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爸阿母的昔日春夢:專訪異色電影研究者詹璇恩,七〇年代的情色觀影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9.07.2021

1973 年林青霞以《窗外》出道,台灣觀眾在大銀幕上見證一代女神的誕生。但回顧七〇年代,刻在許多人心底的另一個名字,與「玉女」遙遙相對,她以一次次的寬衣與薄衫代表了性愛的美好——愛雲芬芝(Edwige Fenech)。

爆紅後被封為「世界第一號肉彈」的愛雲芬芝,背後代表的,是電影史如今鮮少提起的異色電影風潮。影廳裡潛藏的慾望、香豔鏡頭隨著時代移轉至錄影帶和 Pornhub,有時讓人忘記七〇年代除了瓊瑤帝國、李小龍武打風潮,以及《八百壯士》等愛國電影外,還有這麼一段「去電影院看異色電影」的時代。

若想瞭解更多,Google 搜尋「愛雲芬芝」四字,最完整的中文紀錄,來自詹璇恩的部落格。

IMAGE

《美嬌娘》出品於 1968 年,是愛雲芬芝的第二部作品,但在台灣 1975 年才上映,那時她已是全台異色電影愛好者不可不知的名字。詹璇恩考據,《美嬌娘》也以《俏野女》改名重映過。圖片出自 1975.10.11《自立晚報》,詹璇恩提供。

最 具 魅 力 異 色 電 影

視訊鏡頭裡,詹璇恩妝上細緻拉出眼線痕跡,白手套握麥克風,彷彿從過去走來。

她坦承,自己向來不太看「現在的電影」,從國中起就是如此——當同學沉迷動漫、偶像劇,她只偏愛老電影。也是在那時她開始接觸化妝,三〇年代米高梅巨星瓊克勞馥(Joan Crawford)是當時的偶像,唇蜜剛面世的年代,瓊克勞馥描繪出稍稍擴展自己唇形輪廓的豐厚水潤感,下睫毛根根分明,眼神漸深如海。

2010 年,詹璇恩開始在 Yahoo! 奇摩部落格寫老電影,關站前才移至痞客邦。她聽格友建議,到國家圖書館翻找報紙的電影廣告欄,週週登錄星期五的上映資料,藉以釐清每部片的身世。部落格復活了異色電影與性感女星們。除了愛雲芬芝,她也寫作風更為大膽的義大利女星史脫樂(Ilona Staller)、清純天真系的葛蘿莉姬妲(Gloria Giuda)⋯⋯像是一個時代的春夢縮影。

詹璇恩梳理六〇末延伸到八〇年代的「異色電影」觀影風潮,與「色情片/A 片」有所區隔——例如愛雲芬芝並不演出硬蕊成人片,而是添加出浴、更衣等鏡頭的軟調愛情電影,異色電影通常以性關係、性問題為主題,或將片中僅佔部份的性元素放大宣傳作為主軸,並非特定體裁,更接近宣傳手法。

IMAGE

愛雲芬芝在《別怕!茱莉》,此片讓她在台灣知名度大開。「異色電影」和現在所知的「A片」相比更為軟性,往往以出浴、更衣等鏡頭滿足觀眾的慾望。圖片出處:IMDb。

 

IMAGE

《別怕!茱莉》上映時的廣告,此時愛雲芬芝還未被異色化。1972.04.06《自立晚報》,詹璇恩提供。

有時甚至全片無暴露,但片商依然時常主打香豔文案、觀眾趨之若鶩。寫起來比看起來香,異色電影一腳踏入色情、但又不(能)是 A 片,也呈現出七〇年代某種特殊的時空環境——電檢制度禁止「猥褻」,偏偏性事又能催票房。在錄放影機允許民眾私藏/私嚐香豔鏡頭以前,電影院竟成為解方。

在開放的地方看被禁止的東西,矛盾的態度撞擊出各種觀影環境的歪斜,片商左手剪下問題片段以免審查失敗,右手把片段交給電影院,又登報大肆宣揚。1967 年的《獸王野女》便在自清裡努力吸引觀眾:「這不是色情片但仍不失大膽作風!」

