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煙硝的愛情》起頭於 1949 年的波蘭,結束在 1964 年的波蘭,橫亙在史達林統治的冷戰間、跨越十五年的愛情,主角維特(Wiktor)與蘇拉(Zula)流離的時間比聚首多,性格內斂的合唱團導師深受農村女孩蘇拉的恣意所吸引,當所有人當唱波蘭民謠參加考試,她漫不在乎的唱著俄羅斯歌曲〈心〉,導演帕威帕利科斯基以冷靜的鏡頭觀看兩人間的熱烈,以黑白沈穩的風格描繪共產時代下的個體。

這部片最迷人之處莫過於女主角(Joanna Kulig)的表演,有著犯罪經歷的蘇拉充滿自由,可是她追求的自由與維特追求的體制自由並不相同,一次蘇拉向維特告解:「我要陪伴你到天荒地老。但我得跟你說,我在密報你的舉動。」維特憤而轉身,蘇拉大罵了一句「中產階級的混蛋」後便跳入水池游泳唱歌。不必追逐自由,她就是自由本身,而這樣的人注定會與內斂而仰賴體制生存的維特分開。

沒有煙硝的愛情 帕維烏·帕夫利科夫斯基

沒有煙硝的愛情 帕夫利科夫斯基

對人生選擇不同的他們經歷幾次分離,她終於為愛來到巴黎尋找維特,但巴黎的優雅與蘇拉的野性格格不入。維特邀請他的前女友為兩人的定情曲〈心〉改寫法文歌詞,蘇拉不屑那些隱喻、文謅謅的歌詞,一面配合維特的浮華生活,她簡直開始發瘋。但這個角色的魅力也是她的伶牙俐齒,她在酒會裡故意找維特的前女友聊天,回頭告狀維特:「她的背很美,就嫌老了點,你們很配。」又在維特苦心為蘇拉經營形象、搞關係搞人脈為她出專輯後徹底崩潰:

維特:「你看看這專輯,我們的第一個小孩。」
蘇拉:「這個雜種。麥可很強,他一晚幹了我六次。」

那樣充斥著自由與資本的巴黎,背面可能是更多權力的交換。再怎樣偉大的愛情,都有渺小一面,電影裡戀人們互相抖 M 抖 S、相剋相愛延續著他們世界的戰爭。無論是蘇拉到維特喜愛的世界,或是維特去蘇拉適應的環境,他們都無法在混亂的時代下共存,愛情即政治,為了在一起而使出的各種手段、買簽證、假結婚都是政治,兩人的關係好比英文片名冷戰(Cold war),導演的意念原來也是一則蘇拉最痛恨的隱喻,在愛情的戰爭裡,沒有人能真正自由。

「我們過去另一邊吧,那邊比較美。」

既然哪邊都留不住,那就回到最初開始的地方,廢墟教堂上的眼睛仍然定定看著他們,歷史的共業不會改變,愛情的意志只有比那些建築更堅忍,才有可能離開,去到理想的一邊。整部電影的敘事並不特別出人意料,但在剪接的安排、與充滿故事性的鏡頭語言下顯得深邃動人,好比每一幕波蘭民謠歌舞團的攝影皆以秩序與接近對稱的結構、描繪出悲劇的雄偉,也巧妙運用波蘭民謠、巴黎的爵士樂、拉丁美洲音樂⋯⋯等不同元素與時代背景對話,形塑《沒有煙硝的愛情》成為一部氣質出眾的電影,保有其冷淡與疏離,觀看一場時代火焰的生息。

沒有煙硝的愛情 帕維烏·帕夫利科夫斯基

沒有煙硝的愛情 帕維烏·帕夫利科夫斯基


《沒有煙硝的愛情》

導演:帕威帕利科斯基(Paweł Pawlikowski)
上映日期:2019. 02. 14

撰稿:李姿穎 Abby

圖片提供:東昊

責任編輯:溫若涵

電影 沒有煙硝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