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假掰了,人生就是很多 oops moments 啊!專訪服裝設計師 ChaCha

作者
日期06.07.2018

用數十隻泰迪熊 mix 貓熊玩偶做成披風、在衣服上大膽拼貼人像照與色塊、大片亮粉亮片與童話感蕾絲,這些瘋癲的設計出自 ChaCha 之手。

芝加哥藝術學院畢業、身兼服裝設計師與部落客,他是極少數曾順利登入過《決戰時裝伸展台》的台灣人。在 Season 16 的團體照裡,所有設計師使勁擺出最 vouge 的姿勢,唯有他一人呆頭鵝般、表情尷尬地站在後面,只差沒比個亞洲 YA。從照片看起來就不 fit in,他登入後馬上就登出了。即使在第一集就被刷掉,他仍在節目中留下了不少有趣片段,If your butt is big, let it out!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三年沒回台灣,他選擇這個炎炎夏日和公司請了長假,回來隔天早晨就在台式早餐店吃了大冰奶、鮪魚蛋餅、雙肉排三明治、巧克力吐司。穿著應該是他帶回來的唯一一條短褲(因為曝光率很高),他的今日穿搭大約是學院風,但墨鏡和 LV 後背包還是讓他保持住大明星的浮誇貴氣。雖然這個 bling bling 大男孩嚮往時尚,看起來自信爆棚如脫韁野馬,事實上心裡一直覺得自己肥肥醜醜,奇裝異服下是一個個平庸的傷口。

我也想當黑澀會妹妹啊

從小喜歡看時尚節目,ChaCha 認為時尚產業太吸引人,但低頭看看自己,再看看電視裡那些纖瘦到不太科學的模特兒,他結論還是當設計師比較合適。《決戰時裝伸展台》真正勾起了他做設計的念頭,「看了就覺得我也好想當服裝設計師喔,因為我看《超級名模生死鬥》,發現我五五身啊!我也想過要當黑澀會妹妹啊,有你我就 lucky、給我愛的魔力。但我太肥太醜了啦,我就曹西平啊。」在此向曹西平大哥深深致歉。

他把太肥太醜掛在嘴邊,拿眼花撩亂的服裝來掩飾在美艷前總是羞愧的自己:「我也不是想當名人,我只是想在路上大吼大叫、想把我的美感讓大家知道!但看到我本人實在太尷尬了,我覺得衣服是個不錯的路,不需要看我本人就不會尷尬了。」他突然說,啊,我想到了,「我想要製造美麗的事物,I am the director of my own vision!這句話我背很久欸,我想要把我內在的小劇場展現出來給大家看。」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我問他參加完節目有什麼收穫,他先是笑笑說:「有很多男人愛我,雪片般想要約我出去吃飯,有人跟我上床上一天就不理我了,還有很多人在 tinder 上 super like 我!」但結果又露出那個不安定的小孩:「但我覺得大家人好好喔,因為我明明就看起來很腫、很瞎。」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為了掩飾尷尬,他唱起歌來。

ChaCha 從高中就開始展現自己的美感,如果你在教室外走廊上看見一個大金髮、濃妝、點點飛鼠褲、亮晶晶粉色外套的人出現,那就是他了。但他說,自己從沒想過要跟別人不一樣,「我想跟別人一樣啊,大家不是都看日雜、喜歡藤井莉娜?我就想要染跟她一樣的頭髮啊,誰知道大家都不染、都黑髮啊?」他大喊皇上冤枉,說其實自己第一次染超淺髮色也是個意外。

「高中那時坐我後面的同學,有一次就在玩我頭髮,然後說我有白頭髮!身為亂剪小王子,下課就趕快跑去亂剪,髮型師拿色卡給我看,我就想說,都花一樣的錢,一定要染最淺的啊,這樣才划算,哈哈哈哈哈,我就是大嬸。」這位大嬸自己笑到岔氣。其實他從沒想要秀異,只想弄清什麼最適合自己,「後來我就覺得,哇,我變得好好看喔,好像混血兒,之後還戴藍色放大片!那時還會看《COOL》雜誌,唉,我好俗喔,那時還覺得自己很潮。」語氣透露出對不堪的過往相當懊惱。