另一方面,電影院老闆除了打點黑白兩道關係、小心防範稽查,也在放映時私接。詹璇恩整理私接種類:除了放入完全無關正片的違規片段,也有在審查時先把違規片段移除、放映時再私接回原處或電影任何一處。最用心幾近二創,像是《大追戀》在高雄市上映時主打愛雲芬芝,但她實際上並無參與演出,而是暗示了放映時安插她主演他片的鏡頭。台北知名的情色電影院白宮戲院老闆蕭瑞隆也提及:放映《貴夫人》時片商找出女主角早年裸露鏡頭安插,恰好切合情節發展,看來毫無突兀之感,也幾乎是一門手藝了。

七〇年代的這種模糊,也是吸引人的地方。詹璇恩研究的動機之一,是理解許多人心中那個「純樸」、「保守」時代裡,暗暗蠢動與不安的那些人與事。

「我問牛肉場的主持人與企劃說,脫衣舞、牛肉場過去是很發達的,可是我們又一面定義那時候台灣是很純樸的社會,你怎麼看當時台灣的民眾?業者就告訴我說,那時候台灣民眾很單純——他想要去看什麼,他就排隊去看。」

而慾望,是超越戒嚴、管制的存在。除了少數經濟寬裕的人會邀請片商來家裡放映、或揪團私下觀看,大部份的人需要將赤裸的慾望放在公眾場合裡,「純樸」或許因此成為一種比現在更直接的形容:「觀眾看到脫衣舞孃一直沒脫會鼓譟、潑汽水;廣告香豔但電影實際沒脫衣鏡頭,可能會跑到票口罵售票小姐。」

七 〇 年 代 成 人 寶 鑑

異色電影本身就在一種特殊的觀影脈絡下成形,人手一機看 A 片、影像泛濫的時代,很難想像當時轟動之作是什麼?

《Fa電影欣賞》專題中,詹璇恩整理異色電影演進史,其中西德的性教育片有重大影響。以《婚育寶典》為首,時任衛生部長的凱戴夫人以大眾媒體推廣性教育的作法大受歡迎,藉由女主角參加婚前健康團體並求診於婦科醫生的過程(包含分娩與胚胎發展過程),讓大眾更了解相關性知識。《婚育寶典》發行一年後,累積四千萬觀影人次,續集《愛的藝術》《新的時代》也同樣賣座。

詹璇恩分析,「那時候台灣人可以接觸到的性教育叫『生理衛生』,都是生殖構造、解剖取向的,可是這很侷限啊,無法讓大家了解文化上的性知識。《婚育寶典》也是比較生理取向的,後來的性教育電影就比較文化、社會取向,會探討到不同性的背景的伴侶之間,可能會有的問題。」丈夫外遇怎麼辦?小孩包包裡放避孕藥,該如何處理?課本裡沒教的,性教育電影裡可能會有。

IMAGE

西德性教育片《婚育寶典》大熱後,接連拍攝續集《愛的藝術》、《新的時代》,皆非常賣座。由左至右:1969.05.17《聯合報》、1970.01.21《中華日報》、1971.03.08《中華日報》,詹璇恩提供。

性教育電影流行的年代,也是台灣現代化的過程,婚前約會跟自主結婚開始成為主流,而父母又多是媒妁之言、不談性事的一代,我們的爸爸媽媽們年輕時,或許也曾苦惱過:「比如說婚前性行為,我們要怎麼去看待它?如果有多重性對象怎麼辦?」關係的現代化過程裡,性教育電影反映的是一股想要了解的焦慮。

「人類『性』醫學生理常識,秘密公開電影。青年男女缺乏性嘗試而造成悲劇!領導青年朋友邁向幸福途徑的貢獻!」——《洞房》

「本片獻給天下青年男女異色珍貴衛生常識解說鉅片」——《禁房》

當然,其中不乏以性教育包裝、企圖瞞天過海的情色電影。詹璇恩整理,台灣影人跟隨性教育片風潮開拍的首部作品,應是玉成公司《新婚寶典》,宣傳時使用容易與《婚育寶典》混淆的文案,甚至在某些縣市搶先推出。外觀雖是性教育片,卻僅以幾句台詞解釋女性陰道閉鎖(片中稱「石女」),更多歡愛鏡頭。

