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金馬奇幻|
《你才女巫,你全家都女巫》:做人好累啊,還是做山羊吧

作者BIOS 選片
日期29.03.2018

至始至終,我們不知道她真實的名字。

在非洲的尚比亞村落,人們指認「看起來有異狀的女人」為女巫。任何倒楣衰事,周圍的女人都有罪。八歲的女孩帶著空白的身世來到這,經過一個女人時她頂上的水桶剛好掉落,從此開始她的女巫養成記。女孩被女巫村奶奶命名為「樹拉」,他們笑說,樹拉樹拉,小小樹苗連根被拔起,像妳一樣。

《你才女巫,你全家都女巫》開場就宣告了這將是一齣荒謬鬧劇,撥開笑鬧裡頭被消音的生命。以「雞是否掉在圈圈內」辨認女巫,以「如果你不當女巫就會變山羊」要脅女人。導演以停格表現辨識女巫的流程,給以窺視角度看待女巫的人一個挑釁互動——你們很想知道女巫怎麼生活吧,看啊,就是這樣的。

看一個女巫是怎樣煉成的,電影撥洋蔥一般,層層帶領用觀光客眼睛獵奇欣賞女巫村的我們,直到我們看見影像內的白人女性一面透露同情、一面想和女巫拍照上傳的行為,才明白比女巫奇異的原來是人類。

每個女巫身上都背著一條白色緞帶,圈劃出他們的生活範圍。他們離開社會、自成聚落、受人監禁與奴役。於外界眼中,女巫是妖魔與不潔的化身;於政府眼中,女巫則是財產。

日出而作,不時被帶去祈雨或民眾諮詢,甚至上電視。女巫成為一項商業行為,這項巨大的詐欺事業根源,是一場場複製變形的獵巫行動。獵巫起源 12 世紀,16 世紀於歐洲達到巔峰,迫害女巫的行動奠基於神學,希望泯滅「與魔鬼勾當」的不潔女性。所以凡是有「踰矩父權」能力的女性,舉凡懂醫術、知地理、曉政治,都被列為女巫。非洲的獵巫運動並沒有消失,許多貧困的社區至今仍然依靠靈性治療師和巫術來幫助村民的,但是每當遭遇不幸時,人們也會怪罪女巫。女巫村監禁一群「被指控有罪的女性」,使他們農作、為民眾解惑、或是供觀光客獵奇參觀。

那些村子裡的老女巫們,裝模作樣出人們期許的「奇異」,他們大聲嘶吼、吐舌彈嘴,你們說我瘋,那我就瘋。電影逗趣地說完了一個悲傷的故事,這個既視感怎麼好熟悉?我們似乎經常以這樣的幽默感去應對不該被容忍的悲痛。當太習慣視而不見的人們更逼近鏡頭下的苦難以後,那樣的痛覺或許才是導演想說的。

成為女巫的樹拉擺盪在人們丟石頭與問卦的狂熱間,小小的心靈無法承擔:「早知道,我就寧願當山羊,山羊比較自由,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樹拉想做個山羊,於是她剪了自己的緞帶。那條「緞帶」又白又長,看似飄逸其實沈重的枷鎖,牽引出人類集體的邪惡。剪斷這條女巫與社會的臍帶,看一個女孩的斷尾求生,文明裡的人們如何逃離這場巨大的災難?如果有一天你也成為被丟石頭、集體霸凌的對象,還能以同情心之名拿起相機嗎?

在大人的世界裡,並不值得擁有這樣一張純真的臉孔。丟掉了自己名字的女孩,是集體被人們忽視名字的女人。我們始終不知道樹拉真正的名字,一如近千年過去,我們仍以冷漠看待女巫這個指稱。疏離的暴力,並不比一顆石頭的重量來的輕。

《你才女巫,你全家都女巫》(I’m Not A Witch)

導演: Rungano Nyoni
劇本: Rungano Nyoni
上映時間:2018. 04. 27(金馬奇幻影展場次請參照官網

#金馬奇幻影展 #電影 #選片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李姿穎 Abby
圖片提供佳映

2018 金馬奇幻|
《修女哪有那麼色》?有,就是那麼色

10.04.2018

2018 金馬奇幻|
《史達林死了沒?》:狂新聞背後,政客受傷的心

12.04.2018

2018 金馬奇幻|
《噩夢輓歌》——快感可以共享,苦難屬於角色

16.04.2018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