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蒙的榮光:愛丁堡國際科學節

作者林冠文
日期24.04.2011

(搭配音樂:理查.史特勞斯: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電影《 2001 太空漫遊》主題配樂)
( Richard Strauss: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Op. 30 )

近來英國政府財政吃緊大刪預算,許多公、教職的工作飯碗岌岌可危,但愛丁堡市區各處公共綠地仍然按照時序紛紛種植新的花種,春天的四月再怎麼難過,還是要讓這座世界節慶之都美麗迎人。此刻也正是愛丁堡年度十二個主要節慶活動( festivals )首發-愛丁堡國際科學節(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Science Festival )到來的日子。

愛丁堡國際科學節是現代科學節中最「古老」的,規模之大也是歐洲數一數二。1989 年這座偉大城市的人們認為科學是每日生活的一部份,我們應該以欣賞好書與精彩戲劇表演的同等心情來慶祝科學所帶來的新發現-既然是節慶,那就得用最娛樂的方式來使人親近科學。

從愛丁堡皇家植物園樹的童話故事、愛丁堡動物園的營火夜烤認識夜行性動物新朋友、聖吉爾斯( St. Giles )大教堂管風琴與洗碗槽的關聯(!),到愛丁堡節慶煙火的彩色科學,獨具創意的節目設計使得整座城市彷彿從漫長冬夜中甦醒,市內大學理工科系學生也扮演起科學節餘興節目的要角,穿梭在各大博物館與活動帳棚中,展現一己專業知識與青春熱血。

科學節約三分之一的經費是由英國各級政府資助、另外三分之一商業贊助支持,使得超過十二萬五千名青少年及成人能夠用低廉的票價(三分之一經費來自票房收入)參與活動。根據筆者研究近十年的歷史資料發現,愛丁堡的多個節慶活動均選擇類似的財務模型成功維持永續經營。

今年的科學節持續兩週,配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起的 2011 化學年( International Year of Chemistry )主題,超過兩百個大小活動在這座開啟十八世紀歐洲啟蒙運動( Enlightenment )的重要都市豐富每個腦袋。與其他城市科學節明顯不同的,是節慶之都的街頭精神與知識歷史光輝照耀下的使命感:這裡是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 Adam Smith )發展資本主義經典「國富論」的舞台;啟發愛因斯坦相對論的哲學家大衛.休謨( David Hume )的圖書館;近代地質學之父詹姆斯.哈頓( James Hutton )與詹姆斯.克拉克.馬克士威( James Clerk Maxwell,古典電動力學的創始人)的家鄉。對一個小國寡民的蘇格蘭首府而言,是驚人的一頁歷史。

史學家認為蘇格蘭啟蒙運動( Scottish Enlightenment )是在被擠壓的民族性下爆發的知識火山。1707 年不甘願的併入英格蘭成為現代英國的一部份,被壓抑的蘇格蘭民族自決火焰移轉到知識上的自覺發憤,立志要在科學發現地圖上尋找自我實現的座標。地理惡劣環境造成的貧窮使得當地人民必須接受多元的求生途徑與文化,積極在各種學科上尋求與國際接軌。他們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的吸收當時歐洲各地風起雲湧的思潮、科學改革,在十八世紀建立起獨步全球的高識字率教育體系,再一路搭上大英帝國殖民擴張的風帆,將自己先進的思想、知識推銷至世界各國,這份榮耀振奮著一代代的蘇格蘭人。

科學節在愛丁堡並不只是博物館內科學教育器械的展示,而是從街頭藝術( street art )發想到街頭科學( street science )的人與人、心靈對心靈的互動模式,更是蘇格蘭人一年一度傳承啟蒙時代民族光榮的歡愉慶典。

IMAGE

圖說:火車站後的藝術中心變身為科學劇場。

 

IMAGE

圖說:街頭科學——打火機燒裝水的氣球,會不會爆炸?

IMAGE

圖說:啟蒙。(插畫:高千敏)

 

延伸閱讀:
愛丁堡的移動城堡:洛錫安巴
蘇格蘭格紋.Burberry的祕密

#啟蒙 #國際科學節 #蘇格蘭 #愛丁堡 #英國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文字林冠文
插畫高千敏
攝影林冠文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