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熱的台北午後,位於和平東路二段的北師美術館,正如火如荼的進行展覽的大型施工,為的是今年九月,台灣攝影藝術家謝春德籌備十餘年的「平行宇宙」系列第一部曲——《天火》開展。我跟謝春德約在美術館一樓,在施工聲中開始了訪談。

近年在多個臺灣攝影史的相關回顧展中,都能看見謝春德的攝影作品,在他長達五十年的創作生涯裡,這些作品見證了台灣攝影歷史的更迭。除了攝影創作,從 2011 年參與威尼斯雙年展的個展《春德的盛宴》開始,他將平面攝影帶出了單純靜態的展示方法,結合裝置與飲食文化等多元媒材,邁入了跨領域的創作脈絡中,而本次展出的《天火》,更是少見於攝影展的大型裝置展覽。此次專訪將從他跨領域藝術的實踐談起,再談到 2016 年展開的「平行宇宙」系列中他對藝術與世界的重新認知,以及第一部曲《天火》大展中的策展思考。

跨領域先鋒的儀式轉化之路

「其實臺灣晚近在談的跨領域,我早就做了幾十年,除了紀實、商業攝影,我十八、九歲時就用 16mm 去拍錄像、紀錄片,也會接 MV 的案子,做平面、舞台、時尚不同的設計,但很多部分我都將其視為商業作品,而沒將它們放入純藝術來。」事實上,謝春德是極早開始橫跨藝術創作與商業攝影的藝術家,他曾擔任《時報週刊》攝影主編,而商業廣告的作品讓他屢次獲得「時報廣告金像獎」,其中蔚為人知的是中興百貨「小紅帽篇」、「盧燕篇」、裕隆汽車的廣告。MV 的領域中,曾為王菲的〈我願意〉、伍佰〈思念親像一條河〉擔任 MV 導演。謝春德的鏡頭游刃有餘地在商業和藝術領域之間切換,對他而言,跨領域、跨媒材的藝術實踐,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創作方式。

2011 年,《春德的盛宴》呈現出他跨域創作的能量,被國內外藝壇盛讚為「前衛」、「創新」。「當初去威尼斯的個展,我將『飲食劇場』的概念放進來,另外也把『舞台』的概念放進展覽之中,當中以《RAW》系列的攝影作品為主角,包括紀錄片、飲食、多感體驗等元素,將靜態的展覽變成活的展示。在這之前我開了十年的餐廳,所以也希望把『吃』這件事放入展場之中,希望提起人類對於『吃』的重新反省,包括慾望、浪費等等思考。」作為一位攝影藝術家,謝春德在每個按下快門的決定性瞬間,對作品的構思藍圖,早已擴展出在鏡頭之外,思考著如何結合多種媒材達到理念。他認為在創作之中,他不僅是藝術家,更是一位導演,透過草稿、腳本的編導方式,將不同媒材視為整體,打造出一幕幕宛如電影的畫面。

平行作為動詞:談「平行宇宙」系列

自《春德的盛宴》後,謝春德展開十多年的大型創作計畫——「平行宇宙」。「『平行宇宙』談的是一個多重宇宙的概念,『平行』其實是一個動詞,不斷穿越、交織:只要一轉念,就能『平行』宇宙,不用穿越幾千光年。」

這樣的宇宙觀,其實來自深刻而痛心的生命經驗。「《天火》這系列起源於 2002 年的登山經歷。我原本有高山症,認識李小石後(他是我的登山導師)決定要和他一起爬山,中醫師幫我調整體質,2002 年第一次爬山就是爬南湖大山。登頂成功後,小石遞了一杯酒給我慶祝,喝下後眼前一片漆黑,失去意識。這次的瀕死經驗,我開始思考更多關於生命和宇宙的課題。」

然而,2013 年李小石在登頂世界第四高峰尼泊爾洛子峰後,因高山症併發腦水腫而去世。李小石過世的沉重打擊,讓謝春德體悟到生命的消長,因而在攝影作品中創造獨特且龐大的時空觀點,消解對人類生命僅有短短幾十年的遺憾。

〈天啟〉
〈移動的天空〉

〈二個太陽 Two Suns〉

2016 年謝春德首先執行「平行宇宙」世界的第二部曲《勇敢世界》,他在台北當代藝術館運用攝影、裝置、雕塑、紀錄片、詩、音樂等多元媒材,將失智、老年、死亡等生命的探問,透過藝術呈現。而第一部曲《天火》反而在今年才正式問世,因為當中的複雜性與規模較《勇敢世界》更加龐大,且聚焦更為抽象的概念:關於永生與超脫死亡的宇宙觀,這兩種經驗也是人類最難以闡述的生命經驗。

謝春德這次在北師美術館《天火》大展,收攏集合過去與全新的創作,一共展出 34 件攝影作品,並結合多感官體驗的空間部署以及串聯其中的敘事。「電影透過剪接可以改變時間、空間的起承轉合,我不禁思考為何其他媒材不行?在這次攝影系列中,整個敘事架構的靈感來自《桃花源記》,展場入口的〈獵人〉,獵人與狗引領著觀者進入桃花源中,最後從〈一線天〉來到另一個世界。而《天火詩集》有點像是這次攝影劇場敍事的腳本。除了『敘事』,這系列也著重空間的處理,創造『空間中的空間』。我根據每個攝影與腳本的空間做調整,觀眾透過進入到不同空間,在裡頭流轉變成活體,去逼近宛如電影場景的攝影作品。」

觀眾能看見空間與攝影作品互文的裝置,包括搖動的樹枝、水幕投影、斷垣廢墟等情境,過去謝春德所經歷的壯麗自然風景,皆幻化成為神話故事的舞台,當中的人物、植物都像是來自不同世界,卻又彷彿只是我們現象界所觀所感的另一種轉換。當我們遊走在他創造的宇宙中,被超現實的攝影作品和裝置環繞,將失去原有的線性時間感,身體的消亡不再只是死亡,是靈魂在不同時空中跳躍,進而在這之中超脫生死。

訪談到尾聲,談及跟著謝春德一生的攝影,他認為現階段攝影的意義是:「每個階段我都抱持著用最適合當時媒材的方式做創作,現階段是攝影,但會隨時間不斷改變。我目前努力用攝影圖像去表達我內在世界,雖然使用這個媒材,相對於繪畫或錄像困難度大很多,還有似真似假又過於直接的特性。除了我自己在創作上的困難,也發現觀眾對於攝影會有害怕或過於嚴肅的既定印象。」

意識到攝影的限制,謝春德持續以跨領域去呈現內在的觀想與生命經驗。以攝影為底呈現的《天火》,試著以靜引動:「我希望攝影展能讓觀者在更為舒適的情境下觀看,去相信自己的直覺,有互動、有溝通。」當我們走在北師美術館中,去經歷切換意識所帶來的平行宇宙,或許會了解謝春德所說的:攝影展不只是攝影展。

【謝春德「平行世界」第一部曲《天火》大展】
時間| 2018. 09. 08-2018. 11. 18 
地點|MoNTUE北師美術館
詳細開放時間及活動內容請洽粉專

撰稿:王振愷

資料提供:MoNTUE北師美術館

圖片提供:MoNTUE北師美術館

責任編輯:溫若涵

謝春德 天火 春德的盛宴 北師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