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難民潮的第一手消息(一):包藏在「難民」標籤後的故事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7.11.2015
「我在斯洛維尼亞的南部邊界拍攝。那些從克羅埃西亞駛來的列車,一班接著一班,每班上頭載著超過 1500 位難民,他們有老人、小孩、孕婦,和各種期待來到歐洲發展新生活的人。列車靠站後,他們得徒步走過 3 公里,才能來到最近的難民聚集地,鄰近的難民收容中心皆早已人滿為患,許多傍晚或凌晨才抵達的難民們,經常必須在露天的等待區徹夜等待。隔天一早,新的列車再度駛進斯洛維尼亞,人還是一批接著一批地來⋯⋯」旅居斯洛維尼亞的攝影師張雍,從 Skype 的那一頭說著他所見到的「難民潮」。
Rigonce, Slovenia - 26. 10. 2015 © Simon Chang
這波受到敘利亞內戰、ISIS 崛起引發的移民潮,被稱為是二戰以來「最嚴重的人道危機」。為了逃離終日戰爭、恐怖主義威脅和失敗的統治政權,敘利亞及阿富汗等國家的人們,用盡一切方法逃亡海外,而鄰近的歐洲國家自然成為首選目的地。他們大多循著西巴爾幹半島的路線:先移動到土耳其,坐船前往希臘,接著往北方經過塞爾維亞、匈牙利、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等地,一路逃到目前看似最歡迎難民的德國。
隨著 10 月中匈牙利政府宣布關閉和克羅埃西亞的邊境,斯洛維尼亞成為目前抵達中歐和西歐的最後一道關卡,這個人口僅有 200 萬的小國,在短短一個月內迎來了超過 17 萬的移民過境。
張雍在當地人稱作「綠色邊境」(Green Border,平日沒有設置邊境檢查哨的國界)的第一現場看著這些難民途經斯洛維尼亞,和他們聊天,聆聽這些人之所以逃離的原因。他遇到英文說得很好的敘利亞建築師、五星級飯店的資深領班,都認為自己到了歐洲,依然可以貢獻所長;有位敘利亞的警察不願意動手殺死自己的同胞,遂選擇逃亡;有些人打算到歐洲投靠親戚;還有些人是隻身前往,先為老婆、小孩探路。
Obrežje, Slovenia - 20. 09. 2015 © Simon Chang
其中有一個十人的家族,全家包了遊艇從土耳其來到歐洲,「他們害怕橡皮艇會沈船,決定一個人花 2000 歐元坐遊艇!逃難的途中,希臘警察曾經把他們的手機沒收,但我看著爸爸正拿著一隻全新的三星手機,是沒收後才買的。整個家族帶上所擁有的一切,無所不用其極地逃,你知道他們再也不想回去了,無論如何就是要離開家鄉。」即便不像這家人如此富有,要從敘利亞逃到斯洛維尼亞,一路上也必須付出至少 1500 歐元的旅費,「真正能逃出來的,其實是當地經濟狀況不錯的人。」
這些人到了歐洲,原以為是踏上美好的新大陸,沒想到各國政府邊境關得關、警察趕得趕,逃難的路上又髒又亂,十分波折。如今時序入冬,歐洲的夜晚已經相當寒冷,張雍在斯洛維尼亞邊境觀察到,難民們只能升火取暖,但因為人數太多,連樹枝都不夠燒了,眾人只好把牛仔褲、塑膠罐、玻璃等物品,通通當作柴火,才能免於寒凍。「你明知道現場蔓延著各種有毒的氣味,但為了生存,他們別無選擇。」
張雍坦言,對台灣人而言,難民潮或許只是「一條新聞」,大家難以想像事件的重要性,「但別忘了,在 1949 年,我們的上一輩也都是難民,差別只在於我們是坐船來的。而且,沒有任何一個人值得這樣的對待,你的冷漠,比那些在第一線失去耐心的警察還要粗暴。」他提醒,這件事情與我們的距離比想像中近得多,這波難民潮改變了西方國家的人口結構,在很短的未來,將會影響整個世界。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關心,當人們開始關心和傾聽,自然會找到下一步可以出力的事。目前歐洲當地義工成立了網站 Refugee Volunteer Map,隨時分享各地最新的難民移動狀況與所需要的支援,提供各界參考。
Rigonce, Slovenia - 22. 10. 2015 © Simon Chang
Dobova, Slovenia - 25. 10. 2015 © Simon Chang
 

張雍 / Simon Chang
攝影師,1978 生於台北。台灣輔仁大學影像傳播系畢業,2003 年起旅居捷克,就讀於布拉格影視學院(FAMU)攝影系碩士班。 2010 年開始以巴爾幹半島上的斯洛維尼亞(Slovenia)為創作據點,目前工作地點為台北及歐洲兩地。

長期以深度人文故事及人們在不同環境裡的反應為其創作主軸。曾在台灣出版作品《蒸發》、《波西米亞六年》、《雙數 / MIDVA》,最新攝影散文集《要成為攝影師,你得從走路走得很慢開始》是張雍旅歐十年所體會的攝影信念——攝影不只是項專業,是一種骨氣、更是一種生活方式,而一張照片,是作者面對當下生活最誠懇也最直接的證據。
#攝影 #難民 #斯洛維尼亞 #張雍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Layu
圖片提供張雍

歐洲難民潮的第一手消息(三):面對國際議題,攝影師應該做的事

17.11.2015

歐洲難民潮的第一手消息(二):粗暴警察的背後,是政府的無能為力

17.11.2015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