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覺得像在看偵探小說嗎?專訪法蘭X方序中的音樂製作與專輯裝幀設計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8.06.2017

雖已有多次人物採訪的經驗,但對於這一次與法蘭的訪談,我仍是緊張的。法蘭的音樂是一座森林,你需要夠安靜,而且夠用心地聆聽,才能夠撥開迷霧走進。法蘭在裡頭品品低吟著人生的善感;那些我們不敢明說,心裡的愁慘與溫柔,都被她藏在暗綠的音符樹叢裡。

採訪當天下著小雨,我們約在六張犁附近的一間咖啡廳,比預定的時間晚了一些,法蘭身穿著這一次  Fusion project 裡頭蔡宜芬設計的黑色薄紗洋裝走進。簡單介紹彼此之後,法蘭端詳著我的名片,重複唸了兩三次印在上頭的名字後坐定。「我們開始吧!」法蘭微笑對著我這麼說,彷彿給了我一把探照燈,邀請我入森林。兩個小時的訪談,神秘的造林者法蘭比我想像中親切一些,點了杯果香調酒的她,時不時的玩笑話,也緩解了我原先緊繃的心情。

時隔三年,法蘭黛終於帶著《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回歸樂壇,這張讓聽眾們望穿秋水的新專輯,除了有完好而豐富的音樂性,創新又新穎的行銷企劃面向,也替這張專輯增添了期待度與多元性,甚至在募資時期吸引到三倍以上的募資金額,聽眾期待可見一斑。這一次,我們專訪了專輯的製作統籌法蘭,以及專輯裝幀設計師方序中,請他們從音樂製作及裝幀設計面向來談談這張專輯,以及這一次配合專輯孕育而生的 Fusion Project。

專訪 法蘭 方序中 《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不自溺,用音樂擁抱他人

許多人深愛著法蘭的音樂作品,她總是把情感寫得真切,歌詞聚焦於人性的描寫,無論是內心的細膩變化,或者是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幽微觀察,法蘭使用了精準的字句,把每一種情感刻畫得深刻。她的歌詞像是一把銳利的刀,把你沒有發現的,甚至是不願正視、刻意隱藏的情緒剖開,它並沒有教你該怎麼包紮,但你可以學著面對,並與傷口共處。不自溺,用音樂擁抱他人

「比起前兩張專輯,我覺得《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是一張更明亮、更快樂一點的專輯。對我來說,《受寵若驚》是小女生在自己的世界中的悄悄話與 murmur。而《隨波逐流我不介意》的情感則是孤傲的,我難過我的、我思考我的、所有事情我都有我自己想像的方式,我並沒有要跟別人接壤。到了這一張,就是走出來的感覺吧!無論是什麼樣的情感,我都想用比較旁觀者的角度來看。」

我問,這一張專輯中,孤傲的法蘭還在嗎?「我覺得我變成大嬸了!」法蘭摀著嘴開玩笑這麼說。比起照顧自己的情緒,對現在法蘭來說,她更在乎自己所愛的人事物過得是否安好,而這樣子的想法也反映到了創作中,自溺的情感在法蘭黛的歌曲比重中逐漸減少。「另外一部分,我也想藉由音樂張開雙手去擁抱別人、安慰別人。」

聊起選曲,法蘭偷偷透露,其實專輯內有許多曾改過曲名的歌曲。〈一時脆弱〉原本叫〈脆弱〉,〈永遠在一起〉原本叫做〈在一起〉,而〈該死的冷戰〉原本則取名為〈冷戰〉。法蘭接著說:「〈眼妝花〉原本叫做〈眼妝〉,不過我覺得『花』是一個很特殊的詞,可以是動詞或名詞,把眼睛哭花了、暈開的眼妝像是一朵花都可以解釋得通。」追問改這麼多首曲名的原因?法蘭則說:「你不覺得這樣比較有小說章節的感覺嗎?」

專訪 法蘭 方序中 《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專訪 法蘭 方序中 《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關於選曲:在年輕時寫的歌,以及不寫愛情的情歌

身為法蘭黛的聽眾許多年了,初拿到《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時,有一個讓我十分驚喜,更準確來說,是讓我感到欣慰與感動的地方。那就是:〈多想將一切做得完美〉及〈一時脆弱〉這兩首以往幾年只會出現在現場演出、聽眾們再也熟悉不過的歌,它們終於有了錄音室的版本,被收錄在專輯中。我好奇地問法蘭:「為何不是前兩張專輯,而是決定收錄在這一張專輯呢?」關於選曲:在年輕時寫的歌,以及不寫愛情的情歌

