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葉博覽會後記(下)

作者陳褘
日期04.02.2011

在這次的蜜香系大軍中,最讓人流連的反倒不是紅茶或綠茶,而是佛手。一直躊躇著到底要不要把這些店家給挑明了,揭人家短處麻煩多,揚人家優點也不見得好。一來沾惹打廣告的爭議,二來知名度提升,價格若也相伴提升,則非筆者之幸。但近年來台茶市場頗有劣幣驅逐良幣之勢,秉持著好物享同好的心態,還是丟了這些計較。

過往曾經在吳德亮先生著書中,於佛手一節看到「連記」的名號,但書總是如此,看過店家如星星點點,到頭來也無法通記了。連記本次主打兩支茶,一為紅烏龍、二係佛手。紅烏龍是以烏龍茶菁,輔以部分紅茶製法(例如重萎凋,即將茶葉攤放曝曬以降低茶葉水分的過程。)而成。今年冬茶(基本上茶一年至多可以五採,依時序不同分為春茶、夏茶、秋茶、冬茶與冬片。一般來講夏秋兩季多不採收製茶,蓋夏多苦澀、秋過淡薄。但此也非必然之理,南亞茶區就無此計較。而台茶依據每年氣候不一,製茶師工底趨向,亦可就其質性更作發揮。當然隨意為之坑矇雜混也是所在多有。)依舊帶有濃濃的熟果甜香,但這種香味和尋常的蜜香紅茶有所差異,一種特別的味道縈繞舌腔,卻也說不上來為何。一旁有冷泡的紅烏龍,斟起來喝甜味更盛。不過不知何以故,今冬幾款茶試下來味道都稍嫌淡薄,只得多添點置茶量。

連記的佛手種植於鹿野,面積不大,實因茶莊女主人素喜佛手滋味方始為之。早在 1970 年代便自坪林少量引進,於 1986 年起方廣為推引。復次,鹿野因日照時數長,兼支晝夜溫差更劇,大葉種的佛手茶於此較他處又肥碩幾許。因之兒茶素也較多,是以需透過浸置時間來降低苦澀。本次試茶,在相類似的底蘊下(因本支佛手經小綠葉蟬吸食過,是亦帶有蜜香),口感較紅烏龍豐富許多,苦澀後的回甘更顯滋味。想到該攤左近有販東方美人者,香味十分驚人,惟價格雖不過分但也難稱實惠。

倘要說本次茶博會有何印象深刻之處,除了喝到不少茶,買了幾把性價比甚高的茶具外,就屬和斯里蘭卡人打交道的過程了。這次在展場看到一批疑似被退(因貼掉了底部商標名)的茶壺,端的是小巧可愛,但上蓋和壺身釉色稍有差異,或為其遭退之因由。展場價約莫尋常的六成左右,甚為討喜。頭先買了一把,後來朋友看到委我再續一把,最後一天抵達時僅剩兩把,可謂有驚無險。茶具除了觀賞用,對於茶味的表現也是略占幾分,縱然遠不及茶之本質與水。

本次有兩間斯里蘭卡籍的茶商參展,前幾日甚少有人問津,要支彼等旨在尋覓經銷商。其一頭先在信步走近時,老先生猶趨前以英文詢問是否想作生意,不料末日抵達時已見經銷商端坐於彼。起初試了幾支茶,茶乾有做出玫瑰香,頗令人期待,是以約好在展期結束將這些茶樣悉數賣給我們。末了則稱這些茶樣要給經銷商帶回去,期間還不忘強調是因為經銷商邀請才來設攤,否則一趟下來花費十餘萬自是不貲。但現成的茶包則聽憑購買,是以仍揀幾樣解氣。另一家是一開始就講好經銷條件等等,但我等終歸只是以茶為食,未臻以茶為業的地步,也只是聽聽。一公斤五美元的價格適足令人心動,但一次至少需進五百公斤又令人生怯。後晌沒談多少生意,倒拿了不少茶樣。當中亦有如 OP(橙白毫,Orange Pekoe ,茶枝最頂起數的第二片葉)等芽茶級的可觀者,但泰半仍是 CTC( Crush Tear Curl,指的是仍稍具茶形的茶葉)與 Dust(茶粉)。估計要不了多久,這些東西都會出現在台灣的通路中,但絕計不可能是以如此質樸的形式出現了。

這就是茶葉博覽會,有人在當中作生意,有人在當中尋找心中屬意的茶種。有人得其所好,有人被宰仍幫對方背書。2011 年 11 月會有一場結合茶與咖啡的博覽會在世貿一館,錯過今番只好等來年了。或曰本次乏善可陳,但事事留心,除了學問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延伸閱讀:
茶葉博覽會後記(上)
茶。初窺

#茶葉博覽會 #斯里蘭卡 #咖啡 #紅烏龍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文字陳褘
攝影陳褘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