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城市遊牧影展(Urban Nomad Film Fest)即將在本月展開,從某些方面來看,城市遊牧影展可說是台灣最能抓住 SXSW 神隨的影展。歷年片單一字排開,不僅以音樂、科技等元素作為焦點(甚至舉辦音樂祭),也積極以周邊的活動開拓文化領域的邊野,持續探索當代藝術、社會議題、社交等現況,廣納多樣化的影像作品。

今年片單中除了展現影像創作在藝術、科技、音樂等類別的生命力,更以女力作為此次影展的主舞台。《Westwood:叛逆龐克教母》(Westwood: Punk, Icon, Activist)看時尚教母 Vivienne Westwood 如何不做音樂,卻以態度和設計開啟龐克新浪潮,以反骨血液引領英倫時尚超過 40 年;《網路色情帝國》(Pornocracy: The New Sex Mutinationals)由曾是法國知名 AV 女優 Ovidie 執導,在卸下特殊行業身份後,以犀利的眼光直搗色情製片大都布達佩斯,深度解密 AV 產業背後的勞資剝削問題;《熱帶病毒》(Virus Tropical)則是改編自南美藝術家 Power Paola 同名作品的動畫片,在節奏輕快的日常生活中融入少男、少女關於性、毒品、家庭衝突等嚴肅議題。

《Westwood:叛逆龐克教母》(Westwood: Punk, Icon, Activist)劇照。

《網路色情帝國》(Pornocracy: The New Sex Mutinationals)劇照。

《熱帶病毒》(Virus Tropical)海報。

其中,《Nico,地下絲絨之後》(Nico, 1988)由曾拿下柏林影展最佳女主角的丹麥女演員 Trine Dyrholm 飾演 Lou Reed 的繆思女神—— Nico,細膩呈現她美麗、神秘、奇異的傳奇一生。Nico 曾說,「我的人生,在地下絲絨樂團之後展開」,時裝模特兒出身的她被視為六〇年代 icon,美麗風采曾獲費里尼邀請參與《生活的甜蜜》 (La Dolce Vita)拍攝,她在片中出場的姿態,依然被視為當代經典風範。一度是安迪沃荷「工廠」裡大紅人的她,參與了當時在安迪沃荷管理下,地下絲絨樂團的第一張專輯《地下絲絨與妮可》。但本片關注的,並非 Nico 光鮮亮麗的出道時期,而是在那之後的暗面。

「我很醜嗎?」

『是啊,真的。』

「太好了,我很漂亮的時候心情總是不好。」

離開超模光環與樂團後,Nico 改以本名 Christa Päffgen 自稱,在八〇年代的歐洲展開一系列音樂巡演,在這樣的日子裡,她重新認識自我,脫去標籤,重建與兒子的家庭關係,也逃離美貌的束縛。她再也不做誰的繆思,不在乎是否被喜歡;樂迷們則稱她作「闇黑歌德女王」。

《Nico,地下絲絨之後》(Nico, 1988)劇照。

《Nico,地下絲絨之後》(Nico, 1988)劇照。

藝術片單中《狂人波伊斯》(Beuys)透過紀實片段與訪談,紀錄著名德國激浪派藝術家 Beuys 開創性的藝術人生。Beuys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包括 1964 年的《油脂椅子》與 1965 年《怎樣向死免子解釋繪畫》。《油脂椅子》中,他將一大塊動物油脂放在普通的木椅上,固體制式的椅子象徵人體的軀殼、社會的框架,而流動變化的油脂則隱喻著生命力的能量,展現變與不變的並置。

「挑釁會讓一些事物起死回生」— 約瑟夫・博伊斯( Joseph Beuys )

而在《怎樣向死兔子解釋繪畫》的行為藝術裡,Beuys 在自己沾滿蜂蜜的臉上貼金箔,懷中抱著一隻死兔子,時而坐在椅子上對著兔子喃喃自語,時而穿梭畫廊之中,細心的向死去的兔子說明牆上的畫作,這場持續三個鐘頭的怪異行動使觀眾感到不安與混亂,並藉此傳達去人類中心的思想。現在被譽為行為藝術教母的 Marina Abramović,也曾在古根漢重新搬演這個作品,以表示對其的致敬之意。對 Beuys 來說,「藝術的概念被擴展,任何正常狀態都是藝術」,他的藝術觀念涉及自然、科學、神話等,童年曾加入流浪馬戲團的田野生活與二戰墜機經歷都牽動著他作品的元素,進而展現人性赤誠與終極關懷,渴望藝術作品能觸動每一個人,打破藝術與日常生活的藩籬。

綜觀此次城市遊牧影展的策劃選片,聚焦於個人生命故事的紀實影片稱得上大宗,無論你是影迷、歌迷甚至時尚迷的觀眾,也許都得以藉此翻開偶像的 B 面,再次聆聽曾經遺漏的細節。

《狂人波伊斯》(Beuys)劇照。

《狂人波伊斯》(Beuys)海報。

【2018 城市遊牧影展】

時間|2018. 05. 17-05. 27
地點|西門町真善美戲院
官網|http://www.urbannomad.tw/
粉絲頁|https://facebook.com/UrbanNomad.tw

撰稿:陳祖晴 Allison Chen

圖片提供:城市遊牧影展

城市遊牧影展 電影 影展 藝術 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