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的流行樂|牡丹峰、三池淵,北韓少女團體的政治符碼

作者洪湛閎
日期20.03.2018

北韓,是全世界最神祕的國度之一,從政治到文化、民生,無一不令人好奇。我們能在演唱會中,看見金正恩登上白頭山、飛彈發射的壯麗舞台效果,與鼓吹年輕人認真學習的題材。武器發射、黨的理念、政治宣令,在北韓都能作為舞台動態視覺。

在高壓的統治氛圍之下,北韓的流行音樂,又會如何表現這些主題?

牡丹峰樂團表演時,觀眾隨著飛彈發射畫面興奮起立鼓掌。

牡丹峰樂團的魔幻寫實魅力

金正恩上任後,最先引起人們話題的是牡丹峰樂團。有別於先前總是身著軍服、傳統服裝、正式服裝的幾個北朝鮮最知名的樂團,牡丹峰樂團改穿年輕化的服飾,對比懷舊華麗、吃重器樂的音樂曲風,成功營造反差,吸引了外界的注意。另一方面,從〈단숨에〉的影像上也能發現,北韓的流行音樂演出,已經開始結合更加複雜的視覺、動態影像,那飛彈發射的巨大聲響,煙花四濺,鼓舞人心的音樂、極為優異的歌唱能力、充滿活力的純器樂演奏;你不得不承認,這種反差,宛如魔幻寫實小說中的情節,具備獨特的吸引力與魔力。

〈이 땅의 주인들은 말하네〉(這片土地的主人之訴說)

2015 年,牡丹峰樂團第一次訪問中國,卻在演出前突然歸國。有些人認為是出於團長玄松月的緋聞,有人說是因為演出中本設定要播放的核彈發射畫面被禁止,又有一說是,中國官方所安派的出席官員,位階不如預期,北韓方認為不受尊重,忿而回國。事件引起了美、日、台、韓主流媒體的關注,足見代表國家的樂團出國演出,深具豐富的政治符碼、外交意義,也代表了牡丹峰今日的地位。

由牡丹峰樂團所演唱的中文歌曲〈日月同光〉。

三池淵樂團:冬季奧運的政治籌碼

另一組在國際上備受關注的北韓樂團,是「三池淵樂團」(삼지연악단),擅長表演古典音樂、器樂類演奏歌曲,並融入合成器等現代元素,這種樂隊式的演奏風格,非常適合在典禮、大典上呈現。今年,韓國平昌舉辦了冬季奧運,2 月 12 日,擔任牡丹峰、三池淵兩團團長的玄松月領軍 140 人,浩浩蕩蕩來到首爾演出,包含金正恩的胞妹金與正、北韓高官金永南,與南韓總統文在寅都出席表演。

三池淵樂團除了演奏北韓的流行歌曲外,也演唱了包含李仙姬〈To J〉、宋大倌〈Sunny Day〉,同時改編了莫札特的 40 號交響曲、土耳其進行曲、Mary Hopkin〈Those Were The Days〉、〈卡門序曲〉、〈老黑爵〉、〈O sole mio〉(我的太陽)等古今中外西方名曲作為組曲。

而少女時代團員徐玄上台高聲合唱〈我們的願望是統一〉,絕對是其中最受矚目的段落。據韓國媒體報導,徐玄直至演出當天才接到韓國青瓦台通知,在沒有彩排的時間下進行演出,其中一首歌曲甚至在當天才學會。青瓦台的作法,引起了部分韓國民眾不滿,認為在政治權力之下,如此緊急的操作,讓表演不再單純。

〈我們的願望是統一〉

北韓國家級樂團、啦啦隊的出訪世界級的體育賽事,多次被當作政治和解、緩和的籌碼,近 20 年來,無論亞運、世大運,北韓啦啦隊有多次到訪南韓的紀錄。今年,三池淵樂團的到來,增加國際媒體的話題性,也象徵在運動賽事之前,南韓、北韓為追求榮譽,和平共處的精神。然而,當兩韓運動選手高舉「朝鮮半島旗」進場時,也引起了國內保守派與自由派的衝突,加上日方在賽前即表達高度不滿,青瓦台政府的作法,使得平昌冬奧加入了更多政治議題與討論。

壓抑下的扎實:北韓的音樂訓練

〈Potato Pride〉(감자자랑)

金日成時代,唯有思想正確的歌曲,可以作為表演所用。在當時,包含爵士樂等西方音樂流派,皆不被當局所允許,創作者、音樂家為了要表演特別曲風,只能設法在歌曲中融入意識形態,藉以迎合嚴厲的政治環境,但即便如此,在金正日統治時期,北韓的流行音樂還是終於逐漸出現不一樣的色彩。