台灣影壇 1971 年相繼推出黑白台語片《婚夜秘密》、彩色國語片《禁房》,承襲遺風,創造票房亮眼。倫理教化色彩漸淡,性教育成為幌子,這點主管機關其實也知道:「有一些相關部門,都開始討論怎麼去區分性教育跟猥褻的素材。」

IMAGE

根據詹璇恩統整,《禁房》光在高雄票房收入即高達 120 萬元,賣座程度超越歐美影片。右圖《恨妳恨妳又愛妳》則體現出此時期台灣異色電影片的特色,不刊登演職員姓名、加註日文使之看起來像日本片。左起:1971.11.05《台灣新生報》、1972.05.04《自立晚報》,詹璇恩提供。

除了性教育片外,更早出現的「夜世界」(sexy nocturne)電影也頗具時代意義。發源自義大利,這類影片由一場場歌舞表演、脫衣舞展現女性身體,通常在豪華夜總會場景攝製,並穿插歐美各地迷人夜景,其大受歡迎,或許也是因為提供了國際旅遊還未發達的社會,看世界的一種方式。

義大利可說是異色電影片種之王,包含桃色喜劇(通常由性感女星飾演不同職業、多笑料穿插的輕鬆之作)、衣不蔽體也理所當然的叢林冒險片(女星常飾演土著)、刻劃受困女子逃脫的「獄中女」類型等等,任君選擇。

延伸閱讀
IMAGE
談所謂「賣點」,郭南宏說自己「不會刻意追求藝術成就和參加影展拿獎,但也絕不違反電影應具備的專業技術水準。」

緊 張 愛 情 文 藝 到 處 突 破

研究七〇年代,詹璇恩沉浸在報紙裡電影廣告那一頁,逐漸拼湊出審查體制下百花齊放的社會樣貌。她最訝異的也是多樣性:「原來台灣在七〇年代間,一直是有異色影片源源不絕的引進或推出的。」

和現在院線以美國製作的主流不同,四五年級生上電影院像每天都在影展,「有些檔期大部份首輪都在放歐洲影片,一些獨立製作或沒那麼有名的也都會引入到台灣來,包含比較罕見的希臘、土耳其、中美洲⋯⋯,那時候台灣觀眾能接觸到的外國影片是非常多元化的,這是我在登錄之前比較沒有想到的。」

IMAGE

詹璇恩整理,愛雲芬芝於 1974~1982 年間主演義大利許多桃色喜劇,70 年代中晚期尤其流行以不同職稱作為片名,電影於台灣上映時大多翻譯以「女」「俏」「妙」等開頭。左起:1975.12.31《大華晚報》、1977.09.15《自立晚報》、1979.02.14《中華日報》,詹璇恩提供。

IMAGE

《美師進校》裡飾演女教師的愛雲芬芝。
 

登錄電影,最大困難是釐清身世。宣傳策略考量,有時換名上映看起來就像新片,在沒有預告的狀態下,許多影迷買票進場才知道是舊片。愛雲芬芝在台灣最知名的作品《別怕!茱莉》重映時改為《迷殺謎殺》,《我怕!達令》重映改為《女情》,《奪魂》重映又改為《別怕!達令》,簡直要變機智問答。

時代也留下許多父母不詳的電影,有時把這片的劇照放在那片宣傳,明明沒演的知名演員名字又放來這片⋯⋯查證不只需要苦工,也需要人脈。從部落格時代相伴而來的影迷們,詹璇恩常稱「文友」「格友」,這幾乎消失在社群年代的稱呼,伴隨的是四五六年級生大銀幕春光裡的成長記憶。譬如 A 電影在台北刊登廣告時用了 B 電影的劇照,她起疑,會先嘗試核對其他縣市的廣吿,若真的遇到死路,也需詢問文友當年是否看過?A 電影到底在演什麼?

