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影評|《星際爭霸戰:浩瀚無垠》:油門催到底的星艦,仍不迷航

作者張硯拓
日期25.07.2016

看完《星際爭霸戰:浩瀚無垠》(Star Trek Beyond),我得到心情愉悅的兩小時,不只和老友們重逢,也被滿足了熱血。對白不深奧,但頗有笑點,故事不艱深,但確實刺激。特效沒有大驚喜,但在導演林詣彬手中,重搖滾的場面既沒有蓋掉人物互動的趣味,也足夠「星際」氣勢。

看完第一件事,我認真搜尋國外的影評,想看看他們意見如何。J.J.亞伯拉罕(J.J. Abrams)重開機的這系列是我相當喜歡的,尤其 2009 年第一集,我已經無數次提過它擁有我心目中「完美的科幻片開場」。然而不論該片,或 2013 年加入班乃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當強力反派的《闇黑無界》,我都沒有寫過感想。一大部分原因是我完全不是星艦粉(Trekker),過去的七百多集影集和這之前的十部電影,我無一看過。我其實不知道:原始系列的主要魅力為何?新作的哪些元素是致敬,是傳統的植入和再現?我甚至好奇,過去的《星艦迷航記》多數時候,船員們是離艦在各星球表面探險的篇幅多呢?還是在宇宙中穿梭與艦隊空戰的場面多?

我只知道當初重開機,JJ 的第一集讓人稱讚「捕捉到系列原初的核心魅力」。我也樂於就此跟上,每集都看了。

延續著介紹人物和組隊、同時展現系列趣味的第一集,及陰謀交戰為主、慘烈而嚴肅的第二集,新世代的企業號來到它的五年邊疆探測計劃,然而日復一日的圍困和無方向感,讓寇克覺得「失去生命目標」。家鄉(瓦肯星)的消失與老史巴克的過世,則讓年輕的史巴克懷疑起乘艦冒險的日子,真的比重建家國重要嗎?此二者再加上片末揭露反派克羅(Krall)的謎底,讓「迷失」成為這集的主題。不過,參與本片編劇的賽門佩吉(Simon Pegg)顯然不想挖得太嚴肅,這些找不到目標,不確定輕重緩急,或被拋棄被剝奪存在感的心理,都在整場追趕跑跳、火花四射後解決。

佩吉的才能,在於寫出一句句讓人爆笑的自嘲、挖苦,或不以為意的耍帥對白。而該感人的地方也沒失手,老骨頭(Bones/醫官)替寇克私下慶生的那場戲,我很喜歡。寇克說,現在的他已經比當年父親過世的時候長一歲,這句話今年稍早,班艾佛列克的蝙蝠俠也說過。寇克說他一直想成為父親,言下之意現在這樣不痛不癢地探測邊疆,無法帶給他「做大事」的滿足,要為某個巨大的價值捨身,才覺得配得上?——但老骨頭卻提醒他:過去的你想成為父親,現在的你要自問,要怎麼「成為你自己」?(Now you’re wondering just what it means to be YOU.)

於是《浩瀚無垠》馬上給他機會,衝入未知的星雲中拯救友艦的任務,正是一個冒險狂需要的。而後續證明這是圈套一場,帶來的危機更大,更沒讓他失望了。這些過程,正是上面說的「火花四射」,也是林詣彬擅長的領域。到了片尾,寇克已經放下開場那求去的念頭,他說:「(不去冒險)那有什麼好玩的?」(where’s the fun in that?)我則想起老骨頭的話,那你身為自己的角色意義,又是什麼呢?

從第一集,我們看到一個玩世不恭,衝動而視規矩如無物的青年,這是重塑數十年前威廉謝特納(William Shatner)的演出氣質吧。這個性在第二集開頭,被(過度)戲劇化地運用了,到了這集沈澱不少,但寇克為了組員,為了救世界,完全不在乎自己安危的豁出去習性依舊。但除了這個勇往直前,愛賭命更愛同伴的帥勁之外,這角色還代表什麼?醫官的那句話,反而無意間透露了劇本的心虛。

而我不免貪心地想:太空中的失去方向和時間感,其實是很好的議題。當然不必做到《MOON》那種程度,但像《太陽浩劫》那樣把無盡的虛無變成《鬼店》式的心魔,照樣很有趣。若能用某個方式,讓寇克全片的心態都有點被籠罩(記得《奧創紀元》的東尼嗎?雖然那是失敗例子),最後再體悟到外在時空/內在自我的節奏掌握,總之是某種心境的提升,就能讓故事多出一層哲學厚度了。

何況克羅這個反派,還被設定成生存的能量來自吸取囚犯的生命,讓人想到稍早《魔獸》(Warcraft)的魔能(fel)。以掠奪他人為前提的生存方式,非常功利,注定帶來失衡,這點也有趣,卻只在背景帶過,甚是可惜。

但就像前面說的,林詣彬擅長的是場面,經過幾部《玩命關頭》的磨練,他還熟稔於處理「團隊」,眾船員們散落異星後,穿插組織各組的戲份,最後順暢地拯救重逢,再接著那場火燄衝浪的高潮,的確是系列至今最壯觀。從 JJ 手上接下這任務,《浩瀚無垠》並沒有把「人」的魅力降低(雖然也沒有挖深),熱血度又滿檔,這樣已經及格。

(說到這突然想,若能讓林詣彬去執導一集《變形金剛》,說不定會有一點起死回生的效果哩!)

另外,重開機的星艦系列還有一大資產,是麥可吉亞奇諾(Michael Giacchino)的配樂。這次比上一集更有亮點,開場不久的主旋律鋼琴版,及星際休息站「約克鎮」的主題都讓我耳朵一亮——雖然後者實在有點太長,勝利進行曲似的,放在那一幕實在太滿。

不過這次真正的 DJ 不是吉亞奇諾,而是導演本人。前述的火焰衝浪高潮,搭配野獸男孩的〈Sabotage〉催下去,當場成為【玩命關頭】的味道。而靠音樂毀滅敵人的設定,讓我想到多年前的《星戰毀滅者》(Mars Attacks!)和甚至童年的迪士尼樂園回憶《Captain E.O.》。如果有一天,讓我挑一首歌當科幻片中的「武器」,我會挑什麼呢?

最後不能漏掉,這次揭露了蘇魯的同志身份,這是編劇和導演向元祖系列的演員喬治武井(George Takei)致敬的選擇。更讓人感慨的是片尾,那行「For Anton」字樣,這是上個月意外身亡的安東葉欽最後的身影之一。也讓人想到《玩命關頭七》的「For Paul」,只能說地球真的比火星(或什麼宇宙深處)還要危險啊!

 

【張硯拓】     
1982 年次,曾任資訊軟體工程師、產品企劃師,現嘗試寫作。經營部落格【時光之硯】多年,文章以電影心得為主;信仰:「美好的回憶就是我的神。」

#電影 #張硯拓 #星際爭霸戰 #每週影評 #玩命關頭 #林詣彬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張硯拓
圖片提供UIP

每週影評|《星際大戰:原力覺醒》:為影迷而生的用心回歸

21.12.2015

每週影評|《真相急先鋒》:新聞真的可以這麼熱血?

28.12.2015

每週影評|《翻轉幸福》:翻了太多翻,卻找不到幸福了

04.01.2016

每週影評|《惡女訂製服》:任性得又美又過癮

11.01.2016

每週影評|《大賣空》:金融界的末日英雄電影

18.01.2016

每週影評|《史帝夫賈伯斯》:下了台的人生,是更過癮的戲

25.01.2016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