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再給歌手一個人設——Kimberley ft. Julia & Tower,一起創作一起 chill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1.05.2021

15 歲踢館《超級星光大道》四戰全勝,一鳴驚人;18 歲發行首張專輯,一首在 YouTube 點擊破億的〈愛你〉,更是讓她一炮而紅。她走紅得早,隨之而來的是排山倒海的壓力,尚未發展出堅強羽翼的青春期,面對音樂產業給她的人設——甜美、乖巧、娃娃音,長期自我認知無法協調,因為即使她有那一部分的面向,也不會是她的全部。

踢館《超級星光大道》稱她為「PK 魔王」的影片下,至今還可以看到幾年前留言,「我不要現在被包裝成偶像的陳芳語」、「實力派為什麼要走可愛風?」,彷彿見證了 Kimberley 一路走來的掙扎。

愛舉手發言,不乖的女孩

Kimberley 本人熱情、直接、語速快,一走進來便讓整個會議室鬧哄哄的,而一旁的 Julia、製作人 Tower 多數時間是安靜的傾聽者,偶爾被她逗得呵呵笑。

從小在澳洲長大,Kimberley 並不適應「囡仔人有耳無喙」的傳統台灣文化,「我爸爸都會鼓勵我說出自己的意見,學校老師也是。我小時候超愛上課,超愛老師,很喜歡舉手講話。」相較於老師問問題時總是沈默、能躲就躲的台灣學生,Kimberley 絕對是意見很多的女孩,「那時唱片公司簽的女藝人,大多都會乖乖讓公司安排,比方說去拍偶像劇等等。但我那時就說,我沒辦法接偶像劇,因為我好像還沒準備好。」那年她才 17 歲,中文程度很差,連粉絲團都會走音成「分屍團」,「去拍戲我怕會拖累整個劇組,會緊張,會壓力太大,會哭。」

因此,她形容自己與第一間經紀公司 SONY 的關係,像是交往後才發現不適合彼此的戀人,和平分手,好聚好散。然而這段關係,卻被當時的媒體形容成「太難搞、被放生」,此後 Kimberley 長期亦是負面消息不斷,「那時解約,都是照著合約走,到現在我們還是會聯絡,偶爾有合作。但我也理解大家喜歡聽八卦,所以那時候說我被 fire,好吧,就是 human nature。」

IMAGE

說得坦然,其實她有很長一段時間因此自我封閉。「剛開始會不知道怎麼 get over,很難過,好像做什麼都不對。我就不想 be active online,原本每天會發照片,後來都不發了,因為我覺得好像會被大家拿來霸凌、攻擊。」拿開藝人的光環,Kimberley 不過就是個和我們經歷著相同成長痛的女孩,在一次次嘗試中,努力揮別錯的,試圖與對的相逢。

歷經多次經紀公司的轉換,她終於落腳由多年好友 Terry 所創辦的華風數位,這一次,她知道自己選對了。

「我覺得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了,方向變清楚,所以心態、行為、情緒,就真的比較開心,常常很被 inspired,被身邊的人支持,我非常感謝。過去那些低潮,雖然當下很不舒服,但回頭看,如果沒有這些,我可能還會是很任性的小孩。」

加入華風後的 Kimberley,以《創造101》中曾翻唱的〈逆光〉出發,象徵自己邁向全新旅程;更推出以 mixtape 為概念的新專輯《公主病》,31 首創作歌曲,找來瘦子 E.SO、Julia 吳卓源、?te 壞特等好友合作,想用實力與自己對創作滿滿的愛,將過往負面標籤一張張撕下。

Kimberley ♥ Julia

同個空間裡,Kimberley 與 Julia 有不用明說的互補默契,一個向外,一個向內,正好畫成一個完美的圓。這段深厚的友情能養成,絕不僅因為待在同一間公司,而得從頭娓娓說起。六年前某一天,Kimberley 坐在錄音室,Terry 拿著手機跑過來,放了 Julia 的影片給她看。