「我一直都很想把它們做成『作品』。這兩首歌都是我 18、19 歲寫的歌。〈多想將一切做得完美〉是一首寫給媽媽的歌,仔細看歌詞內容的話,你會發現它的情緒是帶著自卑的,當時的我,希望我做的事都能讓媽媽滿意;而〈一時脆弱〉寫的則是我剛到臺北生活,無助和徬徨的感受。會選擇在這張專輯正式收錄的原因呢,就是因為我想用現在的角度來詮釋這兩首歌,輕鬆地唱,唱完還可以嘲笑一下以前的自己:『 嘿!Why so serious?』」

而專輯內,帶著一點爵士曲風的〈Breakfast for you〉,則是法蘭在 19 歲時寫給當時吉他手男友的小品情歌。如果仔細看歌詞,會發現有許多英文的措辭是較幼稚、口語化的。「要把這首歌收進專輯的時候,我反而沒有想要去訂正那個年輕時的自己,那就是我當年的樣子嘛!」歷經九年的音樂歷程,法蘭不再透過作品來建構與定義自己,而是讓它們保持真實的樣貌,還原當時那一場與自己最真實的對話。

專輯到了後半段,鼓的節奏緩了下來,配器漸漸簡單,法蘭在歌曲裡頭用效果器來歌唱的比重也少了,〈你結婚了嗎〉和〈漏數的羊〉是兩首從歌詞到編曲,情緒皆非常柔軟的歌曲。從第一張專輯的〈Every Word〉,到第二張專輯裡頭的〈只是啊〉,那樣非常「私我」的情感與獨喃,在這一張專輯中也沒有缺席,而這也是我如此喜愛法蘭黛的原因。

「〈你結婚了嗎〉在講很遙遠的事,講的那個人,其實也尚未在身邊,是我單方面在想像而已。〈漏數的羊〉則是寫給姪子的歌,我希望這首歌能夠陪伴他長大。那樣的情感是沒有任何餘地的付出,絕對的柔軟、絕對的低姿態。」

專訪 法蘭 方序中 《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專訪 法蘭 方序中 《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音樂+__?法蘭黛的 Fusion Project

回憶起專輯製作企劃的第一次會議,法蘭黛的團隊想著該怎麼幫這張專輯命名。法蘭笑著說:「我記得我當時好像有提一個《這一生為情所困》,但被打槍了。」至於最後為何是以「愛情X偵探」為命題的專輯名稱出線?「專輯內大致的選曲決定之後,團隊開始討論能把專輯做成什麼方向,我們都覺得現在的專輯名比較有著力點,可以做很多的延伸與發想。」身為製作統籌的法蘭解釋道,而這也正是這一次 Fusion Project 募資案誕生的起源。

Fusion Project 以法蘭黛的音樂為起點,尋找五位在各自領域非常傑出的藝術家發揮。但首先在專輯的製作上,身為作詞作曲和歌者的法蘭,便和製作人法蘭產生了拉扯:「我是寫這些歌的人,對這些歌該長成的樣子會有很主觀的想像。不過製作人的角色,又要很客觀的去剖析這首歌該怎麼做才是它最好的樣子。」身為聽眾也可以從專輯 credit 中看到一點端倪:「大部分的歌曲是樂團一起 jam 出來的,但像是〈我只是你的愛人〉和〈該死的冷戰〉這兩首是專輯內最晚出現的歌,是我自己在家裡完成編曲後,然後再請團員們一起把樂器彈進去。」也因此,這兩首歌不同於其他歌交付樂團一同編曲,成為專輯中唯二由法蘭獨自編曲的作品。

我問:「專輯內的十首歌,是你覺得最理想的樣子了嗎?」法蘭快速地否定了,但她覺得那已是她最喜歡的樣子。而這個最喜歡的樣子,在服裝設計師邱美寧與蔡宜芬、繪畫家王宗欣、攝影師黃俊團,以及平面設計師方序中的合作下,有了更多元且豐富的表現。

「一開始,由繪畫家王宗欣提出了『紅線』的構想,在感情裡,紅線可以代表月老牽起兩人之間的情愛,而在偵探電影裡,紅線則串連起一條條的線索。我們都覺得非常切合主題,也就朝著這樣子的大方向繼續創作。」講到了色彩,我問坐在一旁的法蘭,會用什麼顏色來定調這張專輯?「我覺得這張專輯的顏色是非常濃郁的,復古、老廣告的那種配色。」

