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麼一首歌,我想要唱給所有人聽:專訪《公園小情歌》導演瀨田夏樹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4.08.2017

座落於日本吉祥寺的電影院 バウスシアター(Baus Theater),在 2014 年迎接三十週年之際,遺憾地結束營業;吉祥寺車站另外一頭,井之頭恩賜公園則在 2017 年迎接開園一百週年紀念。如同機緣與時空重疊,一間電影院的結束,促成了一部電影的開始與延續,當音樂遇上電影、在公園發現青春,《公園小情歌》不僅為井之頭公園留下百年紀念的影像,更似瀨田夏樹導演為註解青春,所譜寫的電影樂章。

我是一個無趣的人,但我努力呈現角色中好的一面

「每一個人在高中時期,都會有一種不知該怎麼辦,對未來不知所措的想法,但是在那個階段的人,卻又不知道該和誰訴說內心的煩惱。當時的自己特別辛苦,只能靠彈吉他、看電影的方式排解。」將自己求學時期的心境,轉而作為創作的靈感,《公園小情歌》的純和小春同時面臨滿心迷惘、不知該如何踏出下一步的階段,似乎成了導演某種自我投射。「創作這些角色時多少會投射自己,但是我是一個很無趣的人,放太多自己可能會很無聊,所以我努力設法呈現角色中好的一面。」

由橋本愛飾演的大學生純,在指導教授的要求下,以拿到學分為目的而開啟《公園小情歌》的音樂序章。而瀨田夏樹的導演序章,則受到身為影評人的論文指導教授影響,從原本的環境情報科學研究所,畢業後毅然決然地轉換跑道,改而就讀東京藝術大學映像研究科。從擔任短片導演起家,活躍於 MV、廣告、網路短片等影像工作間,《公園小情歌》是瀨田夏樹繼 2011 年《說謊的男孩與壞掉的女孩》後的第二部電影作品,同時,這也是導演首次執導的原創長篇電影。

沒有在短片、長片之間切換的困難與不適應,瀨田夏樹反而更享受拍電影的三個星期中,所有工作人員一體同心的團結感。他覺得創作劇本才是最困難的,「雖然製片說只要是以吉祥寺、井之頭公園為主,拍什麼內容都可以,但是對我來說反而太過自由和無邊無際,有很多想做、想拍的東西,但是要如何將這些想法收起來,是最困難的開始。」

專訪 瀨田夏樹《公園小情歌》

吉祥寺就像所有音樂人的起站

「你聽見了嗎?序章的旋律」由染谷將太的低語,開啟有如 MV 般的電影預告。原本並未融入音樂要素的《公園小情歌》,團隊卻在討論劇本時偶然提到小野洋子與約翰藍儂,同時也在製片的推薦下,邀來實驗民謠才子 Shugo Tokumaru 擔任音樂總監,序章後的旋律才正式開始運轉,成了串起過去、現在、未來的鑰匙。

《公園小情歌》最為人驚豔的,莫過於超過 20 組的獨立樂團參與電影配樂製作,在選擇音樂曲風時,Shugo Tokumaru 寄給瀨田夏樹一百多首的音樂創作,由導演從中挑選符合電影調性的音樂,並且邀來許多獨立樂團參與配樂創作,「日本電車的中央線沿線,每一個車站都有許多街頭藝人,他們就像各自代表每一站的景點,在電車沿線中的人們為了音樂奮鬥,感覺這一切的起站就會是吉祥寺。」在 Shugo Tokumaru 的拜託下,許多沒有做過配樂的樂團,不只欣然接受邀約,電影最後也幾乎採用了所有的曲子。

《公園小情歌》的歌詞,是由導演拋出關鍵字,再與 Shugo Tokumaru 共同討論決定的。與瀨田夏樹合作多次的染谷將太,則是繼《東京暴族》後再次於電影中展現饒舌功力,同時也完美演繹出,帶點笨拙卻也衝勁十足的角色,「最後的歌舞 Rap,則是請到 cero 樂團的高城晶平填詞,我希望他能寫出在吉祥寺出生,而對於這個地方帶有的特殊情感,但也因此出現一些外地人不懂的人名或地點,稍作刪減之後,也就成為一段極具回憶和想法的歌詞。」

