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女子防身術,當壞人從後方環抱時,集氣雙手用力高舉,並大聲喊出,碰!就能斷開鎖鏈。廢棄工廠裡,一個中年女子正和一對年輕男女演員分享防身術,表情太尷尬,畫面太詭異。他們剛被拍攝過程中過於激動的導演咆哮後丟包,又才剛聽聞那工廠裡的恐怖都市傳說,只好聊起日常興趣緩和氣氛。但這份勉強來的寧靜沒有持續多久,斷臂殭屍、嘔吐殭屍、光頭殭屍就出現打亂了一切。

《一屍到底》,日文片名直翻的話,應該叫做《不要停下攝影機》。前 37 分鐘的一鏡到底完全是 cult 片,荒腔走板的僵屍演技,低成本血漿噴濺,男女主角演戲演到變成小情侶。讓我在看完後一面感謝它只有 37 分鐘,又一面可惜它只有 37 分鐘,那是才剛搔到癢處的《台北物語》和《房間》:真的廢到笑,好想再看多一點。

感覺預算被砍的僵屍片結束,字幕落下後,電影卻又重新起頭,後來的故事一點也不 cult 了,反而還有點溫馨到令人不可理喻。隨著劇情展開,一個個人物性格逐漸被堆砌完成,前面那 37 分鐘的滿頭問號也一一被解開,精巧的劇本設計,讓人即便看著畫面默數劇中劇中劇中劇中劇⋯⋯,最終仍無法確定這究竟是幾層劇中劇?

我特別喜歡竹原芳子、主濱晴美、細井學這三位演員的選角及表演,竹原芳子如卡通人物般的長相與演出,讓片中電視台籌拍這個一鏡到底直播節目的荒誕性直線加分;主濱晴美從每日百無聊賴的家庭主婦形象,到過度入戲狂殺殭屍的勇猛反差做得極好;而細井學明明是個被酒精控制的魯蛇老爸,卻以瘋狂殭屍的張牙舞爪功橫生出萌感,思念愛女的鬱卒表現也讓人難以討厭這個角色。

最後,片中飾演導演的濱津隆之甚至從細井學的眼中看見自己,進而有機會重新整理了自己與女兒的關係。哇,明明覺得很好笑,怎麼眼角濕濕的。

這部讓人心情很複雜的怪異電影,由二度挑戰長片的日本導演上田慎一郎執導,是成本僅 300 萬日幣的獨立製片,沒想到六月在新宿、池袋兩家戲院上映三週後造成轟動,最後竟演變為在全日本超過 300 間戲院上映的超強鉅片,新宿的大型電影院還罕見加開超早場,票房破億,自此之後各個國際影展爭相邀請放映。

上田慎一郎是一位 30 多歲的年輕導演,十幾年前離開家鄉滋賀縣來到東京,為了圓一個電影夢,他在日本 HUFFPOST 專訪中講述了自己奮鬥的過程。成長在鄉下地方,他從小自詡是天才少年,無論是拍攝畢業影片、籌備話劇,越是被說「不可能啦」的事情,他越是燃燒鬥志。沒想到來到東京,才明白自己原來也不是什麼咖。

天才自信被擊潰,接踵而來的還有被老鼠會騙錢、無家可歸的命運,25 歲某個夜晚,他放聲哭泣,懷疑自己是為了什麼來到東京,多次想了斷生命。在這種身心瀕臨崩潰的狀態下,是寫日記的習慣拯救了他,從國中開始紀錄生活,他每天寫部落格,將發生在自己或他人身上的悲劇記錄下來。當那些事出現在部落格上,他化為觀看的第三者,當距離被拉開,那句卓别林名言的效應就發生了:「人生近看是悲劇,遠看是喜劇。」把失敗娛樂化,做喜劇的他蒐集失敗當田野資料,讓一次次失敗都成為喜劇的核心。

在《一屍到底》成功後,許多人問他「會先畫分鏡嗎?」、「如何注意選角呢?」他卻認為,什麼都別管,先拍就對了,用自己的身體去感受什麼是行不通的,比任何一本教科書都還有用,「雖然我沒有什麼立場告訴大家怎麼做,但你沒有跌倒,就是沒有在奮力奔跑。」

這段過去,或許能說明上田導演為何會拍出這樣一部片:沒錢+自悲得喜=不要停下攝影機。《一屍到底》除了很 cult,劇中劇中劇(不知道該寫幾個)的設計,也讓觀眾看見所有電影工作者在幕後的苦心與用心,不管有拍過片、沒拍過片,看到鏡頭背後連滾帶爬的工作人員,應該都會心生敬意。不管你是想大笑還是想大哭,想痛罵還是想獵奇,甚至只是想學個女子防身術,《一屍到底》絕對讓你氣血順暢,心情一通到底。

《一屍到底》

導演:上田慎一郎
上映日期:2018. 09. 21

撰稿:陳芷儀 Rachel Chen

翻譯:陳彥伶

圖片提供:車庫

責任編輯:溫若涵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