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會羨慕台語很優美的人——拍謝少年,在台灣場景繼續唱下去|《野 yeah》節錄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0.12.2019

本篇節錄自 BIOS monthly《野 yeah》實體限定特刊〈LOVE & LIVE  Wan 團 der 人〉篇。完整全文,請點此至嘖嘖網頁購買特刊實體:一份保存台灣野文化的刊物:《野 yeah》。不再定義好生活,40 組創作者的不標準答案,投資有觀點的原創內容、創造深度社群閱讀生態。

某個開關

「有一些現場,身在其中的時候會讓人覺得很感謝。」

貝斯手薑薑在拍謝少年用了十年的和平阿帕練團室,坐在或許比樂團更年輕的椅子上,說:人畢竟是一種互相交流的動物啊。

採訪前兩天,9 月 8 日,第一屆笑傲搖滾音樂祭在六福村。下午兩點,一群音樂祭工作人員被召集到環形主舞台前的護城河支撐鐵欄,因為拍謝少年即將在這裡演出。霸道的日光下,人潮甘願陪著拍謝少年演出前的一小時試音,有人手上拿著泡泡槍、有人預備以抱姿保護同行的愛人。身穿 EMT 制服的醫護人員在四周定點就位,對著對講機喃喃不知說些什麼。

果然,演出才剛開始,人群開始躍動。唱不到三首歌,聽眾們開始帶起衝撞。數名音樂祭人員雙手抓住舞台前護城河鐵欄,自己卻一邊也跟著音樂搖搖晃晃。台上,吉他手維尼也在激昂時跳下舞台、站到台前邊緣的音箱上 solo。一到了慢歌,所有人卻都又理所當然地拿出泡泡槍對著台上發射溫柔的子彈,彷彿這一切是個只有他們自己知道的約定。

團員們說,他們從來沒有在現場指揮過聽眾要做什麼。這些儀式,都是歌迷自己發起的。

「看個性吧,有些人在班上就是康樂股長,我們就比較……生科小老師?」維尼說,「像我跳下舞台,也只是因為我不喜歡太高的舞台……」

IMAGE

可能是從 2015 年 StreetVoice Park Park Carnival 開始的。那一次表演雨大,連台上效果器都要放在空心磚上避潮。團員們站上台,對聽眾說:「不要淋雨,願意的話可以站近一點。」人群往樂團聚攏,也許因為音樂也許因為淋濕,有人從台下遞來一瓶野火雞威士忌,薑薑和維尼不喝,傳到宗翰手上,「我那天就像灌啤酒一樣灌掉那半瓶威士忌……從那次之後歌迷和我們的互動好像變得比較直接,要不然發第一張專輯的時候我們的場也沒人衝撞啊。」

薑薑說,有時候就是會按到某個開關。本來還會稍稍顧慮別人的感受,開關開了之後就放開了。「但也不是每次都會這樣,我們也不知道那個開關在哪裡。」

做音樂的人,的好奇心

7 月,覺醒音樂祭,拍謝少年演出中外場音響系統故障,團員們為工程人員焦急,歌迷又在台下等,最後團員勉強用台上的音箱帶觀眾大合唱,「當下也沒覺得怎樣,就只是想著怎麼繼續表演。」薑薑的眼神發光,「應該是 one & only 的一次經驗了吧……可惜可能後面的聽眾還是聽不太到。」

「但也因此很有趣。其實我們每一次練團都是為了演出呈現,但一到了演出,從來沒有一次表演會是完全精準的,一定會有不同的狀況。我也曾經掉過鼓棒、他們也曾經音箱出問題,每一次表演都是無法再被重複的。」宗翰說。

我們驚訝於他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突發狀況,因為拍謝少年到過的地方實在各式各樣:早餐店、保齡球館、轉運站、羊肉爐店……,他們尋找「屬於台灣的場景」,不安於 Live House 的演出,在各個地點留下了演出紀錄。幾年下來,還真沒遇到過無法克服的難題。

「我們都是跟合作很久的廠商一起跑這些地方,他們都知道我們的需求。一到現場,他們就會決定怎麼施作音響,現在也有設備可以音場校正、用儀器分析聲音效果,大部分都可以處理。」維尼說。

「像之前去台中國美館環形劇場演出,場地本身的聲音反射很誇張;也遇過在保齡球館,可能因為是木頭構造,天然的殘響就非常好聽。」薑薑附和,「其實音響工程從業人員,對不同的場地都會有好奇,對他們而言也是一個挑戰,不太會先覺得有什麼『辦不到』。」

