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封面|
演戲不忘寫字,
不做一個普通女演員:鄧九雲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9.05.2016

剛才親吻過後的四十八分,我決定不再做一個「普通女演員」。

──鄧九雲〈未來回憶〉

鄧九雲有一雙靈動的眼睛,令你和她說話時,忍不住一直被她吸引。她的文字細膩而純真,說話則是有條有理,既感性、又理性,說起她成為演員的過程,她坦承說道:「我很快就發現演戲是要學習的。其實,我不能說有很大的表演慾。」

從模特兒到演出電視劇、前往英國讀戲劇,回台後參與了林奕華導演的《賈寶玉》演出,鄧九雲開始在戲劇圈邁出穩健步伐。「和一些演員朋友相比,我對演戲的熱情似乎比不上他們。坦白說,我也沒有太多在舞台上的經驗是讓我覺得:『哇,我很有成就感!』但我喜歡整個表演籌備、排練到演出的過程,面臨各式各樣的人和問題。」

近年來也投入寫作的她,喜歡寫短篇小說,也渴望創作劇本。〈未來回憶〉這一篇作品,以第一人稱描寫一位女演員在親吻刺激腦袋活化的四十八分鐘裡,希望不再做一個「普通女演員」。

不過,我還是想做演員,只是我想要用一種可能這世界目前還沒有存在過的方式,重新建立起我、角色與觀眾的關係。

_什麼樣的方式?

_首先,我想扮演的角色是要真實存在過的。

_像傳記電影那樣?

_可以這麼說,但傳記電影都是一些偉人。那些人都跟我的觀眾沒有那種非常靠近的親密關係。

_妳的觀眾會有多少人?

_一個。一次一個。

_所以妳想要扮演觀眾的現實生活裡真實存在的人?

_是的。

 

這是故事中女演員的想法,也可能是鄧九雲對演戲的一些想法。鄧九雲說起拍攝電視劇《落日》的過程,從完整的劇本到拍戲,整個完善的過程是她心中理想的演戲經驗。「而寫作則可以讓我掌控每個環節。」寫作帶給她自給自足的成就感,兩者可能提供了她不同的體驗,各自刺激、滿足著她。

鄧九雲的家明亮乾淨、窗外綠油油的一片,愛犬 Cookie 整日伴隨著她,木質地板舒適自在,寬敞客廳中擺放一張大木桌,更是她工作、寫作的主要空間。整面書牆特別設計打造,放下許多她喜愛的書,鄧九雲愛好整潔,屋內保留許多空間不雜亂,顯示出她嚴謹而積極的個性。

戲劇──關於愛/情、關於女子

「我認識很多人,都覺得認識林奕華導演人生有些改變,其實我也是。導演讓我更珍惜創作這件事。他很會用演員的本質,喜歡長時間和演員合作,整個團隊像一個家庭。他會不斷和別人分享他腦中正在思考的事情,蠻奇妙的好像就是認識他後才慢慢開始寫字,他也很鼓勵我寫作,給我一些意見。」

鄧九雲於 2011 年起演出舞台劇《賈寶玉》,開始與林奕華導演長期合作。她於《賈寶玉》中飾演探春、晴雯,《三國》飾演趙雲,以及在《恨嫁家族》飾演三妹。探春理性、顧全大局,而鄧九雲也覺得自己在團體內較抽離,與《賈寶玉》的一群女演員們也是慢慢才熟悉。但當鄧九雲開始與朋友親近,就非常講義氣、為朋友打抱不平,就像晴雯一樣,與角色都有種神秘的共通點。

四月中鄧九雲演出了果陀劇場的《純屬張愛玲個人意見》,將張愛玲書中對女人與服飾的細膩刻劃,與個人意見的犀利搞笑批評結合,呈現世代眼光對服裝與自我的見解。

 

「導演 BABOO 很聰明,非常懂商業和時代。有時候他有些要求卻表達的不是很明確,讓我學習如何去和導演溝通,去適應導演。」鄧九雲初次與 BABOO 合作,認為他給演員很大的空間,讓演員自行發揮,雖然有些辛苦,但也是給予演員創作的權利。挑戰喜劇,鄧九雲雖緊張,但仍表現專業,展現出她黑色幽默與犀利的一面。「這一部戲要心情很好地去演,要很鬆,不能太認真,也不能不開心!」