她印象深刻是一個透過愛雲芬芝文章連接上的文友,記憶力驚人,又是異色電影的忠實觀眾,即便彼此不知道身份,卻多次幫她破案。有天李幼鸚鵡鵪鶉小白文鳥老師得知她在做異色電影研究,提到過去認識一人應可幫得上忙,那個名字陌生,她卻在言談間發現那即是多年來相助的力量。

調查成為和人有關的工作。原本內向、有電話恐懼症的她,像在虛擬空間找到一起看電影的夥伴,一個牽一個,竟漸漸滿座。2016 年她考入高醫性別研究所,論文主題需求,徵詢更多異色電影觀眾,格友帶著她去台南找訪談對象,在小吃店裡隨口問起老闆,「你有沒有看過異色電影?」居然也成就一場在小吃攤的訪問。

她研究異色電影,先是了解當時的電影,也了解當時的觀眾。詹璇恩說,起初最困擾她的一點,是針對性有關的話題,不太確定受訪者們是否說了實話?當時看完異色電影,和現在關在房間裡看完 A 片,都會發洩慾望嗎?手淫自慰嗎?會和親朋好友分享嗎?男性受訪者們大多否認,不不,看完就散場了啊。

「後來就慢慢發現,觀眾也不知道怎麼敘述那時候跟性相關的經驗,這本身就是一個答案——我才恍然大悟,他們說的『沒有』並不是不告訴我,是因為他們真的不知道怎麼跟我講。他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跟別人討論。這個『不知道怎麼講』,就是可以分析的。」

可以觀看、難以言說的性——研究建構起爸爸、阿公們的少年時,四五年級世代鮮少對年輕一輩彰顯的性的態度,也在不言之中有了對話。

女 人 性 生 活?

至於媽媽、阿嬤們少女時,可能從一開始就沒那麼多選擇。詹璇恩論文裡訪問的女性觀眾,都沒能順利看完,在驚恐中離場。

想去看異色電影的女性,若沒有門路,第一個門檻是不知道在哪裡放映。就算有了線索,以男性為主的放映環境,通常她們不會隻身前往,有央請男伴或哥哥弟弟帶上自己,也有乾脆呼朋引伴找其他女生一起去的。

「但就算跟同儕、男朋友一起去看,這個環境對她來說還是很不友善。女生走進去,觀眾如果注意到就會把目光都投射在女生身上,她就會非常不舒服。就像我在論文裡寫到:大家都在注意自己,男生又那麼多,她們在性別隔離的成長過程下長大,會很害怕。」 

這種性別失衡的場域,也和影片本身在攝製時服務男性的意識有關:「異色電影絕大部份就不是要拍給女性看的,觀影過程當中她可能會發現不好看,跟她本來對於性的想像、或是跟異性的想像怎麼差這麼多,沒有快樂的感覺。」經營情色戲院的蕭瑞隆就說,經驗上男性與女性觀眾比例大約十比一,女性大多結伴來看。

IMAGE

台灣拍攝之異色電影,其中《神秘女》為《殘愛》改名重映,《女體》導演為以《禁房》知名的劉陽。左起:1976.11.18《中華日報》、1976.12.10《自立晚報》,詹璇恩提供。

IMAGE

國語異色電影《熱夜》,1977.01.12《大華晚報》,詹璇恩提供。

詹璇恩說女性觀影人數較少、這點倒不意外,「如果說比較意外的,其實是那時候的女生也會對性很好奇,但就算對性有興趣、想了解知識,門檻卻非常高。她們並不是不想知道,還是會透過一些方法去了解,可是社會比較允許男生去進行這樣的探索,女性的資源,相對來說是很缺乏的。

就有受訪者說,小時候記得爸爸帶知名的成人片《綠門之後》錄影帶回家,媽媽不僅自己看,還邀請好友貴婦團來一起欣賞。對於性的好奇其實不分性別,但男性受訪者們也多半認知「男生看色情片很正常,不看才不正常」,但依然對走入聲色場所的女性好奇。

詹璇恩在論文中提到,「這個社會不是不期許女生去了解性的題材、也不是不允許女生有性的渴望,但主流的態度認為女人的性不應該由她們自己探索,應該由男生引導去認識。」這點也可以從受訪者的經驗透露,當男性觀眾看到一對情侶走進來、「男生帶女生來看」時較不會關注,認為是情侶間的情趣,「但一群女生去看就會被覺得很奇怪,女生跟女生兩個人去看更奇怪,他們不懂這是什麼情況。」

