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部電影的片名叫「JOY」(快樂),中文名稱叫「翻轉幸福」,且導演是張狂得很有力的《派特的幸福劇本》(Silver Lining Playbook)和雅痞得很有格調的《瞞天大佈局》(American Hustle)的大衛歐羅素(David O. Russel),你期待它在陰雨的週日下午,好好沖刷你的腦袋,騰空現實憂鬱,換來兩小時天真幸福的嚮往......,但看完的我,卻沒有這種感受。那些無奈,那些悲慘,那奮起又失敗又翻身又掉落困境的起落,不知為何,在歐羅素的手中顯得太刻意了。太自我驗證,太色調分明也太卡通。終究這是一部演員值得看,場面值得看,劇本值得佩服它的用力和活力,但全部搭起來仍失焦的電影。

《翻轉幸福》是魔術拖把(Magic Mop)發明人喬伊孟加諾(Joy Mangano)的故事。很顯然,歐羅素並不打算說得太「真實」,故事裡的喬伊是個單親媽媽,她帶著兩個小孩在一棟老屋,和根本不會自理生活的母親,離家多年突然搬回來的父親,已經離婚卻不搬出去的前夫等等,住(困)在一塊。這捆亂糟糟的親情線團,拖纏、拖垮她的生活腳步,接著在她靈光一現想出魔術拖把的主意後,又變成她追夢路上的七嘴八舌。她徹底絕望過,接著一夕飛上枝頭,再重重地摔跤,最後變身皮衣女英雄奪回所有。電影劇情被我這樣簡述,彷彿是鼓聲催不停、場景變換不喘氣的舞台劇了,而這真的就是這部片的氣質——大衛歐羅素的電影向來都很「吵」,這樣的吵放在《派特》那樣的題材,是聚焦演員的爆發力,放在《燃燒鬥魂》(The Fighter)是逆境中的自我打氣。但來到《翻轉幸福》,卻只顯得情緒不搭,一旦失去共鳴的觀眾,只會更容易疲憊。

而全片核心,或說歐羅素明顯量身訂做這部片,就是為了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作為一位導演,歐羅素確實非常善於幫演員打造舞台,在此勞倫斯演遍了和每一個「非典型」家人間的對手戲,幾乎可以說游刃有餘,切換自如。但也就是因為太自如了,太豐富了,降低了這樣一個角色(以及整部片)的踏實感。配角可以誇張,但主角(亦即觀眾的替身)不必跟著反應那麼大,對我來說,之所以情緒跟不上《翻轉幸福》的節奏,一大部分就在於那些堆疊、醞釀、累積的過程,被馬戲團式的奇觀言行(這是歐羅素的好戲)給破壞了。這是個平凡主婦發現絕好創意,一夕致富的美國夢故事。但是當主角一家原本就這麼奇人異事,導演又不確定是該讓這些怪胎湊成一片悲慘,一枚黑洞,或一支致勝奇兵的時候,電影就像一場不斷切換拍子的舞會,遲早要不協調的。

除了珍妮佛勞倫斯,配角們的戲其實也很精彩,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和布萊德利庫柏(Bradley Cooper)是老面孔了,這是歐羅素—羅倫斯—庫柏—狄尼洛這對黃金四角連續第三片合作,而這次帥哥庫柏的戲不多,反而勞勃狄尼洛頗為關鍵,演那神經質的父親擺盪在可靠和可悲之間,相信老影帝玩得很過癮,但是當片子都過了一半,你還是無法決定要喜歡或討厭或害怕這個角色的時候,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艾格拉米瑞茲(Édgar Ramírez)的前夫角色也有趣,倒吃甘蔗地似乎越來越討好,但戲份虎頭蛇尾,又可惜了。至於維吉尼雅麥森(Virginia Madsen,《大家來我家》裡的白衣女神哪)的母親角色如此卡通,有特色卻扁平,甚至連伊莎貝羅賽里尼(Isabella Rossellini)的貴婦演出都無法「跳」出來......哎呀呀!

終究如前說,這部片眾聲喧嘩,又其實是小珍妮佛的獨角戲,而她從平凡一路奮鬥到不平凡,確實一直是銀幕焦點,只是當她笑了,當她酷了,或當她成長,那明明對她而言易如反掌的「甜」、「帥氣」和「智慧」的形象,都沒打進我心裡。這讓我清楚知道這是敘事者的責任了。片尾還回頭強調伏筆:「我擁有的魔法,就是我不需要王子!」——不說還真的忘了,一說立刻變成講太白。《翻轉幸福》讓我不知道翻轉了什麼,也無法感到幸福,真的可惜了。
張硯拓
1982 年次,曾任資訊軟體工程師、產品企劃師,現嘗試寫作。經營部落格【時光之硯】多年,文章以電影心得為主;信仰:「美好的回憶就是我的神。」

撰稿:張硯拓

圖片提供: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影片公司

張硯拓 翻轉幸福 大衛歐羅素 派特的幸福劇本 瞞天大佈局 珍妮佛勞倫斯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