因為這齣戲,鄧九雲也開始閱讀張愛玲。兒時喜歡在外玩耍的她,常常與哥哥去爬山,書讀得不多,一直到長大後才開始大量閱讀,並受翻譯小說影響很大。

讀張愛玲,鄧九雲坦白說覺得有些「煩」。「若是早點閱讀她的書,應該會很迷;但我現在已經過這個階段了,她關注的那個年代的女人、家庭及社會,已經不是我現在關注的事情。但她的文字還是非常厲害。」她讀的第一篇張愛玲小說就是〈第一爐香〉,女主角即是她所飾演的角色之一葛薇龍。「我很喜歡葛薇龍,小說最後幾句真的有打動到我:『我愛你,又關你什麼事。千怪萬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這角色其實很強悍。」

迷戀文字,小說、劇本、排練日誌

六月鄧九雲將演出莎妹的《百年孤寂》,並出版新書小說《暫時無法安放的》。接著由她主導的《溫聲細語》也將在九月上演,找了三位導演,總共三齣戲分別都取自她的小說內容,是為「半讀劇」的表演型態,鄧九雲也會演出其中一齣戲。

2015 年鄧九雲同時出版了兩本書:《我的演員日記》、《用走的去跳舞》,分別為她的排練日記以及短篇小說集。在《我的演員日記》中,收錄多則從《賈寶玉》最初排練至巡迴各地的心情感想,還有《三國》和《恨嫁家族》的排練隨筆,角色功課等。

鄧九雲的排練日記細膩而誠懇,反覆掏洗自己的演出心情和動機,在演出期間她也會閱讀過去的日記來提醒自己需要注意哪些地方。「像《賈寶玉》重新開始巡迴時,我不是看劇本,而是看過去的紀錄,有很大的幫助。」

「我很怕被罵。當學生時是,在生活裡更是。但究竟犯錯有什麼了不起?」鄧九雲在《我的演員日記》中,曾經這麼寫道。「我是一個很討厭暴力的人,我覺得事情可以好好說。有些導演會罵演員,對我來說是完全沒用的,越罵我越抽離,我是吃軟不吃硬的。」鄧九雲一邊思考一邊補充道。

 

理性與感性兼具

對寫作頗有野心的她,除了寫短篇小說,還希望能寫劇本,或者為自己鍾愛的小說翻譯。「我現在最希望的就是能靠文字生活,就可以到世界各地去玩⋯⋯」鄧九雲迷戀文字,也努力耕耘拓展,她的生活由戲劇、寫作、運動以及照顧愛狗 Cookie 安穩構成,常常帶著 Cookie 在家附近的山區走走。   

鄧九雲除了爬山、跑步,也定時去健身房。「我覺得越需要用情緒工作的人,越需要強壯的身體。」她也相當重視飲食,時常親自下廚,常吃沙拉和芝麻麵等等,留意生活細節。

 

但是發現即使我一個人白床單還是很容易髒,發現買了的漂亮新衣服沒穿過幾次,因為我每天都只穿那兩雙球鞋。我把耳環拿下來,因為運動很不方便。我發現我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獨身女性。我去超市買一人份的有機食品吃得很講究,我挑平日沒有人的時候去看歐洲電影。我沒有抱怨,反而覺得自在,我為不用再膽戰心驚面對起伏不定的心情感到欣慰。

──鄧九雲〈影子 37.8 度〉

鄧九雲準確刻劃獨身女性的心情,細心描繪城市女孩在乎的事物。雙魚座的她,筆鋒感性,處事卻直率理性,擁有自己的步調與計畫。在舞台上,她則可以將兩個她合而為一,讓人們看見更多面向的她,綻放光芒。

 

#鄧九雲 #封面人物 #林奕華 #賈寶玉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林易柔
撰稿林易柔
攝影潘怡帆 Crystal Pan

五月封面|
一次只愛一個
──鄧九雲的萬物論

29.05.2016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