第 一 號 肉 彈

銀幕上下,異色電影一如大部份情色產業,是由女演員服務男性觀眾構築而成的產業。研究者多是討論性產業如何傷害女性,或反過來談女性在其中的能動性。但詹璇恩期待如今再探異色電影與觀影環境,我們能認知更多是:一個演員在成為性感尤物、豔星或脫星之前,先是她自己。

「不管這個從業人員或女演員是在什麼情況下拍攝異色電影,我都不想否定她們當時拍這些影片曾經下過很大的功夫、花了很多心力,希望可以讓這些影片在觀眾眼前有好的呈現。我討論這些影片也是希望讓大家知道當時她們的努力。」

對於異色電影,她一樣希望看進本質裡。近年來討論台灣社會過去的性風俗,一再強調過去是生猛的,把性放在獵奇位置,「這其實又複製了『性』被認為是見不得人的觀念。會希望大家去正視從業人員跟這個電影本身的價值。」

如今我們看異色電影剪報質地、宣傳語誇飾「肉彈」「肉香」,看似粗糙,但許多製作都有所用心。「在台灣可能會被宣傳得很低俗,廣告包裝以性為主,可是你去戲院看,音樂很好聽、演員服裝各方面都非常精細⋯⋯是一個水平滿不錯的影片。那個時候的人覺得低俗的東西,在美學上其實花了很多功夫去營造,語言和實際上看到的東西落差很大。」

一如她為愛雲芬芝辯護,「我有看到文章寫說,愛雲芬芝漂亮是漂亮,但沒有什麼演技。可是就我觀點來說,我覺得她演技滿好的,演不同角色都可以說服我。」豔星的表演史,除了觀看肢體,她欣賞穿脫之外的那些。

她寫豪放性感的史脫樂,更傾向用大家給她的綽號「小白菜」,畢竟光是將 Ilona Staller 翻譯成「史脫樂」,本身就有太強的暗示。

IMAGE

《一九七〇年代美的生活》書影。詹璇恩提供。

為女演員們立傳,她唯一專文寫過的東方演員是邵氏性感女星于倩,在七〇年代流行割雙眼皮的風潮裡,她維持單眼皮,以眼線勾勒出嬌媚線條,下眼線細細畫出下睫毛、或是後期搭配透明梗的下睫毛,呈現出東西合璧的風情。

「于倩她是單眼皮、五官有稜有角,比較不是我們現在大眾的審美,可是她還是很長一段時間都維持她本來的條件去化妝⋯⋯現在的人可能會覺得很奇怪,可是我覺得這是邏輯上很行得通的方法。」

她最喜歡的妝容,也是七〇年代。過去偶爾以此裝扮出門,還是有些彆扭,直到就讀性別研究所,包容性強的環境,讓她理解這並不奇怪,而是特色。「研究所之後,只要我在其他人面前亮相,我都一定是打扮成七〇年代的樣子。」後來以七〇年代為底創作小說時,甚至邀請同學一起扮裝、攝影,做成《一九七〇年代美的生活》小冊。

今日儘管淡妝,她眼線斜斜勾勒,也像七〇年代所留下的,彗星劃過天際的痕跡。

IMAGE

*備註:本文提及之片名與原文、年份如下(依出現序)

《獸王野女》(Gungala la vergine della giungla, 1967)
《大追戀》(Il maschio ruspante, 1973)
《貴夫人》(Secrets, 1971)
《婚育寶典》(Helga – Vom Werden des menschlichen Lebens, 1967)
《愛的藝術》(Helga und Michael, 1968)
《新的時代》(Helga und die Männer - Die sexuelle Revolution, 1969)
《別怕!茱莉》/《迷殺謎殺》(Lo strano vizio della signora Wardh, 1971)
《我怕!達令》/《女情》(Tutti i colori del buio, 1972)
《奪魂》/《別怕!達令》(Perché quelle strane gocce di sangue sul corpo di Jennifer?, 1972)
《綠門之後》(Behind the Green Door, 1972)

#異色 #愛雲芬芝 #台灣電影 #詹璇恩 #七〇年代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溫若涵
撰稿溫若涵
圖片提供詹璇恩
首圖設計黃詩婷
視覺統籌潘怡帆 Crystal Pan
責任編輯曾勻之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