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永瀨正敏,第一印象肯定是《KANO》當中的近藤教練,不僅鐵漢柔情的形象深植人心,還讓他首度以外國人身份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今年,他首度跟日本當代最重要女導演河瀨直美合作新片《戀戀銅鑼燒》,與日本影后樹木希林一同展現精湛演技,準備用細膩甜蜜的紅豆餡,訴說一個人與人之間關懷的溫暖故事。今年夏天,永瀨正敏也趁著來台舉辦攝影展空檔受問訪,與大家聊聊這部作品。

Q:可以簡單介紹一下《戀戀銅鑼燒》這部電影嗎?

《戀戀銅鑼燒》描述我所飾演的銅鑼燒店長千太郎,過去曾經犯錯,導致現在失去人生目標與希望。這時出現了一位身懷絕技的紅豆餡達人,她的到來讓店內生意變得興隆,但同時也傳出她曾經患病的八卦,導致客人不敢上門,千太郎陷入了苦思,開始思考徳江奶奶的生活態度,也開始面對自己的過往傷疤。是一部劇情雖然單純,內涵卻相當深遠的勵志電影。

Q:第一次與河瀨直美導演合作感覺如何?

河瀨直美導演的拍片方式很特別,她不允許演員事先揣摩角色,必須到現場化身為角色直接上戲。所以我在片場就不是永瀨正敏,而是用千太郎的身份存在,當我真的開始以千太郎的方式呼吸、生活時,導演再將千太郎的身影拍下來。我們幾乎沒有彩排,也不知道攝影機何時在拍,就像是紀錄片一般的拍法。

Q:那面對像紀錄片一般的拍攝方法,你怎麼準備呢?

我在正式開拍前幾天就住到片中千太郎的房間,體驗他的生活、感受他生活的城鎮。比如說去附近小店買個可樂餅、去自助洗衣店、去大眾浴池洗澡,用千太郎的方式過日子。雖然片中沒特別提到千太郎的出生地,但我自己在開拍前特地搭上電車,去角色設定的故鄉晃了一天,感受他的人生經歷。導演對千太郎這個角色,雖然在設定上給了很多提示,但因為負責演的人是我,她也在一開始就說:「就照你的感覺去演就對了,其他就交由我自由發揮。」

Q:在片場有發生什麼有難忘的事嗎?

因為我太投入進入千太郎這個角色,幾乎沒人會特別注意我。但有一天,一位來自名古屋的製片特地帶著土產來探班,但他一邊叫著「永瀨正敏」一邊將土產交給我,不小心被導演聽到,她覺得這會打斷我化身為千太郎的精神狀態,對這位製片發了好大一頓脾氣,我也才真正見識到導演對自己作品的堅持。

Q:你怎麼以永瀨正敏的身份看待千太郎這個人?

因為演出河瀨直美導演的《戀戀銅鑼燒》,演員與角色的界限很模糊,很難做出區分。拍片期間我完全化身千太郎,兩者之間的拿捏我還有點混亂。畢竟我不只是去「演」他,而是「化身」為他。我想樹木希林演的德江女士以及內田伽羅飾演的若菜也是一樣,我們都太進入角色了,所以很難客觀地檢視角色。

Q:聽說拍攝之前,你也為了詮釋「職人」做了很多準備,可以描述一下嗎?

我花了很多時間學做餅皮,技術純熟了才真的開始拍攝。只要要拍銅鑼燒的鏡頭時,我就會換上衣服,默默地進房間等待。過了不知道多久,角落會冒出存在感很低的工作人員小聲地說:「千太郎請下樓。」我就下樓開始作業,這時攝影機都還沒開拍,我就按照千太郎的工作模式準備紅豆餡、做餅皮,就算不是拍這個鏡頭,我也會從頭開始製作,所以在心情上每天都是職人。樹木希林也為了演出擁有 50 年紅豆餡祕方的德江,特地去料理教室學習,勤練製餡功夫,才能在開拍後展現如假包換的好手藝。

Q:可以談談看這次與跟樹木希林的合作嗎?

我曾跟她合作過一部電影及廣告,但我從很久以前就看著她演戲,是我的大前輩,也是我非常喜歡的女演員。如同我剛剛講的,拍片時她必須一直以德江的身份存在,到底我是跟樹木希林共事呢?還是跟德江女士共度一段時光呢?其實我也有點搞不清楚了。不過我很肯定,千太郎在片中有了生命,絕對是因為德江的關係。

Q:觀眾是否透過千太郎這個角色得到什麼啟發?

人生總是需要面對許多煩惱,充滿了各種掙扎及選擇,要學會割捨、放下才能前進。這樣的事情是不分年齡、性別的,不管你是小學生、老人,或任何職業都會面對著煩惱,千太郎正是其中一個典型的男人,我相信觀眾可以透過千太郎這個角色,很容易得到共鳴,並且找到往前走的力量。

Q:想對讀者與觀眾們說些什麼話嗎?

《戀戀銅鑼燒》是一部感動人心的電影,非常適合所有年齡層的朋友去看,我相信大家看完之後一定會充滿暖心的感覺走出戲院。希望各位 10 月 2 日可以去支持《戀戀銅鑼燒》,謝謝。

採訪後記:

這次特地商請日本製片寄來千太郎戲服,本來規劃要請永瀨正敏穿上戲服接受訪問,但他表示:「千太郎這個角色是河瀨導演特地賦予我的另一個靈魂,我一旦穿戲服就必須化身為千太郎而不是永瀨,所以我沒辦法穿上戲服接受訪問。」再次見證了河瀨直美這位擁抱寫實、自然創作風格的導演,對於自身作品的嚴謹與堅持。更不難看出永瀨正敏對千太郎這個角色與《戀戀銅鑼燒》整部動人的敬業,這也是另一種所謂的「職人」精神吧。

採訪:劉嘉明

撰稿:佳映娛樂

翻譯:原田佑希、張克柔

攝影:佳映娛樂

電影 戀戀銅鑼燒 永瀨正敏 河瀨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