心想「蛤?這女生是哪位?」的 Kimberley 當下有些漫不經心,回家後才打開電腦細細品味了 Julia 的歌聲,她形容,那聲音像 butter,奶油般的迷人。當 Terry 告訴她,Julia 要飛來台灣借住他家時,她簡直母性大發,「我說,喔她不能住在你家,guy’s house 很噁心(笑),來來來,住我家!」於是,她安排了接機、早餐、入住的套裝行程,早上六點準時到機場接送時差中的 Julia,享用台灣的豆漿、蛋餅。

IMAGE

Julia 笑說,「拜託,〈愛你〉有多紅,紅到美國、澳洲都有聽過,我那時想說,這新世代的歌手才 18 歲,唱歌又那麼好聽,我是用粉絲的角度在看她。沒想到我們沒見過面,她還願意親自來接我、讓我住她家。」剛飛到台灣的 Julia,就這樣以即將閉上的朦朧雙眼,看著 Kimberley 與 Terry 搶著替自己付帳。

問 Kimberley 為何願意付出至此,她只說:「因為我們都是澳洲來的吧,她一個人來,我怕她孤單。而且我剛來的時候,那個蛋餅,holy shit 我沒吃過蛋餅,那個 cheese,amazing。」

IMAGE

密切相處這些日子,她們一起生活、一起創作,情誼逐漸茁壯的同時,卻也發生過爭執。隨著 Julia 漸漸適應台灣生活,交了許多朋友,Kimberley 卻默默感到被丟下。

「我剛來的時候,其實都是 Kimberley 在照顧我,會帶我去吃 pancake 還不讓我付錢,把我載來載去。後來我認識很多饒舌歌手,變成比較少跟她 hang out,有一天她就突然跟我說:『妳是不是覺得,跟我在一起很丟臉?』」被 Kimberley 的反應嚇到,Julia 馬上傳了長長的訊息給她,「我後來回去看,我可能連傳給前男友都沒有傳那麼多。」她說,因為很在乎,想要好好地回應。

Kimberley 解釋,她是聯想到了小時候不愉快的回憶,「因為我在學校不是酷的那種,有點 nerd,有點被排擠,I think I’m not cool enough. 有時候會沒有安全感。那時就覺得,這些饒舌的人,應該不想跟我在同一個房間,一定覺得我很土。」

經過這次誤會,兩人都更加認識彼此,也找到了溝通方式。知道 Kimberley 個性急、容易緊張,而 Julia 相對冷靜後,兩人的共識就是在發現想法不同的當下,把話說清楚,「就立刻約出來喝杯咖啡,全部事情都解決了。」原來對方還是愛我的,沒事了。

一起,在音樂裡自由

同在華風,她們都認為自己是幸運的。Kimberley 出道十年,感受尤其深刻,「我們公司超透明,大家都看得到預算表,談合約的時候,藝人都能跟會計、法務一起,以往唱片公司不可能讓藝人參與到這些事。」一般唱片公司看藝人,看的或許是他們的黃金歲月,華風卻已替他們想到繁華落盡,「公司會想,也許我們以後想要當媽媽,或是轉幕後,也要懂這些生意的事,不是只用投資的心態簽幾年,還希望我們有未來。」

IMAGE

得來不易的自由,也讓 Kimberley 珍惜不已,「很多公司會有自己的考量,很多東西不能說,現在完全沒有包袱。」她甚至將參與《創造 101》期間,與新疆歌手熱依娜的衝突寫進 diss song〈KOW TOW〉,引起大批媒體報導。

華風是 Julia 唯一待過的公司,而她認為,是這份自由讓她發光,「聽 Kimberley 分享的經驗,傳統要發作品好像要經過很多關卡,但現在我們是完全不用的。像現在準備要發的第四張專輯,全部都是我自己寫的,公司又鼓勵我變成製作人,突然覺得 I can be my own boss!」Julia 來台不過三、四年時間,靠著低音域的 R&B 唱腔擄獲不少男性歌迷的心,甚至有「鄉民老婆」的封號。若不是因為能做自己,她或許很難有這樣的成績。

