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同溫層裡被暱稱作「寶貝車手」的《玩命再劫》(Baby Driver)終於上映了。從好幾個月前讓人印象深刻的預告,到北美率先上映之後的好評,把我的期待越推越高,最後進了戲院,在一曲又一曲的蹦跳曲目中,我終於明白爛蕃茄評論說的「一上路就看不到車尾燈」是什麼意思。

這像是一首超大型的 mv,但又不只如此。《玩命再劫》從頭到尾三十首配曲,風格不完全相同但組構成一個音樂宇宙,觀眾在這一頭,像觀看銀幕那一側的舞台投影,人們搭配節奏和走位,跳了一整場舞。這整張專輯是連著播的,一開始就不能停下來,所有角色和甚至劇情都為聽覺的流暢度而存在,如果你剛好又熟悉這些歌曲——我猜——那肯定會是一趟通體舒暢的旅程。

有點可惜的是,這些歌我剛好都不認得。對於歌詞與情境的對照也不容易馬上跟上。所以本片真正吸引我的還是它的喜劇節奏,因為這畢竟是艾格.萊特(Edgar Wright)的作品啊!故事主角是個叫寶貝(Baby)的年輕小伙子,他開車的技術超群,成為由凱文.史貝西(Kevin Spacey)領軍的搶劫集團的固定車手,負責在搶案現場待機,一旦同夥完成犯案之後,就靠他的神乎其技帶大家擺脫追捕。這位話不多的青年總是使命必達,然而在他心裡,其實一直想著要金盆洗手,這在他遇見他的真命天女黛博拉(Debora)之後變得更強烈了,想要過「平凡日子」的衝動,跟著引擎轉速衝到了天涯海角。

但是你知道的,黑暗世界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在不情不願又被捲入一次犯案的途中,寶貝的良心和分心,導致任務出了差錯,故事重點也從怎麼帥氣地逃離戰場、唬弄警察,變成怎麼一邊保護女朋友,一邊完結所有恩仇。最後結局是什麼?我不打算說,但其實也不重要,看艾格.萊特怎麼玩這整趟旅程,比終點目標要去哪裡,有意思多了。

如前所述,整部《玩命再劫》最重要的趣味在於音樂,這在片中藉由寶貝的耳朵出問題(而且是肇因於童年的一場車禍,那場車禍讓他失去雙親,而他的親情與媽媽的歌聲其實都是埋哏⋯⋯只是好像有點沒必要)所以一直戴著耳機作為設定。不只是音樂不能停,他也習慣把生活裡所有的節奏跟音樂同步,這讓他順理成章成為一個不必多話、活在自己世界的車手,更給了男主角安塞爾.艾爾格特(Ansel Elgort)生涯最酷帥的一次演出,該柔情、該青春俏皮的時候,也都能夠勝任。

與他對戲的則是一票各有特色的配角。包括像是從《決勝 21 點》走出來、換上一套過大西裝的凱文.史貝西(Kevin Spacey),演起喜劇來得心應手的傑米.福克斯(Jamie Foxx),又帥又有喜感的強.漢默(Jon Hamm)跟MCU的「制裁者」強.柏恩索(Jon Bernthal),簡直是女侍裝衣架子的莉莉.詹姆斯(Lily James)⋯⋯這些角色各司其職,製造好玩的場面和亂局,以及在後半殺成一團,帶出第三幕的高潮。

而這裡,也是我稍微皺眉的地方。不是因為殺人很 B 級,而是因為——這麼說好了,不過今年稍早,我才剛在金馬奇幻影展複習了艾格.萊特的《終棘警探》(Hot Fuzz),那部同樣很亂來很大殺四方的電影,到了後段有個絕地大反攻,而那一刻,即使明知道這是一部搞笑片,仍然會有熱血的感覺。因為小人物的自顧自耍帥,竟然別有一番帥氣/傻勁。但是看《玩命再劫》,好像少了這樣的時刻,這到底是為什麼?

我努力想了一下,歸納出三個原因,原因一:因為整個【血腥冰淇淋三部曲】的壞人不是活屍,就是瘋狂的鎮民,或甚至是外星人,這些其實是很卡通的雜魚,讓殺戮的趣味成為可能。反之《玩命再劫》所有的角色都在某種灰色地帶,即使壞壞痞痞的也已經讓觀眾有感情,這讓後半的殺伐不免有種「有必要這樣嗎?」的遲疑,於是爽感就打折扣了。

原因二則是,畢竟主角還是有差。過去【血腥冰淇淋】都是由賽門.佩格(Simon Pegg)主演,他讓我感覺也是自成一格的喜劇創作者,整個三部曲其實是他跟艾格.萊特的風格撞擊、交融而生的,加上一群老班底不怕「耍笨」的肢體演出。不論鏡頭跟剪接再怎麼亂玩,佩格都在他自己的節奏裡,這帶來一些錯位的笑果。反觀《玩命再劫》的配角們沒什麼耍笨的機會,安塞爾.艾爾格特本身也不太有自己的喜劇性格,比較像導演的代言人,這整部片其實是艾格.萊特的主場,少了動感,就缺了可以對話的空間。

最後則不免要說音樂本身。雖然有特色,但畢竟不是音樂劇,一開場第一段飛車的神采和影/音同步的趣味,到後面就漸漸淡了,讓位給說故事,但又不能說太複雜。更重要的還有:過去艾格.萊特正字標記的暴衝式剪接——快速的跳接與時空省略——這次我只注意到一場從停車場「跳」到廢車場的畫面(寶貝的背影重疊),除此之外因為一直有音樂,戲一直連下去,反而少了讓導演發揮絕活的機會了。

《玩命再劫》是艾格萊特在《歪小子史考特》(Scott Pilgrim vs. the World)之後第二度離開冰淇淋那群老朋友;在之前系列第三部《醉後末日》(The World's End)也略顯疲態之後,其實很高興看到他嘗試新方向。電影本身在北美的口碑跟票房都極好,這應該會帶給他操縱更大資源的機會。看完片回家聽原聲帶,跟著搖擺的同時,我也期待看到他更大膽,更放肆,更開創喜劇新型態的下一步。

 

【張硯拓】                
影評人,1982 年次,曾任香港國際電影節費比西獎評審,經營【時光之硯】部落格及粉絲頁十年,著有電影散文集《剛剛好的時光》。信仰:「美好的回憶是我的神。」

撰稿:張硯拓

圖片提供:博偉電影

每週影評 張硯拓 電影 時光之硯 玩命再劫 歪小子史考特 終棘警探 醉後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