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羅拉多步道健行(三)

作者幻境駱駝
日期28.01.2011

 

由丹佛出發一週後,麥特與我終於來到計畫中第一個補給點—貝肯瑞基( Breckenridge )。貝肯瑞基是一個典型的滑雪觀光小鎮,有方便的公車系統、規模頗大的超級市場和很多餐廳、酒吧。

我們到旅館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裝備衣物攤開晾乾,然後到街上覓食。飽餐一頓之後,我們到郵局把當初寄過來的食物領出來,並把認為不會用到的物品寄回家,包括一些衣服和超重的「防熊食物罐」。沒錯!防熊食物罐。美國的山裡有熊出沒,所以為了安全起見,很多國家公園會規定登山客一定要帶防熊食物罐才能入山。登山客在營地晚餐後,要把所有食物、垃圾和任何會發出味道的物品(如防曬油等)放進食物罐裡,放到離營帳一段距離的地方以免熊接近營地。不過科羅拉多步道並不是在國家公園裡,所以並沒有這樣的強制規定,因此我們決定捨棄食物罐,紮營時只把食物吊在樹上,這樣雖然比較麻煩,但是讓我們的背包輕多了。

第二段:阿肯色河谷由北至南縱走

離開貝肯瑞基後兩天,我們終於來到廣闊的阿肯色河( Arkansas River )河谷,而座落於河谷北端的利德維爾( Leadville )、高聳的艾伯山( Mount Elbert,美國本土第二高峰,標高 4401 公尺)與麥西山( Mount Massive,美國本土第三高峰)也終於出現在眼前。

科羅拉多步道的第二段從阿肯色河谷北端沿著河谷西邊的山腰一路向南至河谷南端的瑟萊達( Salida )。在瑟萊達鎮郊,阿肯色河轉往東南流向密西西比河,而科羅拉多步道則離開河谷朝西南進入聖胡安山地( San Juan Mountains )。艾伯山與麥西山的登山口就在此段的北端。

在這裡,我們開始在旅途中遇見和我們一樣往杜蘭戈前進的同好。在大家同方向又速度相近的情況下,我們不斷的在步道上趕上彼此。我們這群人後來熟了起來,有時一同紮營,有時一起前進,在補給的城鎮裡也會一起打混。

雖然美國本土第二高峰艾伯山的登山步道並不是科羅拉多步道的一部份,不過由於兩步道相接,登頂路程又不遠,大部份的登山客都願意多花一天停留此地以登上艾伯山頂,我與麥特也不例外。往艾伯山頂的山路又陡又崎嶇,再加上空氣稀薄,走兩步就必須停下來喘三口氣,短短二英里半的路程就花了我們三小時。在幾番折騰之後,登上愛伯山頂那一刻的興奮感與成就感,到現在還令我記憶猶新。

由山頂向四面望去,眼前的景致令人難以置信:往西看去是一望無際的山巒,往東是阿肯色河谷和河谷對面的山脈,麥西山座落於北方與我們相望,南邊則是雙湖( Twin Lakes )和蜿蜒流向遠處的阿肯色河。

在攀登艾伯山時,我得到了我的第一個步道上的綽號( Trail Name )—駱駝。為甚麼呢?因為我上山時多帶了一些水,救了兩個小鬼的命。

和我們一同攀登艾伯山的還有另外兩組各兩人的團體,共六人一起攻頂。由於登上艾伯山後必須循原路返回,因此我們把大背包丟在登山口,輕裝上山。手冊上說從入口到山頂大約兩英里半,於是其中兩位天真的大學生只帶了一小瓶水就出發了,沒想到山路又陡又難走,他們帶的水一下就喝光了,好在我有多帶水可以分給他們,於是他們開始叫我「駱駝」。

在美國的登山文化裡,這樣的步道暱稱不是自己給自己取的,必須是在山中相識的朋友以你做過的事或性格幫你取的綽號,想想還蠻有趣的。

艾伯山後第三天,我們來到了第二個補給的城鎮—比納維斯塔( Buena Vista ) 。比納維斯塔是個平凡的小鎮,位於阿肯色河谷的中段。鎮上少了貝肯瑞基濃厚的觀光氣息,卻多了鄉下純樸真誠的氛圍。

離開步道前往比納維斯塔的那天清晨,原本以為在這種大清早的深山應該攔不到順風車,不過我們卻很幸運的碰到一個住在附近出來溜狗的山難搜救隊員,他好心的載我們繞了比納維斯塔一圈(花了三分鐘)並告訴我們郵局、登山用品店、酒吧、超級市場和餐廳的所在。就跟在貝肯瑞基一樣,我們到了下榻的旅館後,就開始晾裝備,洗澡,採買,然後在整天在房間裡猛啃垃圾食物。

相較於步道的其他部份, 科羅拉多步道在比納維斯塔至瑟萊達這段路難度較低,風景也較平凡。這一段山路蜿蜒於山腰,上下起伏並不甚大,大部份的視野被樹林遮擋,所以也只能偶而看到東方與山路同向而行的阿肯色河。

(待續)
 

延伸閱讀:
科羅拉多步道健行(一)
科羅拉多步道健行(二)

#滑雪 #丹佛 #科羅拉多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文字幻境駱駝
攝影幻境駱駝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