除了在兩韓分裂前早已流行的〈阿里郎〉一類的民謠音樂,早期北韓音樂通常是樂團的形式呈現,由一位年輕女歌手搭配男性樂手演出,伴隨花花綠綠、能歌善舞的舞蹈人員。在當時,一些北韓的流行歌曲也流傳到了南韓或是日本,比如,朝鮮詩人趙基天所寫的抒情詩〈口哨〉(휘파람),後來陸續被南韓歌手翻唱。

北韓歌曲〈口哨〉。

從牡丹峰樂手表演 Vittorio Monti 經典名曲〈Csárdás〉的影片中可以看到,樂手以重奏的方式,連泛音處都整齊一致,西方古典音樂與西方流行音樂此時也逐漸傳入北韓。

〈Csárdás〉 —— Vittorio Monti 

長久以來,重唱與重奏的形式一直是北韓音樂表現的重點,象徵了團體、全民、社會的力量。然而,更令人驚訝的是,北韓樂手精湛的技術,無論提琴手的弓法、吉他手與鍵盤手擺動的方向、速度、力度,連同表情笑容幾乎一致,於此同時,卻能精準地按穩封閉和弦。不禁讓人想起幾年前,一支北韓小朋友演出的影片,小小的手指上,不知要長多少繭,才能挑戰這麼難的曲子,整齊的動作與律動,震驚了世界網友,足見要多麼扎實的訓練,才有資格當上表演團體中的一員。

北韓小朋友的吉他演出。
〈배우자〉(學習吧!)學習奮進、積極向上的主題,常出現在歌詞中。

舉例而言,在〈奔向未來〉一曲中寫到:「奔向未來,新世紀在召喚/充滿熱情地建設祖國吧!」,音樂與演出作為為勞動黨服務的工具,主題即便頗為侷限,樂手卻清一色手持電子小提琴、電子大提琴。甚至在影像上多次看到牡丹峰樂團的鍵盤手彈著顏色繽紛的電子合成器,舞台、特效、音樂與表演者,無一不引人注目。近幾年來,牡丹峰樂團在演出上常用的品牌,包含 Roland Jupiter-80、Roland Fantom 系列鍵盤、 Roland 的電子鼓組,或是 Korg 的 Karma 鍵盤,在加入了電子器樂之後,近代北韓流行音樂,純演奏所洋溢的熱情,甚至不輸日本葉加瀬太郎整組團隊的現場演出力量。

〈달려가자 미래로〉(奔向未來)

北韓女性的舞蹈演出,搭配德國知名樂團 Dschinghis Khan(成吉思汗)1979 年的名曲〈Moskau〉演出,足見世界流行音樂亦有流入北韓的機會。

北韓舞蹈演繹〈Moskau〉。

音樂作為一種暗號

從韓戰爆發前就成立的朝鮮人民軍協奏團(조선인민군협주단),到金日成最高領導人時期所成立的普天堡電子樂團(보천보전자악단)、王在山輕音樂團(왕재산경음악단),以及金正日晚年的銀河水管弦樂團(은하수관현악단),這些北韓流行音樂產業唯一的支柱,長期支持了軍民的心靈。在現今金正恩執政之下,牡丹峰樂團、青峰樂團,與三池淵管弦樂團就此誕生。除了樂手高超的技巧,與大量將樂器、電子合成器跨界結合的音樂風格外,宣傳政令、灌輸正確思想,更成為北韓流行音樂最重要的作用之一。

〈가리라 백두산으로〉(走向白頭山),牡丹峰樂團演出。

音樂,不但調劑身心,也深具鼓舞作用。一個國家,為何需要國歌?一個政黨,為何需要黨歌?一支軍隊,為何需要軍歌?革命團體,為何需要用音樂作為暗號?詩、歌與舞,從古代農民的勞動號子開始,在工作、勞動時唱唸、吆喝的節奏口號,也象徵了群體或集體意識,透過音樂性的符號如何展現。

IU 詮釋的〈阿里郎〉。這首歌曾作為韓國日治時期,反抗起義的暗號。

迄今,這樣的心理作用與政治意義,仍然強烈地影響世上的國家、政黨,乃至社團、集會,唱歌開始不只表達了個人的心境與情感,更是價值象徵的附加產物。而無論牡丹峰樂團罷唱,或兩韓歌手同台合唱,音樂介入,深化或影響國家人民的感情,在現今社會看來,依舊是不可或缺而重要的情感倚靠。

【地方的流行樂】
無法溝通,也能好好愛嗎?橫空出世,前所未聞,無法分辨語言的歌曲,無法歸類的音樂,聽下去卻不小心戀愛,這就是地方流行樂的巫術。

【洪湛閎】
現居台北。喜歡藍色與白色,喜歡奇怪的影片與奇怪的人,有許多小嗜好與祕密。

#三池淵 #牡丹峰 #金正恩 #北韓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洪湛閎
插畫陳彥伶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