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選片|
正港蕭婆《沒人愛小姐》:怪胎萬歲,謝謝我廢過

作者BIOS 選片
日期13.06.2018

曾經推薦《紐約哈哈哈》(Frances Ha)給朋友,結果她看完問我:主角也太廢了吧,有什麼好看?

五年後,《沒人愛小姐》(Jeune Femme)出現了,主角 Paula 被視為 Frances 接班人,三十出頭、一事無成在巴黎流浪的姿態,承襲當代對女性魯蛇的描述。我抱著見到另類 Frances 的心情進電影院,卻發現《沒人愛小姐》更驚心動魄,擁有自己獨特鮮明的色彩。開場一聲野獸般的嘶吼,Paula 狠狠用頭撞門,意圖闖入前男友家。接下來臉部特寫, 她兩眼兇狠,咒罵起來擲地有聲,正港蕭婆一個,吸睛的非典型女主角。

故事敘述 Paula 被交往十年的攝影師男友拋棄,她淪落街頭,朋友趕她走,家人斷絕關係。她從前只需要當男友的繆思,現在要養活自己(還有前男友的貓),非得靠小聰明和違心之論;假裝有帶小孩的經驗,假裝對內衣品牌忠誠,好成為專櫃小姐。我們看她夾縫生存,面對大小機會卻有八成機率搞砸,但她還是像打不死的蟑螂般活了下來,不知不覺,怎麼感覺她廢得有點迷人。

導演及編劇 Léonor Serraille 出自 La Fémis,《沒人愛小姐》是她第一部作品,即在 2017 年坎城拿下代表最佳首部作的金攝影機獎(Caméra d'Or)。Paula 甚至登上《Cahier du Cinema》封面,劇照裡她拿衛生紙捲筒塞在頭髮裡,扮成 Amy Winehouse,臉上畫了八字小捲鬍。那期雜誌標題是「Cinéma français : vive les excentriques!」,意指「法國電影:怪胎萬歲!」

Serraille 和飾演 Paula 的 Laetitia Dosch 不只在一篇訪問中指出,Paula 這個怪女孩,是從前法國電影不曾出現的形象。這個全女子劇組打造出來的角色,意在背棄世俗對法國女性的期待,優雅、高傲、性感,樣樣都沒有。要說瘋,《巴黎野玫瑰》的 Betty 和《夏日之戀》的 Catherine 不瘋嗎?但她們是如此性感,讓瘋成為一種吸引力。反觀 Paula,她可是連裸體現身都讓人嫌棄的。不帶性吸引力,沒有目標的瘋與怪,那麼旁若無人、理直氣壯的失敗,或許就是專屬於 Paula 的迷人之處。

本片最可貴之處,是那股自然的 tragicomedy(悲喜劇)氣場。Serraille 說賣內衣的面試劇情出自親身體驗:「誰想鳥什麼品牌啊?我只是想領基本的薪水,但那些面試的人就想聽到『我對產品抱持著熱情』這類鬼話⋯⋯我需要把這些東西都變成喜劇,因為在那個當下,一切真的很難忍受。」Serraille 和 Dosch 齊心把 Paula 塑造成一個讓人不耐卻好笑的女子。她真的很慘,有那麽多機會可以陷落《藍色情挑》那樣的憂鬱,但她選擇近乎不要臉地賴活,把掙扎的樣子攤放在陽光下。像她為了不被趕出家門,緊抱住扶手的那種,超越八點檔容忍度的醜態。或許我們看著她笑,心底其實感激她替我們廢過、忍受過,居然沒有放棄,居然還有攻擊力。

陌生男子:「你哭了。這觸動了我。」(You’ve been crying. That touches me.)
Paula:「閃開,去觸動你自己啦!」(Go and touch yourself!)

劇情幾次提到,Paula 雙眼是異色瞳,在世間彷彿珍奇異獸。或許《沒人愛小姐》的善意,來自於願意讓觀眾看到沒人愛裡的可愛;無論性不性感、廢不廢,當我們在劇尾時近距離凝視那雙異色瞳,不禁認真回溯了她的特別,以及她的好。回到一開始的問題,這麼廢的主角,有什麼好看的?如果你懂得生命裡微小的勝利與克服,願意珍惜差一點掉落的同路人,《沒人愛小姐》會是一部讓你心領神會的電影。它讓我們自我感覺良好:生而在世,如果不性感不可愛,只要開始為自己做決定,自有生命原初的魅力。

《沒人愛小姐》

編導:Léonor Serraille
主演:Laetitia Dosch(《我心深愛的國王》)
上映日期:2018. 06. 15
 
★ 2017 坎城金攝影機獎

#電影 #坎城 #選片 #沒人愛小姐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溫若涵
圖片提供鏡象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六月選片|通靈紀錄片《看不見的台灣》:拍是拍了,但你願意相信嗎?

08.06.2018

六月選片|
魔鬼就在血脈裡:《宿怨》不只恐怖,而是恐慌

20.06.2018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