想讓自己變得好看,或許是許多青少年的共同渴望,但 ChaCha 仔細回想,染頭髮事件對他而言,不僅是「變好看」那麼簡單而已,那還是他長出自信的開始。因為,與目前形象迥異,他在成長過程中其實非常自卑。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他們覺得我很娘很沒用

「我以前覺得自己很噁心,雖然我用詞本來就比較強烈,但真的是覺得自己噁心。我會想,連我自己都不喜歡自己了,別人怎麼可能會喜歡我?」於是他不敢主動交朋友、安靜內向,把自己埋在線上遊戲裡逃避現實。這種自厭的心情,來自父母的灌溉。即便他從小成績好、話不多,符合傳統長輩眼中的好孩子形象,爸媽仍然對他不滿意。

「余柏諺,討人厭。我媽常常這樣對我講,她覺得有押韻很好笑吧。但是我從小就覺得自己一定很討人厭,我其實是不會作怪、回嘴的小孩,在家就是讀書,偶爾看看電視,但他們只要脾氣無處發洩,就會過來大罵我。」沒用的人,是 ChaCha 爸媽替他安上的標籤,時不時要來提醒,彷彿深怕他忘了。

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讓他雖然一直以來對時尚有熱情,卻沒有選擇這條路。高中畢業,他遵循父母的意志進入了台師大社會教育系。在溫良恭儉讓的環境裡,他瘋狂跳啦啦隊、雙修表演藝術學位,或許就是該玩的沒有少,他回看這段時光也並不後悔,「我覺得我在社教系學到一些社會心理學啊、文化符碼啊、高齡學啊,神奇冷知識。」聽他眉飛色舞地瞎扯一通,教授應該淚流滿面。

「後來我爸媽覺得我很娘,一直叫我去當兵。我在海巡署當輔導官兼美宣,那時電腦裡有 PS 跟以拉,我就在那練習我的服裝畫,還用內建的素材合來合去。」連理平頭當兵都不忘畫畫,這次他決定和自己的內心面對面,「那時就鎖定了幾間美國頂尖的學校,其實內心是想趕快脫離這些奇怪的人(a.k.a. 爸媽)。」在台灣,即便 ChaCha 試著做自己,還是多少感到綁手綁腳,當然,尤其是在家裡,他從不敢表現出失控的樣子。

「在家我都很安靜,戴眼鏡素顏坐好,爸媽說什麼我都說好,是個好孩子。我不會在我爸面前唱歌,重點是我妹聲音很低,他都唱張信哲的歌。」嗯?不知何時妹妹聲音很低都唱張信哲的歌成為了重點。即便已經來到這把年紀,他仍然沒有勇氣對爸媽回上一句嘴,壓抑、不敢展現最真實的自己,他只想來場浪漫逃亡,「在台灣好像被禁錮了!我去美國之後覺得好快樂,大家都不會責怪我、只覺得我好有創意,我妝越來越濃,還一直大吼大叫。」他對於自己講出禁錮這個高級的詞彙沾沾自喜了半天。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但冤家總是路窄,一次 ChaCha 被教授推薦至義大利參展,爸媽突然起意買了機票來參觀,原以為會是替兒子感到驕傲的溫馨場景,竟演變成鄉土劇。

「那是像雙年展的那種研討會,世界各地的學生都會飛去參加,結果我爸媽看完竟然在飯店房間大罵我,說我花那麼多錢,就是這樣到處玩,真是窩囊廢。」他心碎滿地,但也只能乖乖站著被罵兩小時,「那是中世紀古城佛羅倫斯欸,他們怎麼可以在維納斯、大衛像前面對我起掠狂(ㄎㄧㄌㄧㄚˇㄍㄨㄥˊ)?」最後,爸爸烙下狠話:「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平常在幹嘛喔,人家都會跟我說,你在網路上擺 pose,你以為你是蔡依林嗎!」替 ChaCha 爸在此向歌壇一姊蔡依林深深致歉。為了讓爸媽氣消,他除了趕緊澄清自己不是蔡依林,還硬是在當地找到一間火鍋店,繼續扮演起乖兒子,幫他們涮金針菇和羊肉。