想起合作的過程,方序中覺得這一次 Fusion Project 很特別的地方是,藝術家之間彼此的磨合與默契。由法蘭黛丟出音樂的線索,藝術家再從自身的領域發想:「不同於以往跟其他歌手樂團合作,用專案的方式來進行。這一次是需要五位藝術家一起創作、一起討論,我們不是各做各的,就算只做一點點的改變,也都會跟彼此有所相關。」

專訪 法蘭 方序中 《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專訪 法蘭 方序中 《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不只是一次合作,而是一件「作品」

翻開歌詞本,你會發現每一首歌的表現方式皆不同,從油墨、色彩的選擇,到印刷法的呈現,皆藏著巧思,需要觀者找到揭開謎底的方法,才能夠順利閱讀出歌詞。對於這一次的裝幀設計,方序中笑著說自己非常滿意。「現在大家覺得實體專輯的收藏或許不是那麼必要的事,專輯買回來之後,也有可能拆都沒拆就把它收著,想看歌詞就上網查。所以我就嘗試著把看歌詞這件事情變得更困難一點,就像感情一樣,你越得不到,你就越想要。」

方序中接著說:「這張專輯的設計是沒有人做過的方式,它或許沒有一個統一性,每一首歌詞的表現方法都不同,每個人拿到的、解讀的方式都不一樣,但這就像是感情,你今天面對一個人,就算有朋友告訴你他的過去,你也不一定會按照朋友的方式來跟他相處。這張專輯,你可以選擇自己閱讀與聆聽的方式。」此時,法蘭在一旁仔細端詳著自己的專輯,並笑著說:「這次的設計真的顛覆我對專輯裝幀的想像,原來從封面封底到歌詞頁,甚至是包裝拆解的方式,都可以做設計與延伸。」

以下就由方序中擔任福爾摩斯,說說他是如何把謎底藏在歌詞本中,而聽眾又該怎麼推理,才能發現線索呢?

IMAGE

專輯內頁的攝影視覺圖。方序中特別去古董店找了映像管電視機,將攝影師黃俊團的作品在上頭播映,而後進行翻拍,以營造監視器般窺探的效果。

IMAGE

〈多想將一切做得完美〉:單色黑印四色黑,像是愛情會有不同面向,有時候需轉換個角度才能看清楚。(圖片來源:究方社

IMAGE

〈我只是你的愛人〉:印刷在光碟上,專輯內最先曝光的歌曲,卻藏在最不容易找到的地方。(圖片來源:究方社

IMAGE

〈一時脆弱〉:鏡射後,才能看清全部都是反過來的字。呼應歌詞的第一句「站在鏡子前」,需透過光碟雷射面的反射才能夠看懂歌詞。(圖片來源:究方社

IMAGE

〈Breakfast for you〉的歌詞通篇幾乎以英文寫成,唯有少數幾句中文歌詞。方序中故意用現代人常犯的科技錯誤,在沒有切換成正確的輸入法的狀態下打中文,且將正確的中文歌詞用不同的透明油墨做印刷,將其隱藏在錯誤的訊息之後,需透過特別的角度才能正確閱讀。

對於這一次五位藝術家與法蘭黛的合作,方序中覺得過程是非常爽快的,既討好了群眾,也討好了自己。「做專輯設計,我們很常接到的需求是要『漂亮』,設計師的想法在合作中會被削得非常弱。但這一次不一樣,法蘭黛給的彈性非常大,五位藝術家不只是完成一次合作,而是都完成了一件自己非常滿意的『作品』,是有我們的靈魂在裡面的。」

專訪 法蘭 方序中 《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多想將一切做得完美,讓你看得見

歷時九年的音樂旅程,法蘭寫歌、唱歌也親自製作。認識了有才華的藝術家之後,將之集結,一同完成新作品,也豐富了它的深度及厚度。經過今天訪談,我更喜歡現在法蘭的自在與柔軟。屬於她的那座音樂森林仍有霧,不過卻也逐漸照進更多的光。或許要到三年之後,我們才能等到法蘭黛的下一張作品,不過現在的這些歌,也絕對足以陪伴我們心中的每一種情緒了。

對聽眾來說,法蘭吟唱的歌曲,是孤單的解藥;但對法蘭來說,是日記的頁頁章節,記下每一個時期自己的所思所感。九年,她心中的女孩走出只有自己的房間,張開眼面對外頭的世界,過程中偶有迷路,身陷情緒的泥壤,但到了現在,她最想做的,就是用自己的音樂,來關懷她愛著的人。

專訪 法蘭 方序中 《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專訪 法蘭 方序中 《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法蘭黛 #法蘭 #方序中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王晨熙
撰稿王晨熙
攝影潘怡帆 Crystal Pan
圖片提供究方社(專輯近照)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