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破碎的生活當中,我們總渴望一個完整、紮實的旅程。在日常生活中嚮往旅行,好像已是當代人的集體想望,確實,無聊生活中,怎麼能沒有一個期待做為出口呢?旅行的放逐和日常的規律究竟應該怎麼協調,應該沒有人有解答。不過,有三個人,正努力地踏上一些擁有獨特性格的土地,帶回撫慰人心的文字和照片──他們是「男子休日委員會」

男子休日委員會由 dato、Azona 和奕凱組成,有一個充滿日本氣氛的名字,也愛上日本城市或鄉村各地悠閒、自由的氣氛。他們不想要體驗過度的異國情調,他們平日都是和我們一樣的平凡上班族;他們不斷地努力生活來爭取,爭取在休日之時,能夠埋頭於他們真實喜愛的事物。

話說從頭──秉持「休日」的理念

男子休日委員會由 dato 發起,慢慢加入了負責攝影的奕凱和企畫統籌的 Azona。dato 和 Azona 白天上班身份都是出版人,對出版和企劃很熟悉,而話較少但看起來總是很認真的奕凱則是網頁設計師。最初 dato 愛上了日本左京,在當時台灣的旅遊書中,左京的介紹都不多,而他深深被左京悠閒、自由而獨立的氣氛吸引。他構想可以出一本小書或獨立刊物來介紹左京,邀請奕凱幫他設計,沒想到奕凱一口答應外,還想和 dato一起到左京,幫他拍照,於是兩人一拍即合。

而 Azona 則是 dato 前公司的同事,「男子休日」一名,也是由擅長企劃發想的 Azona 得來。
「當時的旅行書,仍沒有這麼強調『生活旅行』這件事情。想在『旅行』和『生活』中間,找到一個連結的詞,而我想到的就是『休日』。休日的理念就是,不一定真的要出國、要去哪裡,可以是一個很平常的假日,甚至是午休,但是若保持休日的心情狀態,可能就可以有一段還不錯的時光。」Azona 說道。
dato
奕凱
Azona
但是,原本屬於幕後的神祕女性角色的 Azona,怎麼會想到「男子休日」這乍看屬於男性的名稱呢?「當時台灣的出版市場、讀者市場,60% 是女性,但我們不覺得男性不需要這樣的資訊,我們想表達男性也可以過這樣的生活,所以定為男子休日。」
而在第一本書《左京都男子休日》中未露臉的 Azona,也隨著第二本書的企劃展開,一同前往北海道旅行,加入了實地走訪的行列。三位成員各有所長,默契良好,彼此吐槽也不少。而男子休日也並未僅限定男子讀者,其樸實溫暖的文字,清新雋永的攝影風格,總是準確戳中讀者心頭小事,深受不少讀者熱愛。

廣闊北海道,就選擇從道央開始吧!

新書《北海道央男子休日》,仍由 dato 一人先前往勘景,再帶著其他二人一同前往。dato 收集許多北海道當地的情報誌,找到許多喜歡的私家景點,確認其他二人也想去的意願後,再排為行程之一。
北海道為台灣的五六倍大,可分為「道北、道東、道南」等地,而所謂「道央」最大的城市就是札幌。但很多人來北海道旅遊,都是將札幌當中繼點,前往小樽、函館、旭川等地,真的留在札幌的遊客其實並不多。但 dato 特別欣賞札幌棋盤式的工整街道,具有生活感的咖啡廳和雜貨店
「很多人想到北海道,就想到薰衣草、薯條三兄弟和白色戀人,但我覺得很可惜,我們希望主要介紹北海道的中央,比較符合男子休日創作的精神。」dato 說道。
《北海道央男子休日》前半本即以札幌為主,後半本則分為函館篇和積丹半島篇。而在積丹半島,他們則是體驗了純樸的農場打工換宿。
「應該沒有一本旅遊書,是真的玩到一半跑去打工換宿吧!」他們希望新書能比上本書,注入更多更真實的生活感,而打工換宿的美好體驗,也來自於 dato 幾年前離職後出走至北海道打工的真實經驗,希望這次能三人一同體驗。

打工換宿,換來手中的泥土和真實感

三人第一次一同踏上北海道的前一夜,都還各自瘋狂地加班,好不容易才從繁忙的工作脫身。睡不到多久,行李匆忙整理,就上飛機了。
「第一天的工作就是墾荒!要搬石頭、除草,草非常的粗,要用柴刀劈!」都市人的我們,恐怕還是不太能想像整日都進行這樣的工作。好不容易清理好一小小塊地後,他們得到一種有別於城市工作後的不太一樣的成就感。想像著這塊地有一天可能種出大樹,這「靠著雙手」的體驗確實特別珍貴。而農場豐富的伙食提供更是擄獲他們的心房,每餐富足的牛奶、麵包、水果、布丁或者蛋糕,也令他們難忘不已。
另外有一間咖啡廳名為「食物與生活研究所」,深深擄獲他們的心。由民宅改造,保留房屋原始純樸樣貌,有手工麵包與每月定食,菜都是他們自己種的,也有賣一些雜貨和雜誌。他們原先是在福島開店,即便不是在幅射區的範圍內,311 之後,生意仍受到很大的影響。現在之所以選擇北海道,因為想在有乾淨土地和水源的地方重新開始。
「北海道和本島完全是離開的,真的是日本最乾淨的地方,那麼多人會嚮往這裡,這真的是很重要的因素。北海道被日本開發到現在也不過兩百多年,自然風土也利於農業,廣大的大自然,就給人包容性很強的感覺。」Azona 說。