IMAGE

去年底第二張專輯《兄弟沒夢不應該》發片場,他們到詹記火鍋新莊總店演出,詹記第二代接班人歡迎,第一代老闆夫妻卻擔心嚇到鄰居。演出當天人潮洶湧,老闆夫妻也來看,團員還在等他們有什麼感想,對方卻笑著來一句:「也沒有很大聲嘛。」

「他們說以前在店裡辦卡拉 OK 還比較大聲。」如今團員自己也覺得好笑。

比起辦不辦得到,能不能讓人理解更令他們在意。最早在 A 宰羊羊肉爐舉辦的演出之後,獨立音樂圈也出現了「搖滾辦桌」等活動。拍謝少年在各種場地骨力走傱,每一趟來回,也許又有一群人的想法因為他們的行動而改變,一次一點。

有人使用,它才會活下來

什麼是「台灣的場景」?維尼說,這是由台灣人的生活痕跡所決定的。「今天如果是一家剛開幕的貴婦百貨,我們就不會覺得這是台灣的場景;但如果是一家開很久、裡面還有湯姆熊的那種百貨公司,我們可能就會覺得有一點關聯。」

他們演出過的地方,常與自身連結。中港轉運站是求學時會不斷經過的地點,早餐店也是朋友開的早餐店。「這種連結,我們想藉由演出把它表現出來。」宗翰說。

從最早開始發展台語搖滾,拍謝少年就決定搭配台語 talking 來維持一場演出的完整性。2013 年,他們應楊力州導演之邀,創作紀錄片《拔一條河》的主題曲,跟著劇組到甲仙,在那裡遇見了如今第二張專輯的製作人柯智豪。「小豪哥很厲害,有很廣的資料庫,在拍片現場可以立刻用很多台語的詞彙即興歌唱;那陣子小豪哥也剛好在幫上海做一些崑曲的東西,就會跟我們講一些關於語言和文化的事情。我們從那時候更有意識去思考台語作為創作手法的的這件事。」

薑薑是唯一從小就時常使用台語的團員,但仍自覺不足:「我有時候會很羨慕謝銘祐黑哥,或者金枝演社劇團,他們會使用很優美的台語。可是台灣的教育系統沒有培養我們這件事,所以這件事變得很困難,我們也還在努力。」

IMAGE

 

拍謝少年完整專訪+周邊解密,只在《野 yeah

 

 

 

 

 

 

BIOS monthly 八年來首發實體特刊《野 yeah》,以超越紙本的多感閱讀體驗,探查土地上「創作」的發生。從宮廟到迷因,社區大學到坪林溪邊,四十種萌發於各地的野性創作,讓閱讀帶領你離開體制框架。家庭號的包裝裡收錄——

┃好野人冊┃7 篇重磅專訪+30 幅大圖攝影+10 位創作者離群地圖
┃霓虹燈冊┃6 小冊 ZINE 收錄 9 道人生放送波+3 組野的探測
┃金包銀冊┃5 組地方的長輩創作+恣睢麻利詩手稿
┃2020 yeah 曆引報┃12 張刷銀人像海報+顏文字月曆 ฅ^•ﻌ•^ฅ
♡解鎖♡ 野生動物保育貼
 

Life is a MONSTER, So am I.
野 yeah,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生活應該怎麼過。

 

#樂團 #拍謝少年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攝影洪以樺 Chair Hong
撰稿蕭詒徽

今仔日來七逃,專訪陳竹昇:簡單的功夫最難|《野 yeah》節錄

沒有戲劇裡的高潮迭起,下了戲的陳竹昇說自己最愛宅在家裡。《再會吧北投》巡演開跑前的休假日,陳竹昇帶著我們來到新店坪林。

12.12.2019

外宿兩年,拆不下手的床墊膠膜──李英宏:家啊,離開一下就回不去了|《野 yeah》節錄

今年初,他的新單曲〈蘆樂佛尼亞〉寫台北蘆洲:「來自1986差不多的朋友沒有人買得起房/住在 Lulifornia 其實也算挺方便/就算我睡到下午兩三點/也都還有 ...

19.12.2019

在民主綻放以前,從地下竄起的自由——專訪《蕃薯之聲》恆春兮|《野 yeah》節錄

09.01.2020

我們都是二十世紀神經病——專訪黃大旺,失序的邊緣|《野 yeah》節錄

15.01.2020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