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大島渚的日式情慾電影(一):《青春殘酷物語》的反叛與掙扎」介紹了日本新浪潮導演大島渚 1960 年的作品《青春殘酷物語》,並提及他如何的使用「情慾」作為說故事的工具,呈現人類最真實、不完美的情感。本文則要介紹沿襲他獨特敘事風格的另一部作品《感官世界》(In the Realm of the Senses, 1976)。

《感官世界》的劇本改編自當時引起軒然大波的血腥社會新聞「阿部定事件」,但鏡頭與故事線更聚焦於男女主角身上,加入了以往較沒有的風格化影像;亦或是以物件的特寫作為隱喻的手法,在之後的作品《御法度》中也可以看見較多這類鏡頭的運用。
本片的性愛場景應是大島渚作品中最露骨的一部,阿部定事件震驚日本社會,但特殊的是,這個狠心殺害情人、割下情人器官的妓女卻算是獲得大眾的同情,沒有被妖魔化。社會大眾這樣的反應,也引發媒體高度關注,除了大島渚之外還有多位導演也改編了她的故事,也許要做出這樣的事情確實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像的,殘忍中蘊含的愛意著實使人驚奇。

《感官世界》的大略劇情如下:阿部定與男主人吉藏私奔,兩人躲在郊外的旅店,一關上門,外界的雜音、空氣與眼光就都消失了,旅舍內、外被區分為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兩人沒日沒夜的做愛,每次好像都是死前最後一次的歡愉,但豐沛的同時卻又顯匱乏,對彼此身體的需要越來越強烈,卻也不能夠單純在兩人世界中找到滿足。於是他們與旅舍的藝伎與工作人員也玩起性愛遊戲,彷彿在這一片燈光昏暗中,所有人都被阿部定和吉藏的病態所引導,漸漸也進入某種渴求而迷茫的狀態。
旅舍中的片段我們可以看見死亡的意象,阿部定對吉藏的身體、心靈佔有慾越來越強,即使兩人交合之時卻還是沒有「擁有」的滿足感,她有時手拿剪子、說著想要將吉藏的生殖器割下好完全擁有。另一段吉藏在阿部定的指示下強暴了一位年屆六十的老婦,老婦從激烈掙扎到完全沈浸於性愛的歡愉,發出滿足的最後嘆息,愛慾與死亡的發生與展現只在一瞬間。
但私奔生活的現實面,還是不時在瘋狂的性愛場景中交錯出現。例如阿部定為了兩人的生活花費必須去「拜訪」其他男人,她離開旅社時,吉藏追著火車,她自己則嗅聞情人的衣裳無法自拔。大島渚運用物件強化兩人即使緊抓對方卻總是「不夠」的那種心情,比對白還要強烈。在外出的鏡頭中,值得注意的是吉藏一個人走在街上,與一群即將上戰場的軍人和青年擦肩而過,眾人舉著國旗喊著口號,對比吉藏頹喪的身體,讓觀眾與他一同從夢中被拉進現實。

 

後來吉藏回到兩人的愛窩,再一次的體驗「窒息式」性愛,由阿部定以繩子將他雙手纏繞,並在做愛時以繩索勒緊他的脖子。吉藏像是預料到了結局,異常平靜的看著阿部定,在缺氧中慢慢閉上眼睛,如同將所有意志都投注到在阿部定體內直挺的器官般,就這樣死去。面對摯愛的人的死亡,阿部定像是完成一個儀式般將吉藏的生殖器整副割下,並沾著血在屍身上寫下「阿定與吉藏永遠在一起」。

淒美結局就像是將兩人曾有過的強烈愛慾完整的保存下來,放在時代背景來看,又像是以這個「傷風敗俗」的醜聞跟戰時的氣氛做一個強烈的對比。當整個社會氣氛追求體制至上、整齊劃一的同時,這樣的熱情、瘋狂卻也在發生,大島渚翻拍這個社會事件的用意不只是整個故事的獵奇,還有更深一層的、對時代價值的衝撞。
這樣的嘗試將在尺度相對保守的《御法度》裡面再次獲得展現,除了以男女之間的情慾做敘事工具,大島渚也挑戰了男性之間的同性凝視和慾望,下一篇「大島渚的日式情慾電影(三):《御法度》武士道中的同志情感」將會對此做介紹。

撰稿:于念平

圖片來源:1 2

大島渚 感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