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隊的戰略意義,進可攻、退可守,有隊友瞻前顧後,幫補血放防護,BIOS Monthly 封面輯五【方序中的組隊打怪學】,談設計師方序中與經紀人陳祖康組隊的合體技。

陳祖康自詡補師,像追著孩子們好好吃飯好好長大的奶媽;方序中則是騎士,有奶媽的左右護法,盔甲上膛、發動攻擊。這是經紀人與設計師的組隊分工,他們於公拼搏,做出兩屆金馬主視覺、在日本的台灣展覽「南台灣.新體驗」與「台灣普拉斯」等大受歡迎的成品,但於私也少不了乾杯,兩人私下的興趣重疊度高:喝酒、花錢、喝酒、花錢、喝酒、花錢。

陳祖康表示,花錢有助養成 EQ;方序中認為,小酌宜情調劑身心。自己買很多的陳祖康上次居然想管教方序中,在他的炫 C-3PO 照底下留:「這次也買太多了吧」,當時方序中回應:「你給我管」。

就這樣,看似奢侈無度(誤)的兩人,在尋找銀河系龍珠的路上展開了設計的格鬥冒險,又在誤打誤撞的大魔王催逼裡誕生出威力十足的合體技。

方序中 陳祖康 BIOS

設計不需要被經紀,那經紀人還是去吃土算了?

方序中與陳祖康相遇於 2013 年,那時候的方序中遲遲不願加入經紀行列:「我一直認為設計不需要有經紀,我們不是藝術家也不是藝人,我們是做事的人、解決問題的人。光環應該是產品的,你們經紀我的話,那不就⋯⋯」他嘆著氣說:「那時候白尊宇(BIOS 執行長)時不時就會拿合約正經的跑過來⋯⋯」在老闆的三顧茅廬、也做過幾次專案合作後,方序中試著轉念:「對我來說,不是多了一個保護的角色,比較像多一個夥伴,就像很多大廣告公司裡有 AE、企劃、行銷。我依然覺得設計不需要被經紀。」

正式跟祖康合作以後,他認為整個團隊有了大局觀,更可以吸收客戶或行銷的角度:「他比較像是揉合案子各種角度的角色,有時候我們直接去對客戶,很容易不理智,祖康就有調和的功能。」祖康也補充方序中需要經紀人的理由:「相較一般平面設計師,Joe 做的跨界案子跟規模都是很廣泛的,所以在流程上也會需要更多照顧,我們近幾年開始接觸 Joe、馮宇、蕭青陽老師,一些大型公部門的案子,在前置跟後續是非常繁瑣的,前面要寫標案,後面要寫結案,如果交給設計師寫,那他們時間就無法做別的事了。」

跟著方序中去打怪的路上,祖康也覺得不斷在擴充能力值:「案子規模有大有小,加上每次跟不同產業的合作,都能學到一些,了解更深。我覺得因為他是很勇於嘗試的設計師,所以跟著他的守備範圍,也可以不斷擴大自己的舒適圈。」

平常幹話連篇的兩人這樣認真起來,怎麼有點嚇人。總之,有一個上進心擠霸昏的設計師,經紀人是不需要去吃土的,因為光是一個大型補助案的眉眉角角,就夠你忙到每丁每當了。

設計師,穩定度跟持久度是很重要的啊!

經紀人的好,用過才知道,陳祖康說文創經紀的體系出現,不只是想要幫助一線的文創工作者,還有那些被壓在金字塔底下的小小設計師:「我們除了希望創作者可以更專注在作品上、做他擅長的事,那些法務財務或是溝通協調就交給我們,還有個很重要的,是要去建立一個透明的報價制度。」

以往台灣創作市場像在周年慶喊打折,廠商或代理商不知道設計師的價值,當然想要高值低報:「有些設計師也不是刻意要削價,而是不知道怎麼報價,假設現在檯面上的創作者十萬到一百萬都接,那一個剛離開學校、想開公司的設計師有什麼生存空間?」祖康認為,就像印刷要選紙材,以比較均衡且透明的價格打開市場,體系才會健全。方序中也認同:「報價真的是最難的,像他剛剛說,可能也有些設計師會不好意思去提高價格。」

文創經紀,做的也是隱形的市場教育,跟經紀人合作除了有人幫你除魔擋煞,還有善後開源,方序中舉例,設計師通常只專注在設計,根本無暇顧及設計品的後續效應:「祖康他們就會去做持續的追蹤,看客戶跟市場回饋,或是延續案子的合作。」

許多客戶常問祖康:「為什麼設計師跟客戶的合作常常只是一次性?」

「對大企業來說,他們要的是穩定度跟持續性,比如說我們跟格蘭菲迪的合作,持續了三年、合作了四五個品項,是很少見的,因為許多設計師沒有辦法顧及那麼多後續維護,小至中秋送禮,大至拜訪聯絡。」誠實說來,方序中的案子根本不需要去開源,因為本人接案子已經接到睡眠不足:「像現在我有案子會先給祖康看,他先幫我看時間、適不適合,然後他會問我說,你想不想做。如果我不想做,他會用他們的方式去拒絕,這樣我也不會得罪客戶。」祖康補充:「他人太好,不會拒絕。就是坊間說的,藝人都很好相處,經紀人都很雞歪。怎麼樣我們都不能讓藝人或設計師主觀上被客戶討厭,他們可以討厭我們沒關係,只要有需求他們還是必須要來討論。」

