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選樂|蛋堡《家常音樂》:女兒在外能驕傲說我爸玩饒舌,就足夠了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8.02.2020

直到現在,饒舌團體參劈的專頁上還看得到他們 2008 年發行專輯《押韻的開始》時的介紹文案。文案裡用了「出櫃」這個詞描述嘻哈人見不得光的忐忑:

「小個家人是虔誠的慈濟人,雖然小個從未試圖掩飾滿房間的黑膠、CD 與 DJ 唱盤等等有的沒的東西,但也從沒對家人正面『出櫃』過。『他們如果聽到我們歌詞裡面的髒話啊、垃圾話啊,應該會默默的流下淚吧~』。」

2010 年參劈「參為一體」演唱會,團員林老師也自撰「這個演唱會也成為我正式向家人『出櫃』的機會」;十年後的如今,使用這個詞大概會經過更政治正確的檢視,但這些文字也間接顯示了 Hip-Hop 在當時台灣的處境。縱然在嘻哈已成台灣顯學的此刻,某些聽眾依然對嘻哈抱持成見。創作者對此或許採取反擊姿勢,或許抱著歉疚溫情,蛋堡《家常音樂》則在選擇某種姿態面對外人之前,往回走一點、先找到面對身邊親人的姿態:

2014 年,在我上一張專輯發行的一年後,女兒也來到了這個世界,出現在我的生命中。「生命中」其實是一個比較遠觀且浪漫的說法,對於每天要面對的現實來說,應該稱它為「生活中」。而生活一點也不浪漫,生活是碎片的集合……原本仙人般的「創作者日常」現在變成了不可分割也不可逆的「家常」,家庭生活的瑣碎把我的創作時間切割得更細碎,這樣的我還該不該想著自我實現?

蛋堡,家常音樂

對親人「出了櫃」之後,難道所有問題迎刃而解?當然不是。我們很容易把「出櫃」想像成一個瞬間點,點前點後狀態完全切換;然而笑著擁抱之後,看不爽的點還是看不爽、沒講開的依舊要講開。它更可能是一個持續的過程,且這個持續同時發生在他人與自身。

蛋堡選擇將這個探尋的過程本身直接當成專輯一部份的結果來呈現。僅有實體版專輯才收錄的 interlude 和 skit 裡,是帶著女兒玩器材的側錄,妻子的聲音偶爾插入:

女兒:「媽媽我們在玩這個!妳來看!這個!」
妻子:「哇,妳們都是玩音樂玩到瘋掉的喔?」

緊接著開頭曲〈心不在焉〉,對身邊的人表達了前述的出櫃式歉疚心境:

當我 離開舞台邊 過的生活依然不太鮮
思路 像在中永和 想法 都是擁擠的
抱歉要妳面對 一個總是心不在焉的我

但蛋堡沒有停在這裡。不是道歉過後就沒事了繼續做自己。專輯中其他作品,雖然仍有蛋堡對性慣常的幽默,但卻摻入了微妙的身份轉變:例如與 9m88 合作的〈大禹〉,歌詞一樣有「才打個野砲就說不能不娶她」,但用大禹三過家門而不入的典故:

大禹和老婆吵架不想回家
三過家門而不入

浪子浪的不再是瀟灑倜儻,而是逃避拖延症,小小幽了男性一默。

蛋堡,家常音樂

蛋堡,家常音樂

專輯同名曲〈家常音樂〉則以女兒為對象,歌曲中可以看見創作者心中的饒舌大同世界,從讓人懷疑轉為讓人驕傲。看似有大屌歌路的炫耀特徵,潛台詞卻是想成為一個能讓女兒驕傲的父親:

跟妳同學說 妳是個饒二代
長得超可愛 從小就聽過武當派
面對社會主張愛 住在城內活在體制外
JAZZ 加上 HIP HOP 把拔的手路菜

歡快的旋律,放在脈絡中理解卻有點催淚:不同於某些地區的饒舌與階級身份連繫在一起,台灣的饒舌創作者大多並不會面對到經濟或種族上的階級處境。哈佛大學民族音樂學助理教授 Meredith Schweig 研究台灣饒舌樂的論文《唸歌者:台灣的饒舌樂與說故事的政治》所提到的,所謂由 20 到 35 歲、中產、都會、異性戀、男性作為台灣饒舌組成的主流,在台灣社會背景下,感受到的弱勢與壓抑不是經濟或種族,反而是做音樂這件事本身。

但女兒不用知道這些爸爸的掙扎。爸爸只希望有一天,女兒走出家門,可以驕傲地和別人說我爸是玩饒舌的,這樣就夠了。

回到專輯一開始的宣言前半段,「家庭生活的瑣碎把我的創作時間切割得更細碎,這樣的我還該不該想著自我實現?」句子裡暗示了他預設「自我實現」和「家庭生活」是不同的兩件事。但經過整張專輯,我們知道他對自己的創作焦慮所給的答案:生活也是自我實現的一部份。沒有必要焦慮自己寫不出和以前一樣的歌,因為自己確實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不是不能做自己,而是「自己」本來就不是固定的模樣。我們要意識到目前的自己是什麼樣子。

曾想著逃到顏社錄音室當作庇護所的我,最後還是待在家中房間裡自己做音樂……這過程中當然不乏小孩的打擾,而最後它也變成了專輯的一部份,對我來說甚至是最珍貴的部份。

蛋堡,家常音樂

蛋堡也試圖將這種「日常即音樂」的感受傳達給歌迷。如果你訂購實體版專輯,電郵信箱會收到訂購成功時會發送的折扣碼,而同一封信中竟然附了一首折扣碼之歌〈COUPON freestyle〉,而且還好聽到不行:

這是預購送的折扣碼
謝謝你 支持我 任性的做法
你帶著它 來到我的 POP UP STORE
WANT SOME MORE 周邊九折要把握

實體專輯設計將 CD 嵌在畫框上,可以掛在牆上,是一種展示、同時卻意味著融入日常,很貼切地傳達出專輯概念。而如果不幸你沒有來得及訂購實體版,數位版專輯的歌詞本,則呈現了另一種日常:

蛋堡,家常音樂

蛋堡,家常音樂

不要懷疑,這就是數位版的歌詞本原本的內頁內容,不是另外截圖的

正如水與墨,音樂人並不是單方面的遷就生活,事實上,一切周遭也受到音樂人的影響。點開專輯裡的〈你拍我唸〉,一段對話讓人會心:

女兒:換你,我拍手。
蛋堡:那你要拍啊,我唱你就要拍啊。
   「現在看到那個電視/裡面有一隻大象/大象牠正在吃草
    還有一個人在指來指去/你看那個人很胖/他長得很像大象
    大象的鼻子很長 就像我的雞雞」
妻子:「雞雞一樣」啦!會不會押韻啊?
蛋堡:喔對欸!可惡!我輸了!
女兒:換我,你拍,我唸!

聽到夫妻倆在女兒面前談雞雞有些吃驚,隨即又想那算什麼,這可是蛋堡的家啊。

可惜實體版專輯已經買不到了,不過到任性的人網站上還有線上版,定價 666……果然是個任性的人。

蛋堡,家常音樂

蛋堡《家常音樂》

數位專輯購買:https://rsdr.online/shop/96
專輯曲目試聽:https://rsdr.online/music/78

#任性的人 #SoftLipa #家常音樂 #9m88 #蛋堡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蕭詒徽
攝影郝御翔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