時尚產業的 gender-fluid 與亞洲人崛起

在台灣總是被嫌娘、被逼婚娶某的 ChaCha,進入美國時尚圈後簡直如魚得水,終於可以好好呼吸,「芝加哥還是略保守,但藝術圈、設計圈覺得性別這東西根本沒什麼,反而甚至還有人反省,是不是大家都故意想當 gender-fluid 啊?現在紐約最流行的就是 gender-fluid,就已經不是什麼雙性戀同性戀或是 transgender、drag queen 這樣而已,就是我今天是什麼性別,我就是什麼性別,他們稱呼別人會混用 he/ she/ they。」

他說,之前的室友就是 gender-fluid,自認同時有男生/女生兩種性別認同,「但我都會怕 offend 到人家,所以我都叫他 bae(寶貝),呵呵呵呵。」幫對方取個可愛的綽號,就可以免除焦慮,不知道該用 he/ she/ they 的時候,叫 cutie pie 就對了。

而近年來亞洲臉孔在時尚圈崛起,吳季剛 Jason Wu、王薇薇 Vera Wang、王大仁 Alexander Wang,連帶提升了亞裔設計師在時尚產業的地位,「亞洲人在紐約的形象是很 OK 的,加上那種刻苦耐勞的印象,像我現在或之前的公司(Marchesa、Giuseppe Zanotti),在 mid-town 幫我們車衣服的全部都是亞洲大媽,你會講中文或韓文非常吃香,因為你可以跟他們溝通,公司都超愛你。那些大媽都超會車、車得很細緻。」從小在台灣長大,讓 ChaCha 擁有其他 ABC 沒有的優勢。

「我之前在 Marchesa 工作的時候,就負責跟亞洲造型師聯繫。我們借給范冰冰穿了一次就爆紅,他們開始對亞洲市場產生興趣,所以每次只要有人想商借,都會先問我。白百何啊、Angelababy,這些都是因為我在台灣土生土長,才會有的知識,像林心如跟趙薇啊,可能他們在微博上不一定有那麼多 followers,但其實有一定影響力;或是他們 google 到某個演員演過一堆電影,覺得應該很紅,但我一看就知道那些電影都是爛貨,就不要借給他。」我問他這個人是誰,他卻裝傻說忘記了。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Sparkle!一顆閃亮亮的心

ChaCha 一心想讓大家看見他內心源源不絕的奔放美感,這種渴望反映在他的設計風格上。Sparkle 就是他的原則,只要夠閃亮,再怎麼奇怪的東西都能被放上去。在《決戰時裝伸展台》上,他身穿亮片冰淇淋 T 恤,外套掛著小熊一隻,聽評審毒舌批評他的設計像小孩子的表演戲服。節目結束後,那件禮服在網路上褒貶兩極,最後被一個明尼蘇達州的 drag queen 相中買下。

被問起怎麼面對大家覺得他的設計很誇張,他說,「我覺得也沒有誇張啦,就是亮晶晶啦,好啦,可能有一點誇張吧。但是在我心中,那就是哇,美!就不覺得浮誇。我偶爾也會想做素的東西啦,但看一看就會覺得,那再加一個這個、加一個那個,最後就變成也不素了。」他說,平常會習慣去二手店搜集材料放著,等待合適的設計將材料用上。會造成這種結果,或許芝加哥藝術學院也把他寵壞了。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我們學校是培養藝術家的,比較不在乎業界。我的教授 Nick Cave 也是瘋子藝術家,他很喜歡我的風格,而且覺得還不夠,我應該要再 push 自己一點,如果跟他提到成衣的壓力,他就會生氣,他想要我更瘋。」ChaCha 讀的是 Fashion, Body and Garment,系上氣氛大概就是:Wake up!你是大藝術家,你真心創作的愛無價。相較於設計,如何展現個人風格更為重要。「教授會覺得衣服不應該穿在身上,應該丟地上、釘牆上、掛天上,這樣才時髦,之前有個學長才厲害,他的衣服是一張椅子,model 就是裸體,我就覺得好酷喔。」