以外地人的角度來看井之頭公園

騎著單車飽覽公園遍開的櫻花,處處充滿街頭藝人的熱鬧,在瀨田夏樹的鏡頭下,這是一座就連未曾到訪過的外地人,都能夠從中感受到親切與熟悉感的公園。出生於大阪的導演,比起原本就很常出沒於吉祥寺、Baus Theater 的橋本愛,亦或是出道的契機就是在吉祥寺被星探搭訕,將其視為福地的永野芽郁,瀨田夏樹反倒成為對這塊土地,最不熟悉的陌生人。

「正因為我是相對於這個公園的外地人,接到案子時,我反而在想,如果以外人的角度來看井之頭公園的話,會不會有不同的觀點?比起監製或製片等人,對公園有許多情感和回憶,我一開始創作劇本時,反而是從探索這個城鎮開始。」帶著外地人的心情去公園走走、觀察不同的事物,用初心看待這裡的一草一木,因此創作劇本一開始,便將登場人物分別設定為:一個住在吉祥寺附近的大學生,和一個外地而來的人,藉由多重視角帶出公園更加多元的面貌。

專訪 瀨田夏樹《公園小情歌》

雖然《公園小情歌》已拍攝完成一年多,瀨田夏樹也從原本的外地人,成為紀錄這座公園的導演,或許是職業病使然,重新再看井之頭公園,對瀨田夏樹來說,卻單純變成一個過往的電影拍攝地,「每一個地方都去過,像是這個長椅的場景,那個東西出現在電影的哪裡,到現在印象都很深。」「這個公園依然存在,但是會有一種景物依舊,人事已非的感覺。拍完一年多,當時的公寓或地方,可能現在就變了。以這部電影來看,似乎成為某種記錄公園的證據,之後也會有 101、102 年週年,但是《公園小情歌》紀錄的就是存在於一百週年的井之頭公園。」

想用電影拍出日常生活中感受不到的時空交錯

從《說謊的男孩與壞掉的女孩》到《公園小情歌》,瀨田夏樹的鏡頭語言,總是在虛實交錯中,將時間軸重疊與切割,不斷拼湊出故事多元的面貌,「過去、現在、未來這樣的交錯組合,在日常生活中難以感受到,但是電影卻可以透過剪接輕易表現出來。一方面是因為有趣,另外也是希望藉由混合多條時間軸,讓年輕人和祖父母的世代透過某種連結產生共鳴。」導演一開始在田野調查時,井之頭公園正好在進行把池水抽乾的年度池底大掃除,「讓捲盤式錄音帶從池底被發現」的想法,也成了開始故事的選項之一,只可惜就物理角度來看,錄音帶是會從水底浮起來的,最後就改成由染谷將太成為發現錄音帶的角色。

雖然不能改變錄音帶的物理層面,瀨田夏樹卻也不斷打造虛實中的「虛」,將《公園小情歌》一道漆成粉紅色的門,當作曾以童星出道的純,內心那道放不下的心門。而這道像極了漫畫多啦A夢中,那扇同樣是粉紅色的任意門,雖然實際上並非參照任意門特別設計,導演卻也認為,「如果以這個概念來看,這道門就像是即便打開之後,也難以從過去前往現在的感覺。」而提到為何會以章節做分段,則是電影中一個有趣的媒介轉換,讓觀眾在中後段後慢慢發現,這其實是一部由小春寫的小說,藉由不同的章節,帶出許多像是支線或主線的人事物,同時也能達到前後呼應的概念。

專訪 瀨田夏樹《公園小情歌》

除了時空交疊、虛實交錯外,導演不斷強調這仍是一部十分貼近現實的電影,全片不只是在井之頭公園、吉祥寺附近拍攝,就連攝影也在幾乎不使用打光版或是攝影燈的情況下。白天,全程採用自然光拍攝;夜晚,幾乎僅使用街燈的亮度。這也成了還原井之頭公園每一個當下的證據,不過度美化或再現,捕捉一瞬而逝的氛圍,與立體呈現公園和城鎮之間的關係。除此之外,為了快速將許多公園背景盡收眼底,原本禁止車輛進入的井之頭公園,也在特別申請許可下,完成了以騎單車穿過公園的電影開場。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有正在搭電車的小春,與在公園騎單車的純,兩人視線交錯的瞬間,也是劇組特地協調拍攝,才呈現出兩人保持距離相望的場景。

