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島渚的日式情慾電影(三):《御法度》武士道中的同志情感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2.09.2015

作為大島渚職業生涯中的最後一部作品,《御法度》(Taboo, 1999)的確沒有讓他的觀眾失望,在以男女情慾作為媒介探討戰時日本文化體制下的瘋狂後,大島渚以男性情慾、兩個男人之間的誓約和同性凝視為媒介,挑戰傳統武士道價值。

背景設於 1865 年,《御法度》劇情描述新選組為了引進新血舉行了劍道比賽,年輕的商人之子加納(松田龍平飾)在比賽中以劍術驚豔眾人,被選入新選組,卻引起了男人對男人的渴望。周遭的人物有的毫不隱藏對加納的渴望,有的則是懷抱著不明所以、令人困惑的情感,剩下的人們負責散播謠言、隔岸觀火,並帶著一定程度的好奇猜測著與加納有關的事。

這麼一來,新選組這個武士組織在表面上依舊維持其不可動搖的秩序,實際上已經為了一位「還留著瀏海」的年輕男子軍心動搖了,在時常發生的玩笑與起鬨中,幾個角色與加納的關係也逐漸建立起來。第一位就是與加納一起被選入新選組的窮武士田代(淺野忠信飾),並被公開認為是加納的情人,但弔詭的是,整部片中看不見兩人的親密戲,主要藉由一場鬥劍確認兩人確實有某種牽連,劍術較強的加納卻輸給了田代。

另一位是一直默默從旁觀察加納的右澤,他對加納的情感參雜迷戀與強烈的佔有慾,看似安靜內斂的他卻主動對加納示愛,雙眼透著瘋狂。一幕兩人露骨床戲中,右澤意圖殺死加納,希望他永遠屬於自己,右澤是片中唯一確定與加納有肉體關係的角色。

電影中後段的一個主要事件是右澤之死,當然觀眾與片中角色會猜測是心生嫉妒的田代所為,但奉命調查的新選組中尉土方歲三(北野武飾)則認為事有蹊蹺,土方在片中作為觀察者,似乎對加納的情感最中立,並沒有被迷惑。而多數對於人物關係的猜測與想像也透過這個角色呈現在觀眾面前,但即使較為客觀,卻無法說他對加納完全沒有慾望。

 

即使人物關係曖昧不明,電影的最後 10 分鐘卻利用一場決鬥說明了所有事情。因為一把匕首做為證物,加納的第一個情人:田代被指為殺右澤的兇手,而加納將負責處決他。土方與一開始的面試官沖田(武田真治飾)則在旁觀戰,在此之前沖田都沒什麼戲份,但點題的「菊花之約」卻是從他口中說出。

菊花之約描述兩個男人之間的約定,其中一位照顧了生重病的朋友,生病的朋友因為感謝,所以約定好重陽節會再度拜訪。相約的時刻來臨時,他卻無法趕至,於是決定自殺,讓自己的魂魄去赴約。對沖田來說,這個故事雖然體現了男人之間的「愛情」,卻只是美麗的故事而已,所以他認為田代與加納在現實中的關係令他「感到噁心」,但事實真是如此嗎?土方問出了觀眾的疑問:「你是不是愛上加納了?」

兩人討論之際,田代與加納的決鬥也開始了,田代認為加納栽贓自己,這時觀眾發現,即使所有事件皆圍繞著加納,但他卻是我們所知最少的人物。他的行為動機、情感與性格都像是謎,只反映在周圍人們的投射中。

決鬥進行到最後,田代佔上風,卻因加納的一句耳語而鬆懈,加納無情的殺了田代。觀戰的沖田和土方默默離開,正行經一棵櫻花樹,沖田像想起什麼一般的返回現場,對著沖田的背影,土方說:「加納愛的是你!」接著我們從土方的角度聽見一聲加納的慘叫,究竟是沖田所為或加納自殺,觀眾不得而知。

整部片土方的腦中曾出現數種不同的可能事實,在一切猜測都無濟於事後,我們發現真相其實並不重要。大島渚透過此劇情結構試圖說明的是,在懸疑與推理背後,人們也只是想要一個美麗的故事罷了,心情頹喪的土方在片尾崩潰地砍殺了美麗的櫻花樹,似乎象徵了日本現代化之前的武士時代即將告一段落,這個時期蘊含的戒律和與之相對的、對美的古典概念也即將消逝。
 

#大島渚 #御法度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于念平

大島渚的日式情慾電影(一):《青春殘酷物語》的反叛與掙扎

22.09.2015

大島渚的日式情慾電影(二):《感官世界》中的愛與死

22.09.2015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