於是造就了祖康在業界的名聲:「今天早上同事才說,客戶說我們公司的人很難相處,我覺得這就是經紀人的價值所在啊,你看出對方只是貪圖方便求快不求好,那就要去溝通。」

有個不放過細節的設計師,也要有個挑剔相處的經紀人。

方序中 陳祖康 BIOS

金馬獎:普通人的累積,才會成山

祖康與方序中一路劈荊斬棘合作過許多大型跨界案,從金鐘到金馬、小花計畫到各式品牌展覽。金馬可說是兩人都成就感爆棚的案例,方序中說:「金馬不好做,所以我們格外用力,它不好做,是因為我們太想做好它。」於是超乎預算、超乎人力,像是圓夢一樣去扛下了連續兩屆的金馬視覺總監。祖康說:「其實我們也不是第一次接觸金馬就有合作,在 54 前一屆,我們就有問過金馬,但他們其實已經決定好合作方,也沒有像現在這樣大規模一次交給一個設計師,都是拆開來做。」於是他們繼續努力,直到方序中在 2016 年完成 51 屆金鐘,祖康藉此趁勝提案:「那證明我們可以做這樣的事,而且做起來真的很不一樣。我的成就感,來自於失敗過再說服他的成功。」

一身攬下大型典禮的所有視覺,連謝幕舞台燈,方序中都在開場前一秒再三與師傅校正,每一個細節都是取捨與爭取間不斷較勁的成果。從平面視覺走出,想像一個立體空間的可能性,讓方序中玩心大開,去年他以《春光乍洩》為主題設計視覺海報,今年則以「配角」為主題,將李安、侯孝賢、鞏俐、小野的側臉雕刻成海報上的山丘。

方序中 陳祖康 金馬   方序中 陳祖康 金馬

「配角一直是我很喜歡的概念,設計就是配角,配角是一種輔助,讓主角被推出來。我的想法是,我們都是普通人,普通人的累積才會變成山。其實跟去年比起來,我自己更喜歡今年的,今年的主題很難用視覺表現,也是我想挑戰的,一方面是去年做了大家喜歡的東西,其實很難再突破。我想的是,在沒有一個誘因、主角、熟悉的電影元素,還必須做出金馬獎的氣勢,今年我算是非常滿意,也很難再有機會做這樣子大器有趣的視覺。」

明年還可以啊!他心頭一震:「我們不敢再接了。我們滿常做的是開門的合作案,不是做了一個新的東西就要一直做,比如說我們做了金鐘,他第一次全部委託我們,這個門打開了,我們就可以讓其他人一起加入,玩出他們的樣子,這個是對環境很好的。」設計師接下更多面向大眾的案子之際,比起討好更希望打開可能性。祖康拭汗:「兩屆可以沈澱一下了,階段性任務完成!金馬真的,不容易啦,很感謝金馬的信任,說真的他們要面對的壓力也滿大⋯⋯(以下一百字官腔省略)。」

方序中 陳祖康 金馬

No Show 是會呼吸的痛

當然,跨界的案例有淚有痛,好比 2017 年為 Harper’s BAZAAR 策展的《穿越150》。我問是很痛苦嗎?祖康說:「不是痛苦,是傻眼。我印象很深刻,進場當天,是我生日,硬體廠商大出包。」

方序中一號表情:「他是失蹤。」

陳組長眉頭一皺,開始說明案情:「我跟你講真的很扯,它是一個圓形的展覽,到現場只有來半圓,另外一半完全不見,師傅聯絡不到!」

方序中維持一號表情:「他失蹤⋯⋯。」

由此可見,師傅失蹤對設計師造成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不容小覷。祖康繪聲繪影形容當天的壯烈:「我永遠記得我在生日的第一刻進到現場,看到一個只有一半的東西。我就先跟客戶道歉,跟他說明狀況,也是設法安撫他們相信我們可以完成,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客戶不可以對你失去信心,不然什麼事情都會變得很難做。」

方序中說,自己就站在展場,深呼吸+裝生氣:「客戶就不敢跟我抱怨,因為他們感覺我也很苦惱,就去找祖康抱怨⋯⋯事實是,我也是深呼吸在想要怎麼辦。」

方序中 陳祖康 BIOS

事情是這樣的,隔天案情急轉直下,師傅突!然!出!現了!方序中一號表情漸漸睜大眼睛:「他的說法是,他做好的結構,做完就放在工廠,想說應該有人收走,但就沒人看到,有一批東西就這樣不見了。」

