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香港|
麻甩彭浩翔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1.05.2013

最近彭浩翔的《低俗喜劇》熱潮捲到台灣,我非常驚訝這部三句不離港式髒話的電影,居然在台灣這麼受歡迎。試問台灣有多少觀眾聽得懂得何謂「乸西」呢(文中也有提到,其正字為「俹簁」,但原來這兩個字連台灣的正體中文字型都找不到,問你死未?)提到此片我不害怕討論它有多低俗,因為它並非港產片「低俗」之先河,畢竟九十年代的港產片就有王晶和半個周星馳,而再數到八十年代的賣座電影,還有麥當雄、麥當傑兩兄弟的風塵片。反而我覺得《低俗喜劇》實情不怎麼低俗,就只是嘴賤,更不是彭浩翔最成功和值得討論的作品。我最害怕兩件事情,第一,有人覺得《低俗喜劇》是彭浩翔的代表作,其實這部電影純粹只是即興之作,僅製作了十數天,它只是成功,但不出色;第二,有人覺得彭浩翔的低俗原來是這樣子的。坦白說,在彭浩翔多年的作品之中,這部以彭浩翔一貫拍攝的 CULT 片來說,其深度既不達標(個人認為《低俗喜劇》在彭浩翔作品之中評分應是最低的),亦顯示不了彭浩翔的電影風格。這是我害怕討論《低俗喜劇》的原因,並非它低俗,或者說,是因為它不夠低俗。

其實低俗這個詞語對彭浩翔就太字正腔圓,廣東話有個詞語叫麻甩(居然沒有出現在《低俗喜劇》的廣東話教材裡),而彭浩翔毫無疑問是我所知道的香港導演之中,最麻甩那個。王晶才叫低俗,而周星馳是無厘頭,彭浩翔拍的那種東西,叫麻甩。麻甩比低俗應該再多一分賤,同時再多一分聰明。

王晶式的屎尿屁作品中,急就章法,人物塑造都下流得頗為平扁,顯得有點浮淺,情況其實就確實像《低俗喜劇》的杜汶澤。而彭浩翔比王晶麻甩的地方是,臉上少一分賤,而多了那一分賤,卻聰明地藏在骨子裡。這一點在杜汶澤擔崗演過的彭浩翔作品中,都有明顯的痕跡。比如說,彭浩翔的《大丈夫》顯然就比王晶的《精裝追女仔》系列麻甩得多,兩片題材類型相近,《精裝追女仔》是擺明車馬追女仔,而《大丈夫》也是去「滾」(追女仔),但「滾」得好像戰士出征,或殺手任務;《AV》裡面一群大學男生就為了跟真正的日本 AV 女優上床,於是烏合之群決定裝模作樣拍三級片;又例如《出埃及記》的任達華和溫碧霞,表面上一個死了丈夫,另一個在安慰她,結果哭訴感性了半晚,兩人就突然鬼混到床上。我覺得這種嘴巴乾淨褲鏈卻早已拉下的態度就是麻甩。既提到杜汶澤,還記得無間道他跟陳永仁那句對白嘛:「當某人忙著某件事情卻又不專心地看著你,他就是臥底。」其實不只是臥底,口說一套,心有二用,麻甩也是這樣的。

要說的是,彭浩翔構思故事的聰明之處,便總是在一些亮眼的念頭中忽左而右,似是而非地漂亮顯露,但某程度上那是一種小聰明、機智的賣弄,除了在作品深度上有所欠缺,亦無法支撐起一個敘事結構完整的劇本。個人認為這是彭浩翔的電影特色,同時也是其作品的致命傷。彭浩翔執導作品從《買兇拍人》到《低俗喜劇》,點子勝於故事,很多時候鋪陳情節,只為故事背後一個荒誕的設定。說彭浩翔麻甩,不只是作品中的人物麻甩,而是他說故事的方法本身就很麻甩,可以想像他的作品就像一個穿著筆挺西裝的男人,但上到講台他並不是要操著流利高尚的法文演講,而是脫開褲帶讓觀眾們發現他沒穿內褲。用這個比喻來說,《出埃及記》的成功,在於任達華穿著警察制服,而溫碧霞又穿著人妻的長裙,便在全片的高潮,他們兩個就彷如突然全裸對著鏡頭。(同樣地,《低俗喜劇》的失敗便在於他只是上台用髒話取代了法文,而沒有真正露械)這個既是風格又是致命傷的特色,使彭浩翔作品總是有著難登大雅之堂的感覺。是的,我不會帶我媽去看《出埃及記》,正如我媽當年不願意帶我入場看王晶、以及邱淑貞(邱淑貞對我來說就是一個站在低俗艷情片最高點的女神)。然而,香港電影確實找不到一個跟彭浩翔相似地麻甩的導演,既然獨特,所以這個可愛得叫人又恨又愛的致命傷不妨留下來比較好。而我衷心期待他下一部作品是更成功的麻甩喜劇。

#香港 #電影 #彭浩翔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紅眼
攝影潘怡帆 Crysal Pan
圖片提供點睛石多媒體有限公司

凝視香港|照看《我城》:西西筆下的香港

07.05.2013

凝視香港|
一碗香港靚湯──讀蔡珠兒飲食文化書寫

14.05.2013

凝視香港|
所有可能的世界──九七.V城.董啟章

17.05.2013

凝視香港|
如常而真摯,是許鞍華最好的風格

20.05.2013

凝視香港|
香港有個田十八:談陳果電影

20.05.2013

凝視香港|
對照記:從摩登上海看現代香江

21.05.2013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