成兩種標準的統治——

男人在性的雙重標準下把女人區分成兩種集團:「聖女」和「妓女」、「妻子.母親」和「賣春女」、「結婚對象」和「玩樂對象」、「良家婦女」和「淫婦」⋯⋯等。一個活生生的女人即使擁有靈魂與身體、子宮和陰道,但「生殖的女人」被剝奪了性愉悅的權利、限制在生殖的用途,「性愉悅的女人」則被排除在生殖的選項之外,並限制在性愉悅的用途。至於那些跨過這條界線生下孩子的妓女,則會被男人視為掃興的女人。——《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

咪咪星人,男子氣概的象徵?

物極必反,當巨乳來到盛世,《AV帝王》裡曾提及的「封膜書」開始訴求「清純得像路人一樣的女孩子」,巨乳跟風塵味被劃上等號,漸漸的,巨乳粉成為一種堅實的小眾,直到松阪季實子的出現,再度讓肉肉女生推就成功的商業模式,而成人漫畫、少年漫中的女子形象,也從八〇偏好的蘿莉風慢慢轉為強調胸部的清純女生,1990 年,《週刊少年》開始連載《巨乳獵人》。從 80 末到 90 中期,偶像沒落,日本人愛看的,是寫真女郎,這時候,有主持人在節目上坦言自己是「咪咪星人」,喜歡大胸部不再是一件羞恥的事。

這本書詳實記錄下巨乳時代曾經出現過的女優們的名字,以及她們的作品所帶來的影響,終於,情色也能被列為正典、被當作一回事。分析跟隨審查規範、或是熱門謎片們如何影響大眾性癖好,時代怎樣在巨乳與微乳的輪轉間豢養一批批發燒友。作者在後記寫下:「如果是全裸,我喜歡貧乳,但在穿著衣服或泳裝的狀態下,我喜歡巨乳⋯⋯光是個人,就可以如此複雜,回顧巨乳歷史就能了解,人類關於性的慾望形式,一點都不單純。」

我認為能夠有人對一個器官鑽研到比女人還了解女人的內衣品牌,是件值得稱讚的事,也期待色情產業能夠因為更多這樣的關注而更少剝削。人類永遠需要幻想,也許未來,將會有更多探索不同性癖好、滿足不同性傾向的深度調查,當這件事變成很正常,我們也不會覺得巨乳讓人難為情了吧。

如果不是這本書,我想我永遠不會知道,蒼井空以前,那些奉獻情色文化的女星的名字。

我想要做真正的自己,既自由,又奔放,可能還有點骯髒的自己,我想要以真正的面貌活著。

在《AV帝王》裡,黑木香這麼說。

 

《巨乳研究室 : 從春宮畫到AV產業如何創造大胸部神話,及日本情色文化的發展》

 

作者|安田理央
譯者|哲彥(Tetsuhiko)
出版者|墨刻
出版日期|2021.03
 

#性工作 #色情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李姿穎 Abby Lee
設計郝御翔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