華風主理人 Tower 分享他對兩位藝人的觀察,「她們都是很真的人,Julia 比較 chill,Kimberley 是想講什麼就講。我覺得都很好啊,不需要再去硬幫她們套一個人設。」

為什麼會想以這樣的方式經營公司?他說,除了符合時代趨勢,也因自己曾是音樂人,「我以前在玩音樂的時候,只知道做音樂,但不知道怎麼宣傳自己。所以現在會覺得,幫助這些有才華的人找到自己的 business,是很重要的。」而 theFARM 的出現,成為華風實踐理念的推手。

IMAGE

數據作為自由的後盾

華風的歌曲都是透過 theFARM 旗下的 Soundscape 來做數位發行,Tower 很常透過 Soundscape 的後台即時數據,幫助歌手更快找到受眾,也找到自己。「以前好像是歌手要先紅,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現在我們想找到平衡點,不要太偏離市場,也可以做自己喜歡的音樂,這就要依靠數據判斷。」他舉例,Kimberley 決定要從華風再出發時,便用數據設定了聽眾目標,「過往〈愛你〉的聽眾長大了,我們討論後還是希望能抓到年輕一點的群眾,Spotify 上的 similar artists 就是讓我們判斷有沒有達成 KPI 的一個方法。」

而 Julia 也是在數據幫助下,靠著翻唱老歌,成功打開觸及率。「表上有 X 軸、Y 軸,一個是 reach(觸及廣度) 一個是 engagement(粉絲黏著度),Julia 現在在哪個位置?最上面,也就是粉絲年齡地區分佈廣、黏著度高的可能是五月天、八三夭、頑童,那我們怎麼利用策略去增加她的 reach。」他們發現,老歌新唱頗受歡迎,便大膽假設有一群人會被 Julia 翻唱老歌吸引,因此便推出一整張九〇年代風格的專輯《1994依舊舊事》,「最後 reach 真的增加了,我們就再回來做 young age 的 engagement。」所作所為皆有所本,省去無效成本的浪費,不忙亂,不心慌。

四年來,華風與 theFARM 已經建立了互信基礎,「theFARM 雖然是投資者,但對我們的決定一直都是很支持的。每次開會,都會先問『你們想幹嘛?』」除了絕對自由及資金挹注,華風也透過 theFARM 獲得許多資源連結,與各大平台、媒體,甚至戲劇節目牽線,這些,都是讓藝人作品曝光極大化的關鍵。

IMAGE

這樣穩固的後盾,推動了這些年來,Kimberley 與 Julia 成長與蛻變。Kimberley 看著 Julia 從沒什麼自信,每次要上台前都大喊「好緊張」的女孩,轉變為能在台上自信扭腰、享受尖叫聲的藝人;而 Julia 也看著 Kimberley 從負面思考的習慣中跳脫出來,變成正能量發送機。

「我覺得我們好幸運,可以 do it together,即便會面對很多挑戰,但是 at the end of the day,我們一定可以 get through,因為我們兩個一起。」

Kimberley 原先已經落淚,說完這段,聲稱自己情緒平穩的 Julia,竟也哭了。也許有點浮誇,不過,自由真好。

IMAGE

【theFARM 自由之地】
聲音的遊樂場,讓創作更自由呼吸。theFARM 以投資、發行、商務機會媒合為獨立音樂提供成長養份,鼓勵眾聲喧嘩,造音樂的自由之地。

theFARM 官網|https://thefarm.tw/
SoundScape 官網|https://www.soundscape.net/
theFARM 在田 Facebook|https://bit.ly/3fYZP6G
theFARM 在田 Instagram|https://bit.ly/3wBoFzD

#theFARM #華風數位 #ChynaHouse #Kimberley #陶逸群 #吳卓源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專題統籌游育寧
視覺統籌潘怡帆
採訪陳芷儀 Rachel Chen
撰稿陳芷儀 Rachel Chen
攝影Sean Marc Lee 李子仁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