失去、獲得以及重新再來

美好廣闊的北海道,令他們著迷,然而在這塊溫柔的土地上,他們也因突發的事件,打亂了原有行程,體驗了生命的多變殘酷。他們的行程原先是先至積丹半島,再前往函館,最後才是去最重要的札幌。但沒想到正當他們正在等待欣賞函館的百萬夜景時,竟然接到奕凱的貓病重的噩耗。
「我們都知道那隻貓對他非常重要,也見過牠、和牠玩過,當下那個氣氛真的是驟變啊!」dato 說道。美好的夜景看來也突然變得更加朦朧,三人心情都很沉重,於是,他們馬上決定改變行程,勉強進行也沒有意義,奕凱先回台灣,二人也隨後回去。是故這一本經歷豐富的書,其實是兩次的旅程取材,再次前往札幌,也是將近一年後的事了。
但這個事件也讓他們意識到更多關於生活和生命的想法,因為失去、獲得以及重新再來,他們也體驗到夥伴間更加緊密的感情。
 

 「好好上班,才能好好休日!」

「男子休日委員會」帶給大家許多關於旅途或休日的美好,乍看悠閒或不經意地某個轉角、咖啡廳美食,背後也是來自於許多事前準備的功課。他們又是怎麼看待背後種種的辛勞,離開白日的正職工作,下班繼續開會、編書,是否也會對「休日」的嚮往感到有些矛盾呢?
「我覺得這是一個追求理想狀態的過程,我們透過準備、實現、記錄旅行的過程,希望有一天慢慢地我們可能不只在旅行中才能過這樣的生活,能將休日的部分增加、工作的部分慢慢減少。我曾經有一段生活是真的都在工作,完全沒有其他的休閒,就常常覺得生活很困惑。當時有位朋友告訴我,他認為我不應該總是想著『要找時間去追求那個理想的狀態』,而是應該直接將你覺得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變成優先順位!」Azona 說道。
「比如說到了晚上六七點時,你可能會想我先把手上的稿子看完再下班,但若你生活中的優先次序第一是『回家陪媽媽吃飯』的話,那你應該不顧一切的就是回家吃飯。當你已經做了這個選擇後,這件事情的比重就會在你生活中慢慢地變大。」
而如今,男子休日委員會選擇了「一起旅行、一起寫書」為生活中重要的事,於是,他們可以在白天工作時,拚了命地把工作做完;下班後仍辛苦地編排新書,因為男子休日在他們心中是重要的事,於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切美好的想像,也需要現實的努力去落實。「我覺得好好上班,才能好好休日!」dato 說道,這句話也象徵了男子休日的踏實精神,生活即是「選擇」所構成,收拾行李、決定目的地,無一不是建築於抉擇之上。做出決定、有所得失之後,踏上旅途的堅韌腳步,就如奕凱的照片中,那溫柔、美好而恍惚的一瞬光景,仍是不可取代的。

男子休日委員會之無厘頭(偽)心理測驗

休日時,最痛恨又常常不得不做的一件事

Azona:早起的瞬間,會有點發脾氣!但有時真的要早起才能完成一些想做的事。
dato:⋯⋯好難喔,啊我想到了,回公司的 email!書趕著出的時候實在沒辦法啊!
奕凱:⋯⋯我想到的和 dato 差不多,公司有什麼事情,有時仍需要當下就解決。(和編輯的預設答案似乎不一樣,沒想到還是和工作有關啊!)

休日時,最心甘情願也要花很長一段時間完成的事

dato:買菜和處理食材!
Azona:看電視吧,我喜歡一直亂轉,喜歡看好萊塢電影台的爛片!(dato 嗆:你的回答都讓讀者覺得你是路過男子休日~)
奕凱:喜歡去花市買花,大概九點就要出門,然後回來整理花,很喜歡所以就願意花時間來做這些事情。

假如從今天起,每餐都要重複一個一樣的菜色或甜點,會選擇什麼?

Azona:如果不用自己做的話,我選湯咖哩!(真的嗎⋯⋯每一餐⋯⋯)

dato:煎蛋好了!

奕凱:⋯⋯飯吧!

若以下旅伴只能選一個,會選擇誰?(爺爺或奶奶、寵物、許久沒聯絡的同學、前任情人、完全陌生的人)

dato:⋯⋯我會選許久未聯絡的同學,可能到了當地就可以說,我們分開走吧?哈哈哈!

Azona:我會帶我外婆,她年紀已經很大了,可是食慾非常好,帶她去吃東西她應該很開心!

奕凱:⋯⋯那我選前任吧!(靦腆地笑)前任的習慣最了解,而且可能會復合⋯⋯

(眾人:這是想復合的意思嗎~經過小測驗三個人的不同個性瞬間明瞭!)

採訪:林易柔

撰稿:林易柔

攝影:潘怡帆 Crystal Pan

男子休日委員會 編輯 出版 日本 旅遊 旅行 封面 北海道央男子休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