真正進入產業,他不再有學生時期奔放的自由,「但現在工作就是要專業,不是爽就好。其實時尚產業有很多背景知識、是很有內涵的,不過藝術之餘,商業成分還是佔最大,還好我喜歡虛華的世界,喜歡這種表面功夫!」大方擁抱資本主義,ChaCha 沒在做作,越是浮華的東西他越喜歡,「⋯⋯浮華⋯⋯我喜歡去福華飯店,護膚護髮⋯⋯(笑哭)。」熱愛十年前的華語流行歌曲與老派雙關玩笑,他擁有把一切誠實說出來,卻很難令人討厭的個人魅力。

不做自己想做的事,說不定明天就死了啊

無論是幾年前在芝加哥求學,或是現在在紐約工作,雖說像身心靈大解放,多少還是會有壓力和挫折。這種時候,他會上網和他的十萬粉絲取暖,開開直播、罵罵主管,事情好像就沒那麼難,「像上次我幫忙端沙拉被老闆大吼,我是真的很傷心跟痛苦啊,我很委屈,但我開直播跟大家講,大家覺得我很好笑,我就覺得沒什麼大不了了。因為我高低耳吧,耳根子比較軟,大家跟我說 ChaCha 很可愛,我就可以被療癒了。」看來是對面相學也小有研究的同學呢。

去美國之前,他創建痞客邦部落格,是為了當部落客賺錢,後來越來越多人喜歡上他直白誠實的風格,讓他在臉書Instagram 累積不少粉絲。「但其實我現在很多時候都沒什麼動力欸,你看我都很少發文,我現在發的話就是想看有沒有男人會愛我,看到我的照片覺得卡哇伊呢~就跟我要電話。挑戰自己的美貌,看自己可不可以一天比一天更美麗。」或許是因為幹話講太多,此刻 ChaCha 突然漸漸消音失聲,說話聲音比利菁姊還要沙啞。

被自己的聲音逗樂,他想大笑卻笑不出聲,我決定趕快結束這場鬧劇,於是問他最後一個問題,「你和粉絲的互動如何?」他努力咳咳咳把卡痰清掉,「他們都會和我分享生活啊,之前有個粉絲私訊我說她當了別人的小三,想跟我聊聊之類的,我就會安慰她。啊,人家有家庭啦,這樣也不太好,我也不知道啦,辦事要戴套、生活沒煩惱。」眼看又歪樓,我求他做一個認真勵志的結尾。

「好啦,好像還滿多粉絲看了我的故事後會覺得受到鼓勵的。因為我父母是控制狂啊,但還是闖出一小片天,他們自己也有機會這樣。我會想說,在年輕的時候趕快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沒錢的話去找 sugar daddy,不做的話說不定你明天就死了啊,如果做了之後發現不適合,那趕快去當銀行行員也還來得及。」不知銀行行員招誰惹誰,ChaCha 講話大概就是這種會被長輩掌嘴的風格。

口無遮攔,他用笑話包裹自己也包裹傷口,甚至將繃帶延長,把快樂分給大家。無論如何定義 ChaCha 的身份,他都是很大方的存在。這份大方來自接受生活中的挫折與失敗,且不吝嗇將好壞攤開來給大家看,人生其實並不總是美好,無需隱晦裝清高。他的故事不是成功人士範本,更像各種 oops moments 的組合,即便偶爾感傷自己沒人愛、跌得狗吃屎,但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出門吃幾個馬卡龍配色冰淇淋,就會發現,自己笑起來還是滿可愛的。

專訪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性別 #服裝設計 #ChaCha #決戰時裝伸展台 #Projectrunway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陳芷儀 Rachel Chen
撰稿陳芷儀 Rachel Chen
攝影王晨熙 hellohenryboy、Keitaro Cloward(ChaCha 作品集)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