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帶追逐》充滿微小的驚喜。試片完有些朋友談論缺點,我卻被其中幽默風格的魅力給吸引。今年可以重新在院線遇到這部片很難得,2000 年《命帶追逐》雖然進了坎城導演雙週、拿下北影百萬首獎及最佳新導演,卻沒有正式上映,18 年後才以修復之姿上了院線。

《命帶追逐》主要敘事,環繞人對命運的不可測與不可知所引發的困惑、不安與試圖超脫。男主角東清因爸爸生病住院,只好找女友一起顧家裡當鋪,幾分認真幾分玩笑地經營著。東清幾個月前因為一場車禍失去了掌紋,當時的護士開玩笑說,他的命運從此就不再被侷限了。豈知後來東清在網路上認識了女孩 Eiko,正是那時的護士。Eiko 著迷於以手紋解讀命運,他們裝著臭臉頭家兇樣,和當鋪客人說我們這裡要留掌紋喔。等客人走,慢慢研究每個過客的未來,拿命運開玩笑。

隨著劇情進展,Eiko 越發執迷於找回東清的掌紋,好得知兩人的愛情未來。但因為那場事故而「不被侷限」的東清,逐漸被不在乎一切的當鋪客人「曉得了」吸引。曉得了帶他四處兜售當鋪裡的流當品,做東清不敢做的事。東清在紅玫瑰與白玫瑰間的拉扯,成了擺脫命運或洞悉命運的暗示。

劇中除了掌紋的命理解讀,用星座虧來虧去,也呈現蕭雅全對流行文化的敏銳。星座最有趣的,就是你覺得準的時候。用星座的刻板印象來看角色,那股兩相映照而成的趣味,拿唐國師的話來碎嘴親朋好友的你也會懂:

「射手座:只要決定目標,就會勇往直前,但有勇無謀。」

「天秤座:不喜歡判斷,卻常裝作正在判斷。」

這部電影被埋藏在時光裡的色彩太重,2018 年的現在看 2000 年的院線,像意外走入不那麼遠、卻已經被遺忘的過去。遙想 2000 年,Eiko 最後成了《麻辣鮮師》小孟;衛視開播改編自深雪小說的《第 8 號當鋪》,打開魔幻大門,收視率高達 2.89。在一個什麼都可以典當的空間,人們拿靈魂、天份、關係和浮士德交易,當鋪成為充滿想像的場所。經濟開始疲軟的千禧年初,蕭雅全的當鋪沒有煙霧繚繞,沒有穿越,只有一個為顧家業百無聊賴的男子,因為被困,反而懂了什麼是現世的掙脫。在他追尋自我過程裡,那些命理幽默與男女曖昧情事,或許比看著天心、杜德偉想著要典當什麼虛無事物卻不可得更觸動我們。

然後我們也意外撞上當時的台北。如同大家記得楊德昌、蔡明亮如何拍出台北的曖曖內含光,《命帶追逐》上幾場精彩的捷運戲碼,東清和曉得了穿梭在車廂間,逮住機會叫賣、躲警察,紀錄了千禧年初值得記憶的台北。忠孝新生那道很長很長的電扶梯,他們在上面奔跑、回望、曖昧地笑。無論宿命在掌心和星盤寫了什麼,其實茫然的人怎麼看都是茫然。命帶什麼,我們也只能一再徒勞地追逐。

 

 

《命帶追逐》

編導:蕭雅全
演員:李俊桀、范筱梵、王沛萁
上映日期:2018. 07.13

撰稿:溫若涵

圖片提供:鏡象

選片 電影 蕭雅全 台北 命帶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