不同於日本其他的音樂電影,著眼於追求夢想的樂團、男女之間的情愛關係,《公園小情歌》從動聽的電影配樂到主題曲,從發現再到創作音樂,就連許多現實中的音樂人,也在電影中參與演出。是一部由裡而外,以視覺與聽覺打造的音樂電影,導演也自信地表示:「一部電影能夠匯集這麼多音樂人真的很難得,甚至每一個音樂都是能夠獨立成立的。」而為了拍出電影中精彩的歌舞戲,瀨田夏樹則將相米慎二《歡迎來到東京上空》、克林伊斯威特《紐澤西男孩》、李歐卡霍《花都魅影》等片當作攝影參考,而擅於拍攝 MV 與短片的瀨田夏樹,也特意將攝影機對準路過的圍觀路人,拍出驚喜連連的畫面,同時也呈現極具歡樂與青春氣息的歌舞場面。

三人三音色,互相搭配為完美的音調

住在吉祥寺附近的大學生,遇上為了尋找父親舊情人而從外地來的高中生,因為音樂與井之頭公園的連結,兩人之間由完全陌生逐漸成為關係緊密的夥伴。「純和小春的確很像鏡子對照組,分別作為本地人與外地人,兩人的性格也很不同。小春的外放、純的裹足不前;小春對於過去不執著而自由、純對於當下想太多容易害怕。小春在電影中,是讓純改變的契機和關鍵。」

橋本愛、永野芽郁、染谷將太三位同為童星出道,各自在日本闖出一片天的新生代演員。瀨田夏樹在導戲時,僅僅以「照你想的去演吧」或「再稍微輕一點」這種模擬兩可的指示,讓演員有近乎百分百發揮的空間。這樣的做法,反而呈現出三位演員自然的一面。而導演原本就對橋本愛過往的演出印象深刻,加上在得知電影拍攝企劃時,便主動表明拍攝意願,「試鏡的時候,發現橋本愛和純一樣,同樣都是會彈吉他卻也荒廢一段時間,尤其是請她當場唱歌時,幾乎和角色一樣充滿了害羞和生澀感,當下就決定由橋本愛演出純這個角色。」

提到永野芽郁,導演則表示是在看了《俺物語!!》後對她充滿印象,「永野芽郁拼命的幹勁和小春很像,與飾演的角色同年齡,更能散發她本身的魅力。不管是永野芽郁還是小春,她們都是外表看似柔軟,卻隱藏著某種寂寞和故事的性格。」原本就是瀨田夏樹固定班底的染谷將太,導演也給予高度讚賞,「充滿喜感、輕鬆,能時常加入旁人意想不到的動作,帶給其他演員許多刺激,可以說是拍攝現場是領導般的存在。」

如果分別用樂器代表《公園小情歌》三個角色,導演形容「小春是直笛,簡單音色卻是不可或缺的存在;純像是手風琴或吉他,能夠展現不同音色的人;時生,則是做為節奏的鼓,只要穩了之後其他樂器就能加進來。」「三人三音色,只要他們互相搭配,就能譜出完美的旋律。」

專訪 瀨田夏樹《公園小情歌》

井之頭公園 100 周年紀念電影,由瀨田夏樹自編自導的《公園小情歌》,以公園和音樂為主軸,連結過去、現在和未來,創作出少見的青春音樂電影。超越 20 組的日本人氣天團及音樂人現身與發聲,是日本獨立音樂界史上最大規模通力合作,對著青春高喊:「有那麼一首歌,我想要唱給所有人聽!」關於你、我、她的青春之歌將永遠不會結束。本片先後入選2017大阪亞洲電影節、2017 德國 Nippon Connection、2017 台北電影節,將於 8/4 上映。

#日本 #電影 #Shugo Tokumaru #橋本愛 #配樂 #公園小情歌 #瀨田夏樹 #說謊的男孩與壞掉的女孩 #吉祥寺 #染谷將太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CharMing
資料提供天馬行空
圖片提供天馬行空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