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 年川端康成寫下《古都》,愛情承受命運的重擊卻輕如雪逸散,交纏在一對曾經不知彼此存在的雙胞胎姊妹上。1963 年《古都》首次改拍為電影,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1980 年名導市川崑再次改拍《古都》,是山口百惠的息影之作。2016 年《古都》寫下兩姊妹的未來新頁,是以未來回味京都的過去,或可說是一場「京都復興運動」。連結導演 Yuki Saito 和川端康成的,是對古都執願不悔的癡迷。

《古都》劇照

愛一座城市可以如何?不如以它的命運寫一篇愛情故事吧。

「在這座城市長大,就像背負著某種宿命。」

川端康成筆下的京都,有一對從小離異的雙胞胎姊妹,在不同家庭被撫養成人,也因此有了殊異的命運。姊姊是百年和服老店的千金千重子、妹妹則為在北山杉從事林業的苗子,兩人二十歲後才在祇園祭重逢。即便兩人外貌相似,地位卻極為懸殊,苗子被愛慕姊姊的秀男誤認,以為是千重子的幻影。千重子雖然渴望姊妹能重聚同住,然而苗子卻害怕破壞姊姊的幸福,決意不再和姊姊有所接觸,以自己的孤單成就對方的幸福。

川端康成坦言,《古都》是他服用過多安眠藥中毒,意識矇矓狀態下寫成,是一部「我的異常狀態下的產品」。即使如此,它仍有川端康成一貫的淒美主題,在京都風華和美景裡展現命運的殘酷。

《古都》劇照

電影《古都》延續書中故事,繼承家業的千重子以及仍在山林工作的苗子(松雪泰子分飾兩角)自從別離後便從再也沒有相見,各自結婚後生下了女兒小舞(橋本愛飾演),她猶豫該繼承傳統家業還是出國闖蕩;以及留學法國學習繪畫,卻正遇上東西方文化衝擊而產生創作瓶頸的結衣(成海璃子飾演)。活在傳統京都世家的女人們,正如同京都,走在家和世界構築的岔路口,不知道哪一條才能安放心靈。

故事的主角在東西方文化匯流處面臨的困境,也是京都的困境。川端康成在半世紀前就已經描寫出傳統紡織藝品即將消失的預感:那是黑船到來之後的焦慮。電影《古都》選擇站在傳統這一邊,展演出京都、或者可說是日本自慢的文化,彷彿欲以此站穩陣腳:要能不迷失在別人的金碧輝煌,要先懂得如何愛上自己。

西方的花再嬌豔,還是會看膩。

《古都》劇照

導演 Yuki Saito 與川端康成紀念會合作,全程在京都實景拍攝。片中千重子住的古宅,是製片的祖父於大正末年所蓋的老家實景,更已被日本認定為古蹟。和服店是在 1822 年時在室町經營和服的古民家,同時也是京都市有形文化古蹟。另外,妙心寺退蔵院副住持.松山大耕、同志社女子大學的學生等,幾乎所有場景出現的人物,皆為本人和在地人出演,小林芙蓉也親自演出書法教室老師的角色。

川端康成畢生願望:「守護美麗的京都自然風景,流傳給後世」。以京都作為舞台的《古都》成了向外國人推廣日本文化的跳板,也是 2020 年東京奧運前夕重要的觀光宣傳。

《古都》劇照

在茶道的場景中,找來的是日本茶道諸流派中最大的流派-裏千家,以及其最重要的茶室「今日庵」支援,出借國寶級茶具加上奈良宗久擔任茶道指導;花道的場景,則由找來日本花道家元、歷史最悠久、擁有最多會員的池坊,由池坊專好擔任花道指導,並親自表演插花的場面,而電影中佛壇旁邊小台子的花也由池坊所製作。對於《古都》來說,這些都不是電影道具,而是最正統的日本精神。

《古都》劇照

川端康成在《古都》是這樣說的,「西方的花再嬌豔,也會看膩,爸爸還是覺得竹林好。」和服店父親為女兒設計的腰帶,創作靈感源自於印象派畫家保羅克利的畫冊,卻還是寄託在東方象徵的竹子。現代版的《古都》,提煉出川端康成推廣日本傳統文化的心意,在更加不安定的現世裡,為京都開一場最豔麗的花火。

資料提供:天馬行空

圖片提供:天馬行空

電影 古都 川端康成 松雪泰子 Yuki Saito 橋本愛 京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