祖康心有餘悸:「我白天跟客戶洗完門風後回到公司,真的太累,晚上就沒睡覺,躺在沙發上不知道該怎麼辦,雖然安撫客戶,但我們也會怕,雖然說沒問題,但你心裡覺得,幹真的會沒有問題嗎?懷疑人生啊。好在結果跟當天的記者會、跟業界的一些觀點都是很好的,隔天的狀況是異常順利,進場看所有東西都在,搭起來也很漂亮。總之,這是一個史詩級的出包。」

「一天是你想不到可以這麼爛,一天是你想不到可以這麼好。然後客戶就笑了。」方序中結案這個慘痛案例。

客戶笑了,序中與祖康也穩穩過關了,史詩級的出包,成就史詩級的團隊勝利。

做一件會影響他人的設計

經手更大的案子,意味著設計師與經紀人必須一起面臨更大的風險,這其中除了卓越,支撐著創作者往前走的還有初心,在商業案型中,有什麼是不可以失去的?好比方序中在做 hush!《異常現象》時,失眠的清晨與貓咪好八坐在客廳,聽完了一張專輯,就衝去跟對方口頭提案,說了一大堆感受:「其實那陣子我第一次入圍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我從小到大沒拿過什麼獎,所以那幾個月一直覺得,天啊,很爽,但是一下子就失去了動力,啊然後呢?我遇見這張專輯,第一次是因為感動而去接案,而且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那時候本來預算很少,又很趕,但是我提案完他們就增加時間跟預算,我自己覺得那就是提案的心意有被聽見,我們不用再去做低標文化的事,什麼事情都是用最低價,最快的時間做出一個普普通通的東西。」

又或者年復一年的小花計畫:「這不是我一個人能夠做的事,一開始祖康他們就給很多協助,他們都是很重要的角色,這不是營利,而是回饋的事情,裡面產生的成本跟經歷是不會有回報的。那個對於我的精神層面是很好的,我覺得做設計不是只為了混口飯吃,而是有機會做到一些有價值的東西。」對於眷村與在地文化的維護,他們無法一朝一夕改變政府決策,但能夠日積月累的去做文化建造的工程。祖康也很支持設計師能夠保有自己的個人計畫,他認為創作者維持自己的創作計畫、有目標的前進是很重要的事。

這樣的善意是緩慢而長遠的推進,無論設計面或經紀面,他們都希望能夠從更根本的地方,去著手與解決社會問題,雖然兩人都不太會說漂亮話,但紮實做事,懇請鄉親支持,一號表情方序中,情比金堅的老實。

組隊打怪比起同仇敵愾,最重要的是深知隊友的戰力,他們當然也知道對方的弱點(欸欸欸不要把卡刷爆啊),經紀人與設計師的合體,是把設計最珍貴的價值被提煉,在各自的角色中強化技能,每一個作品都是能力匯合的格鬥。有了奶媽祖康的瞻前顧後,騎士序中的勇往直前,技能與天時地利人和 Combo,發動合體技、舞步融合——時有超級賽亞人的超強破壞力,也有貝空的耐打執著。

【後記】真心幹話大冒險

業內都知道,祖康除了能言善道,更是砲火猛烈,素有文創自走砲封號,我們給予方序中一個靠北祖康時間,讓他平時被搶走的風采得以現形。這是他唯一沒有「嗯⋯⋯」反而準備搶答一題。

方序中表示:「其實也沒有欸⋯⋯我對他大部分的印象都是還不錯的。」話鋒一轉:「喔只有一個小小的啦,他跟白尊宇講話聲音都很大聲!」由於現場許多 BIOS 編輯應援祖康:

「祖康跟老闆比起來還好吧!」
「老闆好像雷公喔!」

方序中說:「我每次去 BIOS 開會,白尊宇一進來我就會拿手機按按按,他說你幹嘛?我說轉小聲一點,對著他一直按,他是用生命在聊天的。他的身體很像一個共鳴箱。他的身體是中空的!」

祖康聲音突然兩百分貝:「我有預料到他會說這個。結果這題其實是 #如果想要靠北白尊宇。」老闆對不起,躺著也中槍。

但是方序中意猶未盡:「啊我知道了我要補充一個!」
祖康露出「啊不是說其實也沒有」的表情。

「他不是自走砲嗎,他常常會砲到我朋友⋯⋯。」

祖康繼續兩百分貝:「是你朋友太多了!」

「我常常收到私訊,我就偷偷跟他說,欸這個我認識,上次那個 OO(某品牌,請不要猜測謝謝)我也有被問啊,那次問超多人的喔,很像市場調查⋯⋯」嗯嗯我們知道,我們老闆也有被問。

「哈哈哈那次超多人被問的啦。」

深深向掃到颱風尾的朋友們致歉。本台在此聲明,以上經紀人言論,不代表本台立場。

封面統籌:溫若涵

專題統籌:李姿穎 Abby

採訪:李姿穎 Abby

撰稿:李姿穎 Abby

攝影:王晨熙 hellohenryboy

設計:BIOS create

責任編輯:溫若涵

方序中 陳祖康 B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